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15
    车是买回来了,钱多却一直没见着,他挺想坐坐看的,他这么大了,还没坐过好车呢。
    张宁却每次都说,他还没学会开车呢,让钱多再等等。
    不过张宁那么说也不全然是敷衍,他工作忙,一直没抽出时间学开车,那车现在都是由几个送货的司机轮流开着。
    张宁那天去谈生意,让司机早早准备着。
    他坐在车后,习惯性的打开随身带的文件,仔细的看着条款,他觉着上级要跟下级保持一定距离才好工作。
    可开车的王师傅难得给领导开次车,自然要多加表现,跟打开话匣子似的,就想讨领导欢心。
    张宁有点不耐烦的打开车窗,向外扫了眼。
    此时车已经开到了闹市区,马路上人多,车也多,熙熙攘攘的,前面不远处还堵了车。
    路正中围了不少人,一个胖子正推搡着一个瘦子。
    张宁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心里就一沉,那瘦子不正是钱多吗?!
    张宁心都要跳到嗓子眼里了。
    开车的司机在前头说道:“一个骑三轮跟个骑破自行车的吵吵什么,还占着马路中间……”边说边按了下喇叭。
    引的围观的人纷纷往他们这边看,张宁就有点蒙,他不知道怎么做,他是下去帮钱多还是继续在车里堵着,他慌乱起来,手里胡乱的翻着文件,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钱多应该不知道这车是自己的,更别提会知道自己就坐在里面。
    张宁想到这舒服了点,再一看已经有交警过来了,就催促着司机说:“走吧,别堵这了。”
    司机忙转动方向盘,从人群里艰难的开出去。
    张宁心里长长出了口气。
    钱多在他车后被胖子和交警包围着,正在焦急的解释着什么。
    那天钱多很晚都没有回来,张宁有点担心起来,他亲自打车到白天的那个路口看了看,还跑去问了下附近的人,但大家都不怎么记得了白天的事了。交警也早就下班了。
    张宁不知道去哪找钱多,钱多从没有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过。
    张宁找了一圈实在找不到,只好拖着疲倦的腿回去,刚到楼下,一抬头就看见有光从他们的窗户里透出来,他高兴的跑上去,打开房门。
    钱多沉默的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遥控器。
    看见张宁回来,钱多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
    张宁走近一步,很快就发现钱多嘴角肿了,他忙走上去,摸着钱多的脸问:“你嘴怎么了?”
    钱多的眼没有看张宁,手里无意识的变化着频道。
    电视的光线忽明忽暗的打在钱多的脸上。
    张宁不知道怎么的,一股寒意就从心底冒出来。
    钱多忽的就笑了,他看向张宁:“你不都看见了吗,我被一个胖子打了。”
    张宁说不话来,嗓子被堵住了。
    钱多平静的说着:“其实我早知道你那车什么样,我不是一直嚷嚷着想坐吗,我好几次偷偷跑去你公司门口看……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是真不会开车还是假不会开车,我还去你那个房子那看了,你别以为就你聪明,别人都是傻子,你心里怎么想的,我早就明白……从我跟你的那天起,我就在心里暗暗发了个誓,只要你还要我的一天,我就一直跟着你……”
    钱多停了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努力平静着自己,“算了,不说了,说了没劲……我今天回来晚了,是跟那个胖子商量赔钱的事来着,他三轮上有个瓷器给碎了,说是我给撞的,非要我赔三百块钱,我给他讨价还价到现在。”
    张宁显得有点木讷,听见钱数忙说:“我给你。”
    钱多笑了下,也不说话。
    房子骤然冷下去,张宁有点尴尬,他坐在钱多身边。
    钱多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
    张宁过了好久后说:“你是不是怨我?”
