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18
    得让他们这些打工的倒找钱,张宁也跟着抱怨说生意是越来越难走,每一步都得小心了,到处是大爷……
    钱多说到资本家没好人的时候,张宁就上去捏了捏钱多的脸蛋。
    可那里的肉少的可怜,根本捏不起来,张宁低头亲着钱多的嘴唇。
    钱多瘦的让张宁整个心都痛起来。
    许久没有好好睡过的两人,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钱多一醒就爬起来了,他想打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
    可钱多的手还没碰到窗帘,张宁就从后面抱住他,亲吻着他的后背。
    钱多要摸上窗帘的手顿了住。
    他知道这是张宁不想让他打开窗帘,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楼房,他们会被人看见。
    钱多回身用力的抱住张宁。
    第 31 章
    张宁看了眼墙上的表,才惊觉到:“都十点了。”
    他显得有点发慌,本来早上要开个会的,全都给忘了,张宁忙松开钱多,单腿立着套裤子,穿好裤子,走到钱多身边,给钱多脸蛋上来了口后说:“哪都别去了,在家等我回来。”
    说完张宁到洗手间洗漱,收拾妥当就匆忙的走了。
    钱多呆了几分钟,才开始穿衣服。
    钱多穿好了衣服,到洗手间里想收拾下,结果进去才发现很多东西他都没见过,象那个自动剃须刀钱多就没用过,拿着摆弄了会儿也没打开,最后就洗了洗脸,算收拾了。
    收拾好后,钱多从床头柜里找出纸和笔来,看来张宁还是习惯在床头柜子里放点纸笔什么的,钱多闭上眼就好像看见张宁躺在床上一样,边跟自己聊天边往纸上乱画着什么……张宁总喜欢把没成型的想法写上去,第二天拿出来看。
    钱多在找纸的时候,看见最上面的几张潦草的写了一些字。
    他好奇的拿出来辨认,那些字很潦草,钱多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来,好像是钱多两个字,钱多眼圈有点发红,他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钱多深吸几口气,走到茶几边,把纸平铺,蹲在地上一笔一画的认真写着,他想把字写的工整点,可钱多发现自己那手破字算没救了,他叹了口气,继续写着:“……你压力挺大的,咱们总这样不好,我想好了以后咱们就当普通朋友吧,你要想我了就找我玩去……”
    钱多拿笔的手有点发颤,他忍不住想起,张宁曾说过他的字难看,钱多听了很生气,就半夜起来偷偷的学着练,结果越练越难看,张宁就在背后抱着他小声说:“快睡吧。”
    钱多忽然发现他跟张宁的回忆那么多,多的随便一个小动作都能回忆起来。
    钱多快速的写下自己的地址。
    终于写好了,钱多特意检查了遍,看没有错别字才放好,把笔还压在了纸上。
    钱多站起来,腿刚蹲的有点麻,活动了两下后,他看了看这个房间,终于下定决心,一点犹豫都没有的打开大门走出去。
    在楼下推上自己的车子,钱多飞快的向公司骑去。
    到公司的时候,迎面碰见销售部的小刘。
    小刘小跑着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说:“我都帮你请假了,说你胃疼,你怎么又跑来了,快快,让蓝老板看见,你不害我吗?”
