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32
    钱多他们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那几个小子赶紧给钱多放下,四散开,就剩下被脱了裤子的钱多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忙着找裤子,袜子鞋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正着急呢,就觉着有个人一脚把裤子给他踢过来。
    随即就听见有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闹也要看看场合。”
    钱多抬头看了眼说话的张宁,张宁穿着笔挺的西服,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眼神非常不客气的砸过来。
    钱多脸一下就红了,忙退后一步让开位置,手忙脚乱的套裤子,心里直打鼓。
    张宁他们一行人已经过去了,钱多赶紧跑回自己的桌子。
    王师傅正教育那几个爱闹的小子呢:“我都说今天大老板要来,看你们闹的,欺负钱多做什么?”
    有人不服气的说:“你还跟着鼓掌了呢……”
    钱多忙打着圆场,“热闹热闹罢了,没事没事。”
    话是说么说,分店长的脸都拉的成长白山了,中间过来专门训了他们几句,说大老板说了,再热闹的场面也要注意素质,不是什么地方都能脱裤子的,至少看看场合。
    钱多听的挺窝火的,心说张宁你有种就别到我家蹭吃蹭喝的。
    张宁倒是之后几天没再来找他。
    钱多糊涂了,也不知道张宁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张宁再过来的时候,每次来都给花六子买东西,跟花六子说话也是和颜悦色的,反而是一看了自己就来个驴脸。
    钱多猛的想到,不是俩人有猫腻吧?
    钱多越象越不舒坦,私下偷着问花六子,花六子笑眯眯的说:“怎么?你怕了,吃我醋了是不是?”边说边摸钱多下边。
    钱多忙躲开,花六子靠近了他说:“你要再不跟我那啥,万一我憋不住,没准就真跟那谁发生点故事,你到时候可别后悔。”
    钱多脑子觉着乱,他为难的看着花六子,“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你,我觉着你挺好的,可你还是个孩子……”
    钱多想了下措辞,最后还是实话实说道:“我对你没有心动的感觉。”
    花六子没吭声,默默看着钱多。
    钱多有点内疚,可还没说出口,花六子已经笑了,轻轻亲了下钱多,小声说:“其实张宁给我东西,是想讨好我,好让我离开你,他还给我说了,只要合理范围内的,让我随便要……可我就喜欢你,我已经给他说清楚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
    钱多忽然就有点感动,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回亲了花六子,钱多有点不好意思的翻了个身。
    花六子在后面抱住他说:“钱多,我会让你喜欢我的,我是认真的。”
    钱多以前还真没太注意过花六子,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六子上赶着他跑来跑去,就跟个小狗一样,只要挠挠他的头,就会活崩乱跳的没完没了,比如出去吃饭吧,花六子是你给他点什么,他都吃,从不挑嘴,如果碗里有肉啊鸡蛋什么的,还会挖给自己吃。
    钱多看着说个孩子一样的花六子,就跟看见以前的自己一样。
    钱多心里的某个地方渐渐软了,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喜欢花六子,但他被花六子感动着,他无法漠视说个孩子对自己的好。。
    张宁曾经单独约钱多出去吃饭,说有事要跟他谈,要是以前钱多是不会去的,但现在钱多已经能够把张宁当作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了。
    吃饭的地方很高级,小桥流水的布局,里面真真假假的布置了一些花草。
    菜单上都是镏金边的,钱多浑身不自在坐在那,张宁看着钱多的眼神永远都是深奥的,钱多曾经好多次觉着说样的眼神是喜欢,现在钱多不那么想了,因为花六子的眼神是另一个样子,喜欢应该是眼睛里跟着了火一样的专注。
    钱多低头喝了口茶,特别好喝,连他说个不懂茶的人都忍不住连着喝了好几口。
    张宁吃饭的时候,给钱多讲他最近的难事,钱多说才知道张宁一直在给他三个姐姐投资钱,让她们做生意,他三姐头脑最好,做的也最大,结果光忙事业了,后院起火,他三姐夫有了外遇。
    张宁三姐天生就是个好强的人,一口气咽不下,死活把婚给离了。
    还有就是张宁的父母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在催他结婚了。
