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29
    别的地方转
    花六子就嗤了声说:“钱哥你太小气了吧,怕我抢他是怎么着。连个话都不让我说?”顿了顿故意使坏道:“再说你中间不是又认识那个.....”
    钱多一听就急了,花六子逗着钱多,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下来,用那个你求我你求我吧的眼神看着钱多
    钱多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找朋友不算什么丢人的事,可让张宁知道还有这么倒霉的一段,就太丢人了。
    张宁什么人啊,不动声色的坐在那,慢条斯理的边包着饺子边说:“那个人啊,也没什么的吧。”
    钱多一听这个话音就觉着要坏,还没来得及说,花六子已经一脸不能理解的嚷道:“怎么可能没什么,骗钱骗色的大骗子呢,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钱多手里的饺子皮一下就揉烂了,话堵在嗓子眼里,是上不去下不来的,堵的慌。
    张宁显得格外的平静,什么反应也没有。 钱多只能把火冲花六子撒:“你成天嚷嚷什么?哪有骗色的事,你这孩子找打是吧?!”
    花六子一副我还能骗人啊的表情,特自信的说:“得了吧,桩子早给我说了,桩子还说,当初就是怕你跟李凯好了,他才急急忙忙帮你找朋友的,没想到一个没留神给你介绍了个骗子,桩子私   下都说了,幸好没给你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不然他得后悔一辈子。”
    钱多真想蹦起来踹花六子几脚,心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着调啊,整个一传话篓子,想发火又不知道怎么发,气恼的待在那说不出话来。
    张宁反而跟打开话匣子似的,笑着跟花六子说:“钱多这个人倒挺招人的,我知道那个好像不是这个骗财的……”
    花六子愣了下,扭头好奇的问钱多:“你还跟谁好来着?”
    钱多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了,他真想揪着花六子的耳朵,吼他几句,其实心里明镜似的,这分明是张宁套花六子的话呢。
    钱多也没想法了,爱咋咋的吧,反正他是没好了。
    花六子也看出钱多不高兴了,讨好的靠着钱多,撒娇说:“别人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是一眼就看上我钱哥的。”
    眯着眼,跟个猫似的,用沾了面粉的手搂着钱多的脖子说:“你不知道钱多这   人有多好,我刚见他的时候说想打炮来,他告诉我,他不是个随便的人,我当时就想,这人挺好的,比那些见面就脱裤子的有内涵,我怎么也得跟他好一次。”
    张宁静静的听着,什么都没说,脸上的笑也是安静的没有变化。
    饺子终于弄好了,花六子端到厨房去煮。
    张宁跟钱多坐在沙发上,钱多想给张宁解释下,可又一想,他有什么好解释的,就什么都没说。
    张宁笔直的坐在那,眼睛并不看钱多。
    钱多不知道怎么的就觉着紧张。
    花六子那饺子煮好了,盛在盘子里,端给他们吃。
    钱多看花六子忙来忙去的,就给他小碟子里夹了个,让花六子先吃。
    花六子刚吃了一口,就皱起眉头说:“好像咸了?”
    钱多也尝出来了,可还是摇头安慰他说:“挺好的,味挺好的。”
    花六子又尝试着吃了一口,纳闷的说:“我没多放盐啊。”
    钱多无所谓的说:“吃吧,吃吧。”他就想着赶紧吃完了,好让张宁走呢。
    张宁把嘴里的饺子吃下去说:“看样子你们俩都不会做饭,最近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过来跟你们凑个伙,怎么样?”
