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16
    个舒服。
    钱是有了点,可钱多没想过辞职,依旧每天忙碌着送货,中午就在公司随便吃个盒饭什么的,晚上到了家,也是胡乱的凑合点什么,然后就一头扎到电视机前看节目,新闻联播完了是电视剧,一直到屏幕上打出再见两个字。
    钱多才会关了电视,于是整个世界一下静了下来,钱多就干巴巴的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爸妈离婚的时候,他妈都扒着栏杆要跳楼了,他爸还能搂着那外遇的小娘们嚷嚷着你要跳就跳。
    他妈后来对他说过,输什么都不能输感情,千万别像妈一样,弄了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有了。
    钱多咬牙熬着,其实就是个习惯问题,熟悉的那个人,一下子见不着了,摸不到了,心里难免会空荡荡的,以前睡觉的时候,不是被张宁东踢一脚就是西打一拳。现在一个人了,床也大了,反而不习惯了,还整夜整夜的失眠。
    没几天钱多小模样就瘦的脱相了。
    公司的同事看了不忍,悄悄对他说:“你给老板说下,赶紧再添个送货的吧,你再这么干,非累死不行,一个月就挣那么几百,你值得吗?”
    钱多是有点抗不住了,他主动找到蓝老板商量,蓝老板小气是小气,但人心都是肉长的,钱多那模样,都向骷髅发展了,蓝老板生了恻隐之心,没几天就找了个帮手。
    钱多这下活儿是少了不少,可活少了就容易闲着,闲着就容易胡思乱想,胡思乱想就容易犯贱,犯贱就会忍不住的想张宁。
    钱多是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么没出息的自己,这是怎么的了,全世界的人都死绝了吗?还他妈离不开张宁了?
    最后寂寞的熬不下去了,钱多决定去小树林一趟,想着好赖的给自己划拉个伴儿。
    说起城里的小树林,真是有把子历史,还曾经上过报纸,说是在小树林里逮捕了一批扰乱社会治安的流氓份子……
    钱多自打知道有那么个地方后,就想跟张宁去开开眼,结果刚说完就被张宁给鄙视了,张宁说那都是下三滥去的地方。
    钱多一想起张宁说话时的那个鄙意样子,就忍不住的心烦意乱。
    到了地方,他左右张望着观察了观察,说是小树林,其实就是个公园,里边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在锻炼身体,还有两三个人围在一起吊嗓子唱戏。
    钱多略微放松下来,低头往里走,这个地方树不少,越往里走树越密,中间偶尔有个石桌石椅什么,里面的人少多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钱多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个屁,心里琢磨着不会是找错地方了吧,这个地方除了老头老太太,就没几个男的。
    他站在比较靠里的位置,路灯离的远,什么东西都是黑乎乎的影子,远处有对窃窃私语的情侣。
    钱多很失望,他觉着满世界就自己是个异类,连个同伴都找不着,正无精打采的时候,就看见有个黑乎乎的人影往他这边快步走来。
    钱多一下紧张起来,这人是冲他来的吗?是跟他一样的“人”吗?
    正想呢,那人已经到了,拿个东西一下堵到钱多腰眼上,钱多倒吸一口气。
    那人压了压手上的刀子,威胁着:“把钱包给我。”
    钱多迟疑了两秒,眼角扫了扫明晃晃的刀子,乖乖掏出钱包,递过去。
    那人接过去后,恶狠狠的警告道:“敢报警,老子他妈捅死你。”
    钱多很沮丧很悲愤,他兜里连个毛票都没的剩了。
    还好是骑车子来的,钱多垂头丧气走到公园门口,推上车子,边骑边骂自己,让你找伴让你找伴,倒霉催的吧,你他妈就是一天煞孤星!
