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33
    结果桩子看也没看,当钱多的面就把那个借条给撕了,桩子说要当他是自己人,钱多以后就别再提这个。
    钱多眼圈有点红,他觉着自己这些年来,也不是一无所有,至少交了这两个朋友。
    再往后,张宁也曾找过他一次。
    张宁对钱多说,他对结婚的事有点后悔。
    钱多听着可笑,忍不住讽刺他说:“有什么后不后悔的,喜欢一个人就跟他在一起,不喜欢就不要在一起,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啊?”
    张宁看着钱多,忍不住的想,如果钱多是女人,他们应该早就结婚了,张宁眼睛酸涩,整个人都是疼的。
    钱多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天气是一天热过一天。
    六子没学上了,成天在家当小媳妇,钱多倒没什么意见,就是手头越来越紧张。
    为了能节省点,钱多拿了个水盆在水管下接水,水一滴一滴的流到水盆里,积少成多,一天下来也能有半盆呢。不过这也算是个技术活,开大了不行开小了也不成,钱多在那开着开关,让六子盯着水表看走字没走字。
    钱多知道自己对六子的感情更象是亲情,但不是有个文绉绉的的词说过嘛,所有的爱情到最后都会变成亲情。
    钱多一直没跟张宁提自己要走的事,两个人倒是忍不住说起了以前,钱多说记得他们以前在工地干活的时候,张宁有次生气,他们也是坐在马路丫子上看过路的车来。
    说的张宁心动了,非要开车带着钱多去以前的地方看看。
    结果走了一圈,也没找到以前的地方,物是人非,那种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就过去了的茫然,让两个人都呆了住。
    钱多说他没想到张宁能混到现在的地步,钱多看着张宁的表情是快乐的。
    张宁凝望着钱多,好像许多许多年前钱多就是这个样子,从没变过。
    后来张宁送钱多回去的时候,忍不住又说了那个提议,钱多只是笑笑,那个笑让张宁的心都跟着雀跃起来,张宁以为钱多会慢慢的想明白。
    钱多的东西很多,但都不值钱,破的破旧的旧,带不走的,给了李凯一部分,剩下的全卖了破烂。
    钱多让六子想好了再决定跟他走不走,六子说他反正没家了,钱多在哪哪就是他的家。   钱多走的那天,李凯请假送了他们一程,去的地方倒不远,在另一个城市,钱多他们买的票没座,本以为上火车后能找到空位的,结果走了三四个车厢也没找到,钱多只好跟六子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背靠背的坐在地上。
    钱多默默计划着以后的日子,他想在新地方把放了一段时间的成教学下去,如果有能力的话,他还想让六子接着学画画。
    钱多想着想着就觉着以后的日子,越来越充实越来越满当,忍不住的就充满了期望。
    张宁是在那年的八月六号结的婚,日期是张宁的父母找人算过的,很吉利的一个日子,场面非常大,司仪请的是当红的电台主持人,新郎新娘的照片也被策划组,别具匠心的做成了水晶片,放在路引的两旁,在玫瑰的衬托下,烘托出一派浪漫温馨的气氛。
    张宁忙碌着跟宾客应酬,脸上挂着含蓄的笑,新娘穿着得体的站在他身边,一切都是完美的。
    那天晚上,张宁面对着自己的新娘,第一次感到无助彷徨,他没想到自己会害怕这样的场面,可他知道他必须要尽一个男人的责任
    所以张宁在婚床上幻想着,自己身下压的是钱多,但触感始终不对,张宁没情绪到了顶点。
    幸好新娘是个温柔的女人,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抱怨。
    钱多在新地方按了家,普通的房子租金太高,钱多就带花六子租了个地下室,大概的生活用品都齐全了,钱多就开始找打工的地方,因为有工作经验,很快就找到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那家快递公司刚起步,钱多发现自己在公司里面还算是个老师傅了,很快就融到了新环境里。
    花六子有手有脚的,现在也知道想办法挣钱了,私下也找了个活,仗着年轻机灵给人站柜台卖东西,赶上休息就跑广场上帮人画素描,一张五块的卖。
