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23
    钱多想到这个的时候居然没有疼的感觉,他把窗户打开,看着外面黑色的天,他无法抑制的想着张宁,张宁就好像涨在他肉里一样,就算是跟刺也连在肉里了
    可现在的钱多比任何时候都明白,他跟张宁再也没有可能了,张宁一天跟一天不一样了,电视里还多张宁的广告,报纸上也经常有大篇幅的促销
    张宁忙过了暑假的促销才来找钱多
    钱多开门看见在张宁的一瞬间有点吃惊,他放适应了没有张宁的日子
    张宁见钱多进来就主动说:“最近搞促销没累死我。”
    钱多哦了声“那你多注意点”仔细看看张宁:“你好像瘦了”
    张宁买了不少菜,都提前摆好了等钱多回来
    钱多一回来就招呼钱多吃
    张宁吃饭的时候主动给钱多夹了菜,还问钱多最近有什么想要的没有
    钱多没说什么想要的,就觉得这么挺好的
    张宁听着不是滋味,他有很多话想对钱多说,但钱多现在听他说话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关注
    张宁告诉钱多他父母最近可能过来,而且他三个姐姐都结婚了,他爹想让人啊也尽快找个老婆
    钱多沉默着吃着,他什么都没有想,他甚至都没觉着心疼
    钱多终于停下筷子,抬头看着张宁说:“咱们就这样吧。那个李凯,你见过的.....我不说过嘛,等我也了朋友我就能走出去,我觉得我能走出去了,你看我现在说这个,一点难受的意思都没有,就好像过去了似的,我也不那么死心眼了。”
    张宁没有任何表情的看这钱多
    钱多继续说着:“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以后咱们还是朋友,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就找我.....你这个人哪都好,就是太要强了。”
    张宁走了后,钱多留在房子里收拾东西,他看着张宁带来的菜发呆,这些都是他喜欢吃的,他没有想到张宁还都记得。
    那么剩菜钱多没舍得扔,他收拾了放在冰箱里,准备明天接着吃。
    闲下来后,钱多就开始收拾房间,换床单枕套,东西团在一起放在洗衣机里搅。
    然后钱多就坐在沙发上发呆。
    第 39 章
    张宁很忙,他发现工作上还有那么多事要去做,处理不完的事堆积在一起,他每天都在忙碌。
    终于忙完了,拖着疲倦的身体,张宁回到自己的家里,冷气开的很足,他的房间很舒服,可偏偏少了温度
    张宁住了没几天就全国各地的跑,分店一家一家的开,各种关系各种问题都要解决,张宁没空想别的。他知道自己瘦了,他的胃病又犯了,有次半夜胃痛的厉害,他去医院挂急诊,输了一晚上的液,第二天手背还青紫着就要飞到另一个城市。
    张宁有那么几次在梦里梦到了钱多,真实到以为一睁开眼就能看见钱多。
    钱多从那后一次电话也没给他打过,之前也是这样的,张宁知道只要他去找钱多,钱多依旧会在那里,钱多永远都不会离开。
    张宁却不想去找了,他不想每次都是他主动去找钱多。
    这是一场分清胜负的战斗,张宁不想让钱多发现他的弱点,他从不会让事情失控。
    钱多也很忙,每天上班吃过饭后,就开始学东西。<
    小刘看见重新上进的钱多高兴坏了,还主动请钱多吃饭
    小刘劝钱多学英语专业,说那个很有用,将来能挣大钱,进外企。
    钱多无所谓的说:“慢慢来吧,我底子太弱,先把字认全再说。”
    小刘撇嘴说:“你啊,多打算点,不然小心以后没女的嫁你。”
    钱多夹着菜的手顿了下,眼没看小刘,无所谓的说:“那没关系,我反正喜欢男的。”
    小刘一口菜没咽下去,嘴巴半张着,楞在那。
    钱多这才抬头看向她。
    小刘没吃完饭就走了。
    钱多只好把吃不完的菜打包。
    第二天上午小刘请假没来,下午来的时候,钱多刚好送货回来,钱多看见她,就走过去主动打招呼,小刘的脸色怪怪的也不说话。
    直到下班,小刘才找到钱多。
    小刘说:“你是不是故意说那个,让我死心?”
