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17
    张宁就一把拉住钱多的车后座,递上来个纸盒子。
    钱多奇怪的看了眼,纸盒子上面只有图案,没有字。
    张宁解释道:“这几天我胃也不太舒服,去医院开了几盒养胃的药,我给你拿了一盒。”
    钱多只是看着,并不伸手去接。
    张宁又抬高了点胳膊,递的更靠近钱多:“我最近一直在吃,效果不错。”
    钱多看着张宁的脸,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上赶着问张宁为什么会胃不舒服,可现在钱多什么想法都没有,钱多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该操心的别瞎操心。
    张宁还在看着他。
    钱多被看的心如刀绞,整个人都有点恍惚,他觉着不行了,他再这么跟张宁看来看去的,他没准就会忍不住扑上去抱住张宁。
    钱多用力握住车把,玩命的蹬下脚蹬子,车子飞似的往前冲去。
    钱多随后就觉着车子一沉,整个人都颠起老高,惯性着向前冲去,当下就摔了个狗啃泥,疼的钱多眼泪都下来了。
    第 29 章
    钱多想永远不要起来,就这么摔死算了,他算个什么东西,他算个什么东西!!
    钱多静静的趴在地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操他妈的,关他什么事!
    多少年了,是个人就能上来踩他一脚,除了他妈,可就连他亲妈也看不起他,一直都是这样,从他说自己喜欢男的起,他爸就当他是神经病,他奶奶那么疼他,也说他是魔障了……
    是,他就流氓了,他就败坏了。
    他这辈子就招惹了这么一个,落得现在人不人鬼不鬼!
    他错了,成不成!!
    还他妈没完没了,钱多摔的整个人都疼的要死,从身到心的难受,他尝到咸咸的味,嘴巴麻麻的疼。
    张宁伸手要扶他,钱多用力甩开他的手。
    钱多挣扎着站起来,疯子一样的吼叫出来:“我操你大爷!!张宁!你他妈白干了我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搭进去了,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我屁眼都让你操出血过!!你是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多丢人的姿势我他妈都让你操我!你……你就没把我当个男人……就算是条狗你也不能这么对我!!你别以为你给我打两电话,送我个破药,我就……”
    钱多说不下去了,他痛的无法呼吸,他痛的弯下腰去。
    张宁脸色苍白。
    许多意味不明的视线投射过来,张宁气的手指有点颤抖,他被这些眼光看的浑身刺疼。
    张宁深吸口气,克制着把手里的药扔给钱多,恼羞成怒的:“你真是怎么丢人怎么来啊,你就嚷嚷吧,丢人现眼的东西。”转身就要走。
    钱多看着张宁转身,就跟掉冰窖一样的,从头冷到脚。
    钱多也是豁出去了,他低头捡起药盒,一个跨步追上去,从后面扯住张宁,“你刚扔谁呢?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这是你家呢?!我不要你的破药!”
    说完就把药扔张宁身上。
    张宁扫了眼地上的药,脸色铁青,瞪向钱多。
    钱多用力的回瞪着张宁。
    张宁实在不想在大街上被人注目了,他想尽快离开。
    可钱多玩命的拉着他的胳膊,张宁抽不出来。
    张宁无奈的停下动作,冷冷的看着钱多,一字一句问道:“你想怎么样?”
