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27
    子。
    好不容易吃完早饭,钱多连拉带拽的给花六子整出去,锁上门就要上班。
    花六子被拉扯着的时候,就换了口气,可怜巴巴的说:“我真没地方去,他们正满世界找我呢,你当收留个小狗不成吗?真的,大哥,我吃的特少……”
    第 45 章
    钱多没管花六子,骑车就上班去了,到了地方,先把桌子收拾了收拾,人才陆续都来了。
    王师傅可没因为钱多是熟人,就额外的照顾他,都是一个地方讨饭吃的,平时怎么开玩笑都没问题,一到点子上那可是分毫必争。
    送货的最不喜欢上楼下楼的扛东西,钱多是新人,自然这样的活都是给他的。
    一看见货,钱多就有点发怵,三箱的冰箱,看着都沉,王师傅教他用腰上的力气扛。
    但把冰箱从车上卸下来就很难,因为冰箱大,一般的小货车不行,只能用三轮,幸好钱多以前跟张宁卖煎饼的时候,学过骑三轮,开始还算顺利
    他骑在路上的时候,就忍不住想以前的事,那时候他就坐在车后面看着张宁蹬车子,高兴的时候就一路说话,不高兴的时候,张宁就什么都不说。
    冰箱搬的时候不能倾斜,钱多是小心加了小心,扛着往楼上走,就这么着还是没躲过去,放的时候,把脚给压了下,当时没觉着,交给顾客签好字,再骑车回去的时候,才越来越疼,到了店里,脱鞋一看,脚指甲根处有一块瘀血,钱多想着拿热水敷敷就没事了,结果瘀血越来越多,差不多把整个指甲都侵蚀了。
    王师傅走过来,问他怎么了。
    钱多赶紧穿上袜子说:“没事,刚脚蹭了下,我就看看。”
    王师傅不是很在意的说:“以后干活注意着点。”
    钱多忙答应着:“放心吧。”
    一直熬到下班,脚指甲那肿的不小,一碰就疼,好不容易到家,上搂的时候就跟上刑似的疼。
    钱多终于到门口了,就看见花六子坐台阶那,摇头晃脑的正张望着呢。
    钱多一看见这人就气不打一出来,质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花六子冲钱多巴结的笑了笑,站起来说:“哥,我想吃饺子了。”
    钱多特不耐烦的说:“我不是你哥。”
    花六子过来就要拉扯钱多的胳膊,钱多赶紧躲开说:“你别找事啊,我没空搭理你。”
    钱多也不管花六子怎么哀求,就要开门进去。
    花六子终于发彪了,双手插腰上就跟个大茶壶似的,肿眼泡眯缝着:“你他妈心太狠了,小心我告你去,我还未成年呢……”
    钱多不耐烦的说:“你成不成年跟我没关系。”
    花六子哼了声说:“怎么会没关系,你干我屁眼了,你这可是流氓罪,知道不?”
    钱多气坏了:“谁干你了?你别血口喷人!”
    花六子满不在乎的说:“就你,就你,昨天干了我一个晚上。”说着就要脱裤子给钱多看。
    钱多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听见楼下有人上来,他们这个楼道窄,钱多看着花六子那个插胳膊叉腿的劲头,忙拉了花六子往边上躲躲。
    花六子打蛇上棍,一下就抱住了钱多的脖子。
    重量一压上来,可把钱多疼的够呛,钱多刚要拽开花六子,就看见张宁提了包东西,明显就是一愣的不动了。
    花六子浑然不觉,还把头靠钱多肩膀上,撒娇耍赖的:“哥,我就知道你疼我,我饿一天了,我想吃饺子,我要吃三鲜馅的……”
    张宁站在楼梯的阴影那,也看不清楚是个什么表情
    俩人都有点发呆。  还是钱多先反应过来,他忙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一把把花六子给拽进去。
    花六子看钱多这么急匆匆的把自己弄进来,还以为钱多动心了呢,手脚并用的攀在钱多身上,摸来摸去的。
    可把钱多疼的够呛。  钱多当时也没多想,就是本能的不想让俩人见面。
    张宁那人心眼小着呢,就算自己不是故意的,但让别人发现了他俩的关系,张宁肯定也得嘀嘀咕咕的没完没了,最后还得怪他身上,冤枉他是故意的,钱多这么一想就本能的把花六子给拽了进来,好避开张宁。
    钱多到了屋里,花六子就开始动手动脚了,钱多忙挣脱开,嘴里说:“你给我严肃点,别动手动脚的。”
    花六子切了声,冲钱多耳朵就哈了口气,笑滋滋的说:“你不行吧?”
