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19
    大人衣服一样,小刘捏着钱多的小脸说:“你也太瘦了点吧。”
    最后选的浅粉丝衬衫,深蓝色西装。
    钱多原本就长的白净,头发也理了理,穿好衣服站在镜前,看的小刘两眼都有点发直。
    钱多不好意思的低头说:“是不是哪不合适?
    小刘走上过去,用力拍了拍钱多的后背,“背挺直点,多帅一小伙,我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呢。”
    钱多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小刘赶紧移开视线。
    回去的路上,小刘边走边训练钱多怎么走路怎么,怎么跟人握手。
    钱多学的挺仔细的。
    小刘说:“你这个人平时总窝着背,看上去就跟个二流子似的,现在一打扮还真不难看。你怎么就不知道修饰修饰自己,哪有你这么邋遢的。”
    钱多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他小时候不是这样的,上初中那时候,还有女同学给他书桌里塞纸条,可自从喜欢上男的后,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的,他又故意跟人对着干,就越来越不着人待见了。
    小刘发现钱多学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钱多人猛的看上去很斯文,熟悉的人自然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但刚认识的,看他那个沉默忧郁的样子,还真挺唬人的。
    小刘就教导钱多,让他在同学会上尽量少说话,钱多答应的挺好的。
    小刘还非要送钱多回家,钱多那个不适应,他说:“不该是男的送女的吗?”
    小刘翻个白眼说:“得了吧,你给我早点回去睡觉,明天可别有黑眼圈什么,我可全指望你这张脸了。”
    钱多到了楼下,小刘有叮嘱了几句才走。
    钱多多少有点感激小刘,这段时间要不是小刘一直闹他,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过,张宁自从上次来过后,就一直没动静,钱多深吸口气,爱咋咋得吧。
    钱多低头往楼道里走,刚拐了个弯,就觉有人拍了他一下,钱多忙回头看。
    张宁站在楼道的阴影里。
    钱多身上穿的新买的衣服,他本来就白,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让张宁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住欲望。
    钱多一下就笑了:“你来了,最近忙是吧,都好几天没见了。”
    钱多边说边往自己房那走,高兴的打开房门。
    刚打开,就被张宁推了进去。
    钱多就觉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冲过来,他被张宁死死压在地上。
    门在进来的瞬间就被关死,钱多想着身上的衣服,嘴里着急的叫道:“小心我的衣服。”
    张宁并不说话,沉默着解钱多的腰带。
    钱多难受的动了下。
    张宁用力扯下钱多的裤子,沾了点吐沫,就插了进去。
    钱多疼的皱住眉头。
    事后,张宁问钱多那个女人是谁,钱多一时没反应过来,回问:“哪个女人?”
    张宁恼怒的盯着钱多的脸。
    钱多这才想起来,忙解释说:“是我同事,让我帮个忙的。”他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张宁脸上阴晴不定的。
    钱多就握住张宁的手说,他对女的没兴趣。
    其实钱多想对张宁说的是,他只喜欢张宁一个,可钱多不能那么说,说了就不是炮友了,他只能抱着张宁的手,用力贴近自己的心口。
    第 33 章
    小刘再看钱多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冷着脸说:“昨天才新买的衣服,一晚就皱成这样了……”
    钱多歉意的低了头。
    小刘撇嘴说:“你这个人啊,真是狗屎上不了台面。”
    话是这么说,可到了同学会上,效果却出奇的好。
    钱多话很少,一直都在微笑,有好吃的菜就帮小刘夹,钱多去前就想好了,把对待张宁的那股劲暂时用到小刘身上。
    就是有个女的跟钱多聊天时说:“素琴这个人真有福,找了你这个又帅又体贴的男朋友。”
    钱多一时没反应过来,差点就露了馅,愣了几秒才想起来,小刘全名就叫刘素琴。
    幸好对方没怎么注意,算是蒙过去了,小刘回家的路上很开心,站在楼下的时候,开玩笑说:“我说钱多,那么多人都说咱俩挺配的,不如咱们就凑合凑合得了。”
    钱多愣了住,看着小刘,不知道说什么。
    小刘尴尬的转过脸去说:“你还当真了,我开玩笑呢,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钱多一刻没闲的想着这两天的事。
    张宁那天晚上对他说了好多话,钱多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就隐约记得张宁反复对他说,会尽力对他好的。钱多不知道张宁为什么要那么说,张宁还叮嘱了他好几次,希望钱多不要找别人。
    张宁说话的时候,好像多年的沧桑都挂在了脸上。
    钱多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钱多再去上班的时候,小刘找到他,把他拉到一边偷偷的说:“钱多,我听说蓝要钱最近要买个货车,你快抓紧时间练车吧,练好了车就归你开了。”
    钱多为难的说:“我连摸都没摸过怎么练啊?”
    小刘着急的说:”傻啊,你不会找驾校啊?!”
    果然上午小刘说完,下午蓝老板就开会专门说了这个事,钱多跟新来的那个人,按小刘私下说法是,只能留一个,看你们谁学的快了。
    那个新来的,都四十大几了,小刘偷着对钱多说:“你反应肯定比他快,你赶紧学了本,以后就不用辛苦骑车送货了。”
    钱多倒想呢,他一学车算知道啥叫笨的要不得了,油门刹车,他用了一天都分不出来,弄的教练都老郁闷老郁闷的。
    回家的时候,张宁已经来了,自从上次让张宁在门口等过后,钱多就多配了把钥匙给他。
    张宁在厨房正做着饭呢,看见钱多进来,随口说:“茶几上的东西是给你的。”
    钱多好奇的走到茶几那,低头看了看,有个巴掌大的东西,拿到手里,黑色的小块,还有屏幕,钱多一脸好奇的走到厨房问张宁:“这是什么啊?”
