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1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正文】
    上赶着不是买卖
    作者:金大
    第 1 章
    张宁正在水房洗头的时候,就觉得屁股疼了下,好像被什么蛰了一样,他没多想,接着洗头。
    结果没洗两下,屁股又被蛰了。
    张宁回头看了下,一个小眼睛男生就站在他后面,贼头贼脑的。
    张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屁股被掐了,还是两次!
    他迅速冲了下头发,拿了脸盘毛巾洗发水就想往外走,还没走两步,就被那人一把拉住。
    那男生贴近他,色咪咪的:“你屁股真翘,是体育生吧?我叫钱多,咱们交个朋友,有空找我玩去。”
    张宁厌恶的往外走,碰巧遇到同宿舍的老大。
    老大好奇的看了眼里面的小子,悄声问张宁:“被摸屁股了吧?”
    张宁是个薄脸皮,脸一下涨的通红,回到宿舍才想起来,自己居然那么简单的放过了那小子!
    张宁正琢磨着就听宿舍老大跟老三在那说着什么。
    老大一脸神秘的对老三说:“猜刚谁去水房了?”
    老三对老大一惊一乍的没什么反映,无聊的翻着书说:“不就老八去洗头了?”
    老大兴奋的压低声音,“钱多也去了……”
    老三一下来了精神,着急的问:“钱多又摸屁股了?”眼瞅了下老八,一脸坏笑的:“你被摸屁股了?”
    这事要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就一个笑话,哈哈一笑就得了,偏偏张宁是个特好面子的人,他正一肚子火呢,气的瞪回去。
    老三吓不再跟张宁开玩笑了,老八脾气是有名的又臭又硬,可还是忍不住的跟老大挤眉弄眼,笑滋滋的说他们三中的风云人物钱多。
    钱多何须人也?
    校办主任的宝贝儿子。
    当然在这个学校校长儿子也不算什么,奇就奇在钱多还是个变态。
    专门喜欢摸男人屁股,刚上学就把同宿舍的人给摸了一个遍。
    后来在班主任的调解下,钱多被安排到一个小单间,别以为是对他好呢,那个单间以前死过人。
    大家都以为钱多这次要安分点了吧,不!
    人家钱多从此后奋发图强,把目光盯在了全校男生的屁股上,活的还挺如鱼得水的,在小单间都要滋润的发芽了,没事就言语调戏个人,趁机占点手头便宜什么。
    有人急了就揍他一顿,奈何钱多有个当主任的爹。
    宿舍老大一脸诡异的说:“我就奇怪了,我要是钱多的爹,我准得打死他,就生了个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孩子,还不赶紧掐死干什么?他就不觉着丢人?”
    老三忙说着小道消息,“管什么啊,钱多的爸妈早离婚了,钱多他爸,就那个钱主任现在娶了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日子过的红火着呢,不然钱多他家就在学校后面,钱多能宁愿住鬼屋,也不住回去住?听说钱老头正准备要二胎呢,对儿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正常。”
    张宁正呕的没处说理去,那俩人还说起没完了,张宁气的拿了饭盆饭票去食堂,想躲个清净。
    他们学校的食堂有年头了,里面桌椅都是木质的,很破旧,地方也不大。
    张宁来的早,菜还没做全呢,就一个炒白菜刚弄好,冒着热气。
    张宁要了份白菜,俩馒头,找了个角落坐下开始吃。
    刚吃了没两口,就有人坐他对面。
    张宁也没在意,张嘴吃馒头的时候,一碗鸡蛋汤就推到了他的面前。
    张宁愣了下,这才抬头一看,那个贼头贼脑的东西,正涩情的看着他的脸。
    张宁脸一绷,质问道:“你干嘛?”
    “给你买了份鸡蛋汤,食堂的肉菜还没好呢,等好了,我给你加个鸡腿。”钱多笑眯眯的说,一点都没拿自己当外人。
    张宁厌恶的皱着眉头,一般人估计也就端了饭盆躲了,偏偏张宁是个倔驴,他觉得自己没错就不该躲,还跟钱多针锋相对上了,这不自找的嘛!
