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5
    张宁不可能对钱多没意思,不然钱多能一个学期都跟他形影不离的?”
    “傻了吧,钱多脸皮可是兵器排行帮的no1,既可攻又可守。”
    周围人哈哈笑了起来。
    第 8 章
    钱多象所有倒霉孩子一样,受了伤还不能给家里说,也没人疼,他能把红花油往肚子上抹,可抹不到背上,于是钱多扭捏着找到了张宁。
    张宁正在上铺铺被子准备睡觉。
    钱多仰着脖子说:“你帮我抹下药吧?”
    张宁连眼皮都不抬的。
    老旧校舍的上下铺,中间就一个横杆,可以踩着上下,钱多一脚踩上去,拉住张宁的胳膊说:“你就帮我抹抹吧。”
    张宁这才回头看他,爱搭不理的说:“你沾湿了毛巾,往背上拍。”
    张宁的话把宿舍老大给逗乐了,一个劲的说:“太损了吧你。”
    钱多被说的有点不高兴,刚要往下走,一个脚滑,就掉下去了,肩膀碰横杆上,脚还给崴了下。
    疼的钱多直裂嘴。
    张宁居高临下的看着。
    离钱多最近的宿舍老大,嘻嘻哈哈的看着笑话,也不知道扶一下。
    钱多坐在地上,眼圈都有点微红。
    张宁无奈的皱住眉头,忙从上铺下来,一把搀起钱多。
    半拉半扯的,架着钱多一瘸一拐的往外走,钱多嘟了个嘴说:“我不用你帮了。”
    张宁忍住要敲钱多脑袋的冲动,装着不在乎的说:“我是嫌你在我宿舍碍眼。”
    俩人边说边走出去了。
    宿舍老大就跟看怪物似的,还把脖子伸出了宿舍,一路看着张宁搀扶着钱多,嘴里连连说着:“天要下红雨了怎么的?张宁居然会主动帮人?”
    跟张宁同宿舍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张宁啥人,平日都是事已关己不该高高挂起的,怎么一下管起闲事了,还管的是不招人待见的前多?!
    老三打哈哈的说:“动心了白,钱多多贤惠一媳妇啊。”说完还坏笑了下。
    张宁已经扶钱多回屋了,钱多被张宁一路扶着有点不太适应,进了宿舍有点发呆。
    张宁搀他到床边,推他一下,把他推床上,硬生生的说:“趴下。”
    钱多紧张的趴在床上,又紧张的看了看门口,犹豫了犹豫:“……能把门关上嘛?”
    张宁扫他一眼,冷冷的说:“我给你抹药。”
    钱多有点失落的乖乖趴好,不忘占口头便宜的说:“你就不想做点别的,反正整不出孩子。”
    张宁也不说话,拿起床头的红花油,扯过钱多就要掀衣服。
    钱多被扯疼了,哎哟了声,忙配合着很快的脱下上衣,露出脊背。
    上面是青青紫紫的一片。
    张宁骤然疼了下,他掩饰着给钱多往身上抹药。
    钱多知道红花油抹到身上是什么感觉,但这次不同,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张宁也感觉到了,肌肤碰触的感觉,让张宁说不出的异样,他快速的给钱多弄好就要走。
    钱多忙转过头来,急切的说:“张宁,上次我亲你,你都有反应了……我知道你也喜欢男的。”
    张宁对上钱多的眼睛,他努力的扭转开,可还是忍不住看了下去。
    钱多半坐起来,伸出手臂摸上了张宁的脸庞。
    张宁没有抗拒。
    钱多胆子放大了点,他摸索着张宁的嘴唇,张宁有点发晕发呆,眼睛好像没有了焦距。
    钱多激动的不能自己的,张开嘴想要含住张宁的嘴巴,可他刚刚靠近,钱多非常的肯定,在那瞬间是张宁的嘴先靠过来的。
    钱多能感觉到,一切都清晰的好像慢动作。
    其实亲吻发生的很快,快的让钱多都无法作出反应。
    口鼻如此接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是纠缠着的,钱多攀附在张宁的身上,他死死的抱住了张宁,好像张宁是他的浮木,能拯救他脱离无边寂寞的唯一支撑。
