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25
    住了哭声,这么多年了,他第一次觉着后悔,整个人都疼的说不出话来,最后钱多终于能说话了,他失望至极的说:“我一直觉着你人挺好的,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没觉着后悔……可现在我算看明白了,你他妈就是个没种的混蛋,我算是瞎眼了,跟你好了这么多年……”
    钱多边说边用力擦眼泪,擦好了眼泪就站起来,腿蹲的有点麻,身子不由晃了下。
    张宁想扶他,被钱多厌恶的躲开。
    钱多看着张宁,警告着:“张宁,我今天把话放这,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敢动李凯,要再敢找我麻烦,我他妈豁出去了,我找你公司去,老子大不了赔上一条命,咱们看看到底谁怕谁?!”
    张宁想抱住钱多,让他冷静点。可钱多一把推开他,推上自行车就要走。
    张宁扯住钱多的后车座不撒手。
    钱多急了,回身用拳头凿他。
    张宁始终没有动。
    钱多懊恼的停在那。
    张宁终于抱住了钱多,眼圈也跟着红了,他说:“钱多,咱们别闹了好不好,我最近想了好多……钱多,我还买了别墅,那人少……我想好好装修装修,咱们就住进去,那个地方比你的小屋子好多了,冬天也没那么冷……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钱多……
    钱多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他忽然明白了张宁之前对他的感觉,原来自己曾经这么的惹人厌过。
    第 42 章
    钱多从那天起就看不得多宁的广告,每次看见都憋气,又赶上回家的路上有那么几个广告牌,可把他给恶心坏了,钱多每每想起来都恨不得上去踹几脚,另一方面钱多又对李凯被打的事内疚,就天天跑李凯家给他送吃的送喝的,也不知道是跑的勤了还是做了什么让人疑心的事,李凯那个朋友,外号桩子的就有男看不过去了。
    桩子是开饭馆的,平时喜欢玩摇滚打个鼓什么的,人脉广心眼多,明着不说,暗里想办法。 没过几天就跟钱多也成朋友了,一口一个钱兄弟的叫,非要给钱多介绍个朋友。
    钱多算开眼了,桩子是啥人都认识啊,三天两头的,就来次刺激的,什么有老婆孩子的,拍着腿给钱多说,女人就得找事少的,这样咱们爷们才能出来混,钱多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私下找桩子说他恶心这样的,谈朋友是一辈子的事,他不想凑合。
    桩子说那简单啊,又给钱多找了个纯的。
    钱多去的时候,还特意收拾了收拾。
    结果老远就看见一画眼影的麻杆站在路灯下,捏了个兰花指,钱多浑身就是一颤,那人看见钱多,就直着走过来,小声问:“去你哪还是去我哪?”
    钱多说:“什么啊?”  那人白钱多一眼,不耐烦的说:“操,你带种没有,见面不就为脱裤子干事啊。”
    钱多紧张的说:“这不好吧,也没怎么了解了解就干啊。”
    那人噗哧笑了,“了解啥啊,一脱裤子不就啥都了解了。”
    钱多怎么听怎么别扭,回了一句:“我不是那样的人。”扭头就走了。
    桩子第二天看见钱多就说:“你昨天甩什么脸子,你知道我给你介绍的是谁嘛,花六子可是咱们这带又号的名人,多少人上赶着都不带搭理的,你知道他这是给我多大的面子嘛?”