    钱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不搭话,皱着眉头往下脱鞋,扒袜子。
    脚指头那肿的可真不轻。
    钱多把脚抬起来给花六子看,“我这正疼着呢,今儿可没空搭理你!”
    花六子看的也是心里一惊,嘴上还是逞强着说:“你刚也不说,我哪知道?”走上前,低头刚看了两眼,就捂住鼻子说:“你这几天没洗脚啊,都赶上生化武器了,我说怎么昨天睡哪哪臭啊。”
    钱多气的说:“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招人待见啊?”
    话是那么说,花六子倒挺出钱多意料的,手脚利索的就给钱多上了药。
    钱多看着花六子,奇怪的说:“你知道给我上药,怎么就不知道也给自己上上。”
    花六子一脸厌恶的,“我这个可是脸,这些东西哪能随便往上招呼,我还要不要活了。”
    钱多忍不住笑了,心说真是个孩子。
    花六子倒还算懂事,扶着钱多到厨房做饭,俩人随便吃了,就趴在电视前看节目。
    钱多自己睡的床,让花六子在外面沙发上凑合。
    躺床上的时候,钱多想着刚才的事,花六子在楼道的说的话可不太好听,也不知张宁听见没有,那时候自己纯粹是不想让花六子看见张宁,怕给张宁添麻烦,现在想起来,好像也没个暗示就把张宁关门外,挺不好的……不过张宁后来也没敲门,估计也是想躲开,想到这,钱多又觉着自己越来越婆婆妈妈的了,桩子说的对,真想分哪有分不了的?
    钱多努力让自己什么都别想了,可还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隐隐有种感觉,张宁大概再也不会来了,说不上是个是解脱还是难受,钱多郁闷了那么一下,也就释怀了。
    第二天钱多起来还是想着赶花六子走,他总觉着放个陌生人在家里不安全。
    谁知道一起来,花六子已经买好了早点,摆的规规规矩矩的等着呢。
    可惜买的是煎饼,钱多随便应付着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花六子紧张的说:“怎么了,不好吃吗?”
    钱多摇头说:“不是,是我以前卖煎饼的时候吃伤了,看见就反胃。”
    花六子听了这个扭头就跑出去,又给买了油条上来。  钱多心里有点感动。
    花六子还主动提出想骑车带着钱多去上班。
    钱多本来不想,但脚确实是一走就疼,就勉强答应了。
    到了地方,钱多才想起来,花六子该怎么回去,把自己的车子交给这个人,钱多又有点不放心。
    花六子反而大大方方的说:“我到处逛逛,等你下班我再过来。”
    钱多心里有点不忍,掏出十块钱来,塞给花六子说:“你拿着买点吃的吧。”
    花六子小孩子似的,接了钱,一蹦一跳的走了。
    钱多给王师傅说了自己脚的事,还脱了袜子给他看了看。
    王师傅脸色很难看,犹豫了会儿才说:“那你就先在店里待几天吧。”
    钱多挺愧疚的,因为还没过实习期呢,不好请假在家待着,只能在这白蹭工时,就跟白拿钱不干活似的,虽然不送货了,可还是主动给同事帮个下手什么的,一天下来也没少忙活。
    同事都知道他脚砸了,倒也没说什么。
    下班的时候,花六子果然准点来了,店里的同事看见,就开玩笑说:“这谁啊,这么好还跑来接你。”
    钱多忙说:“我表弟。”
    花六子人倒挺机灵的,见人就叫哥,扶钱多坐好后,就骑上去,骑的稳稳当当的,边蹬车子边哼些乱七八糟的歌,时不时的提醒钱多:“搂我腰啊,还跟我客气什么?”