    钱多摇了下头,“没有,我怨我自己。”
    张宁伸手握住钱多按遥控的手,钱多哭了。
    张宁不知道这是钱多第几次为自己哭,钱多以前哭的厉害了,会一抽一抽的,还带着哭腔,可这次没有,眼泪只是冷冷的往下掉,钱多也不去擦也不去管,他就那么沉默着,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
    哭够了,钱多就站起来,到厕所里洗了把脸,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眼圈红红的跟兔子似的,钱多努力着对镜子做了个笑脸,可这个笑脸比哭还难看。
    钱多重新坐回去,用商量的口气说道:“你给我钱吧,给够了钱,我就不缠着你了,光这么熬着,你没意思我也没意思……以后爱谁谁……”
    第 26 章
    张宁看着钱多,他沉吟着,他知道他只要答应,他就能摆脱这个人了,他是了解钱多的,钱多做出的决定很难改变,只要他给钱,钱多就会遵守诺言……
    张宁明明知道,却不想回答。
    钱多看着他,由开始的商量到最后的失望,钱多不耐烦的站起来,到电视机旁,用力按下了电源开关。
    屋里一下暗了下去。
    只剩下两个人同样沉重的呼吸,钱多在黑暗中说:“你也算是个爷们,我跟你多久了,你他妈连个屁都不放?”
    张宁心烦意乱的沉默着,他曾经想过很多撕破脸的情形,钱多要死要活也好,钱多威胁纠缠也好……却从没有这样的……放手……
    钱多走过来,踢了张宁脚一下,催促着:“一说钱就不坑声了?怕我狮子大开口是怎么的??”
    张宁继续沉默着。
    钱多冷哼了声,点头道:“成成,够爷们,你他妈就当你嫖了婊子行嘛?我伺候了你这么久,你就没想过补偿补偿我?”
    张宁在黑暗中冷冷的看着钱多,“你提出的分手,凭什么要我补偿?”
    一股子邪火直冲钱多的脑门,钱多操了一声,冲着张宁就是两嘴巴子,边打边叫:“你他妈太欺负人了,张宁!我操你祖宗!!”
    张宁被狠狠打了两下,一时招架不住,伸出手臂抓住钱多的脑袋,往床上按了下去,钱多踢腾着腿,被张宁都一一制服,钱多沙哑着嗓子吼叫着:“张宁,我操你全家!你他妈放开我!!”
    张宁反而更用力的按着钱多。
    两个人靠的很近,脸贴着脸,呼吸搅和在一起。
    钱多上去就是一口,正咬到张宁的脖子上,张宁吃疼的松开手,钱多一溜小跑,跑到开关那,用力打开灯。
    房间一下亮了起来。
    张宁的脖子被咬出血印子来,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伤口疼的直钻心。
    他看着钱多,急促的喘息着,心里乱成一团,他不知道怎么做,脑子乱嗡嗡的,过了三四分钟,他才想起要说的话,他倒要看看这个钱多,会开多高的价钱!
    张宁想到这,反而冷静下来,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要多少?”
    钱多站在开关边,居高临下的说,“十万。”
    张宁心里一寒,出声讥讽道:“你当我是冤大头呢?我哪有那么多钱,十万?想都别想!”
    钱多也跟着冷笑,“你那个车我都打听了,怎么也要二十几万,你有钱买那么好的车子,会没钱给我?”
    张宁狠狠的盯了钱多一眼,心里琢磨着钱多的话,你那个车我都打听了——都打听了?!
    张宁额头的青筋都要爆出来,心就跟被人掏出来似的疼,他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揪住钱多,“你他妈早想好了的,是不是?”
    钱多被揪的呼吸不畅,用力的拉扯着张宁的手臂。
    张宁更用力的按着钱多,把钱多按在墙上,用腿挤开钱多的双腿。
    钱多恶心这样的姿势,可他太瘦了,根本没法跟张宁对抗。
    张宁还用手卡着他的脖子,钱多动弹不得,就跟钉在墙上一样。
    钱多气的浑身发抖。
    张宁深吸着气,努力平静着自己,可是没用,他全身的血液都僵住了,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怒火,叫张宁的心脏都无法负荷,恨不得掐死钱多。
    钱多也在急促的呼吸,他没想到好说好商量的事,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张宁死死的按着他,钱多感到屈辱。
    钱多不想再纠缠下去,他率先开口说:“那你说个能接受的价吧?”