    钱多心里堵的不上不下的,有那么几天真是熬不下去了,钱多真想找到张宁,哪怕是扑上去甩张宁两个大嘴巴子都行,就这么着满世界连个说贴心话的人都没有,憋都能把人憋死,可钱多怎么难受都得熬住了。
    他不能分都分了,还让张宁瞧不起自己。
    结果那天钱多刚送了货回来,销售部的内勤小刘就跑过来了,急慌慌的说:“你可回来了,我接了好几个电话,各个都是找你的,快过去,那头还等着呢。”
    钱多有点奇怪,边走边琢磨,谁能给他打电话?他工作的这个地方,连他妈都没说过。
    走到销售部门口的时候,钱多心里就一动,想又不敢想的接过电话,重重的喂了声。
    那头停顿了几秒才开口。
    “回来了。”
    钱多眼眶忽的就有点发酸,他忙看了眼小刘,到月底了,小刘正忙着整理销售报表呢,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找单子,钱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变化,可说出来的话还是带点沙哑,“恩,刚送了趟货。”
    “最近还好吗?”
    钱多又恩了声,小刘抱了堆东西,跑到门口的时候对钱多说:“我先出去下,你接电话吧,我把门关上,省的蓝要钱看见。”
    钱多点头答应着,他们公司有规定,不是工作上的事不能用电话,要是让老板看见,一准扣半个月工资。
    看小刘走出去,钱多才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这的号?”
    张宁说:“我查的电话薄,上面有登。”
    钱多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就跟要死的人了,忽然告诉他有救了,可转脸又有人说,那人骗你玩呢……
    钱多心都搅活乱了。
    张宁在那头接着问他:“你最近好吗?”
    钱多心思根本都不在电话上,只是习惯性的哦了声,半天后才想起来要怎么回答:“我挺好的,你呢?”
    张宁在另一头,握紧了话筒,他早早就把办公室的门关紧了,还告诉秘书没事不要找他,张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特意空出半天的时间来给钱多打电话。
    张宁告诉钱多:“还行,每天都有按时吃饭。”
    钱多听的有点长气,想起自己最近凑合的那些方便面破饭盒,再一想那头的张宁肯定是大鱼大肉吃的满嘴流油,心里就一百个不平衡。
    钱多不想说话,张宁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钱多在那头想把电话狠狠的挂了,可手就跟灌了铅一样。
    最后还是张宁那边先挂的,张宁说:“知道你挺好的,我就放心了。”
    啪一声就给挂了,挂的钱多那个憋气。
    钱多恨死张宁了,那么难的日子他都熬过去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张宁跑来招惹他,招惹就招惹吧,还他妈跟挠痒痒似的,不正经的招惹。
    钱多后面的时间就没能干下活去,过马路的时候也没注意看红绿灯,险些就在路口壮烈了。
    下班的路上,钱多终于想开了,打算给自己好好改善一回,顺道买了整只烧鸡,回家后撕着鸡肉往嘴里塞,大口大口的吃着,电视的声音也调的大大的,整个房间都是新闻联播的声。
    就这么一直吃一直吃,吃到胃疼,钱多才不吃了。
    捂着肚子躺在床上的时候,钱多控制不住的想起那次肚子疼,是张宁送他去医院的,张宁一直陪着他……
    钱多用力闭上眼睛,想把没出息的眼泪憋回去,他臭骂着自己,想屁啊想,他都不要你了,你他妈还想个屁啊!
    可还是忍不住的想,钱多疼的在床上翻滚,用力按住眼睛,要把眼泪压回去。
    第 28 章
    钱多胃实在疼的厉害,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实在熬不下去了,连饭都没吃,就跑到附近的小诊所看病。
    诊所里的大夫,问了钱多几句,又按了按钱多的肚子,开了点止疼的药,就把他给打发了。
    钱多回到公司刚要吃药,销售部小刘过来看见了,赶紧的说:“你胃不好,还吃这么刺激的药,你喝点热水都比这个好。”
    钱多被说的不敢吃了,下午本来还要去送货的,幸好新来的同事人不错,看钱多不舒服,就说多跑两趟,让钱多在公司里好好休息休息。
    钱多在办公室里,把自己的椅子和同事的椅子横着排在一起,脚翘上去,刚睡了没半小时,销售部小刘就推门进来,抱怨说:“钱多,你是不是欠人钱了?又有你的电话,你给人说说,别给我们那打了,让蓝要钱看见,我还要奖金不?!”