    话音刚落,钱多就一下堵住了张宁的嘴,用力的啃咬起来。
    张宁被咬的一楞,本能的呆在那。
    不少过路的人,纷纷扭头看,一个个睁大眼睛,就跟看见外星生物似的。
    张宁很快反应过来了,用力的推着钱多,钱多嘴上的血流到了张宁的嘴里,咸咸的。
    张宁推着打着,挣扎着终于用力把钱多推到在地。
    钱多狼狈的倒在地上,抬头看着张宁。
    张宁捂住嘴,刚钱多用力的咬他,大概给咬出血了。
    张宁看到了那些围观的人,他羞愧难当,生怕被熟人看见,刚要离开。
    钱多就从地上站起来了,再一次的拉扯着他。
    张宁气急败坏的推钱多。
    手臂举起,钱多用力的抱住了张宁的手臂。
    张宁一时无法脱身,他停下动作,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想也没想就跑来看钱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张宁看着钱多,看着这个疯子一样的钱多。
    心里的某个地方被击碎了。
    张宁眼圈泛红,用力的吸气,他得尽快抽身离开,他推着,手却一丝力气都用不上。
    这是钱多……这是他的钱多……
    他无法忍受的抱住了钱多,用力的抱在怀里。
    他的世界都在这个里了……
    张宁用力的抱住钱多,把头压得低低的,遮挡住自己的脸。
    他沙哑着声音问钱多:“咱们能不这么丢人吗?”
    钱多没法回答,他天生就是个丢人显眼的东西。
    钱多抽着鼻子把药捡起来,擦了擦上面沾着的土,刚还挺好一纸盒子,现在边都破了……
    钱多就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那,张宁没有说话,低头在那静静的等着。
    钱多忙跑回去,从地上扶起车子,把那盒药扔车筐里。
    张宁一看钱多已经推好车了,就低头快步走了起来,他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钱多沉默着跟着。
    两个人离的远远的就好像陌不相识的人走在同一条路上。
    到了人少的地方,张宁才转过身来,手指弯曲了下,用力忍耐着要上去抚摸钱多的动作,从口袋掏出手帕递给钱多。
    钱多接过去,带着鼻音的说:“你怎么还是这么娘们,还随身带手绢呢。”
    张宁终于忍耐不住的,伸手摸了下钱多的头发,“你这个臭嘴。”
    钱多努力的笑了下。
    看在张宁眼里,疼的心口一窒。
    两个人都没说话。
    钱多擦了擦嘴,就把手帕还给张宁了,张宁看也没看塞进口袋里。
    一路沉默着。
    路灯下,路好像没有尽头。
    钱多有点糊涂,这是要到哪去……他停下脚步,整个人都没着没落的,迈不动腿。
    张宁也跟着停了下来,回头定定的看着钱多。
    钱多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张宁终于走到钱多的身边。
    钱多痛的把脸扭向另一边,警告着:“你别招我……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你招不起,招了要倒霉一辈子……”
    人渐渐稀少,张宁不认识这条路,他只知道他要带钱多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要再次用力的拥抱钱多。
    第 30 章
    张宁拿钥匙打开房门,让钱多进去。
    钱多显得有点拘谨,这个地方他以前来过,当时张宁给他说,这个地方只租了一个月。
    钱多讥讽的话到嘴边又咽下,现在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呢,自己还不是贱兮兮的跟来了……
    张宁也跟着走进来,关好门,还从里面锁了下,才抬眼看了钱多一下。
    钱多眼睛望向房顶,装了个漫不经心的表情。
    张宁笑了下,笑的很柔和,对钱多说:“你先去洗个澡吧。”
    钱多知道张宁的意思,他跟着张宁进了浴室,这个地方比他住的房子可宽敞多了,浴室就不小,地上墙上还贴着素色的瓷砖,整体看上去很干净大方,浴缸个头也不小。
    钱多看着那些水龙头,不知道怎么样,正为难的时候,张宁走进来了,把新找出来的毛巾搭在浴缸边上,弯腰打开水管,帮钱多对着冷热水。
    钱多奇怪的说:“你这儿不用烧就有热水啊?”
