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21
    :“你真是土冒。”非让钱多当下穿了给他看。
    钱多就脱了衣服穿上,纯棉的料子,穿在身上倒是真舒服,袋子里商场的小票,钱多也掏出来看了眼,比他半个月工资都高。
    钱多笑了下,也没说什么,就把小票放茶几上,走到张宁身边亲可他一下。
    俩人很久没有爽过了。
    干完事後,张宁让钱多枕着自己,好边摸着钱多的头发边聊天,张宁说他爹给他打电话来了,非让他那个二姐夫过来。
    钱多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是张宁的家务事,他插不上嘴。
    其实钱多最近也有烦心事,他们公司的小刘对他比以前好了不少,一到中午就找他就伴吃饭。
    钱多怎么想怎么不是个味,还暗示过小刘几次,小刘每次都笑呵呵的说:“你不没女朋友吗?等你有了女朋友我再让位。”
    虽是开玩笑的话,也说的钱多心里不舒服。
    钱多这个话却不能给张宁说,说了怎么算呢?钱多就只能给李凯说。
    李凯其实早来了,钱多一直没敢给张宁提。
    张宁一听说那个李凯是进过监狱的,就特不高兴的警告钱多,让他别跟这些下九流的人混。
    钱多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凯的事钱多是能瞒就满了。
    其实李凯那人就是小时候混了点,但人本性不坏,从不占人便宜。来的那天本来钱多要请吃饭的,结果结帐的时候李凯一把把钱多揪到一边去,自己把帐给结了。
    李凯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对朋友讲义气,不管自己兜里有没有钱,都是个穷大方的主。
    钱多房租垫的三百块钱,李凯一分没少的还给了钱多。
    钱多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就把bp机号也告诉李凯了。
    李凯是高中文化,工作也不好找,字哦后找了个酒店看车的工作。
    一般都是钱多去找李凯,李凯也说过有时间找去钱多那热闹热闹,钱多每次都是笑呵呵给打个岔过去了。
    张宁抱怨了没几天他那个二姐夫就真来了、
    他那二姐夫实在没什么本事,最后没办法了。张宁给安排了个仓库管理员。
    谁知道就这么个活也给干砸了。
    张宁就没那么生气过,他给钱多说,那缺德玩意背着他拿货,一个礼拜就偷了他三台机子。
    钱多都听着新鲜,嘴里说:“就算你姐夫胆子再大,也不能一下抱走三台啊,坑顶是管理上有漏洞。”
    张宁气的在床上咬了钱多的耳朵。
    钱多直往後躲。
    张宁说:“你躲什么?”边说边咯吱钱多。
    钱多一边笑一边躲,一个没留神就滚到了床下。
    张宁压着钱多,看着钱多的眉眼,他看过不知多少遍了,可还是想看,他亲着钱多的眉眼。一路吻了下去,含住钱多的东西。
    钱多整个人都僵了,这是张宁第一次给他玩这个,钱多呻吟了声,没几下就射了,弄了张宁一嘴,张宁这个恶心,站起来就往水管那跑,忙着漱口。
    钱多低头走进厕所里,小声说:“对不起啊.”心里那个后悔啊,他盼多少年了,张宁终于肯给他吹喇叭了,闹这么一出,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啊....
    低头漱口的张宁抬起头来坏笑着看了眼钱多,调侃着:“你也太快可点吧?”
    钱多脸更红了,靠着门框,学电视里女的撒娇的样,嗲着声:“人家不是第一次嘛?”