    第 46 章
    花六子车骑的很稳,钱多开始不好意思,后来花六子总那么说,也就伸出胳膊抱住了花六子的腰。
    刚抱好,就听见后面有喇叭声,钱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心里就是一突。
    张宁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钱多想看看里面开车的是谁,但车玻璃反光的,钱多也不清楚,隐约觉着张宁是在里面,这么想着的时候,车喇叭又响了下。
    花六子不高兴的回头说:“干吗啊干吗啊,我在自行车道,一个破车跟我较什么劲。”
    边说边往中间靠,一点相让的意思都没有。”
    钱多心虚的说:“让让道吧,多大点事。”
    花六子小孩子性子,撇嘴说:“德行,开个破车还能横冲直撞了,我就不让。”
    钱多瞟了一眼那车。
    那车就跟打定主意似的,不紧不慢的就那么跟着,路面窄的时候,后面的车也急的按喇叭。
    偏偏张宁的车一点加速的意思都没有。
    花六子气的故意往中间挤了挤,眼看着就要压着汽车线了,因为拐的比较快,钱多在车后座,歪了下,钱多吓的手臂缩紧,嘴里叫着:“小心点。”
    谁知道就这么一下,车后的张宁没注意,车一下就蹭上了,虽然急急踩了刹车,可还是把车灯的位置给蹭到了。
    钱多的脚腕也给碰了下,问题倒不大。花六子赶紧从车上跳下来,支好车,搀扶着钱多下来,问钱多撞到没有。
    钱多摆了摆手,嘴里说:“没事,咱们走吧。”
    花六子气乎乎的对钱多说:“你站着别动。”
    钱多还没反应过来,花六子已经走到张宁车前,用力的敲车窗了。
    敲了五六下,车窗才摇下来,果然是张宁坐在里面。
    花六子气的骂他:“你长眼没有啊?怎么开的车啊?”
    张宁沉着脸,推开车门出来,倚在车身上,手插着口袋,一脸淡漠。
    钱多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可想着张宁的那股子劲,钱多觉着还是低头装不认识比较好,心里想着,张宁大概也不会真跟他们计较。
    谁知道张宁还真就较真上了,掏出那个小盒子样的东西开始拨号,钱多站的远,隐约听见张宁在说地址,地址正好是他们站的这个地方。
    钱多看情况不对就赶紧过去。
    花六子还在那嚷嚷着呢:“有钱怎么的了,不就一个破手机吗,显摆什么啊显摆。”
    张宁低头说了句什么。 花六子一把就揪住了张宁的脖领子。
    钱多忍着脚疼走过去,把花六子的手给拉下来,看张宁一眼说:“不好意思啊。”
    想转身拉花六子走。
    张宁却一点不领情的开口说,“就这么走了,我车怎么办?”用手指敲敲自己车身上的划痕。
    钱多这才发现,看了花六子一眼,花六子委屈的说:“他骂我小婊子。”
    钱多有点意外,他怎么都觉着张宁不象说那种话的人,他连哄带劝的让花六子走远点,花六子抖着腿走了两步,站在不远的地方瞅着他们。
    钱多压低声音问张宁:“怎么了?你干吗跟个孩子计较?”
    张宁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这跟你没关系。”
    钱多又扭头看了花六子一眼,“他是接我回家的,再说你刚才那下差点没撞着我,你知道多危险吗?”
    张宁没有搭话,半天后才说:”钱多,你跟他的事,我不计较,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钱多听愣了:“什么?你说什么机会?”
    张宁并不看钱多。 空气就跟被冻住了似的。
    钱多被压的有点发闷,张宁虽然也会当他的面生气,但这样的张宁,钱多还是头次见到。
    钱多想了下,觉着大概是跟上次关张宁的事有关系,就小心的解释道:“我上次是怕他看见你。”
    “看见我怎么了?你心虚什么?”张宁说话的时候依旧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