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6
    眼神都变了,惊讶过后是掩饰不住的厌恶恶心。
    张宁沉默着推开钱多,掀开被子就要出去。
    钱多近乎赤裸着被人无情的浏览了个遍。
    张宁从上铺下来的时候没敢看任何人,他低了头,匆忙套上衣服穿上鞋子,就冲了出去。
    钱多知道躲不过了,他也跟着坐起来穿衣服。
    宿舍里的人有的尴尬的出去,有的抬头呆呆的看着,有的厌恶的摔打东西。
    钱多哆嗦着跑回自己的宿舍,又惊又吓,外加本来就着了凉,竟然来势汹涌的病了,烧的迷迷糊糊的,幸好被查宿舍的老师发现,联系了钱多的父亲,连夜接出了学校。
    阴错阳差的让钱多躲过了这场灾难。
    张宁是躲不过的,事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甚至有些人,还会当着他的面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时不时的嘲笑他。
    努力坚持着上课的张宁,终于在找拖鞋的时候爆发了,他蹲下身子去翻找着,平时都在床下的拖鞋却怎么都找不到了,张宁去水房抱着试一下的想法绕了圈,意外的看见被扔在垃圾桶里的拖鞋。
    张宁恼怒的走到宿舍里,宿舍里所有的人异样的沉默着。
    张宁把那双充满污秽的拖鞋扔到地上,气势汹汹的问道:“谁干的?”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冷漠着,连耻笑都懒得给他。
    张宁站的笔直,他高傲的心包裹在冰雪里,他从没被人如此的漠视过。
    张宁无力的躺在床上,他听到有人在下铺说话。
    宿舍老大说了个笑话,说他们村有个男的喜欢翘兰花指,特娘们,有人跟着说他们村也有个男的不娶媳妇,也不喜欢找女的玩,就喜欢看男的洗澡,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那些事,连挖苦带损的说那些人都是神经病,都是贱的,天生是当太监的料。
    张宁沉默着,指甲都掐到手心里,他克制着自己,让自己尽快睡着,他盼望着事情尽快过去,可他低估了这件事的影响,在他们这个县城,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传的满城风雨,何况是这样的一件丑闻。
    也就几天的功夫,张宁的班主任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张宁被班主任叫去的时候,象一只努力捍卫自己尊严的大公鸡,用尽全力的将胸膛挺起,高高仰着头。
    班主任有点为难的看着他,张宁是学校的尖子生,他不忍心这样苛责这么一个优秀刻苦的学生,所以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说:“有人给我写了封信,举报你在宿舍里有不正当的行为,信里的话很下流,说你跟那个钱多睡在一起了。”
    张宁的脸色惨白着,他用力咬住了嘴唇。
    班主任问他:“有这个事没有?”
    张宁无法回答的沉默着。
    班主任有点心急,忍不住拍了下桌子,拍的张宁周身都绷的直直的。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叹息道:“你家的情况我是知道的,穷不说,还就你一个男孩,你可是你们全家的指望啊!你这个成绩清华我不敢说,但只要是重点,你稳稳当当上下来,还不都是任你选的嘛?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钱多是个什么玩意,都臭出八百里地去了,要不是有他爸,他早被开除了,更别说钱多是个男的,他就是个女的,你也不能要啊!你不嫌丢人啊?!”