    钱多习惯性的安慰着张宁。
    张宁站起来走到钱多身边,在钱多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就抱住了他。
    张宁说:“钱多,我要结婚了。”
    钱多有那么一瞬间很难受,可他什么都没说,拿起茶杯又喝了口。
    张宁看着钱多的脸,忍不住摸着。
    钱多侧了下脸躲开,从椅子上站起来,挣脱开张宁的手臂,快速的说着:“你放心,我会辞职的,李凯桩子还有六子那,我也会让他们闭紧嘴巴。”
    钱多顿了下,“不管谁问我,咱俩也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钱多这么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张宁给他最深的印象也就是这个了,钱多想,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六子,他不能做第二个张宁
    他要用尽全力的去回报六子对自己的真心。
    第 54 章
    钱多想往外走,结果被张宁一把拉住。
    张宁说:“钱多,你听我把话说完。”
    钱多冷冷的站在原地,等他把话说完。
    等了很久张宁才说:“我结婚是家里逼的……那女孩我爹妈都喜欢,可我对她没感觉,钱多,其实结婚不过是个形式,咱们还能在一起的……你看,我现在都能不计较你跟六子好了,你也就别计较我结婚了行嘛?不管咱们跟谁在一起,只要……”
    钱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那么两秒,浑身的鸡皮疙瘩就开始泛滥了,忍不住骂道:“我他妈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做生意做的那么好了,你是恨不得把天下的便宜都占自己家去啊你!!
    你怎么想的啊,脑子让铁板夹了还是让驴踢了?!”
    钱多不想再跟他废话,转身大跨步走了。
    张宁追出去,钱多理也不理。
    钱多低头开车锁,张宁跟在后面,拉扯着钱多的胳膊,钱多没好气的回头给了他一拳,骑上车子就想跑了。
    张宁死拉着不松手,钱多气坏了,用力瞪着他。
    张宁紧张的说:“钱多,社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是,我是喜欢你,可我能说嘛?不说我爹妈那,就我下边的人,会怎么看我?钱多……”
    钱多吼道:“我操你大爷的,你给我松手!!”
    张宁站的原地,手还拉着钱多的胳膊。
    张宁试图缓和着气氛:“那你至少跟我把饭吃完。”
    钱多用力的呼吸几口,才从车上下来,把自行车重新推到酒店边,锁上。
    再回去的时候,菜已经上了两个,钱多大口的吃着,随便嚼几下就咽下去。
    张宁轻声细语的在对面解释说:“她是高中老师,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我爹妈挺喜欢的,觉着娶这样的老婆事少。”
    钱多闷闷的吃着,什么也不说。
    张宁继续说着:“我没什么感觉,如果非要结婚的话,找她这样的倒不错,她不爱说话,也不会烦人。”
    钱多冷笑了下,想着自己之前是多么的话捞,刚认识张宁的时候,每天都是没事找事的跟张宁说话。
    张宁又说:“都是这样的,跟我做生意的那几个,哪个没在外面包过二奶,有的还有三奶四奶,谁能跟谁认认真真的过一辈子,不都是凑合着过嘛。”顿了下,张宁殷勤的帮钱多夹着菜。
    钱多看着食盆里的虾球,发楞。“我前段时间气坏了,一想起你跟那个六子在一起,我就受不了,可慢慢的我也想明白了,只要咱俩还能在一起,那些都不重要。”
    钱多特不能理解的看了眼张宁,心说这小子是打哪来的自信啊?张宁又帮钱多夹了次菜,近乎讨好的说:“我想好了,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个别墅空着也是空着,你要喜欢……可以叫六子一起去住,就是带书柜的那间,你给我留下,我说不定什么时候过去。”
    张宁忽然就皱住眉头,眼圈忍不住渐渐红了,整个人就跟被什么砸到一样的抽搐起来,他眨了眨眼睛,克制着,用力的克制着,呼吸呼吸,他默默的对自己说,这样就挺好的,这样就挺好的,可还是心里揪的生疼生疼的。
    他想看看钱多是什么表情,可当他抬头的时候,眼泪一下流了下来,张宁觉着丢人,他赶紧擦掉。
    钱多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跟着苍白起来,眼圈也渐渐红了。钱多大声说着:“干吗呢这是,怎么吃顿饭跟上刑似的,难受屁啊难受?”吸了下鼻子,钱多举起筷子,也给张宁夹着菜,催促道:“快吃,快吃,多好吃啊,你要不吃,我可都吃了。”
    张宁送钱多出去的时候,钱多边走边说:“别难受了,你都要结婚的人了,有什么难受的啊,多好啊,多喜庆啊,没准明年就能抱上大胖小子了……想好在哪办了嘛,怎么也得五星的吧?”
