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31
    r/>   他看着孩子一样的花六子,忽然就生出这做的对吗的疑问,但很快钱多又觉着自己不能对不起花六子。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钱多看见张宁的车了。
    他想着张宁找李凯他们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走过去,想跟张宁说说这事。
    结果钱多主动上去说话的时候,张宁是提也不提,就跟没这回事似的,反而要钱多赶快离开六子。
    这可激怒了钱多,钱多说:“张宁你什么意思,你折腾我身边的人干嘛?”
    张宁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一脸哀伤的看着钱多。
    看的钱多心里直发毛。等了许久,张宁才开口说:“钱多,我真的很想补偿你。”
    钱多冲他脸上就吐一口吐沫。
    张宁也没去擦,就那么平静的说:“我不想你受到伤害,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孩子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他有艾滋你知不知道?!”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
    钱多楞了那么两秒,就跟被人迎面泼了桶滚烫的油似的,整个人都摇晃了摇晃,但很快钱多就站稳了,甩开张宁要搀扶的手臂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卑鄙,你怎么什么都敢编啊你!?”
    张宁眼圈一下就红了,“钱多你醒一醒,他就是个到处找男人的烂货,他不值得你这样!”
    第 52 章
    张宁抱着钱多安慰他,告诉钱多,天大的事,也有他呢。
    钱多此时反而冷静下来,他跟张宁这么多年了,啥没经历过,张宁是拿这种话哄人的吗?越是明白胸口越是凉飕飕的。
    张宁把钱多的自行车放车后,开车带着钱多回家。
    钱多一进门就看见花六子坐沙发上正画画呢,当下就气的浑身哆嗦,上去冲花六子的脑袋就是两拳,张宁冷冷的看着也不劝架,趁花六子倒在地上要起来的功夫,张宁还上去狠狠的补了两脚。
    可把花六子打的够呛,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哎哟哎哟的惨叫。
    钱多边打边说:“让你他妈害人?!让你他妈的害人?!”
    花六子被打急了,嚷道:“你们打我干什么?”
    钱多冲他脸又是一下,怒道:“操你妈的,你有艾滋病还传给我!!老子打不死你!”
    花六子整个人就是一愣,飞快的说:“谁给你说的?”
    钱多气蒙了,听花六子根本没反驳,就觉着天旋地转的站立不稳,张宁忙从后面一把抱住他,安抚着钱多坐在沙发上。
    花六子哭丧着脸说:“你听谁造的谣,真他妈缺德,我都被开除了,还他妈不放过我!”
    钱多没力气说话,他怕的要命,腿脚都是软的。
    张宁跟看摊狗屎似的看着花六子,过了半晌才说:“你要真没事,就去医院检查检查。”
    张宁是一刻都不想停,开车带上花六子钱多就要去医院。
    在路上的时候,花六子哭的一抽一抽的,“我是跟好多人睡过,可我每次都戴套子,我不可能得那个,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到处给我造谣,弄的我都被学校开除了……”
    张宁并不吭声,车开的又快又稳,脸色铁青。
    开单字的时候尴尬透了,大夫看他们的眼神就跟看群臭流氓似的,钱多也要了个单字,一起去检查,还问张宁要不要也检查检查。
    张宁没说话,发楞的看着钱多,把钱多看的浑身不自在。
    花六子趁机偷偷抹了把鼻涕到钱多身上,嘀咕着:“都他妈不是好人,说是跟我好了,还背着我跟别人好。”
    钱多回头看了眼花六子,看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忽然举着这个要是假的,自己刚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人打一顿,可太过了,就偷着问张宁是打哪听见的,有准没有啊。
    张宁略显犹豫的说:“我托人打听的,一告诉我,我整个头都大了……”
    钱多听后就很不痛快,“你也算是个老总,就你这脑子,要是假的……。”
    话没说完,张宁已经插嘴说:“一定是假的,钱多你不会有事的。”
    钱多被他看的叹了口气。
    检查结果一下出不来,张宁不想让钱多再跟花六子混在一起,提议让钱多住他那去。
    钱多知道这是张宁打心眼里关心自己,一般得这个的,谁不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还是想了下说:“算了,要传早就传上了,别费劲了。” 张宁依旧放心不下,一脸紧张的看着钱多。
    钱多心情很复杂,按说他该是恶心张宁的,可现在又有点依赖张宁,这么多年了,都是张宁在外张罗事,钱多也习惯了什么都听张宁的了。
    钱多心里不是个滋味,觉着自己没出息透了。
    睡觉的时候,花六子跟个被打怕了的小狗似的趴在沙发上,钱多给他拿毯子盖在身上的时候,花六子也一动不动的
    钱多心里不忍,就说:“要不你到卧室睡吧。”
    花六子可怜巴巴望着他,嘴里小声嘀咕着:“我没那个病。”
    钱多有点内疚的拉着他到卧室。
    花六子也不主动靠着钱多了。
    钱多叹口气说:“等检查结果出来,要是冤枉你了,我让你好好打一顿出气行吗?”
