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4
    走了。
    张宁看的是目瞪口呆,再看看病床上的钱多。
    平生第一次,张宁觉着钱多是怪可怜的,也是第一次终于没有厌恶的躲开钱多伸过来的手。
    钱多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小声的谢着张宁。
    张宁看不下去了,转过头去,心底某个地方被小小的针头碰触着,微微的疼了那么一下。
    之后有半个月张宁没再看见钱多。
    钱多就好像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一样,最初是很轻松的感觉,到后来,张宁也说不上是为什么,渐渐有了点失落。
    水杯里的水冷了起来,鞋垫也不总是暖和的了,张宁坐在食堂里啃着馒头,吃着白菜,乱糟糟的食堂里,再也不会有嘀嘀咕咕的在他对面唠叨。
    张宁不是个会跟人深交的人,从小到大,他都只为自己活着,跟人交往是要花费时间精力的,对他来说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学两道题来的实际。
    钱多康复后,再来上学的时候,张宁也没不一样的表示。
    钱多看起来倒是瘦了,下巴尖尖的,眼睛都突出来一样,钱多以前很爱笑的,不知道为什么出院后也不爱笑了,不过还是习惯的跟在张宁身后。
    张宁对钱多依旧是爱搭不理的,只是说话的时候不再那么难听了。
    钱多还给张宁说了手术的事,说那个手术虽然打了麻药可还是很疼,睡的床也不能有太软的垫子,搁的也疼。
    张宁不是很在意的听着,难得的给钱多杯子里倒了点热水。
    钱多胆子也逐渐大起来,有次趁没人的时候对张宁说:“我知道你讨厌我?”
    张宁肯定的点头说“恩”。
    钱多多少有点受伤:“你到底不喜欢我哪,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张宁不客气的瞥他一眼说:“你改不了了,你天生就让人讨厌。”
    钱多被伤的很厉害,他是真心诚意说的。
    张宁喝了口热水,水是钱多刚打来的,他喝的口大了点,把嘴给烫了,张宁吃疼的张大嘴巴,忙着哈气。
    钱多一看不好,就赶紧着帮张宁扇风。
    结果某人路过的时候,很偶然的看到了,因为角度的原因,看到眼里的就变成了,俩男的亲嘴。
    别说俩男的啃一起了,就是一男一女在这个学校也是光速传播。
    最后的结果是连张宁的班主任都惊动了,语重心长的对张宁说:“老师知道你是好学生,学习认真刻苦努力,有的时候虽然会被迷惑,但总能把握自己,对吗?”
    张宁起初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一头雾水的跟老师说自己会努力学习考大学的。
    结果有次回宿舍,还没进门,就听见宿舍里有人大声的嚷嚷。
    “不可能,张宁不是那种人,准是谣言。”
    张宁在门外就是一愣,接着听见宿舍老大含混的说:“我觉着吧,钱多不可能啥好处都没得着就那么伺候着张宁,你想啊,那个钱多对张宁已经不是一个贱字就能描述的了,而且吧,我一直觉得张宁那小子心思挺重的,象个出奇不意的主。”
    忙有人附和着:“我看是,张宁象做大事的,够沉的住气。”
    张宁气的想进去吵一架,但一想这个嚷嚷开了,自己也是没脸,气的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钱多就趿拉着拖鞋走过来了。
    钱多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笑呵呵的问张宁:“你怎么不进宿舍啊?”
    钱多手里拿了个盘,看着象是要去洗脸。
    张宁看见钱多就来气,懊恼的说,“一边去。”
    钱多闹了个没趣,看着张宁,脚趾动了动,虽然开春了,但天气还是很冷,钱多穿那种塑料的拖鞋,脚趾都冻的红红的。
    张宁低头扫了眼,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张嘴就说,“你不怕冷啊?”