    钱多望着小刘说:“不是。”
    小刘想哭又不想哭的表情让钱多内疚。
    钱多依旧每天忙碌个不停。
    某天终于接到张宁的电话,张宁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钱多就叮嘱他,让他多保重。
    张宁最后告诉钱多,他不相信钱多会喜欢别人。
    钱多也不知道那个算不算喜欢,但他跟李凯很合的来,李凯后来问过他,是不是还和那个朋友联系着
    钱多觉着上次李凯来他家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
    钱多摇头说:“都过去了。”之后是长长的一声叹气。
    李凯什么都没说,钱多也不想说,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
    李凯和钱多偶尔会一起出去喝个酒,夏天的大排档不少,啤酒凉菜,吹着夜风,可以聊一整个晚上。
    钱多的话却越来越少。
    张宁也来找过他,有次钱多跟李凯吃过晚饭,回家的时候,看见张宁坐在自己房里。
    钱多忽然就很想哭。
    可钱多最后还是平静的走过去,对张宁笑了下,像招待一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张宁那天给钱多带了好多特产,各地的都有,每到一个地方,张宁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到处逛,逛到一个地方就会想,也许有什么可以给钱多买,张宁想到那些的时候就会忽然很期待。
    张宁掏出一个茶壶,样子很古朴,张宁给钱多介绍说:“这是宜兴紫砂壶,好东西……还有这是我给你买的表,进口货,来戴戴看。”
    张宁说完就要拉钱多的胳膊。
    钱多本能的挣脱开。
    张宁不再说话了,整个房间忽然安静下来,连空气都是凝固的。
    钱多低着头,呆愣了半天,才终于开口说:“张宁,谢谢你给我买的东西,但我连茶叶都没有,你给我,我也使不出好来,纯糟蹋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张宁很快接口说:“我可以教你,茶叶我下次买给你。”
    钱多摇摇头说:“不是那个问题,咱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你现在那么有钱,用什么都没人说,可这些东西要是我用,指不定被人怎么说呢,我就不是该用这些东西的人。”
    张宁说不出话来,很多对他来说很简单的事,对钱多却已经越来越遥远,张宁不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缝隙。
    钱多还是跟张宁聊了起来,聊最近自己在干的活,做的事,学的东西,钱多说他在学高中的东西,以前光混了,现在要拾起来才知道很难。
    张宁忍不住想起高中时的事,钱多总喜欢跟着他,张宁受不住的别过头去。
    钱多自言自语的说:“我最近才知道我们这种人挺多的,李凯说他知道聚会的地方,那个地方早就不在那个小树林了,他说有空带我去开开眼,没准能多认识几个朋友。”
    钱多又说:“李凯说了,我们这样的人,好多最后都会结婚,也就那样了……可我没想过结婚,我们那有个小姑娘人挺好的,对我好像还有那个意思,我就总觉着不能耽误人家姑娘,可现在话说开了,每天见面又总是尴尬……”
    钱多叹了口气,看向张宁。
    张宁没有看他,钱多站起来,要到厨房去烧水,水刚做上,张宁也跟到厨房来,他想抱住钱多。
    钱多回头看着张宁,那眼神让张宁刺痛了下。
    钱多努力给了他一个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张宁,咱们这么多年了,算我自作多情吧,可我就一直觉着你喜欢我,张宁,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张宁怕了。张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钱多算是跟张宁成为了朋友,钱多那天晚上虽然也没睡好,但第二天起来还是挺高兴的,他基本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自己想跟张宁和好的念头。
    但上班的事却越来越麻烦起来,以前那么要好的两个人忽然连话都不说了,同事们有关系不错的,就偷偷给钱多说:“你们俩怎么了?”