    钱多脑袋嗡嗡的疼,他真不想去接那个倒霉催的电话,可听了小刘的话,不接又不合适,钱多捂着胃,跟小刘出去,到了销售部,他拿起话筒,没精打采的喂了声。
    依旧是那个人的声音,不冷不热的说道:“恩,今天还好吗,中午吃的什么?”
    钱多心说恩屁啊恩,好像老子给你打过去的一样,摆他妈屁的谱子,心里老大不痛快,话里带着不耐烦的说:“我说你能不能别打电话了?!”
    钱多向小刘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压低了声音:“分都分了,你还招惹我什么,逗我好玩是吧?”
    张宁皱住眉,一本正经的说:“喂,喂,你说什么呢,大声点,我听不见。”
    钱多闷闷的看着小刘,小刘在另一个桌子上正整理资料呢,抬头看他一眼,催促着:“你快打,一会儿蓝要钱来了,我可保不了你。”
    钱多叹口气,声音压的低低的对那头说:“算我求你了,我不就要了你点钱吗,你值得这么心里不平衡吗?我昨天接了你电话,今天就闹的胃疼,你是嫌害的我不够惨是怎么的,非玩死我是吧?”
    张宁半天没吭声。
    钱多刚想要挂电话,张宁就开口了,“胃怎么不舒服了?”
    “跟你没关系。”
    钱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挂的钱多这个痛快,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钱多还叮嘱小刘:“下次要接了这人的电话,你就照我这个给他挂了。”
    小刘噗哧一下笑了,“我不会真欠人钱了吧,说话那么小声还怕我听见。”
    钱多脸一下红了,这小刘虽是女的,可什么玩笑都敢开,钱多忙掩饰着说:“没有的事。”
    钱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灌了个热水杯,用杯子底顶着胃继续休息。一闭上眼睛,就忍不住有点后悔,把钱多给气的,后屁个悔啊,爱谁谁。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钱多收拾了东西,到楼下推车子,钱多低头开车锁的时候,就感觉有人站在他后边。
    钱多自从被人抢了钱包后,就额外的敏感,他赶紧扭头,一眼就看见站在他后面的张宁。
    钱多有点发蒙,整个人呆在当场。
    张宁却显得很自然,冲钱多无所谓的笑了下,打招呼说:“下班了?”
    钱多张口结舌,他没想到会是张宁,现在张宁就站在他面前。钱多有点心慌意乱,他愣了几秒钟,才接着弯腰去开车锁。
    张宁就站在他后面呢,钱多有点做梦的感觉,张宁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以前钱多要去张宁的公司,都会被张宁训,现在张宁自己跑这来了?这怎么可能?!
    钱多开锁的手有点紧张,钥匙连插了两次都没插进去。
    张宁上前一步,从钱多手里拿到钥匙,帮钱多把车锁打开。
    钱多是真有点发慌。
    张宁退后一步,让开点道。
    窄小的过道,钱多来回拐着车把,才把车子推出来。
    拐好了弯,张宁还站在那,钱多能感觉到张宁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
    钱多紧张的,推车快走了两步,到了比较空旷的地方,张宁还跟着呢。
    钱多不知道该怎么做,张宁也沉默着不说话。
    钱多抬头看着张宁。
    张宁穿的白衬衣黑裤子,左手拿着个不起眼的纸盒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脸型看着有点显瘦,好像以前的脸型要比现在圆点,钱多看着看着就有点把持不住,他赶紧叫停,迅速把眼睛转向另一边。
    张宁一直沉默着,看钱多转过头去,才主动说:“胃好点了吗?”
    钱多点头恩了声,推着车子继续往前走。
    张宁就站在车子另一边,一路跟着。
    钱多心里直犯嘀咕。
    张宁不紧不慢的问:“是最近吃的不好,把胃吃坏了?”
    钱多又是一声敷衍的恩。
    张宁看着钱多,钱多被看的有点发毛,正好也走到了路口,钱多忙骑上车,刚要蹬车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