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28
    钱多。钱多险些被这个话给气死,定定的看着张宁,半天才缓过来说:“你说为什么,我不是怕他知道咱俩的事吗?”
    张宁没有吭声。 说话的功夫,交警赶到了。
    钱多知道事要大,一个劲的给张宁使眼色。
    因为自行车站的汽车道那边,怎么看怎么是他们不站理。
    张宁话说的那叫个滴水不露,那叫个推的干净。
    钱多不知道这一下要赔多少钱,他手心都急出汗了,虽然是花六子骑的车,但花六子显然是帮忙的,这个张宁也绝对是故意的,他怎么想也不能撒手不管,而且钱多真没想到张宁会这么绝情。
    交警伸手要花六子的身份证,花六子没带着,钱多就掏出自己的递过去。
    交警照了照片,又要让他们在笔录上签字的时候。
    钱多心一横,想着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无义,赌气的把自己的鞋袜子都脱了,刚才被蹭的脚腕那红了点,钱多脱袜子的时候故意用了把力气,给弄的更明显点,还露出另一只脚来,把压坏了的那个指甲,也一并指给交警看,说是刚给撞的,让交警也记在里边。
    交警就跟看无赖似的那么瞪了他一眼,讽刺道:“这车够厉害的,还撞出紫药水了?”
    钱多脸一下就红了,脚缝那还有点残留的紫药水痕迹呢,他没想到交警眼睛这么尖,赶紧穿好袜子。
    交警看差不多就走了,让他们明天一早到局里去解决。
    钱多低头穿着鞋子,刚才带着气的脱没觉出来,现在才发觉,还挺疼的嘛。
    花六子走过来,搀扶着钱多。 钱多弯腰穿鞋不是很方便。
    张宁就走过来,抢过鞋子,低头给钱多穿。
    闹的钱多一愣,穿上一只后,张宁又要穿第二只的时候,钱多尴尬的退开一步,回头对花六子说:“你给我穿吧。”
    花六子有点木讷,显然是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张宁抬头看着钱多,并不说什么,就那么看着。
    看的钱多的心都要揪在一起了。
    第 47 章
    钱多穿好袜子鞋子,跟逃似的拉了花六子跑了。
    花六子诧异的看他,嘴里说:“哥,他是你以前的小情吧?”
    钱多吓一跳,就听花六子嘀咕着:“我听桩子提过,说你<这人可倒霉了,先是被人伤过把你给甩了,再后来又遇见骗子把你给骗了,他说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感情不顺的。”
    钱多很不开心的说:“你说够了没有,让你别较真别较真,刚都是你惹出来的乱子。”
    花六子委屈的闭嘴不说话了。
    钱多到了楼下的时候,把房间钥匙交给花六子,让他先上去。
    花六子支好车子问钱多:“你怎么不上去?”
    钱多拐着脚说:“我去打个电话。”
    花六子忙上来搀扶着他,到了小卖部的公用电话那,钱多示意花六子躲开点,才拨号码。
    结果拨通了那头提示机主已更改号码,钱多又拨了一次才接通。
    张宁说话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钱多嘴里发涩,鼓起勇气说:“张宁,我们肯定赔不起你车钱,我现在还欠帐呢,跟我在一起的那小子更是个不着调的。”
    张宁不想谈<这个话题,直接打断钱多:“你老实告诉我,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钱多实话实说:“上次我喝多了,也不知怎么的就把他带回家了,一直赖到现在。”
    张宁沉默的时间很长,钱多甚至生出那头是不是已经挂了的念头,张宁才开口说:“钱多,你上次问我到底喜欢不喜欢你,我想了很久,到现在我也分不清楚我有多喜欢你,可我知道,我离不开你,我看见你跟别人在一起,我就受不了,钱多,咱们该好好谈谈。”
    钱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心里一阵发酸。
    张宁继续说着:“<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以前你什么都没提,我也习惯了,现在才觉着,我好像给你的太少,你又从来不要……钱多,回来好不好,我想补偿你。”
    钱多很难不心动,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以前做梦都不敢梦到张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现在却亲耳听到了,钱多想了想,还是无奈的说:“我妈就因为我爸外面有人才会离婚,<这么多年了,我爸以前再疼我,我也不想见他,张宁,现在已经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我的问题,我不可能……”
    钱多不知道该怎么措词,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呼吸,他的心整个揉在一起,搅了又搅,可钱多还是说了,“我不能总跟你<这么混下去。”
    花六子在几步远的地方,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了,跑到一边的铺子里买了包瓜子出来,钱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忽然就说:“再说我已经有人了,咱俩就<这么散了吧。”
    张宁长久的缄默着。最后还是钱多先说的:“张宁,看我的面子。车的事就算了吧。”
    张宁直接绕开<这个话题,“你脚怎么了?”