    钱多感激的说:“谢谢你啊。”
    小刘眨了眨眼,笑着说:“谢?怎么谢我啊,有空请我吃顿饭吧。”
    钱多忙说:“没问题。”就飞快的跑下办公楼。
    一到楼下,钱多就有点茫然,他到哪去啊,他到处走了走,随便吃了点东西,钱多终于没事可做了,就晃到自己的出租屋,进屋开始收拾了收拾东西,把几天没刷的碗给刷了,看天气不错,又洗了几件衣服。
    然后就开开电视看节目,节目都没什么意思,钱多心口压了块石头,一直没办法看进去,他就这么耗费着时间。
    天黑下来的时候,钱多正在犹豫要不要吃饭,就听见敲门声,钱多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一个健步走到门口,打开门。
    就看到张宁手里拎个食品袋站在门外。
    钱多真想上去拥住他,可钱多只能用力的笑了下,克制着,在可能被人看见的地方,尽力跟张宁保持距离。
    张宁沉默着走进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房里的茶几上,抬头打量着钱多的房间。
    这是中档小区里面积最小的房子,张宁看着房里的摆设,到处都是熟悉的东西,大部分是钱多从以前房子收拾过来的。
    房里有个双人沙发,张宁一坐上去,沙发就凹下去一片,坐着不是很舒服。
    张宁转头看向身后的钱多。
    钱多忙跟着走过来,也坐在沙发上。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
    钱多有点紧张,他光刷碗了,前几天脱下的袜子还搭的沙发后背上呢,一直都没注意,还以为掉床下了呢,现在眼角余光看见了……心里这个别扭……
    钱多赶紧给自己找了个事做,他把放在茶几上的食品袋拿起来说:“我拿个盘子去。”
    站起来就要去厨房,被张宁从背后一把抱住。
    钱多心沉甸甸的。
    张宁问他,“为什么回来?”
    钱多想了下说:“这是我家,我习惯住这。”
    张宁松开钱多,拍了钱多后脑勺一下。
    钱多也不说话,走到厨房,解开塑料袋子,把里面的酱烧排骨倒进盆子里。
    香气一下就出来了。
    钱多又煮了点粥,从冰箱里拿出前天的剩菜和馒头放在茶几上。
    张宁一直没说话,也没过来帮忙。
    吃饭的时候,张宁想夹小块的那个排骨,可排骨连上另一块了,钱多忙拿筷子帮按着,张宁才夹下来放自己碗里。
    张宁吃的很慢,眼睛并不看钱多。
    钱多吃的不是滋味,就主动跟张宁说话,“我写那个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你也挺不容易的,我又……收了钱……干脆,咱们就当那个……炮友吧……”
    张宁看钱多一眼。
    钱多浑然不觉的说:“我反正一时间找不到伴儿,我去小树林以为能找到呢,结果遇到个劫道的,真晦气,我也不知道哪有我这样的人,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反正也没女朋友,要不咱们先凑合着,你要想……”钱多脸微微的红了,“那个了,你就来找我,你放心,你不找我,我不会找你麻烦,我想开了……以前我总钻牛角尖,光说你烦我……想起来我是够死皮赖脸的,我那么想不开干什么……我以后不那么死心眼了,我要学着走出去,等我找到新朋友准就好了……”
    张宁啃了口硬邦邦的馒头,沉默着。
    钱多尴尬的吃着菜。
    吃好了,钱多把东西收拾到厨房,把筷子碗都一一刷好。
    张宁摆弄着遥控在看电视剧。
    钱多看了眼,是他看了有几天的那个过把瘾。
    杜梅和方言又在电视里头吵呢,吵的那叫个水火不容,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俩人都爱着对方,就是一个劲的穷折腾。
    钱多走到张宁身边,坐下,问张宁:“要洗澡吗?我这没现成热水,要洗,我提前烧水去。”
    张宁不耐烦的按着电视键,电台一转换成了文艺表演,钱多唉了声说:“看过把瘾吧,这个挺好看的。”
    张宁看了钱多一眼,钱多专注的盯着电视看呢,张宁无名火窜起,他按倒钱多,用力的把钱多压在身下,看着钱多的眉眼鼻子,他熟悉的这个钱多,正被他狠狠压在下面。
    钱多被张宁的表情吓了一跳,忙说:“还没洗澡呢!”