    花六子把头埋在毯子里也不说话。钱多从后面搂住他说:“你换个角度想,谁听见不害怕啊?”
    花六子闷了半天才从毯子里探出头来说:“我算看出来了,你跟他还藕断丝连呢,你们都把我当傻子耍。”
    钱多愣了下,就听花六子还在那抱怨呢:“别当我是小孩,我都看见了,检查的时候你们手一直拉着来。”
    钱多有点干涩的说:“我们早不可能了。”
    花六子一副切骗谁啊的表情。 逼的钱多不得不解释说:“他将来要娶老婆的,我他妈最恨第三者了。”
    花六子也不管钱多怎么说,就是一脸不信,小声嘟囔着:“当谁看不出来啊。”
    钱多闷闷的躺在床上,没话找话的跟花六子聊天,问他到底是怎么给传出这个的。
    花六子委屈的说:“我也不知道得罪谁了,长的好就是容易得罪人,那王八蛋还给我学校写匿名信,我们宿舍的人知道后,就往我衣服上泼酒精,要把我那些东西都点了,我跟他们打了一架,然后我就给开除了,学校还通知我们家了,我没办法,就遇见你了……本来以为你是好人呢……”
    钱多看着他就想起以前的自己了,拍拍花六子的背说,“都不容易啊。”
    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天,张宁是只要有空就跑来看钱多,钱多上班也上的不安稳,平时跟兄弟们都是一起出去下馆子,现在也不敢了,就拿个饭盒,每天食不知味的在那硬塞。
    下班的时间,张宁也早就到了,开车接他回家,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营养液啥的都一窝蜂的给钱多拿,钱多也是来者不拒,想吃啥就吃啥,就这么着检查结果总算是出来了,钱多跟花六子都没事。
    钱多一听是又高兴又内疚,看着眼泪汪汪的花六子,觉着特对不起这孩子,就非要请他吃顿好的。
    张宁主动提出来他付钱,钱多也没计较。
    吃了饭,花六子说没衣服穿,钱多又哄着买了几件衣服,也是张宁付的帐。
    钱多不是傻子,看的出来,现在张宁改变挺大的,上街的时候也喜欢挨着自己走。
    但过去就是过去了,钱多不想多想。回去的路上,路过个超市,花六子又嚷嚷着想吃零食。
    钱多就跟进去,本以为张宁要走了,结果也跟了进来,推个车跟在他们身后。
    花六子是什么都喜欢,跟个小孩似的,跑来跑去,走到面包那,钱多本能的拿了个椰蓉的刚要放在推车里,猛的想起这不是张宁爱吃的吗,尴尬的拿在手里,张宁低头看着自己手里鱼罐头,瞥钱多一眼说:“放下吧,我正好晚上当夜宵吃。”
    钱多很快接口说:“我这是给六子拿的。”
    正说着,六子就蹦回来了,头靠在钱多肩膀上,撇嘴说:“我不喜欢椰蓉的,给我换个巧克力味的。”
    张宁只淡淡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一路跟着他们回家,帮他们提着东西,到了楼上也不走。
    钱多忍耐着,几次装作看表。
    花六子半躺在床上,拿了个画架子,边吃零食边刷刷画着什么,一会儿就忍不住寂寞的跑出来,拿着画架子给张宁臭显摆,张宁不经意的看了眼,眼微微的瞪圆,再看钱多的时候就跟带了刺一样。
    钱多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凑过去一看,脑顶的青筋就有点蹦。
    花六子这倒霉孩子,画的屁裸体画啊,整个一下三烂臭流氓,光捡了那个地方画,画的还挺清楚,连毛都是一根根的。