    钱多叹气说:“反正你别管我了。”
    桩子生气的说:“算了,算了,我再给你介绍个好的吧,有个人我看着不错,都没帮你搭好桥了,一会人就来。
    钱多是啥想法都没了,无所谓的等着,结果人一来,钱多就有男心动,外表虽然看着一般,但人周正,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还挺是那么回事的。
    桩子让钱多先别动,他过去跟那人说了两句,才把人带来,桩子给互相介绍说:“这是王涛,这是钱多。”
    王涛中等个子,长的一般人,但笑起来挺和气的,钱多忙站起来说:“你好。” 桩子介绍完,就躲出去了。
    钱多跟王涛在雅间里坐着,一会桩子亲自给上的菜,桩子说这顿算他的,让他俩敞开了吃,不吃撑着了就是看不起他。
    钱多也不记得究竟跟这个王涛谈了什么,就记得王涛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嘘寒问暖的,让钱多感动的不行。
    钱多就跟这王涛正式谈起朋友来,钱多告诉王涛,他喜欢过个人,喜欢了好多年,结果最后被那人伤的挺惨的,现在他还养伤呢。
    王涛体贴的说:“感情的事就是这样,谁认真谁吃亏。”还说他对钱多印象挺好的,他觉着钱多是个特真特好的人,现在很难见这样的人了,这话让钱多也挺感动的。
    之后王涛接长不短的就请钱多吃个饭什么的,还请钱多泡了次吧,钱多以前从没去过那种高级地方,觉着自己就跟刚进城那会儿似的,啥也不懂,王涛给他男的酒看着好看的,就是喝到嘴里特辣,钱多喝的晕搭搭的跟王涛在街上走。
    王涛说他今年三十一了,这么多年一直想找个过一辈子的人,但他们这种人太难了,说话的时候王涛想搂着钱多的腰,钱多有男不适应侧身躲开了
    王涛不在意的说,他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钱多这样的人,他觉着他跟钱多是上辈子就注定了的缘分,他会等钱多喜欢上自己的,哪怕是等一辈子都没关系。
    钱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就觉着特温暖。
    上班的时候李凯问钱多感觉怎么样,钱多说,他到现在才知道啥是甜蜜,他以前那就是搭伙过日子。
    李凯调侃着说:“得,掉蜜灌里了,啥肉麻说啥是吧?”
    钱多不好意思的笑笑。
    李凯提醒着:“多留神啊,你这人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钱多不在意的说:“没事,我之前那个是人品不行,王涛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出去吃饭,都他抢着结帐,还给我买了个羽绒服,三百多呢。”
    李凯忙说:“我没说王涛是坏人,我就怕你投入的太多,感情这事,我是看明白了,我就怕你还发傻,上赶着不是买卖,知道不?”
    钱多笑了,“我学不来那个,我要好就真心跟人好,再说一个爷们,整那个不成娘们了?”
    李凯知道钱多就是那么个人,就没再说什么。
    结果没多久,王涛有次吃饭的时候愁眉苦脸的。
    钱多问他怎么了,王涛说他做生意的资金周转不过来,钱多就上赶着说,要是不够,他能给凑男。
    王涛说了个数,钱多有男为难,他手里顶多也就四千多,还是张宁给的分手费。第二天钱多也没多想就找出存折,全取出来给了王涛。
    王涛很感激钱多,还说他生意一做好就还给钱多。
    后来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李凯知道后,怀疑王涛是个骗子,钱多不肯信,桩子也傻了,才说当初是一个朋友给介绍的,联系以前的朋友,又说是另一个朋友给介绍的……
    绕了一圈子,也不知道这人的底细。
    钱多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事后李凯埋怨桩子,说他净干这么没屁眼的事。
    钱多心里也气,但不想因为自己让他俩闹翻了,就跟着劝了两次。
    钱多上班的时候总走神,自己跟自己怄气,结果一个没留神,把手势打错了,开车的人把车屁股嘟墙上,车后灯凹进去块。
    车主下了车就要揍钱多。
    李凯忙给劝下,最后好说歹说赔了两千给私了了。
    钱多实在拿不出来,桩子听后二话没说就出钱垫上了。
    奈何祸不单行,酒店老板不知道怎么给知道了,说什么都要开了钱多。