    钱多想也没想就拒绝道:“六子做饭不错,再说你有自己的事业要忙,别给你耽误了。”
    话里有软有硬,他是想暗示张宁,别耽误了前途。
    张宁一下子就明白了钱多的意思,低头强吃了几个饺子就告辞要走
    钱多忙把茶几边的鞋盒子拿起来让花六子追到门扣交给张宁
    花六子追过去作势要把盒子递过去,张宁并不伸手去接,他扭着门把忍耐着说:“钱多,咱们这么多年了,你穿我一双鞋不算什么。”说完就往外走,把花六子给锁在门里
    花六子为难的拿着鞋盒看向钱多
    钱多犹豫了下说:“那你就先放下吧”
    那天饺子吃咸了,钱多半夜坐起来咳嗽,花六子就从客厅倒了水走进来,坐在床边上看钱多喝水
    事后钱多记不太清了,就跟做梦似的,隐约觉着花六子摸了他那个地方,钱多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个什么想法就按到了花六子,扯完了裤子才发现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花六子扭着屁股说:“哥,你不会一直都是下面的吧?”
    说完仰着脖子亲了下钱多,慵懒的抬高腿说:“我教你。”
    第 49 章
    钱多第二天起来,觉着胳膊发木,睁眼一看,花六子正压着他的胳膊打呼噜呢。
    钱多整个人都惊了。 花六子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打了哈欠,跟小猫似的睁开眼睛看向钱多,甜甜的一笑。
    钱多吓的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花六子往他身上蹭了蹭。
    钱多吓的往后直躲。 花六子笑呵呵的说:“哥,你昨天可棒了,我屁股现在还疼呢。”
    钱多想都不敢想的说:“啥?”
    花六子拿小手指嘟了嘟钱多的胸口,笑嘻嘻的说“害羞啥啊,昨天你那通干,没给我干散了。”
    钱多隐约有点印象,但感觉又不对,吓的直说:“真的假的,我怎么不记得啊?”
    花六子不高兴的看着钱多,噘嘴说:“你提上裤子就不认帐是怎么的,你想白干我啊?”说完在床上开始打滚耍无赖,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来。
    钱多赶紧说:“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快穿上衣服吧。”
    花六子把自己蜷到被子里撒娇说:“哥,我疼的动不了,可我想吃馄饨了。”
    钱多没办法,拐着腿到冰箱那,拿了昨天剩下的肉馅,又到厨房包了点馄饨给花六子吃。
    钱多端碗到花六子面前的时候,挺愧疚的,他说:“我也不知道昨天我怎么了……你没事吧?”钱多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天的事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干的六子。
    花六子无所谓的摇头说:“挺好的,你不知道你有多厉害,真他妈持久带劲。”
    钱多有点犹豫的说:“你看咱们现在什么也算不上……我这么着好像占你便宜似的。”
    花六子抬头看钱多一眼,特严肃的说:“哥,我没觉着你占我便宜,我是认真的,真的,你也考虑看看。”
    钱多不知道这孩子看上自己哪了,明显就是一愣,花六子上去就啵了钱多脸蛋一口。
    钱多没让花六子再送自己上班,他直接打的车,钱多脑子乱成一团,就跟做梦似的。
    出门的时候,看见茶几边的鞋盒,钱多脑子更乱了。
    到了店里,活倒不多,同事们都聚在一起聊天,钱多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就听王师傅特高兴的说:“我听总公司的人说,从咱们这调走的那个孟撇嘴被开除了,好像连他那个妹也走了。”
    身边有人惊讶的说:“不是吧,不是说他妹是老板身边的红人嘛?”
    王师傅一脸神秘的说:“红屁啊红,咱们这个老板什么人物啊,玩玩就算了,还真当真啊……”
    钱多不是很在意的听着,他发现自己现在对张宁的消息一点都不关心了,终于忍耐着熬到下班。
    下班后,钱多准备打车回去,因为门口有点堵车,他就往外走了几步。
    忽然就听见喇叭响,钱多回头一看,张宁的车正停在他身边。
    钱多就是一愣,张宁已经打开车门,冲他做了个上去的姿势。
    钱多紧张的看了看周围,幸好大部分人都是从后门推车走的,他赶紧上了张宁的车,坐在副驾驶座上,嘴里跟塞了鸭蛋一样的,“你怎么来了,不怕被人看见?”
    张宁沉默着,低头帮钱多系上安全带。
    钱多被张宁无意识的碰了下,浑身就是一紧。
    张宁抬头暧昧的冲他笑了笑,问他:“脚好点了嘛?怎么没穿我买的鞋?”