    开玩笑的杵了张宁的肚子一拳,“那种大场面我就不去了,再让人给我脱了裤子,那得多丢人啊。”努力装出个笑脸。
    张宁并不去开车,沉默着跟在钱多后面。钱多催促他:“你别跟着我了,咱们又不同路。”
    张宁仍然跟着,钱多不再说话,沉默着。
    路灯在很远的地方,照的都是一水的汽车,钱多放车的地方还有段距离,来这个酒店就没几个象他这样骑自行车的。
    钱多低头往前走,觉着差不多到了的时候,就四下找自己的自行车,绕了一圈,钱多脑袋就有点大,不会这么倒霉吧?
    心里想着又绕了圈,钱多总算知道啥叫喝凉水都塞牙了。张宁站在原地看着钱多找车子,他一眨不眨的看着钱多的眉眼,看着钱多在那皱眉的样子。
    钱多实在找不到了,气的咬牙切齿的骂了句,抬头无奈的说:“我车好像丢了。”
    微弱的光线打在钱多苍白的脸上,张宁忍耐着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他走过去抱住了钱多。
    钱多并没有躲,因为这是个简单的拥抱。张宁抱着钱多,忽然就生出一股绝望,他想象着钱多回到那个家后的情形,钱多会跟六子躺在一起抱在一起,张宁难受的闭上眼睛,似乎下一刻就会受不住疼的哭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钱多退开一步。两个人就那么面对面的站着。
    钱多想起了自己那倒霉的妈,忍不住对张宁说:“对你老婆好点,别二奶三奶的瞎琢磨,那都是畜生干的事情。”顿了下,跟开玩笑似的:“这辈子你是负了我了,就别再对不起你老婆,等到下辈子……”
    钱多有点说不出来,努力挤出个笑来,“你就还我一个人的情吧,到时候你做女的,我把娶你回家,你就天天在家给我做饭生孩子伺候我,咱们好一辈子……”
    张宁嘴唇颤抖着,他想再一次的抱住钱多。
    可钱多已经低着头走了。看着走远的钱多,张宁终于承受不住的蹲下去,哭了出来。
    第 55 章
    那天晚上,钱多跟六子突破了一直以来的防线,钱多意识清醒的跟六子做了。
    钱多做前问花六子是不是打算跟他好一辈子?  花六子点头说是。
    钱多就脱了六子的衣服,在六子的帮助下顺利做了。
    事后,花六子脱的光光的裹在被子里,象个新婚的小媳妇,乖巧懂事的靠着钱多。
    钱多搂着六子的肩膀,他对自己说,这就是他以后的责任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钱多慢慢的计划着,先是跟房东说好了,房子就租到这个月,之后钱多又给王师傅说了辞职的事。
    王师傅挺意外的,钱多也觉着过意不去,单独请王师傅吃了顿饭。
    王师傅问钱多到底怎么了,干的好好的干嘛要走,钱多说了半天也没找出个理由。
    王师傅叹气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心太浮躁了,钱多听了也没说别的。
    钱多带着六子抽时间,找了趟桩子跟李凯,钱多把提前写好的借据递给桩子,前段时间他借桩子的钱,一直没凑出来,钱多想正式点给桩子写个借据,以后挣了钱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