    李凯帮着说了半天也没用,钱多垂头丧气的收拾了东西就走了。
    桩子那想帮钱多重新找份工作,但问了几家,一听钱多那个学历就摇头。
    钱多自己也找过不少,都是碰壁,好不容易赶上一再就业交流会,钱多也跟着去了,花了五块钱,溜达了一圈,倒真有个招司机的,可钱多一看那公司名字,就赶紧的要绕开。 他刚走两步,就听有人叫他
    钱多回头一看,原来是以前的同事,后来跳多宁去的那个王师傅。
    一聊天,才知道人家现在混的可真不错。
    王师傅眼尖,看见钱多手里的驾驶本后,就说:“你也会开车,几年驾龄啊?”  钱多不好意思的说:“才一年多男。”
    王师傅以前跟钱多关系不错,跳槽的时候还想带钱多一起走的,此时心里就琢磨着,钱多这人实在,干活也老实,招个不认识的,倒不如招个熟的。
    就拉着钱多要他过去看看。
    钱多被拉过去,听王师傅介绍了介绍,原来他们这个是分店,离总公司远着呢。
    钱多犹豫了下,一方面王师傅现在挺上心的,算是主动帮他,再者他也着急想挣钱还桩子,就跟王师傅说定了,明天就去试工。
    钱多回去的路上,越想心里越不是个滋味,他没想到绕了一圈,他又跑到张宁手下干活去了。  张宁自从那次后,就再没找过他,钱多心里发堵,他觉着感情就是个屁,不是坑就是骗,他对谁好,谁他妈就害他。
    钱多一路骑到桩子那,想告诉他们自己找着工作了。  结果钱多一进去,就看见门口那,坐了个特清秀的男的 他知道盯着人看不礼貌,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孩子发现了,就抬头看着他说:“就是你吧,被人骗财骗色的那个倒霉蛋?”
    第 43 章
    钱多气的脸色通红,赶紧的说:“谁被骗色了?你谁啊?”
    男孩笑呵呵的刚要说什么,桩子就从厨房出来了,看见那男孩脸色就是一沉,嚷道:“你怎么还没走啊?”
    男孩丝毫不在意的说:“怎么的,白干我屁眼不给钱,你还轰人是吧?
    钱多吓了一跳,刚要不知道怎么好呢,桩子上去就给了那人一拳,啐道:“你妈的臭嘴,就胡裂裂吧。”
    桩子看钱多一眼,无可奈何的说:“你别听他瞎说,这都是为你欠下的人情债。”
    钱多正纳闷呢,桩子就解释说:“这不是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花六子嘛?”
    钱多看看这孩子,脑子很快浮现出那个画眼影的怪物,就是一愣。
    桩子忙拉了钱多到一边,嘀咕道:“上次为了给你介绍,我答应给他找个人体模特,没想到这小子不着调,我给他找了好几个,他不是这看不上就是那看不上,你说这不诚心我起腻呢嘛?”
    钱多回头看了看那孩子,是带着了股子不招人待见的劲。
    花六子站起来,跟个刚睡醒的猫似的,小步的走过来,一下就靠钱多身上了,边摸钱多的胳膊边说:“对了,上次你撒丫子就跑了,是看不起我吧?”
    钱多慌忙抽胳膊,桩子看不去了,给花六子推搡出去,转头对钱多说:“这孩子越来越没人样了,早半年是个挺好的孩子,怎么现在成这样。”
    钱多也没太当回事,就给桩子说了说自己找到工作的事,桩子挺高兴的,非要拉着他吃饭,钱多不好意思总白吃桩子的,就赶紧走了。
    没想到那孩子还没走呢。 钱多没搭理他,低头忙着开车锁,结果那孩子就自己蹭了过来。
    钱多赶紧骑车要走,那孩子身体灵巧,一下就跳车后座上,跟个小无赖似的摇晃着脑袋。
    钱多扭头不耐烦的说:“你干吗啊?”
    钱多听了就是一愣,把车支住,特正经的说:“你下来,我给你说过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花六子还是那个笑呵呵的样:“少来,都他妈这么说。”
    钱多有点生气,用力推着车子,在下坡的时候,故意不捏闸,颠了那小子屁股一下。
    花六子气的从车上跳下来,盯着钱多说:“你到底看不上我哪啊,你见过我这么牌亮的嘛?我告你,就我这档次的要去大都会怎么也得花一个整数。”
    钱多鄙意的横他一眼,什么都没说,骑车就走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王师傅先带钱多熟悉了下情况,给钱多介绍了各个部门,他们这出货有流程,一个地方都不能错,上班还得穿制服,蓝色的那种,送货的车也是同一型号的小货车,王师傅带着钱多到劳资部领了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