    钱多脸一下就红了,这是张宁第一次主动关心他,忙结结巴巴的说:“恩,我就出来冲下脸,用凉水洗脸,对皮肤好。”
    张宁忙转过头去,嘟囔道:“有病。”
    钱多是个没皮没脸的人,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古怪的反映,心扑腾扑腾的跳。
    钱多回到宿舍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他对张宁最初的时候就是好玩,后来是觉得张宁看他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纯粹的厌恶,可张宁,钱多总觉得张宁好像有点怕自己,钱多自动将这个理解为,张宁是跟他是同类,只是不敢表现出来。
    钱多想着,哪怕是块石头,自己努力的话,也能捂热了,他觉得跟张宁敞开心怀的时机也不远了。
    钱多倒霉了那么长时间,这次他还真没白盼着。
    春季运动会来的热热闹闹的,平时光关注学习的老师也很通情达理的给了大家一个放松的机会,钱多也想参加个项目表现一下,他在初中的时候长跑就很不错,但他刚凑到体育委员面前,就被人厌恶的推开。
    钱多无所事事的溜达到张宁他们班,张宁是只要跟自己没关系的一律不参加。
    正好他们班男子长跑接力缺个人,体育委员正到处找人呢,张宁个子高,身体素质还不错,自然是上上人选。
    钱多就坐在一个空座位上听体育委员苦口婆心的在那劝张宁。
    张宁脸色很冷漠,他是个非常有主意的人,自己认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
    弄的体育委员脸色很不好的走了。
    钱多忙凑过来说:“你就答应怎么了?你反正也能跑。”
    张宁哼了声,只要参加一次,下次就还得参加,他能不明白这个,有那个时间,他情愿多做俩道题。
    钱多有点担忧的看着他说:“你那么生硬的拒绝,很容易得罪人,班集体的活动不好好参加,会被人排斥。”
    张宁斜了眼钱多,“你还有脸说我?”
    钱多被噎了下,无奈的说:“我是没办法,不懂得掩饰自己。”
    张宁顶不爱听他这个话,好像自己是那个会掩饰的。
    他站起身向厕所走,这是大课间可以休息二十分钟,厕所里很空,一个人都没有。
    张宁走进去解开裤子撒尿。
    钱多站在边上,张宁已经习惯了,皱着眉头,双手提着裤子,一声不吭的被钱多旁观。
    钱多一向手欠,看张宁皱住眉头了,伸手摸上张宁的额头说:“别皱眉了,容易长皱纹。”
    正说着的时候,张宁他们班的体育委员就走进来了,左瞧右瞅的看了俩人好几眼,一脸暧昧的转头出去。
    钱多没在意,张宁脸色却很不好。
    果然到了下午,有俩人在厕所互相摸鸟的传闻就传出来了。
    张宁呕的脸都青了。
    钱多还一脸羡慕的问他:“哪两个啊?不行,我得认识认识,我就摸过自己的,我也想摸摸……”
    张宁把书拍在他脑袋上,钱多笑眯眯的说:“你别吃醋啊,我就开个玩笑。”
    张宁要掐死钱多的心都有了。
    第 7 章
    钱多很幸福很快乐,很快张宁也成没人搭理的了。
    俩人算倒霉到一块去了。
    张宁不得不重新审视钱多的霉力。
    钱多不屈不挠的跟在张宁的屁股后头,张宁是骂了说了都不顶用。
    不过张宁渐渐发现钱多手头开始紧张起来。
    钱多不定期的到处卖自己的东西,什么磁带啊手表计算器之类的。
    那天张宁他们班又有几个人围着钱多看货。
    说着说着,有个人就回过头来冲张宁调侃着说:“张宁,你也不说说你媳妇,别那么财迷,白给兄弟一个怎么了?”
    张宁看了眼,跟他说话的是班里平时的混子李凯,他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没吭声。
    钱多那头开口了,“这是我爸从大商店买的打火机,我偷摸出来的,怎么也值十块吧?”
    那个李凯呵呵的笑了,“你他妈撑什么脸,你就算白给我我还不一定想要呢,我妈说了,你们这样的人,都的得艾滋病,知道什么是艾滋病嘛,那个比性病还脏呢,就是男的跟男的瞎搞搞出来的。”
    说的周围的男生都跟着坏笑起来,还有个起哄的问,“俩男的怎么搞啊?”
