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37
    的。
    张宁在电话里声音有点沙哑,听着不是很有精神。
    钱多也不好第一句话就催人去民政局,就装着关心的样子问张宁怎么了,张宁很是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说昨天有人没关窗户给他冻感冒了。
    当钱多绕着圈子给张宁说了民政局的事后,张宁答应的倒挺痛快,不过就是麻烦钱多来他这一趟,把刘丽放着的东西收拾收拾拿走。
    钱多有心说,让刘丽自己回去收拾,可听张宁那个不耐烦的劲,钱多提都没敢提。
    不管怎么说,这次张宁做事做的还算地道,钱多就下班后亲自开了面包车去张宁那,也算是去负荆请罪吧。
    张宁打着喷嚏开的门,开门的时候还用手捂着胃那,看见钱多的时候,脸上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就那么闷闷的侧身让钱多进去。
    钱多手里提了二斤桔子,有点尴尬的走进去。
    房间还跟昨天走的时候一个样,浴室门大敞着。
    钱多脸上有点挂不住,忙着把桔子放下,跟张宁客气,“吃个桔子吗,我给你剥开。”
    张宁虚弱的半躺在沙发上,摆了摆手,脸色苍白的说:“我一天没吃饭了。”
    钱多赶紧的问他:“你试表没有?多少度?”
    张宁想了下,“上午试过一次38度,已经吃过药了,估计现在问题不大。”
    钱多走上去,伸手碰了碰张宁的额头,倒是没想象中那么烫,钱多多少有点示好的意思,主动的说:“那你想吃什么,要不这样,我先给你煮点粥?”
    张宁点了下头,钱多就到厨房张罗去了。
    结果一到厨房钱多就有点找不着北,这个厨房可够现代化的,什么东西都不摆在明处,这叫他怎么找啊。
    最后还是张宁脱着步子走过来,一一的指给钱多看。
    张宁指给钱多后,也不走,就那么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钱多干活。
    钱多忙让他回去躺好,张宁咳嗽一声说:“那你煮好了,给我送卧室去吧。”
    钱多答应着,煮好了米粥就盛在碗里,小心翼翼的端到张宁卧室那。
    张宁的卧室布置的很简单,一张标准的单人床,外带一个书桌。
    钱多把粥碗端进去后,找不着地方坐,书桌边是有个椅子,可惜是转椅,钱多犹豫了下有点不自然的坐到床边。
    张宁在钱多上楼的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
    张宁想接过粥碗可手上使不出力气,钱多一边端着一边一勺一勺的挖给张宁吃。
    张宁吃的虽慢,可也没用多久一碗粥就吃没了,钱多问他再来一碗吗?
    张宁摇了下头。
    钱多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忽然就蹦出这么一句,“这儿不会就是你让我跟六子住的那个吧?”
    张宁半躺着,一动不动的看向钱多。
    钱多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正想找借口出去。
    张宁才说:“那现在还空着呢。”有点自嘲的笑了下,继续道:“那是我亲自盯着装修的,可惜我一天都没住过,你要好奇,改天我带你去看看。”
    钱多赶紧说:“我就随口一说,没别的意思。”
    张宁忍耐不住的叹了口气。
    钱多忙收拾了碗跟逃命似的下了楼,胡乱的把碗刷干净放好。
    再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张宁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看见钱多出来,就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过来吧,咱们谈谈。”
    钱多走过去坐下,故意坐的离张宁远一点。
    张宁本想等着钱多先开口,可钱多还真闷住了,光低头也不说话。
    张宁只好说:“昨天的事,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啊?”
    钱多明显紧张了下,抬头看张宁一眼,“反正我对不起你,要不你打我一顿吧。”
    张宁闷闷的说:“算了,你先去把刘丽的东西收拾收拾吧,总放在那碍眼。”
    钱多特听话的去了,都是些女人的东西,收拾起来怪不好意思的,钱多就胡乱的往带来的包里塞,能拿多少算多少吧。
    张宁也一直看着不说话。
    钱多边收拾边问张宁:“其他的东西呢,你怎么处理?”