    钱多什么人啊?
    张宁气愤的说:“你恶心不恶心?”
    钱多一脸不在乎,“我喜欢你,想给你吃点好的喝点好的,我怎么就恶心了?”
    张宁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摸……屁股……你不恶心谁恶心?”
    钱多这下笑了,“我摸谁屁股了,你看见了?”
    张宁被钱多无赖的样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张宁是个刻苦学习的好孩子,成绩排在年级前十的清华苗子,平时不管是学习成绩还是体育都拿的出手,虽然穿的衣服很破旧,但长相身材绝对是亮点,从小到大都平平顺顺的,没招过谁没惹过谁,所以也就没打过架也没吵过嘴,明显跟钱多不是一个级别的。
    钱多主动夹了筷子张宁饭盆里的白菜,送到嘴里吧唧了吧唧,皱眉说:“这就是煮白菜,顶多放了点盐,连油都没点,你要想吃好的,我带你去门口的小春来点俩肉菜,肉丝满满的铺一盘子。”
    张宁气的脸都白了,长这么大,头回被人调戏还是个男的,搁谁身上都不好受啊。
    食堂人渐渐多起来。
    一般钱多在哪哪就是焦点,何况张宁学习那么好,也算半个名人了。
    大家纷纷投来好奇研究的眼神,私下说着:“钱多又看上张宁了?”
    “张宁真够倒霉的。”
    “得了吧,苍蝇不叮没缝的蛋,怎么钱多就没找过我,张宁指不定私下给了什么暗示呢……”
    “……”
    张宁盯了钱多的筷子一会儿,钱多已经说到京酱肉丝了,怎么把肉沾了酱裹起来,放到嘴里,一咬都是油,说的正在兴头上,一整碗鸡蛋汤就扣过去了,正扣钱多脑袋上了。
    鸡蛋汤很烫,还冒着热气。
    钱多惨叫一声,撒丫子跑到食堂角那的水龙头,玩命的拿冷水冲脑袋。
    张宁这才恍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了点,不过钱多活该得点教训。
    张宁壮了壮胆子,咬了几口干馒头,吃到嘴里有点不是滋味,他长这么大,头回干这么冲动的事,他有点内疚起来,逃似的回了宿舍。
    没想到就这么个破事,还纠缠不清了。
    下午刚上完历史课,钱多就带了医院的条子找上门来了。
    张宁目瞪口呆的看着条子上的数字。
    钱多哼哼唧唧的:“我差点就给你毁容了,有你这么谋杀亲夫的嘛,不行,你得给我出了医药费。”
    把这个张宁给后悔的,算是让钱多逮找机会缠上了。
    第 2 章
    钱多自此算是有了生活的目标了。
    张宁有了这么个债主,简直生不如死啊。
    那么好一孩子,被钱多纠缠的都想杀人!
    俩人虽然不是一个班的,却都在三楼,钱多只要下课必找张宁,时间长了,张宁班的男生都起哄叫张宁是钱家媳妇,把张宁恶心的要死要活的。
    张宁算成全校笑柄了,被钱多看上还有好?
    张宁周末一放假就收拾包裹跑回家去了,他家在邻近的村里,他们学校在县城边上,离的并不远,有公共汽车可以直通。
    张宁这一回去了,钱多算犯了相思病了,他就开始给张宁写情书。
    情书写的很感人很忧郁很真诚,等张宁回来的时候,就跟颗原子蛋似的炸的张宁险些没晕过去。
    宿舍老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在那大声念着,“亲爱的宁,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嘛?你就是那天边的太阳,我就是你的月亮,虽然我们一个在白天一个在黑夜,但这并不能阻止我爱你……”
    张宁一把扯过去撕个粉碎,哪知道宿舍老三又默默的拿出一个新信封,上面还画了俩串在一起的心。
    宿舍老大笑的直拍巴掌:“你走了两天,咱们宿舍就被塞了两封,宿舍楼都传遍了,钱多他们班化学课代表还专门拿钱多的作业本对了对,那字迹是一点都不带错的……”
    张宁待不下去了,他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人,自从认识了钱多,别说面子,里子都没了。
    张宁忍不住走了步臭棋,他约钱多出去好好谈谈。
    张宁选的晚自习的时间,地点是学校小花园。
    所谓学校小花园,就是种了几棵树,有个假山的地方,因为没灯,特别适合晚上在那做个什么。
    张宁去的很悲壮很义愤很填膺,他的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呐吼在激荡着,他努力的想着那些要说的话,他坚定的想着,他一定要狠狠的痛骂钱多一顿!!!