    张宁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老师办公室的,他整个人虚脱了一样的坐在操场边上,他曾经是骄傲的,他一直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刻苦,世界就可以象扇窗户一样的被打开,可现在张宁被一个个的沟坎阻挡着,他发现自己逾越不了,他所有的傲气都被一次次无力的冲击着摧毁着。
    他终于明白自己再骄傲也只不过是只土鸡,他什么都做不了,平生第一次,张宁主动逃课了,没有任何理由的,他厌恶着这个世界,他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那段时间钱多还在养病中,宿舍老大曾经当着张宁的面嘲讽的说:“钱多好像病的不轻,还在医院呢,估计是做太多了吧,看来钱多是个纸糊的,不禁干啊。”
    那些人跟着哈哈大笑。
    张宁却忍不住想,也许钱多是在故意逃避,将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他的身上。
    时间异常的难熬。
    张宁让自己尽量忽视大家的目光,他专注的听课记笔记,做作业,努力学习,他咬牙对自己说,他一定要考进最好的大学,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张宁得到退学通知的时候,他正在教室里做一套数学卷子。
    班主任一脸颜色的让他收拾好书包,从教室出去。
    班主任苦着脸对他说:“你的事传到校长耳朵里了,校长说这个影响太恶劣,现在连社会上的人都说咱们学校有人得了艾滋病,很多话说的太难听了,退学这个事,谁也没办法,昨天钱主任已经帮钱多办理了转学手续,你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要想再上学就找个远点的地方,你学习这么刻苦,老师不想看你糟蹋了自己。”
    张宁沉默着回到宿舍,机械的收拾着东西,所有的书本,衣服鞋子……
    宿舍没一会儿就回来了几个人,大概是知道了张宁被开除的事,都纷纷跑回来看看。
    没人主动跟张宁说话,大家都在小心的清点着自己的东西,生怕张宁走的时候顺走点什么。
    张宁临走的时候,拿起了学校发给他的那个暖壶,宿舍老大忙开口说:“这个是宿舍的公共财产,你不能拿走。”
    张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的宿舍老大心里直发毛。
    张宁克制住自己所有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他不想象个丧家犬一样,让人看到他落魄的样子,所以他在回家前一滴泪都没有流。
    张宁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他近乎绝望的等待着。
    第 11 章
    张宁等待着家人的处罚,但他在进入家门的瞬间怯懦了,他隐瞒了自己被退学的事,他撒谎说学校临时放假。
    老实巴交的父母根本没多想,直到他们村一个人大惊小怪的从县城里回来,说了那些传闻,张宁这才觉着躲不过去了,他如实跟家里说了自己被退学的事,他在叙述的时候,一直死咬着自己是被冤枉的。
    张宁的父母在愤怒后更多的是伤心,他们沉默着,这比责罚更让张宁痛苦。
    张宁的三姐找他彻夜深谈了一次。
    张宁的三姐详细的问了他具体情况,张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钱多,在他的讲述里,钱多是个没脸没皮的流氓,喜欢到处惹事,他完全是被陷害的。
    三姐自然是愿意相信他的。
    最后在全家人的商讨下,张宁的父亲拍板让他继续努力上高中考大学,在张宁三姐的奔走下,他终于到了另一个县城上学,新学校虽然没以前那个好,但总归是个有了收留他的地方。
    张宁下定了决心,他再也不能让他的家人蒙羞了,想着他的父母因为他的事被人指指点点的戳着后脊梁,张宁加倍的鞭策着自己,梦想着有朝一日考上好大学,出人头地的为家争光。
    张宁在新学校上了一个月学后,钱多才辗转找到他。
    钱多没敢贸然到新学校去找张宁,他这两个月遇到的事比张宁少不了,被他爸狠狠关了几天后,钱多就跑出来了,他根本没有去转校的地方上学,一从家里跑出来,他就到处闲混着打听张宁的情况,没钱了就跑回家去连说带抢的弄钱,有时候还偷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卖,最后气的钱爸再也不管他了。
    钱多终于打听到了张宁在哪,就一路跑来,在县玻璃厂临时找了个活,给人搬玻璃,一天五块钱,开始的几天不小心还把手给割破了,后来有了经验,再加钱多是个勤快能说的小子,还挺招人待见,县玻璃厂的老板就找了个库房让他在里面凑合着睡。