    钱多对花六子可好了,花六子喜欢吃的零食,他都记得,只要能剩下钱就都给花六子买了吃的。
    但钱多一直没对花六子说过爱,他总觉着他对六子的感情不是那么简单,他已经过了冲动的年龄,也正因为这个,他对花六子更多了份关爱。
    花六子不是很在乎,他对钱多说,不管怎么样,只要他能跟钱多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张宁去钱多那找他,等了许久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张宁是从那天起知道钱多搬走的。张宁不知道钱多为什么要搬走,他犹豫了下,还是没忍住,跑去分店找钱多。
    分店有几个负责人认识他,跑上来打招呼,张宁显得有点尴尬,最后借口要转一转,结果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钱多,张宁就问一个姓王的负责人,那人说是有个叫钱多的,可早辞职半个多月了。
    张宁当时没有表现出什么,等坐上车后才觉着脑子发蒙,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张宁随后找到了李凯。李凯说钱多是走了,带着六子一起走的,再问别的,李凯就一律不知道了。
    张宁专程跑到钱多妈那问钱多的情况。张宁说他是钱多的朋友,钱多的妈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太太,絮絮叨叨的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她说钱多一个月就给家里打两三次电话,偶尔给她寄点钱什么的,不过每次都寄不多,具体钱多在哪她也不清楚。
    张宁没再说什么,走的时候偷偷在桌子上,放下了自己所有的现金。
    钱多再往家打电话的时候,他妈就给他说了,还问钱多这是怎么回事。钱多让他妈把钱放心收下,他说这是那个人以前欠他的,现在大概是想起要还了。
    钱多挂了电话后,花六子就主动靠过来,把剥好的栗子给钱多喂嘴里,又香又甜的栗子,让钱多忍不住张大嘴巴想接着吃。
    索性笑着抱住六子,让他坐自己大腿上,两个人头靠着头的边剥栗子吃边看电视。
    第56章
    钱多偶尔闲暇的时候也会想起张宁,钱多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当一个老朋友似的想着张宁,虽然难免心里酸酸的,但总体上这种自欺欺人的办法还是起到了点效果,钱多抱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也想让自己活的更好更充实。
    所以钱多根本不知道张宁其实过的并不好,自从新婚夜那次不成功的尝试后,张宁跟新娘间就有隔阂,结婚前陌生的两个人,在婚后还是陌生人。
    但张宁在外人看来依旧是个体贴的好丈夫,帮助妻子铺平道路,让她进到学校的管理层,张宁还把钱都花在了明处,漂亮的衣服昂贵的首饰,人人看见都是羡慕的,只是新娘子刘丽日益的消瘦,整个人都是混混噩噩的没有精神。
    刘丽从出生起就是个乖孩子,父母要求她做的事她都会做到,上学的时候从没有谈过恋爱,因为家里人说,那是坏女孩做的事,结果毕业后工作还没半年,就在家里的安排下跟张宁相亲结了婚,家人说嫁给这样的男人就是富贵命。
    可实际上刘丽对生活要求并不高,她沉默惯了,服从惯了,长这么大,她就没特别想要过什么,所以对于这个丈夫要不要来看她,要不要跟她交谈,要不要一起上街,她都没有感觉。
    张宁也习惯了这样的刘丽,坐在书房一看就看半天书的妻子,只是个活着的摆设。
    渐渐的张宁忙碌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跟钱多已经不可能了,钱多这次做的这么绝,就算通过关系找到钱多又能怎么样?还要在街上上争吵嘛?
    张宁把全部精力都放到事业上,可张宁还是忍不住的会想起钱多,他想如果钱多在他身边的话,至少他可以让钱多衣食无忧,不用那么辛苦,张宁还想,其实他不一定非要和钱多成为情人,哪怕是朋友也好,只要能让他时不时的见见钱多就好。
    如果只是想当做朋友,寻找钱多应该是可以的吧?