    可张宁什么都不是,当那个口舌相缠绕的亲吻过后,张宁就用力的掰开了钱多的手臂,快速的抹了下嘴边的痕迹,冷冷的转过头,大踏步向外走去,在出去的那刻,张宁用力的关上了门。
    钱多在那天晚上无可救要的做了个关于张宁的梦,在梦里他扒光了张宁,钱多摸索着想要让自己快乐,可他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与那些辱骂他的话,他不知道男人跟男人间到底是怎么做的,他曾经偷偷跑去放映厅看片想获取些知识。
    那个时候,放映的无非是些港台三级片,所有人都跟作贼一样的遮掩着,钱多看的索然无味,那些镜头只对准了女人,他想看的男主角只露了个脚脖子。
    那个梦倒是真实的让钱多激动不己,钱多彻底中了张宁的毒,他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看张宁,有的时候去的早了,张宁他们宿舍的人还没有醒,钱多就悄悄推开张宁他们宿舍的门,走进去站在床头痴迷的看着张宁的睡脸。
    张宁在睡梦中不安的醒来,钱多流着口水的样子,让他从心底彻底给惊了,从那后张宁晚上总记得锁门。
    张宁头皮发麻的看着钱多为小心翼翼的剔除鱼刺。
    张宁已经不是单纯的厌恶了,而是被深深的压的喘不气来,现在的钱多对他有种病态的依恋。
    而且从那次打架事件起,李凯对他也总是有意无意的挑衅着。
    张宁长这么大,从没跟任何一个人起过冲突,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这个钱多所赐,就凭这一点张宁就很难对钱多有好感。
    钱多终于剔好了鱼刺,献宝一样的把鱼肉放到张宁的饭盒里,又夹起一块,低头继续挑了起来。
    张宁试图劝钱多正常点:“你吃饭吧,别管我。”
    钱多灿烂的笑着:“你吃,你吃,我只要看着你吃,就特高兴。”
    张宁头疼的看着钱多,都绝望了。
    第9章
    钱多热情洋溢的活的很快活很滋润,写检查的时候,边写边措辞。
    “下次……下次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抬头看一眼张宁,张宁正在做化学题。
    钱多特佩服的说:“我看见化学俩字就脑袋疼,你还能当化学课代表,真厉害。”
    张宁瞥他一眼,“写你的吧。”
    钱多笑了笑,低头继续写着。
    难得那天张宁的同桌生病没来,钱多就顺理成章的坐到了张宁的身边。
    李凯忍了半天了,终于忍不下去了,就慢悠悠走过来,伸手就要拿钱多桌子上的检查。
    钱多忙用手盖上。
    李凯哼了声,不满的说:“你还来这起腻是吧?”
    钱多有点害怕紧张的回嘴:“我来找张宁的,跟你没关系。”
    李凯用手点点钱多,警告道:“你给我小心了。”
    等李凯一离开,钱多就紧张的看了眼张宁,张宁做题的速度一点没慢下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钱多小声跟张宁说:“我爸叫我转学,他嫌我在这个学校给他丢人现眼。”
    张宁无动于衷的继续做题。
    钱多忍不住的失望,可还是继续说道:“不过,我没答应,我说在这挺好的,其实是因为你,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张宁没吭声,继续做着题。
    钱多闹了个没趣,站起身说:“我去上厕所了。”
    等钱多一走,张宁才抬起头来,神情复杂的看了眼钱多的背影,呆了下,继续低头计算着化学题目。
    钱多低头进了厕所,很倒霉的就遇到了李凯,钱多有点发慌,但又不能跑出去,不然就显得自己太孬种了。
    钱多忐忑不安的往厕所里走。
    李凯和他的几个哥们正躲在厕所拐弯的地方抽烟呢,嘻嘻哈哈的,一看见钱多进来,李凯他们几个就坏笑着围上去。
    前后夹击着把钱多围在中间。
    钱多紧张的说:“你们干吗?”