    张宁边把炒锅里的菜抄到盘子里边说:“bp机,你就随身带着,我要过来,就给你发信息。”
    钱多低头摆弄着,张宁看他笨手笨脚的不知道怎么弄,就走过去教他。
    钱多挺新鲜的,吃饭的时候还低头摆弄个不停。
    张宁忙着给他夹菜,催他快吃。
    吃过饭,洗完澡,钱多边擦头发边跳到床上,靠着张宁。
    张宁半躺在床上,低头看着腿上放着的那叠资料。
    钱多伸脖子看了几眼,看不懂,问张宁:“你这看的什么呀?”
    张宁把东西合上说:“说了你也听不懂,先干活吧。”
    钱多哦了声,趴下来,张嘴就要给张宁扣交。
    张宁捏着钱多的下巴,让钱多先等等,他双手托着钱多的脸,亲着钱多的嘴唇,把舌头都伸进去的搅和着。
    张宁做的时候很温柔,进去前还问钱多有没有不舒服。
    睡觉的时候,钱多跟张宁随意说了下自己最近的情况,他们现在两三天才见一面,就是先吃饭,然后干那个,第二天起来,穿上衣服,就跟不认识一样的走出去,分道扬镳。
    钱多抱怨说自己太笨了,眼看着一起报名的都学的挺好的,他就怎么都学不出来。
    张宁恩了声,对钱多说:“周日有空吗?有空我教你好好练一天。”
    钱多啊了声,张宁似笑非笑的说:“你不是一直想坐我那车吗?”
    钱多笑了,点头说恩。
    星期天的时候,张宁就把车开出来,接着钱多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练车。
    张宁车开的很稳,跟他的人一样。
    钱多平衡性不行,手脚用不到一块去,张宁都教出汗了。
    这个钱多还真不是一点半点的笨。
    张宁心里叹气,嘴上说:“男的像你这样的可不多,女的都比你学的快。”
    钱多练累了,肩膀都有点木,转身从后排拿过包来,掏出俩面包,一个给张宁一个给自己。
    结果张宁的面包是最下边的,被香肠给压扁了。
    里面奶油都挤出来,贴在塑料袋上。
    钱多一看赶紧说:“你吃我这个吧,我这个是椰蓉的。”
    张宁就拿着塑料袋子,把奶油用手指沾着吃,吃的一嘴都是。
    钱多闷笑着。
    张宁看他一眼说:“你笑什么?”
    钱多说:“看你吃的。”
    张宁笑了,摸了摸钱多的脸,给钱多摸的黏乎乎的。
    吃了点面包,又休息了会儿,张宁接着教钱多怎么开车。
    忙了一天,下午天蒙蒙黑的时候,张宁才把车开回去。
    钱多问张宁要不要去他家,张宁想了下说,“太累了。”
    张宁最后还是跟钱多回了家。
    那天就随便吃了点东西,看了会电视,练了一天的车,俩人都没什么心情做,就脱了衣服,靠在一起聊天。
    钱多想着这样挺好的,谁也不用管谁,就这么待一天是一天吧。
    第 34 章
    钱多的车是学出来了,蓝老板让另一个送货的干到月底就走。
    小刘找到钱多,恭喜他能开上小货车,但钱多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小刘不理解的说:“人又不是你挤兑走的,你难受个什么劲?”
    钱多低头说:“我那几天胃不舒服,都是他帮我送的货,这人挺好,拖家带口的,这一没了工作,压力肯定不小。”
    小刘斜眼看着钱多,拿话呛他,“你要心疼,就把机会让给他啊,这就是社会,你傻是怎么的?”
    钱多心里闷闷的,不吭声了。
    再见着张宁的时候,钱多就牢骚了几句,张宁觉着钱多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一点脑子没有。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张宁最近的烦心事也不少,他爹娘来电话,想让他给家里盖个二层小楼。
    张宁是一个头两个大,工商税务消防哪个不得伺候,有事没事的还把七大姑八大姨的往他公司里塞,不给帮忙还不行。
    终于熬到了年关,张宁跟钱多围着茶几吃饭,张宁告诉钱多,过年的时候他得回老家一趟。
    钱多点头说,他也好久没回去了,也不知道他妈那怎么样。
    张宁叮嘱钱多,让他千万别小心说话,别把俩人的事露出去。
    钱多点头说:你放心吧,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害你。
    这么多年了,头一次两个人没一起过年。
    钱多多少有点失落。
    小刘是外地的家,公司放假那天,小刘非拉着钱多,让钱多送她去车站,说什么车站人多,她一个人拿不动行礼。
    钱多就帮着小刘提着行礼,一路送到火车上。
    小刘上车后,小声问钱多放假的这几天会不会想她。
    问的钱多一愣,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钱多这么多年了,头一次回家,他放假后无所事事的晃荡了几天,不是不想家里,是实在有点怕,当年的那个臭名声,让他一想起来就有点心里堵的慌。
    以前的钱多天不怕地不怕,活的那叫个自由自在风声水起,现在长大了才知道,这个世上不是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不是你不想伤害别人就能不伤害别人。
    钱多去了那个同事家里,那个人还没找到工作呢,钱多给买了点年货,小刘跟张宁都说了,这个就是现实,这个就是社会。
    张宁还笑话他长不大,钱多不知道长大是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就是这么活着的。
    年根到了,再不回家就晚了,钱多收拾了收拾东西,买了礼物车票就走了。
    大年三十的火车上人特别的少,里面空的都可以跑步。
    钱多把腿翘在对面的座位上休息,迷迷糊糊的,车就到站了。
    钱多到了外面,感觉很陌生,他们这个县城变化的可够快的。
    钱多提了行礼到车站外,打了个车直奔他妈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