    钱多知道张宁<这是还不想给他个痛快,不是很愿意的说:“没事,抬冰箱的时候磕了下,没大事。”
    张宁关心的问他,“工作很辛苦嘛?”顿了一顿,“要不要来总公司?”
    钱多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拒绝了,“我什么也不会,去了也是添麻烦。”
    张宁没再说什么,钱多也不指望别的,就挂了电话,结果小卖部那女的,连没接通的那个电话也要钱,钱多又不好跟个女的计较,就平白的多给了五毛。
    花六子跑过来,搀扶着钱多回家。 钱多一路絮叨着教育花六子,到家后,花六子特勤快的做饭帮着钱多拿东西,钱多也不好再赶他走,花六子就<这么住了下来。
    钱多让花六子找找身份证,明天他们去交通局没准还要用上,花六子就从沙发边缝里翻出的自己的证件来。
    钱多想要过去看,花六子还挺扭捏的,钱多奇怪的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想让人看的啊?
    花六子才不得不递过去,钱多一看那上面的名字就笑了,“你叫吕耀日啊?”
    花六子一把把自己的身份证拽回来,不高兴的说:“行了,行了,我爸妈没啥文化,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非把我往流氓的道上逼,你瞧<这名字给我起的,你可得给我保密啊……”
    钱多看着磕着瓜子的花六子,越发觉着,<这孩子就跟小猫小狗似的,还挺招人喜欢的。
    第二天钱多给王师傅打电话请了半天假,就让花六子带着自己到交通局去了,结果那个负责人一看见他们,就挺意外的,嘴里说:“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和车主私了了嘛?”
    钱多不高兴的想,<这个张宁真过分,也不提前说一声。
    钱多又急急忙忙叫花六子给自己送店里去,幸好王师傅也没说什么。
    混到下班的时候,花六子过来接他。
    在回家的路上,花六子提起吃饺子的事,昨天钱多看花六子不怎么高兴就提议今天吃饺子,花六子就惦记上了,带着钱多在菜市场买的肉馅韭菜虾皮。
    到了家,放好车子,俩人说笑着往楼上走。
    钱多还没走近,就看见自家门口那堵了个人,瞧那背影就知道是谁,钱多的心突突的跳了两下才平静下来。
    张宁沉默的站在门口,退开一步,让出位置让钱多开门。 钱多低头开门,花六子紧跟着钱多走进去
    张宁手里提了个包,最后一个进去,还顺手关上了门,很自然的把手里的包放在茶几上。
    本来客厅就不大,忽然站了三男的,显得更加窄小。
    钱多低头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厨房里。
    花六子跟上来说:“你坐着去吧,我自己弄。”
    钱多低头又走出去。
    张宁站在客厅里,并没有坐。 钱多脚不舒服,先坐下了。
    张宁站在客厅中央的位置,环视了一下,发现地上有好多瓜子皮,就淡淡的说:“你现在也不收拾屋子了?”说完就转身到厕所去找扫把。
    花六子早在厨房支棱着耳朵听呢,看张宁要找东西扫地,就抢先一步从厨房拿出扫把,无非是些瓜子皮,三两下就打扫干净了,弹弹手就跟招呼客人似的对什么也没找到的张宁说:“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我叫六子,你是?”