    张宁笑着踢钱多小腿一下说:“你就装吧你。”
    钱多笑着扑到张宁身上,又啃又咬。
    张宁很是下了番精力搞公司章程,半夜三更都会起来,披着衣服写写画画的,可给钱多折腾惨了。
    钱多半夜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求张宁:“你要有工作就别过来我这了,我明天还得大早起来上班呢。”
    张宁每次听了都会使坏的捏钱多的鼻子,捏的钱多呼不出来气,憋醒了,张宁才松手。
    张宁要遇到理不清的地方,就会找钱多商量,问钱多,弄的钱多唉声叹气的:“我说咱能不能别总假象我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弄的我都象犯罪分子了。”
    张宁现在是越住越习惯,渐渐钱多的那房子是越来越窄了。
    什么衣服啊裤子鞋的,偏偏还都是牌子货,死贵死贵的,钱多没办法又挤着空间买了个柜子,专门给张宁用。
    怎么最近心情也不是太好,他总算把二姐夫给送回去了,本来想给他爹说前因后果的,但看在他二姐的面子上就什么都没说,最后被他二姐夫倒打一耙说他在城里变白眼狼了。
    张宁开始也生气,后开想开了,该给家里寄的钱一份不少,可再也不许别人在他面前指手画脚的。
    张宁的心也变得不是一般的大,钱多就注意到张宁总看些他不懂的东西,那个大哥大也响的勤了。
    钱多尽量不问张宁公司的事,钱多有钱多的想法,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角色,张宁的生活是张宁的,在这个屋子怎么好怎么疯都行,但只要出去就跟陌生人一样,言多必失,钱多能不解除张宁的世界就不接触。
    可钱多还是隐约听到不少,小刘是销售部的,消息灵通,光在她那就听见过几次。
    每次吃饭小刘都给钱多说好多话,还总给钱多带点亲手做的炒菜什么的。
    小刘在吃饭的时候对钱多说:“蓝要钱最近在攻多宁的业务呢,要能攻下来可有你忙的了,那可是条大鱼,”
    钱多一下紧张起来,知道小刘说着玩的,可还是心虚。
    小刘是个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那个多宁老总听说也就咱们这个岁数,还是农村来的,对了,你也是农村来的吧?你瞧瞧人家那出息,咱们是骑着八匹马都赶不上。”
    钱多听着小刘夸张宁心里高兴。
    小刘压低声音说:“不过估计蓝要钱捞不上这条鱼,人多宁一直跟顺天合作,顺天的后天可是税务局那头的。
    钱多正听着就觉着腰里的bp机振动了下,李凯也有半个月没见了,钱多就先给李凯回了个电话,约好了吃饭的地方,钱多又给张宁拨了个电话,撒谎说晚上老板请客。
    张宁不高兴的会所:”请什么客?别吃了,晚上回来咱俩一起吃吧。”
    钱多装着为难的样子说:“真没办法,老板请的,不能不给面子、”
    张宁带着气把电话给挂了。
    钱多忽然就有点后悔答应李凯了。
    结果还没到下班时候李凯就来了,领着钱多进了家上档次的饭店,点菜的时候,就跟不过了一样,有鱼有肉的玩命点。
    钱多一个劲的拦住,给服务员说差不多了,把那个鲑鱼换成土豆丝吧。
    李凯不高兴的说:“吃不起是怎么着?今天可是你生日。我好意思让你光吃土豆丝啊?”
    钱多就是一愣,李凯又趁机点了俩菜,叮嘱服务员把菜上的快点。
    钱多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今天我生日?”
    李凯说:“你忘了?上次聊天你说你比我大,咱俩不比来这么,你告诉我的。”
    钱多这才想起来今天果然是他生日,他忙的自己都忘了,没想到李凯还记得,钱多有点感动的说:“没想到你一下就记住了、”
    李凯给钱多倒满了酒说:“能不记得吗?我现在可就你一个朋友了。”
    钱多感触的拿起杯子说:“下次你过生日我也这么给你过。”
    菜果然是点多了,结完帐,钱多让服务员给打个包,让李凯带走。
    其中一份糖醋丸子是钱多喜欢吃的,李凯单独给了钱多。
    钱多也没多客气就要了。
    钱多给吃撑着了,上楼的时候还在大饱嗝,又多喝了点酒走了都有点飘,模模糊糊的掏钥匙打开门,就看见张宁在电视前看节目呢。
    钱多一边走进去一边关门说:“你吃了吗?”
    张宁没答话。钱多也没在意,走到茶几边把丸子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脱衣服,准备换上睡衣。
    张宁突然就问他:“你跟谁出去吃的?”