    这比什么都顶事,张宁很快就站起来,脸色阴沉的说:“我走了。”
    钱多跟在后面送他,刚送到门口,就觉着脚底一晃,张宁搂着钱多的脖子,上去就啃。
    等钱多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宁已经大踏步下楼了。
    钱多神情恍惚着,就听花六子凑过来说:“我就知道他对你还有意思。”
    第 53 章
    花六子自从被打后,就对钱多跟张宁的关系充满了好奇,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纠缠着钱多,钱多没办法就大概给花六子说了说,也小心的说了张宁是做什么的,听的花六子一愣一愣的。
    花六子睡在钱多身边的时候,是又搂又掐的,钱多看着还没消肿的花六子,也不好让他再搬到沙发上,就忍耐着用毯子捂住头。
    花六子抱着他说:“你怕什么啊?你不是答应跟我好的吗?你躲什么啊?”
    钱多叹口气说:“我是答应了,可你也得容我个功夫啊。”
    花六子理解不能,“容啥功夫啊,你嘴上都是跟张宁没关系了,你还怕什么啊?”
    钱多无奈的说:“我就是说样的人。”
    花六子没办法了,躺在钱多身边,自己玩自己的,伸胳膊扭屁股的,逗引钱多,钱多只好把头往毯子里扎。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王师傅告诉钱多说,他们分店的店长要娶儿媳妇,问他要不要上礼。
    钱多哪敢不上啊,随了个大流儿。
    下班的时候张宁也没再来接他,结果到了家,就看见花六子坐沙发上跟个二掌柜的似的。
    张宁腰里缠着围裙正忙前忙后的做饭呢。
    钱多走过去问张宁要不要帮忙,张宁没搭理钱多。
    钱多心里不是个滋味,张宁来的时候给花六子带了不少小玩意,什么打火机啊手表啊,看着就是死贵死贵的东西,钱多真没想到张宁心思动的说么快。
    花六子向来没皮没脸,活的那叫个滋润,给多少拿多少,一点没客气。
    好不容易送走了张宁,钱多对花六子说:“你以后别拿他东西,拿人手短知道不?”
    花六子不以为然的说:“他对我又没安坏心。”裂嘴一笑,“他对你才是贼心不死呢。”
    钱多不是很高兴,今天上班的时候还接着他妈的电话了,问他怎么好好的给家里寄那些多东西,钱多猜着是张宁干的,今天吃饭本来想提,可话到嘴边硬是咽了下去。
    张宁那个样子,就跟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张宁的事一样,而且钱多能感觉到,张宁在故意表现对花六子好来刺激他。
    好不容易凑合到了周日,店长给下面的人发了请贴,钱多跟着王师傅一伙结伴给人凑人场去。
    王师傅小声说:“咱们说个店长面子可够大的,连大老板今天都来。”
    桌子上的烟早被公司里特闹的几个小伙一抢而空了,钱多闷头喝可乐,其实他大早就起来了,跟着大队伍一起去迎亲,到现在眼困的有点睁不开。
    那些没结婚的半大小子,赶上说么喜庆的日子,多少有点糟,一个个闹过去,就属钱多不太热乎。
    几个坏小子就盯上他了,给钱多抱胳膊抱腿的抬起来,一窝蜂的往大门那跑,边跑边扒裤子。
    钱多又不好真翻脸,大家都是玩的,就连王师傅也是边看边鼓掌的起哄,闹的钱多没法没法的。
    正在说时候,迎面就走过来一群人,看着派不小,看着还是店长给亲自带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