止伐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送神舞 > 第六章 师宴的计划
    “为什么我要吃绿色的饭,降灵要吃红色的饭?”
    十万大山,信巫教客房,阿鸦拿着一碗奇怪的绿色的饭,眉头紧皱看着师宴。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五六天了,自从师宴回来听说教主不在,她就开始搞些奇怪的花样。比如说弄些奇怪的花在他门口,那些花会引来奇怪的蜜蜂,降灵自是无所谓——他是傀儡不怕蜜蜂,但可怜的阿鸦每日都沐浴在蜜蜂的汪洋大海里。好不容易等那些花开完了,蜜蜂走了,她又拉降灵去逛山林,每次逛着逛着就把他一个人丢在山林里,害得他漫山遍野地去找,往往找到半夜三更满头大汗。
    但无论如何,师宴是很开心的,他知道。有几次他找不到被遗弃成林里的降灵,颓废地回来,就看见师宴笑吟吟地和降灵在他房里吃饭,好像她从来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一样。他有时候气恼降灵,那家伙只要师宴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儿也不怀疑;但回头一想假若自己要他在树林里等师宴他会不会等?肯定也是会的,师宴勿庸置疑就是经常对他说“坐在这里等阿鸦来接你回去”,他就一坐三个时辰。奇怪的是,有人上当一次就会惊醒,可那家伙被骗了五次还依然相信师宴不会害他。
    女人嘛,爱你不等于不会害你吧。
    “绿色的饭对身体好。”师宴笑盈盈地说。
    阿鸦对师宴已有点儿敬鬼神而远之的味道,皱眉问:“那红色的饭呢?”
    “红色的饭对身体也好。”她依然笑盈盈的。
    “我不饿。”他把饭推远了点儿。
    “明天也是这个饭,后天也是这个饭。”她眨眨眼。
    “先不说这个,”阿鸦问,“降灵呢?”
    师宴耸耸肩,指着外面,“信徒在杀猪说今天晚上要点篝火。”
    “他去干什么?”阿鸦头痛之极。
    “救猪吧。”她嫣然一笑,“很快你就可以看到他抱着一只大猪很温暖的样子了。”
    那是什么形象?阿鸦“霍”的一声甩起衣裳下摆,“我去看看。”
    呵呵,师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把两碗她精心做的饭菜盖上盖,眼神无限温柔。
    绿色的和红色的都是十万大山里特有的一种蘑菇,颜色虽然诡异,对身体却是很有帮助。虽然……
    她的确是加了些别的东西,不过都是为了他们好嘛。
    她从阿鸦的房问里出去,伸了个懒腰,最近实在太开心,吃好睡好身体好。都觉得长此下去会长命百岁呢。她凝视着对面山头上的白云,轻轻一笑,是啊,长此下去,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降灵不许抱着猪逃跑!那信巫教养的……”
    不出所料,阿鸦失去控制的大吼大叫的声音传来,她的嘴角往上翘,趴在窗口看好戏。只见降灵抱着一只半大不小的猪仔在前面跑,阿鸦在后面追,更后面是挥舞着屠刀的信众,也在大喊大叫:“偷猪贼!偷猪贼!”
    “降灵快把猪还给人家!”阿鸦施展轻功三两下便绕到降灵前面,“那是别人的猪。”
    “不要!”降灵防备地看着他,退了一步,“他们要烧死它。”
    阿鸦有些张口结舌,“这是别人养的猪,本来就是用来吃的。”
    “不要!”降灵顽固地抱着猪,坚决不还给那些拿刀要割它喉咙的坏人。
    “这里是信巫教,”阿鸦有些恼怒了,“快把人家的东西还给人家!”
    “不要!”
    阿鸦仲手硬抢,那头猪转瞬之间就到了阿鸦手上,但降灵双手一推就把阿鸦和猪都推进了山头底下的池塘里,等阿鸦浮上水面又惊又怒地吐出呛在咽喉里的水,正看见降灵眼睛闪闪地看着那头猪大难不死地自水塘中游出,逃入山林之中。
    那家伙竟然一眼都没看自己!阿鸦为之气结,但降灵转过头来对他笑了,“它走了,真好。”
    那家伙不看他身后挥舞着屠刀张牙舞爪的人群吗?阿鸦叹了口气,从水塘里湿魏碗地站起来,等他翻上山头,师宴已经若无其事地吩咐晚上吃素,看见他上来还嫣然一笑,“你去游水了?”
    这女人!阿鸦素来自信的定力在颤抖,只听降灵淡淡地说:“阿鸦和猪一起掉在池塘里。”
    “哦,和猪一起游水?”
    “不是,是阿鸦抢走我的猪。”
    “阿鸦,”师宴以姐姐般温柔的笑颜有些严肃地对阿鸦说,“以后要吃猪肉对我说,千万不能抢走降灵的猪,知道了吗?”
    你们两个——阿鸦气得脸色青白,全身发抖,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要吃猪肉吗?”师宴眨眨眼问他。
    阿鸦僵了半晌,掉头就走,不理那两个能把人整死的家伙。一个是无心的,一个是故意的,都一样能弄得人自制力崩溃,充满了杀人的冲动。
    “晚上姐姐要回来了,教里有篝火大会,一起来玩吧。”看着阿鸦气得发颤的背影,师宴对降灵说。
    “阿鸦生气了。”降灵怔怔地说。
    “是啊。”她又眨了眨眼。
    “为什么师宴喜欢欺负阿鸦?”
    “呵呵,因为我吃醋啊,”师宴轻轻伸手自背后环住降灵的颈项,“降灵对阿鸦比对我好。”
    “真的?”降灵疑惑。
    师宴吃吃地直笑,“真的。”她环住降灵的颈项,闭上眼睛依靠在他身上,“不过没关系的,能这样抱着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哦。”
    “我喜群你。”她柔声地说,“你什么时候会喜欢我呢?”
    “喜欢……”
    “嗳,喜欢。”她柔柔媚媚地说,“喜欢待在一个人身边,想知道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重要,想和他说话,想在一起一直到……长命百岁啊……”她轻轻的语气像在自言自语,“降灵啊……你什么时候会喜欢我呢?”
    降灵皱起了眉头,像师宴说的他全然不能理解,“不知道啊……”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她亲了他的面颊一下,“吃饭去吧。”
    这是什么饭……阿鸦刚吃了第一口饭就差点儿呕出来,辣的是绿辣椒就算了,饭里面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奇怪的碎片,看起来不太像蔬菜……
    “虫子。”降灵挑起一块碎片。
    阿鸦听到他说“虫子”真的差点呕出来,幸好定睛一看,吁了口气,“那不是虫子,是冬虫夏草。”
    “哦。”降灵问,“是活的吗?”他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