    张宁拧住眉头,眼睛盯着钱多,钱多的嘴唇一张一合,他无数次品尝啃咬过那个地方,可他现在却想撕碎了这张嘴。
    带着血腥的啃咬并不能令人愉快。
    钱多挣扎着,张宁终于喘息着停下了他的动作,他伏在钱多的肩头。
    他能感觉的到钱多在他怀里颤抖着,跟他一起,他们都在发抖。
    一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张宁就疼的无法呼吸。
    钱多也不再挣扎。
    明亮的室内,钱多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张宁泛红的眼圈,钱多对自己说,这是他妈的鳄鱼眼泪,你以为他是心疼你呢,他这是心疼钱呢!!
    钱多过了许久,终于鼓足勇气,他说:“那你说个能出的价吧?”
    张宁收敛了所有的思绪,抬起头来,看着钱多。
    钱多眼里是一片死寂,什么都没有,连刚刚的火花都没有了,空洞洞的,看的张宁心寒。
    张宁知道一切都过去了,“三万,我只能出这么多。”既然要分了,他也没必要跟钱多客气。
    钱多难掩失望的看着张宁,他没想到会这么少,可他已经累了,他点头说:“那就这样吧。”
    钱后天才能准备出来,张宁让钱多答应自己,用最快的时间搬走。
    钱多明白张宁的意思,一旦搬走,人来人往的出租楼,谁还会记得这里曾经住过两个人,过个一年半载,钱多就算想找张宁的麻烦,也拿不出证据了。
    张宁送钱来的那天,钱多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钱多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有你要的东西嘛,没有都归我了。”
    张宁没说话,坐在床板上,床上的被子床单早打了包,床板坐上去硬邦邦的。
    地上有三个很大的包裹,张宁忍不住的问:“你拿的动吗?”
    钱多边收拾着东西边说:“我找了搬家公司,你忘了,我现在是财主了。”
    张宁没话说了,他踢了下脚边的垃圾,垃圾里露出张照片来,张宁捡起来,擦了擦上面的浮土。
    原来是卖煎饼时候的照片,星期天的时候,钱多非要去动物园,他们就去了……立等可取的照片,五块钱一张,钱多想跟他一起照来着,张宁当时拒绝了,可又不想让钱多生气,就花了十块,一人照了一张,结果照完后,等了两个小时照片才出来……人看着还有点虚影,不过钱多很喜欢……
    张宁手里拿的正是自己的那张。
    张宁压抑着,抬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房间,胸口闷闷的。
    钱多终于收拾妥当,他提了一个还算轻巧的包站起来。
    张宁把包着的那搭钱递过去。
    钱多接下,也没打开看,就塞包里了。
    张宁叮嘱道:“钱别那么放……”
    钱多不耐烦的说:“行了,我知道了。”
    张宁沉默下来。
    钱多冲他笑了下,调侃道:“别介啊,好说好散的,哭丧个脸干什么,用得着在这跟我演戏嘛?你想分手想的做梦都能喊出来,现在装什么装啊?!”
    张宁没有理钱多的话,从口袋里取出张名片,递过去说:“你在这个地方也没什么亲人,万一有什么需要的……就打上面的电话……”
    钱多接过去,依旧看也没看,就塞裤子口袋里了。
    钱多又看了看房间四周,再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了,就说:“那我先走了,其他东西我明天再搬。哦,对了,你走的时候别忘给我锁好门。”
    第 27 章
    钱多先拿了两万寄给他妈,剩下的一万,钱多想好好享受享受。
    租了间向阳的房子,一室一厅的格局,钱多看着喜欢一租就是一年,洗衣机冰箱也都买了,还专门到家具城挑了个又软又舒服的双人床,新房子弄的是干干净净漂漂亮亮,早上起来,阳光直接从窗户照过来,打在脸上,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