    闹的钱多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在走廊遇到,小刘都会迅速的扭过脸去,钱多最后把这个给李凯说了。
    李凯说何苦呢,如果尴尬就别干了。
    钱多觉着也是,就找了蓝老板谈辞职的事,蓝老板很不想让他辞职,奈何钱多觉着再这么下去已经没意思了。
    倒是小刘知道钱多要走的时候,眼圈给红了,小刘主动开口说:“你干的好好的干嘛走啊?要是这样,还不如我走呢……”
    钱多忙解释说:“是我一个朋友,他们那缺人,那工资可比这挣的多多了,我不是想多赚点吗?”
    钱多说完,就自认为很爷们的大跨步走了。
    结果李凯看见钱多,扑哧给笑出来,调侃他说:“你从哪学的,卓别林啊,还一拐一拐的。”
    把钱多说了个大红脸。  李凯他们那个酒店规模很大,看车的就有四五个,前段时间走了一个,李凯让钱多过来,钱多人看着也挺机灵,一面试就通过了。
    钱多就跟李凯一起彪着干活。
    日子过的不紧不慢的,休息的时间,别人都打牌,唯独钱多低头看书,有的同事就开他玩笑,钱多也就跟着笑下,什么也不说。
    李凯就总帮衬着,赶上活儿不多的时候,还让钱多找没人地方偷着学。 李凯说钱多比自己有出息,心里有个奔头,他是纯粹混黑等死的人。
    钱多说,他是怕的,他光让人看不起了,现在就想学点东西让人高看点,别的他也没指望。
    但哪那么简单,学了好几个月也没考上成教,钱多还得再忙活一年。
    天也冷起来了,钱多穿着军大衣站在酒店门口,有车过来,就打手势,让那些车停好,看着别碰了别磕了的。
    中间张宁又找过他两次,就说想看看他过的好不好,钱多是越来越适应了,他发现只要不想感情的事,他见着张宁就挺好的,就跟他跟李凯似的,喜欢了开点玩笑,不喜欢了就随便聊点。
    反正张宁来的时候还会顺道带点好吃的,东西钱多是不敢要,张宁现在一天比一天厉害,都成他们这神话了,钱多生怕拿出事来。
    钱多在酒店也混了段时间了,看着暴发户们那个横里巴几的劲头,钱多也能隐约猜到张宁对外是个什么德行。
    有那么一天,天特冷。  钱多冻的直跺脚,李凯感冒也没来,钱多就一个人看着两个人的位置,大冷天车一点没少,钱多强打着精神,老远就看见一四个圈的开过来,钱多忙给打手势,让往左停,然后就小跑着跟过去,开车门,等着拿小费。
    车门开了,里面的人却没有马上出来,钱多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
    一看见那人,钱多就有点不是滋味,张宁西装革履的坐在里面。
    钱多此时右手开车门,左手护在车顶那,想往回收已经晚了。
    张宁慢慢的才下了车。 车里除了张宁还有个女的,钱多没敢看。
    张宁就进去了,也没给小费。 钱多觉着自己白现殷勤了。
    第 40 章
    张宁那顿饭吃的时间不短,出来后钱多还在看车呢。
    张宁转方向盘时,就看见钱多在车屁后用力的打着手势,莫名的就是心里一酸,但他身边有人,也不能表现出来。
    张宁只好安静的开车离开。
    钱多也就尴尬了那么一下就想开了,等张宁再出来的时候,他除了没敢抬头,别的做的都挺好的,也没显出什么不自在来。
    他们工作的地方有规定,上班的时候不能戴手套,钱多看张宁的车已经倒出来了,就把手缩在袖子里,站在地上跺脚,直到张宁的车远去,也没看抬头再看一眼。
    一直忙到客人都走了,钱多才下班。
    回到家钱多一开门就看见了张宁,俩人话是说开了,可钱多一直没好意思管张宁要钥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