    张宁这样想着,又开始重新寻找起钱多来。
    可在张宁想象中生活困顿的钱多,其实混的还不错。
    钱多在新公司干了没两个月,赶上小组长调走,顺利成章也弄了个小头当当,六子特意给钱多买了块熏肉庆祝,好久没吃着荤腥的两人,总算是借机打了个牙祭。
    钱多私下问过花六子家里是做什么的,花六子每次都打哈哈,钱多觉着这个花六子准是跟自己似的,也是个不招家人待见的孩子。
    可钱多觉着家就是个家,人不能什么都丢了,硬是私下说了六子几次,六子总算扭扭捏捏的给家里通了个电话,电话里少不了挨骂,钱多让六子想开点,怎么都是自己的父母,再说六子的父母都是政府里的,家里出六子这么号人,肯定是不舒服,能想开点就想开点吧。
    小日子过的倒算红火,钱多考上成教了,学的还不错,就是六子总没学上,让钱多心里不踏实,六子倒无所谓,全副身心都在那个事上,钱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老了,开始的时候还能应付,到后面都有点怕六子的需索。
    钱多也知道六子在这个事上不满意,但没办法就是没办法,上班学习再加上干家务,累的钱多根本没多余的精力。
    钱多工作努力,又讨领导喜欢,没多久给升了个区域经理,说着好听,其实就是负责收货的头,手里不过管着两三个人,薪水倒是给长了,可就是累心,钱多为了让六子高兴起来,专门给六子报了个画画的班,六子挺开心的,每天垮着个画架去上课,没多久就认识了一帮子朋友,偶尔还带回家来给钱多认识。
    钱多怕他们的关系让六子受排斥,就给六子说了,结果六子刚听完就哈哈的笑起来,安慰钱多说,他们搞艺术的还羡慕他有个性呢。
    钱多都听傻了,他发现他跟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代沟
    不过六子喜欢他,他也喜欢六子,钱多努力为六子着想,让六子经常跟家里通电话。
    大概一年的时候,钱多下班回家,在路上就觉着有人在跟着他,他回头看见辆车,车是他以前没见过的,但那车一直跟他开到了小区门口。
    钱多在楼下下了车,那车也缓缓停下,车门一开,钱多就愣住了。
    张宁从里面出来,很随意的走到钱多面前打招呼说:“真巧。”
    其实不是很巧,张宁找了半年才找到钱多,又想了半年才下定决心。
    钱多显然是愣住了,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你怎么在这?”
    话里一点惊喜的意思都没有,张宁解释说自己是顺道来这考察,结果在路上看见钱多,觉着眼熟就跟过来了。
    钱多就跟吃了个苍蝇似的恶心。张宁倒象个老熟人,非要跟着钱多回家。
    钱多说完不方便就想走。张宁紧跟在钱多后面说:“你在顺捷快递上班呢?”
    钱多看了眼自己的工作服,敷衍的说:“恩。”
    张宁趁机说:“我分店的货运可以找你联系吧?”
    钱多听了就是一愣,张宁的分店正好有家在他管的那片,肥是肥,但一直都是邮政的活,钱多想了几次都挤不进去,问题是这个话让张宁说出口,钱多又不是不清楚张宁这个人多能打算,连考虑都不考虑就说:“我就一送货的,我不管那个。”
    张宁拦住钱多:“都是老朋友了,交给谁不是干,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张宁是打心眼里想拉钱多一把。
    钱多低头开门,六子还没学完画画,打开门,张宁跟着进去。这个房间怎么看怎么乱糟糟的,地方很小,就一个房间,床在最里面,吃饭的地方就靠着床的位置。
    钱多走进厨房做饭,张宁也跟了进去,意思是想要帮忙,钱多嫌他碍手碍脚的,没一会就给他了请出去。
    六子回来的时候,看见张宁就不是很痛快,话里话外问张宁什么时候办完事走。
    六子还故意给钱多夹菜,你一口我一口的,恨不得嘴对着嘴的吃。
    吃完心堵的饭,张宁就告辞走了。
    花六子脸色不好的问钱多,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活动,钱多指天发誓说,要还对张宁有想法就出门让车压死,花六子这才心情好了点,抱着钱多亲了又亲的撒娇。
    张宁气的连夜开车回家,他鼓了那么久的勇气,把要求放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