    李凯把手里的烟给掐灭了,“干吗,想脱你裤子看看你下面长东西没有。”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在这个学校里很多人都看不起钱多,都把钱多当个笑话,此时来这上厕所的,不是冷漠的出去,就是站在一边等着看热闹。
    钱多脸色有点发白,也不想解手了,提了裤子就要往外跑。
    李凯一把揪住他。
    钱多很没种的说:“你别碰我,小心我告诉王胖子。”
    这个话不说还好,一说就跟威胁一样,李凯是个顺毛驴,被这么一呛,不做点什么反而象了。
    李凯一下就把钱多按在墙上,钱多脚踩进便池里,滑了下,身体眼看就要往下溜。
    李凯狠狠按住他的肩膀,恐吓着:“你他妈别动。”
    钱多不敢动了,李凯的哥们围上来,七手八脚的就开始扒钱多的裤子。
    张宁同班的男生有上厕所回来的,纷纷议论着:“我亲眼看见的,连哭带闹的,一点用都没有,扒了个精光连裤衩都没剩下,李凯还把衣服给他扔茅坑里了,现在准光着屁股呢。”
    一直到上课张宁都没等到钱多回来,张宁心里一紧,有点慌乱起来,再看李凯的位置,李凯也没在,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张宁到厕所一看,钱多果然蜷曲着身子躲在厕所最里面。
    张宁什么都没说,忙回宿舍给钱多拿了套衣服。
    钱多脸色苍白,冻的瑟瑟发抖,根本自己穿不上。
    张宁就帮着给钱多往身上套。
    张宁跟着钱多回到宿舍,钱多的钥匙也被李凯丢厕所里了,没法进门。
    张宁就打开自己的宿舍门,让钱多进去,还拿了脸盆倒上热水,让钱多稍微洗洗,钱多刚才蹭了不少尿啊什么的,闻起来很呛鼻子,钱多反应有点发傻。
    张宁无奈的叹口气,帮钱多脱下衣服。
    钱多哆嗦了下。
    张宁放缓动作,哄着:“洗洗。”
    钱多乖巧的站着,张宁把水泼到钱多的身上,自己的毛巾擦拭着。
    张宁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匆匆给钱多洗好,又铺好床铺,搀扶着钱多上去,躺好。
    钱多在床上握住张宁的手,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张宁就坐在床边,腿搭拉到下铺,静静的坐着。
    上课时间的宿舍里很安静,诺大的一层,也就只有他们在。
    钱多渐渐稳定下来,哭的一抽一抽的。
    张宁才松开手准备跑回去上课的时候,钱多就半坐起来,可怜巴巴的说:“他们都笑话,说我是变态,我又没干啥缺德事,他们为什么就那么讨厌我?我刚开始跟他们都挺好的,后来有人看见我枕头下塞了个男明星的画片,就跟别人嚼舌根,说我有毛病,他们偷我东西还把我喜欢的画片都撕了……后来我都搬宿舍了,他们还不干,趁我没在宿舍的时候,往我床上塞钉子……他们什么缺德事都干,我又没招他们……”
    张宁眼睑微合,轻声说:“睡吧。”伸手安抚着碰了下钱多的额头。
    凉凉的额头上,让张宁的手瑟缩了下,好像被什么扎到一样,一种电流样的东西,迅速传到了他的心脏。
    翻滚到一起的两人,好像两只无助的小兽,纠缠着撕咬着,慢慢的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喘息。
    张宁带着点暴虐的翻转着钱多的身体。
    没有任何经验的两个人,只是互相抚摸着对方,温热的肌肤,让世界都在战栗。
    第 10 章
    宿舍老大推门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上铺的动静,等把书包放下,一抬头才看见床上翻腾的两个人。
    张宁动作猛的停了下来,整个人就跟被雷劈了一样的傻了。
    钱多也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也跟着惊慌失措的要起来穿衣服,但显然已经晚了。
    人陆续的进来,有的人嘴里还在嘟囔着:“真是的,体育老师生病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白换上球鞋了才说不上……”
    大家首先注意的都是宿舍老大那见鬼了一样的表情,再寻着视线看去,才发现那俩人。
    到此时,所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