    张宁只点了下头,带着股漫不经心的态度,并不答话。
    花六子也不计较,就靠着钱多坐下,帮钱多脱鞋脱袜子,边脱边开钱多玩笑的说:“你这袜子可真该洗了!”
    钱多略显尴尬的坐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昨天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张宁说了那个话,现在看花六子<这个热情劲,就跟踩实着了似的。
    花六子帮钱多收拾妥当,就要去包饺子。
    张宁很随意的跟进来,还是那个漫不经心的样子。
    花六子低头就要和面,张宁提醒他:“洗手。”
    花六子手顿了下,忙转身去洗手,洗好了才低头接着和面
    张宁就站在旁边,也不做什么,就那么无所谓的看着。
    花六子偷偷打量着身边<这人,<这个人嘛,长相倒真不难看,又有股子事业有成的气质,身上的衣服看着也不便宜,花六子脑子就开转了,心说<这人怎么跟钱多掺和上的,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人嘛,正纳闷着呢。
    张宁那已经开口了:“钱多喜欢有嚼头的饺子皮,你加一个鸡蛋看看。”
    趁花六子拿鸡蛋的功夫,张宁往面里快速的加了两勺盐,就扭头出去了。
    第 48 章
    花六子接着在厨房里做饺子,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张宁跟故意的似的,声音压的低低的,花六子只能向外探着脑袋看。
    张宁正靠近钱多不知道说什么呢,随后从提来的包里取出个鞋盒子来,打开拿出双大头的旅游鞋,递到钱多面前,非要让他试试。
    钱多摆手说:“你拿回去吧,我穿不起。”
    张宁并不理会钱多的话,抬起他的腿,就帮钱多脚上套,鞋子很大很肥,穿着比钱多以前的那个鞋子舒服多了。
    张宁看穿着效果不错,趁机说:“就给你买的,你不穿我也送不了别人。”
    钱多什么都没说,低头脱下鞋子,倔强的送回张宁手里,还是那句,你拿回去吧,我穿不起。
    张宁的手顿在那,花六子再想看,却被钱多瞪了一眼,花六子赶紧转身去厨房装做剁馅的样。
    客厅里张宁低声对钱多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钱多摇头固执的说:“你什么都不用做。”
    张宁叹了口气,“钱多,我真的很想对你好。”
    钱多并不领情的坐在那,张宁无可奈何的站起来,拿了钱多的袜子到厕所的水池那洗了起来。
    钱多沉默着也不说什么,张宁熟练的洗完,走到卧室,打开衣柜找出里面的衣架,到阳台把袜子挂上,等挂好了,张宁才注意到床上,并排排列的枕头和被子。
    花六子虽然睡在沙发上,可为了平时好收拾都是早起叠好东西搬进卧室的
    张宁并不知道其中缘故,就跟被人直接戳了眼珠子一样的疼,他看了眼外面坐着的钱多,钱多还是那个样子
    张宁不知道事情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他走到床头柜前,打开他以前习惯用的那个抽屉,里面自己曾经放的纸币都没有了,换成几本成教的书,张宁翻了翻书里面的勾画重点,他没想到钱多一直还在学着
    再走出去的时候,花六子已经把馅和面都弄好了,搬到外面,准备和钱多一起包饺子
    钱多包饺子的水平一般,张宁解开袖口挽上去点也跟着一起包
    虽然开始给人的感觉不太好,但现在看着张宁斯斯文文的动手包饺子,说话还轻声细语的带着股文绉绉的劲头,花六子不由得多看了张宁几眼
    张宁一径报以友好善意的笑,花六子是个自来熟,张口闭口就想打听张宁是干嘛的,钱多一听他要打听就在旁边插话,尽量把话题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