    钱多了声,心不在焉的说:“没什么大事。”
    张宁转过又问:“那孩子呢,怎么没送你?”
    钱多顿了下,还是坦白道:“他昨天累着了……”
    张宁瞥他一眼,看不出喜怒,车开的很稳,一会就顺着车流开到人少的地方了。
    张宁把车随意停到靠边的角落里。
    钱多深吸口气,他等着张宁说话。
    张宁认真的说:“钱多,我想通了,我不能离开你,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跟那些人的事,我一概不追究,只要你回来,咱们就好好过日子,就咱们两个,好不好?”
    钱多心里发堵,忍耐着看向张宁,想着家里躺着的那个,心里就一阵阵发酸,镇定了镇定才说:“可我不能对不起六子。”
    张宁几乎是吼的:“你对不起他什么?”
    钱多低头说:“我不能不对他负责,我昨晚干的他都起不来床了,我……”
    张宁胸口剧烈起伏着,让钱多忍不住生出错觉来,觉着下一刻张宁就会扑过来掐他脖子。
    张宁的手都在哆嗦了,终于忍不住的砸向方向盘。  钱多吓了一跳。
    张宁克制着说:“你要不喜欢在下边,我也……可以……”
    钱多用力摇头说:“不是这个问题,咱们分开太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反正是越来越不喜欢你,再深的感情,磨着磨也就没了,我现在看见你除了难受,什么都没有。”
    张宁停顿了下,就跟忘记呼吸一样的,呆在那。
    钱多正想着要怎么安慰他的时候。
    张宁一下按住了钱多的脖子,钱多吓的直说:“你要干吗?”
    张宁张口就堵住了钱多的嘴巴,用力吸允他的嘴唇舌头,手伸到按钮那,将车座往下靠。。
    钱多用力挣扎着,手脚并用。
    张宁疯了一样的按着钱多,拉扯着钱多的衣服,手探到钱多胸前摸索。
    钱多觉着自己要不行了,张宁就跟要吸走他的内脏似的那么亲他,钱多终于摸到了车门的开关,用力推开,整个人控制不住的也跟着向后仰去,头磕在门上发出响声,外面有路过的人,好奇的看过来。
    钱多以为张宁会尴尬的松开。可张宁不仅没松,反而分开了他的双腿,拉扯着他的裤子。
    钱多受不了的大声叫出来:“弓虽.女干啊弓虽.女干!”边叫边伸手气愤的拍打着车门,试图能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张宁着急的揪住钱多的头发,要往回拉,胳膊却被方向盘碰了下,手一下松开。
    钱多趁机挣脱,撒腿就跑。
    他本能的觉着只要跑出去,张宁就不敢怎么样了,没想到张宁居然也跟着追了出来,在后面一把揪住他,用力的抱在怀里。
    钱多整个人都傻了,他一察觉出张宁那硬邦邦的东西抵着自己,就吓的想跑,可张宁跟疯了似的抱着他,把他按在怀里,勒的钱多呼吸都有点困难。
    张宁用力的吸气,用力的平复着自己,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根本做不到。
    他在钱多耳边,呢喃着那些他曾经想过,却一直以为不会说出来的话:“我不行了,钱多,我真不行了,我看着我装修的房子,我看着我给你买的拖鞋牙刷,我就在想,为什么你不在这?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钱多!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回来……”他深吸口气,喘息着:“钱多,我要你,我只要你,我求求你回来,好不好?”
    第 50 章
    钱多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他都傻了,就那么任由张宁抱着,最后钱多才想起来,这个还是张宁吗?
    钱多尝试着提醒着张宁:“这是大街上,可有不少人看着呢。”
    张宁听后并不松手,抱的反而更紧了,钱多胸口被挤的不舒服,挣了下说:“张宁,你放开点,我快出不来气了。”
    张宁这才松开点,钱多能感觉到张宁一直在盯着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