    李凯再接再励的说:“笨,摸鸟捅屁眼啊。”
    有几个在班里学习的女生,脸涨了个通红,臭骂了几句,周围的人笑的更厉害了。
    张宁用力握住笔,刚才那句你们就跟扎在他的心头一样,他愤恨的瞪过去。
    钱多脸也憋的通红,说话都有点结巴,“你放屁!”
    李凯属于惹是生非型,被钱多说了这么一句,上去一把就揪住钱多的脖领子,怒道:“你他妈说谁放屁呢?”
    钱多脸崩的紧紧的,一点不含糊:“就他妈说你呢!”
    李凯上去就是一个耳光,钱多跟着还手,俩人说着就扭打在一起,桌子椅子被碰的七七八八,四周的人一边躲一边看着热闹,噢噢的直叫唤。
    还有个好事的拉扯着张宁在那叫:“张宁,你不管管啊,你看你媳妇都成泼妇了……”
    张宁厌恶的拿起书本,快步就往教室外走。
    到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正看见李凯踩在钱多的肚子上,一下一下的揍钱多呢。
    张宁快速的扭过头去,转身离开。
    上课铃响彻整个校园,等张宁再回来的时候,班里的人多一半人在收拾着桌椅子,连他的桌子也遭了殃,他走过去扶起来桌子,把掉出去的书包整理好再重新放回去。
    他同桌也忙着扶椅子呢,看见他回来了,悄声说:“钱多李凯都被王胖子带走了。”
    张宁沉默着。
    王胖子是教导主任,开始是教体育的,因为训的太狠,学校就让他专门负责纪律了,一般调皮捣蛋的学生落他手里,没一个礼拜就准能老实了。
    钱多李凯都不是头一次来的主。
    钱多背后有个校办主任的爹,李凯有个在教委的舅舅,俩都不好得罪。
    李凯的名声是打架打出来的,闭眼都知道打哪比较好,所以招呼到钱多身上的,都是又多又恨的拳头,还都没打在明处,所以从外表上看钱多倒象个没事的,反而是李凯比较惨烈,脸上都是青紫的道子。
    李凯骂骂咧咧的:“你他妈是娘们啊,又抓又挠,你他妈要给我脸上落了疤,老子饶不了你!!”
    钱多冷冷的瞅着他,也不说话。
    李凯是个非常臭美的人,梳了个港台样的小头发,还染黄了一半,为这个没少被王胖子请来训。
    不过王胖子训李衙内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李凯跟着王胖子来是来了,可心里一点怕的意思都没有,多大点事啊,不过是打了个小架,他在学校外打的比这个厉害的多的多。
    王胖子很知道怎么办事,口头上教训了几下,意思了意思,就让他们俩回去写检讨去了。
    再放出去的时候,李凯故意走在钱多后头,趁钱多不注意上去就是一脚。
    钱多被踹的扭过头来,挡在李凯面前,拿身体挤着他说:“你干嘛,还打是吧?”
    李凯忙躲凯,骂骂咧咧的:“有病是吧,在王胖子门口打架,有本事咱们找地方单挑去。”
    钱多不吭声了,刚才打架是在张宁面前,他不想让张宁看扁了,现在反正没人看见,他自然没必要跟李凯硬着来,怎么想打架也是他吃亏,他何苦啊?
    李凯鄙意的哼了声,他自打知道学校有这么一号人起,就打心眼里恶心,他身边只要是雄的,就都是力量型的纯爷们,钱多要是光娘们也就算了,居然还到敢处宣称自己喜欢男的!所以李凯对这个钱多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李凯回到班里,老师已经讲了半节课了。
    李凯拿出书本凑合着给老师个面子,就爬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张宁不动声色的听课记笔记,弄的他同桌事后都暗自竖大拇指对人说:张宁正是个人物,你看钱多打架都成那样了,他啥事都没有,上课那笔记记得都能当范本了。
    有人笑着说:“得了吧,张宁压根就看不上钱多,钱多是自己贱的,张宁恶心还来不及呢。”
    张宁的同桌不赞成的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