    张宁用力扯下钱多的裤子,钱多感觉下边一凉,张宁冰凉的手正抬着钱多的大腿,要举起来放到自己肩膀上。
    钱多不喜欢这个姿势,每次被张宁插的时候,腿都压的肚子象要断气一样。
    可张宁还是用这个姿势干了钱多。
    钱多睡的不是很踏实,他半夜起来上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张宁醒着。
    钱多躺回去,靠着张宁,张宁伸出胳膊,习惯的摸着钱多的头发。
    第 32 章
    再去上班销售部小刘还惦记那顿饭呢,下班的时候非要拉着钱多去吃。
    钱多把钱包掏出来点了点,新买的仿名牌钱包,十块一个,掏出来猛的看体面,但仔细瞧,上面的字母都贴歪了。
    小刘一点都不客气,下班就拉了钱多到一家特色火锅店吃火锅,深秋的时节,吃火锅的人不少,一进去就热乎乎的,去雅间要收雅间费,钱多就拉着小刘随便在大厅找了个位置,离门不远,小刘抱怨说:“还不如去雅间呢,坐这门一开就灌风。”正抱怨着,小刘就不动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钱多好奇的转过头去看,就见一穿西装打领带的男的搂着一个特时髦的女人进来。
    钱多正纳闷呢,小刘一拍桌子就过去了,吓了钱多一跳。
    小刘拉扯着那男人,一指那女的问:“这是谁?”
    拉扯的急了,那个男人居然还想对小刘动手,钱多忙冲过去护着小刘。
    那个男人看见钱多就笑了,讥讽道:“你他妈也不干净,凭什么管我。”
    钱多一听这话就觉着哪不对,刚要解释,小刘就赌气的搂着钱多说:“你有初一我有十五,我就十外边有人了。”
    那人鄙意的笑了下,“你也就跟这个档次的行。”说完就搂着怀里的女人走了。
    钱多他们再坐下吃饭的时候,小刘明显神情不对,好不容易凑合着把饭吃了。
    回去的时候,小刘过马路都不看两边,钱多一路小心的护着。
    钱多从小到大就没怎么跟女的打过交道,他对女人的了解还停留在他妈那,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就显得有点不只所措,想要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不容易到了小刘住的地方,钱多有点不放心的说:“你回去早点休息吧,那种男人,不要也罢。”
    小刘眼圈一下就红了。
    钱多被邀请到小刘房里的时候,心里觉着不该上来,但不上来又怕小刘想不开,钱多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动都不敢动。
    小刘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吃桌子上摆的苹果。
    钱多看了眼水果盘,里面的水果都烂了一半了,钱多心说,这小刘可真不会过日子,他忙到厨房把苹果都削好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在盘子里。
    端出来的时候,小刘还坐在椅子上发呆呢。
    小刘平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活泼好动,跟钱多的关系一直不错。
    钱多看的有点于心不忍,他坐在椅子上,笨拙的劝着小刘。
    小刘忽然就对钱多说:“要不你做我男朋友吧?”
    钱多啊了声,以为自己听错了。
    小刘马上说:“你不没女朋友吗?”
    钱多呆了,赶紧的说:“……是不是太快了……”
    小刘瞥钱多一眼,不满的说:“瞧你吓的,我就是让你装个样子,你以为我真喜欢你啊,我怎么也是大学毕业,你才什么文化。”
    钱多更不明白了。
    小刘愤愤的说:“那个王八蛋是我大学同学,毕业那年我们一起分进机关的,还约好过个一年后结婚,但机关里面太能挤兑人了,我一赌气就走了,谁知道工作不好找,从那时候起,我就觉着他对我不冷不热的,大概是觉着我配不上他了,见面就吵架,现在还没分手呢,他就开始找别的女人了,我咽不下这口气,下个月有同学会,我不能让他看扁了我。”
    钱多越发觉着女人是种神秘的生物。
    小刘从那时候起算是盯上他了,吓的钱多直说:“大姐大姐,我真不行,我就一个初中文化。”
    小刘拨开钱多额前的刘海说:“我周围划拉划拉也就你长的还能唬点人,你真忍心看我被那个王八蛋欺负。”
    钱多左右是拧不过小刘了,小刘还在下班的时候拉着钱多去商店买衣服,小刘说给钱多掏钱,但钱多哪好意思让小刘破费啊,就把张宁给自己的钱都拿出来了,渴着劲的跟小刘买了两套好衣服。
    小刘最近港台片看多了,非要钱多试件风衣,结果钱多穿上后,就跟小孩偷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