    张宁站在门口不怎么在意的说:“没用的就丢掉,我想腾出这个房间做健身房,放个跑步机什么的。”
    钱多皱眉说:“跑步就跑步,你这环境这么好,出去跑不更好吗?”
    张宁觉着有点累了,就走进刘丽的房间,随意的躺在床上,看着钱多在那收拾。
    这是他第二次进刘丽的房间,里面很多东西,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不过张宁现在没空想那些,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钱多撅着的屁股吸引住了。
    钱多正想把衣柜里的一个旅行袋拉出来,看着东西不重,收拾起来也是够累的,钱多好不容易才给拽出来,累的气喘吁吁的,也没多想就坐到了床上,擦着脑门的汗水,抱怨说:“我搬了那么多次家,还真没这么累过,你说女的哪来的那么多东西啊?”
    张宁靠在床头,看着钱多的侧脸,也不答话。
    钱多就转过头去看了张宁一眼,张宁的眼神明显不对头,钱多还没反应过来呢,张宁手已经伸过来了,摸着钱多的屁股就开始揉。
    昨天的那些事一下就涌进了钱多的脑袋里,钱多有点发慌了,赶紧跳下床说:“都快九点了我得走了……”
    张宁从后面一把就抱住了钱多,摩擦着钱多的脖子,手摸着钱多的那个地方,嘴也不闲着,又舔又吸的。
    钱多懊恼的想,这哪是个病人啊,本想给他甩开,可一想起张宁那病秧秧的样,多少有点不忍。
    第62章
    张宁摸起来还没完了,钱多多少有点架不住,也顾不上张宁的健康状况了,硬给他一把推开。
    张宁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脸涨的通红。
    钱多以为推开就没事了呢,哪知道张宁往下倒的时候,手脚并没松开。
    钱多跟着倒下的时候,就觉着脑子蒙了下。
    再想站起来,张宁已经跟八爪章鱼似的缠上了。
    钱多着急的说:“你别闹了!”
    张宁一点不示弱的嚷道:“钱多,我没跟你闹,我是认真的!我都忍你一天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占了便宜就跑是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钱多脸上挂不住,讪讪的说:“你上赶着我的,怎么能光赖我一个人身上啊?”
    钱多说话的时候,手脚多少有点迟疑,让张宁得了先机,上衣脱下去一半,下边就更厉害了,裤子都退到了屁股那。
    张宁得理不饶人的:“你倒拒绝啊,你没射是怎么地?我给你伺候舒服了,你就跳窗户跑了,还没给我关好窗户,昨天风刮的多大,我生这场病可都是你闹的!!”
    钱多被说的没词了,整个人被张宁纠缠着,跑是跑不了了。
    张宁跟钱多也是多少年的关系了,钱多哪比较敏感,怎么让钱多更舒服,知道的门清。
    三下五除二就给钱多剥了个干净,张宁的衣服本来就不多,两个人贴在一起的时候,钱多就倒吸了口气。
    钱多脑子有点大,隐约觉着要坏。
    其实已经坏了,张宁亲吻着钱多的脸,直到亲到嘴唇的时候,钱多还在想着别张嘴别张嘴,可张宁根本不在乎,张宁摸着钱多的下边。
    钱多身上也跟着了火似的,他纳闷的想,张宁哪来的这个力气。
    等张宁把钱多翻过去的时候,钱多才有点反应过来,急赤白列的说:“张宁,你昨天说过的,要让我在上边。”
    张宁都蓄势待发了,哪还顾的了那个,一下就给顶进去了。
    顶的钱多整个背都弓了又弓,慢慢的钱多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浑身都热,热的整个人都翻来覆去的,跟掉什么洞里一样,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怎么都出不来。
    耳边还有个声跟要断气似的那么叫,一声一声的。
    钱多要睡着的时候,就想那是自己叫的还是张宁叫的啊,结果还没想出来就给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钱多浑身软软的,整个人虚脱了一样,刚坐起来就连打了几个喷嚏。
    张宁倒是病愈了,端着早点一脸阳光灿烂的进来,想要伺候钱多吃。
    钱多哪里吃的下,鼻涕都流成河了。
    张宁忙拿来手纸给钱多擦鼻子,钱多除了身体不舒服,心里也特难受,忍不住想桩子要知道了这个,还不定怎么骂他呢,桩子肯定得说:“你脑子有病是吧,我弟媳妇刚从火坑里跳出来,你就等不及的掉进去了,傻不傻啊你?”