    一直等到张宁喂饱了蚊子,钱多才磨磨蹭蹭的赶过来,顶着个鸡窝头,打着连天的哈欠,钱多嬉皮笑脸的说:“你早来了吧?”
    张宁真想上去抽钱多几个大嘴巴子,奈何这孩子没经验,就那么傻愣在那。
    钱多什么人啊,迅速就粘糊上了,贴近张宁就动手动脚。
    张宁义正言辞的说:“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有病的,你知道不知道?”
    钱多一把就搂住他,上去就啃了一口,正啃到张宁嘴上。
    张宁稀里糊涂的初吻就被啃没了,钱多居然还把舌头伸进去舔了两下。
    张宁整个人都炸毛了,要命的是他看见个人影在不远处晃了下,张宁以为自己被人看见了,飞快的就往宿舍跑,手脚都并用了。
    回到宿舍,张宁就一蹶不振起来。
    宿舍老三晚自习回来,兴奋的在下铺跟人聊天,叽叽咕咕的,张宁缩在被子里,手脚冰凉。
    就听老大说:“真的假的,真有人在小花园打奔儿,还是俩男的?!”
    老三外号好打听不是白来的,“准没错,是476宿舍罗小南说的,他今天约了个女的,结果那女的放他鸽子,他刚要走就看见来个男的,太暗也没看清,他就蹲点想看点刺激的,不是说有人在小花园幽会嘛?结果等了半天来一男的,上去就啃,啃的那个激烈,罗小南说看的他都硬了。”
    老大瞪大了眼睛,恨不得眼珠都突出去,“你他妈别调我胃口,快说?!”
    老三眨巴了眨巴眼睛,“没了,俩男的还能怎么的呀,就过了过干瘾。”
    老大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别是看花眼了吧,现在女的净留短发的,没准罗小南看走眼了。”
    老三指天立地的:“不,不可能,罗小南啥人啊,耗子打他眼前过都能分出公母来,对了,后来那男的,罗小南说看着有点象那个钱多。”
    张宁险些没吓死,要是罗小南认出他来,他还怎么活啊?
    正想着,老大忽然想起上铺的张宁来,抬头问他:“你怎么睡这么早,不舒服?”
    张宁他们宿舍平时处的还不错,老大一问,别的人都纷纷问他。
    张宁咳嗽一声,赶紧装病,说有点不舒服。
    整整一晚上张宁都没睡好,他绞尽了脑汁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他没办法了,只好找班主任解决。
    张宁的班主任是个中年胖子,张宁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
    教工室里,桌子挨着桌子,三三俩俩的老师低头不是判作业就是判卷子,班主任的桌子上也是厚厚的一叠。
    班主任和蔼可亲的问他:“张宁,到底怎么了,是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嘛?”
    张宁低头说恩,随便问了个题,就慌不择路的跑了。
    张宁实在是没脸把自己被钱多纠缠的事,说给班主任听,光想都臊的慌!
    他长这么大,别说男的,跟女的都没拉过手,就被钱多占了个天大的便宜,张宁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着想哭哭不出来,越想越憋屈。
    钱多不知道从哪蹦出来了,笑呵呵的看着张宁,跟他蹲在一起,吧唧着嘴说:“昨天吓我一跳,你舌头真甜,喜欢嘛?喜欢咱们再来一次。”
    张宁是兔子急了也咬人,一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