    张宁看了钱多一眼,钱多嘴唇早不留血了,就是肿的很厉害。张宁心疼的伸手在边缘的地方摸了下。
    疼的钱多直皱眉,张宁叹口气说:“以后别那么莽撞了。”
    钱多不服气的想,还不是因为你我才摔的,钱多想归想,却没有说,他可不想再跟张宁吵架了,钱多心里明白不管自己多占理,他都吵不过张宁,一般都是还没吵呢他就先怕了。
    张宁放好了水,把沐浴露洗发水的位置指给钱多看后,就出去了。
    钱多把衣服脱下,放在旁边的洗脸台上,就坐到浴缸里,水真暖和,他一坐进去,整个人放松了许多。
    钱多想趁机整理下思路,可他怎么也整理不出来,就隐约记得他推了车子,跟着张宁一路走到这个地方,张宁在小区门口看着迟疑的他,好像说了句什么,钱多努力想了想。
    才想起来,张宁说:“来吧。”
    钱多捧起一捧水,淋到自己头上,水流下来,进到他眼睛里,钱多用力眨着眼睛。
    钱多开始认真洗了起来,什么都别想了,过一天是一天吧,刚洗了两下,钱多就猛的想起来了,那盒药还在车筐里呢,钱多赶紧从浴缸里起来,把浴室的门开个小缝,往外看了眼。
    就看见张宁在外面沙发上坐着发呆呢。
    钱多冲张宁喊话说:“张宁,我把药落车筐里了。”
    张宁听后转过头来,看了钱多一眼,浴室的门虽然开的小,依旧能看见钱多裸露在外的脖子肩膀。
    张宁忙移开眼睛,站起来说:“你先洗吧,我去拿。”
    钱多哦了声,回去继续泡在浴缸里,他闷闷的坐在浴缸里。
    那些东西一下都冲进来了,他控制不住的想哭,却哭不出来,如果是在一个月前,他会满心欢喜的待在这个房子里,他做梦都想跟张宁住在这……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钱多用力的吸气,让自己尽量不想那些让人难受的事。
    门又开了,钱多想着大概张宁回来了。
    钱多洗澡的动作很迟缓,半天都没洗好。
    浴室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张宁走了进来,全身赤裸着。
    钱多看了一眼,就有点口干舌燥,他那个地方居然还有反应了,他前段时间吃不好睡不好,那方面的想法都没露出来过,现在是怎么的……
    钱多正面红耳赤想着的时候,张宁就靠了过来,伸手摸着钱多的露在水外的肩膀。
    张宁暧昧的说:“我给你搓搓背。”拿起毛巾,卷到手上,就要动作。
    钱多还坐在浴缸里,张宁把钱多从水里拉起来点。
    肌肤贴在一起的感觉,让两个人都呻吟出声,钱多的视线顺着看到了张宁的下边,跟自己的一样,钱多忍不住笑了,没想到张宁也这反应。
    张宁用力的亲着钱多的脖子肩膀后背。
    他们太熟悉彼此的需求了,钱多急促的喘息着让张宁摆弄。
    张宁翻过钱多的身体。
    钱多显得很顺从,他对张宁一向是这样,张宁喜欢什么他就做什么。
    钱多觉着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禁操。
    张宁尝试着往钱多身体里插入,但钱多显得很紧张,那里的肌肉僵硬着,不是很好插,张宁一下不得要领,就把手指伸进去,扩张了几下,才插进去。
    钱多疼的瑟缩了下,试图放松自己,可他脑子很乱,乱的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张宁一下下的操着钱多。
    那天他们干了好几次,每次都干的很棒。
    钱多开始很拘谨,后来也放开了,主动配合着张宁摆各种姿势。
    张宁喜欢让钱多背对着自己,这样他就可以一边干着钱多,一边亲钱多的背,张宁还喜欢揪着钱多的头发,让钱多仰起脖子大口的呼吸,钱多极度忍耐的表情棒极了,张宁喜欢透了这样的钱多。
    张宁稍微休息后,就套了件衣服,给钱多煮粥吃,吃完后,张宁还给钱多找了个中药丸子,说是对钱多的胃有好处,结果吃的钱多直反胃。
    钱多抱怨说,这药丸整个一黄连苦胆,说什么都不肯吃剩下的那半个了。
    两个人光着屁股抱在一起胡乱的聊天,说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废话。
    钱多抱怨说蓝老板人抠着呢,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