    钱多就这么边给人打杂,边找机会,最后钱多忍不住给张宁写了封信。
    张宁周六正躺在上铺上背单词呢,生活委员拿了叠信进来,张宁没当回事的继续背单词,没想到生活委员站在他旁边,手一扬,递给他一个信封:“你的信。”
    张宁奇怪的接过去,信皮上的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张宁脸色就是一变,恨不得当下就把信给撕个粉碎,可又怕动作太大,让人发现异常,只好暂时把信塞到枕头下,理也不理。
    宿舍里的人都习惯了张宁的阴阳怪气,一点好奇都没有。
    张宁以前脾气就很爱得罪人,现在又加了个更字,成了个及其不合群的人,虽然学习成绩一流,就是性格怎么都让人接受不了。
    张宁等宿舍人少了,才从枕头底下抽出那封信,此时却没有了刚才的冲动,张宁忍耐着撕开信封。
    钱多那一笔被狗趴过的字,越发难看了。
    钱多在信里写着,他想念着张宁,他就在附近的玻璃厂里给人打小工,他想来找张宁,但又怕会给张宁添麻烦,犹豫来犹豫去都快一页了,看的张宁再次想把信揉烂的时候,钱多才写出自己的目的,他写着他想见张宁一面,地点是这个县城很偏僻的一个废弃厂房……
    张宁犹豫了下,钱多定的时间在明天,恰好是没课的星期日,他的计划本来是做一套模拟卷子,张宁就多挤出两个小时,先把卷子给做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张宁也没跟同宿舍说,就坐学校门口的公交车,到了终点站还有段距离,他打听着,又走了一段路才到。
    地方很偏僻,老远就看见孤零零的地头上有那么几间破房,七扭八歪的摇摇欲坠。
    钱多早早就到了,看上去瘦了也黑了,坐在一间还算好点的空房前,眼一眨不眨的看到张宁走进来,钱多高兴的笑了出来。
    夏末的阳光还是那么刺眼。
    钱多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半天都不敢主动走到张宁面前。
    张宁只好抬腿走过去,站在那冷冷的看着钱多。
    钱多低下了头,他紧张哀怨的小声解释着:“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们宿舍的人会回来……后来我又生病了……我都不知道……”
    张宁上去一脚就踹在钱多肚子上,钱多疼的弯下腰去,整个人都倒退一步的走在地上。
    张宁冲上去举起手来,一下一下的拍打着钱多的脑袋身体。
    钱多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也不用手去挡。
    张宁不是无情的刽子手,他打了几下就打不下去了,张宁跟着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声的哭了出来,这么长久的委屈,好像此时才找到宣泄的途径。
    钱多控制不住的扑上去抱住了张宁,张宁用力的推开他,钱多就再一次的冲过去拥抱着张宁。
    一次又一次的被无情的推开,钱多每次都鼓起更大的勇气拥抱着张宁,他环抱着张宁,他用嘴安慰般的碰触着张宁的头发耳朵。
    没有任何晴色的拥抱着。
    俩人都出了汗,张宁不再挣扎了,他抬起头来。
    不知道是谁靠近的谁,那是一个悠长的吻,最初的试探到全然的放纵。
    钱多被压倒的时候,他感觉到张宁的手在解他的腰带。
    钱多紧张的按住张宁的手,探询的眼神看着张宁。
    张宁渴望的看着他,钱多失去了力量,裤子被张宁用力的扯下。
    张宁的手伸了进去,钱多瑟缩了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听到张宁在说什么,他有瞬间的失神,好像灵魂游离在体外,他整个身体都直接接触在地上,汗水打湿了他的身体,已经全然光裸的身体,粘糊糊的。
    张宁把钱多的身体反转着,让钱多背对着自己,用手抬起钱多的屁股。
    钱多感到羞耻,他用力的扭着头,可还是看不到张宁的表情,他很紧张,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因为对方是张宁,他才用力的控制着自己没有逃跑。
    张宁的手摸索着入口,钱多不敢移动,他半跪着撅起屁股。
    钱多感到异常的羞耻,他忍不住的问张宁:“你喜欢我嘛?”
    张宁冷冷的回道:“我讨厌你。”
    随着话音落地,张宁狠狠的进入钱多的体内。
    钱多痛的哎哟了一声,他大声的叫了出来,啊啊的好像被屠杀一般。
    张宁没有丝毫怜悯的律动起来,拍打着钱多的屁股,命令着:“放松放松!”
    钱多疼的连喘息都困难,他哀求着:“你出去吧……”
    张宁没有理睬他,继续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