    钱多一时间气不顺,剧烈的咳嗽起来,张宁忙出去给他倒了杯水,递给钱多。
    钱多接过去,刚到嘴里,又忍不住咳嗽了声,水洒了一半出来,床上很快湿了一块。
    张宁虽然用手擦了擦,可一点用都没有。
    钱多见床潮了,刚要起来,张宁就拦住他说:“别起呢,再睡会吧,反正湿的是左边,你靠右边睡就行。”
    钱多嘴里嘀咕道:“这么潮的床我可睡不了,我走啊。”
    张宁坐在床边,有点得意的看着钱多说:“别装了,昨天这床可比现在潮多了,咱俩就跟洗了澡似的。”边说边贴近钱多,暧昧的:“我体力不错吧,发烧38度还有那个水准,你知道咱们昨晚干了几次嘛?”
    钱多不想听那个,他就知道自己屁股跟开了花似的疼。
    张宁伸出左手来,手指都打开,炫耀着五根手指头。
    钱多脸色很不好看,挣扎着要起来,可他扫了眼这个卧室,他的衣服都哪去了,他现在连内裤都没穿,那些衣服呢?
    张宁看出了钱多的疑惑,告诉他说:“你衣服我给你洗了,还没干呢。”
    钱多听了就是一皱眉。
    张宁靠过来贴上他说:“反正昨晚你也没睡好,在这待一天得了。”把桌上的手机递给钱多无所谓的说:“要是不放心,你就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假。”
    钱多看这个架势,也知道自己今天是上不成班了,只好给公司打了个电话。
    张宁笑呵呵的看着钱多,眼珠都不带错开的。
    钱多被他看的浑身发毛。
    等钱多打完了电话,张宁想要喂钱多吃早点。
    钱多受不了那个,忙接过那些东西,埋头吃了起来。
    张宁就坐在一边,跟个话唠似的唠叨个没完没了,也没什么正经事,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话,钱多努力让自己啥也别听进去。
    钱多静静的吃完,问张宁那些衣服干了没有,就算没全干,他也能凑合着穿。
    张宁微笑着就是不给钱多衣服,钱多没办法了只好说,要不借他一件也行。
    张宁还是那个样子,死活就是不给。
    钱多有点带气的说,如果别的都不行,给个内裤凑合套上总行吧?
    张宁依旧是那个样子,笑眯眯的说:“你想干什么告诉我就得了,穿什么衣服啊?”
    钱多气的够呛,觉着他得说点什么,虽然现在光着屁股跟张宁谈有点怪怪的,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张宁,昨天的事,算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把握住……但干了也就干了,咱们就当个屁似的,给它放了,以后你过你的日子,我还过我的日子,咱们可别再往下掺合了。”
    张宁听了就是一怔。
    钱多看着张宁的表情,心里也是跟着疼了下,可还是硬着口气说:“我说真的,我都快三十的人了,我跟你折腾不起,你饶了我吧,行不行?”
    张宁过了许久才开口说:“你是不是担心我结婚的事,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结婚了,这一次我就受够了,钱多,我昨晚都想好了的,以后你就跟我住,你要不喜欢这,咱们就去以前那个地方,那个地方虽然没这大,可比这舒服多了,东西都是我一件一件亲自选的,以后就咱们俩过日子……”
    钱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宁知道,钱多只能留这么一天,他不想就这么放钱多走,张宁忍不住的抱住钱多,把头靠在钱多的肩膀上,试探着:“你是不是气我没让你做上边的?你要想现在就能干我。”
    钱多做梦都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