    钱多被问愣了,心里一紧说:“我们老板请的啊。你问这个干嘛?”
    张宁眼珠都红了:“你他妈再说一遍?”
    这一吼钱多酒全醒了,钱多才觉出来不对来,难道张宁看到了?
    钱多看着脸都要变形的张宁,知道满是瞒不住了,只好实话实说,“我跟李凯出去吃的,怕你多心才没告诉你。”
    张宁一听那俩字就劈头盖脸的喊起来:“你知道我多心你还跟她出去吃?你现在够厉害了,外面有朋友了?你看你找的那个人,一个破劳改犯....”
    钱多不高兴的说:“人就不能犯点错误啊?那人不错,你别这么说他。”
    张宁冷冷的看着钱多。
    钱多被他看的心情恶劣起来,用力扯下裤子,“你别这样,我就怕你想不开,使小性子我才没敢告诉你,其实今天是我生日,他请我吃饭,还让我把丸子打包回来....”
    张宁没有再听下去,他站起来从厨房拎出一个盒子。
    钱多一看那盒子就有点慌了,那是生日蛋糕的盒子,他从前给张宁买过
    张宁提着盒子看也不看钱多径直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一甩胳膊整个盒子就下去了。
    37
    钱多就听楼下响了一声,他忙跑窗户钱探头往下看,好家伙,蛋糕整砸一三轮车里。
    钱多没少见楼里一老头骑着个三轮车出去玩,钱多什么话都没说,就从厕所拿了卷卫生纸下去了。
    张宁站在窗户边,看着钱多在口下低头给人收拾车子。
    蛋糕正扣三轮车边儿,钱多弄了一手奶油,好不容易弄好了,把那些东西一古脑都扔楼口的垃圾桶里,钱多才上来。
    张宁还一动不动的占在窗边。
    钱多本来不想说话,洗完手出来後,发现张宁还是那个姿势。
    这么多年立刻,钱多还不了解张宁,钱多不得不走过去主动说:“别生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明天再买个蛋糕咱补过还不行嘛。”
    张宁没有看钱多。
    钱多看窗户还开着不呢,就要伸胳膊关窗户,被张宁一把揪住抱着。
    现在都十一点了,钱多有点累
    张宁瘦顺着摸到钱多的腰带那,想解钱多裤子。
    钱多忙挣脱开,转身把窗户关上,回头对张宁说,“今儿算了吧,都十一点了。”
    钱多一般能顺着就顺着,今天实在是太累了,钱多也没多想,就去铺床了,还没铺完就听见门砰的一声,张宁已经走了。
    钱多呆了下,走到茶几那,把盛丸子的塑料袋提起来放到冰箱里。
    钱多琢磨着明天早起,把剩馒头热热,再就着糖醋丸子吃应该不错。
    那一晚钱多睡的不是很踏实,这段时间张宁一直在他这住,钱多养成往墙里靠的习惯了,钱多转了个身叹口气,让自己努力睡着。
    从那以后张宁就没再来过,钱多不是不想,可他跟张宁说好的,绝对不主动联系张宁,钱多没事就摆弄bp机玩,无精打采的小刘都瞧出来了,问钱多是怎么了,钱多摇头说没什么。
    小刘不高兴的说:“你这个人看着老实,居然也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下班时候小刘跟钱多一起下的楼。到了楼下推自行车的时候小刘找了两趟都没找着车,钱多把车都推出来了她还在找呢
    小刘这才不得不意识到她那车让人给偷了。
    钱多就安慰她,顺道骑车稍她回家,结果小刘让钱多到一个成教学校去。
    钱多奇怪的说:“ 你不是回家啊?”
    小刘笑了:“我在学英语呢,你以为我甘心一辈子就那样啊,我早学了半年了。”
    钱多哦了声说:“下班就去上到几点啊?”
    小刘说:“上到八点半,道家都九点了,对了,说起来你才初中毕业,怎么不想着学点东西啊?”
    钱多无所谓的说:“反正我也就这样了。”
    小刘撇嘴说:“你一个男的,就想一辈子这么着,也大没出息点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