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38
    到,张宁说完话就开始脱裤子,还背对着他主动撅起了屁股,等着让他上。
    钱多整个人都蒙住了。
    张宁等了半天也没见钱多有什么行动,就回头看了钱多一眼。
    钱多无力的说:“张宁,我不是为了这个,你快把裤子穿上吧。”
    张宁脸刷的就白了。
    钱多有点不忍心的从背后抱住张宁,安慰他说:“你人挺好的,长的好事业又成功,做事还特有主心骨,比好多人强多了,你就是一直太压抑自己,等有时间了我帮你介绍几个……不错的朋友……”
    钱多忽然就有点说不下去,他用力的抱住张宁,希望这能让张宁好受点。
    张宁就那么安静的让钱多抱着,一动不动的半趴着,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钱多抱了会儿张宁就起来了,见张宁没什么反应,就披着毯子到张宁衣柜那,自己动手翻出几件衣服出来,张宁跟他差不多身高,钱多把那些衣服穿在身上,也还过得去。
    钱多本想穿上衣服就走,可最后还是犹豫了下想着给张宁再说句话。
    再回去的时候,张宁还半趴在床上呢。
    钱多知道现在说这个很不是时候,可还是没忍住,小声叮嘱着:“你别忘了民政局离婚的事。”
    张宁恼怒的瞥了钱多一眼。
    钱多赶忙提了刘丽的东西就要溜,还没来得及跑呢。
    张宁在那就开口了,他说:“好吧,钱多,我不跟你认真了,咱们只当炮友好不好?”
    第63章
    钱多听了就是一楞,本能的回他:“我不是那样的人。”
    张宁反而给了钱多一个不在意的笑:“可我记得这个提议最早是你提的?”
    钱多被噎了住。
    张宁慢慢的提上裤子,走到钱多身边,想着要亲吻钱多。
    钱多鼻涕一下流出来,忙用手去擦,边擦边自动躲开张宁,快步往门外走。
    钱多走出去后长长出了口气,心微微的疼起来,他努力克制着,启动面包车跟逃似的跑了。
    再回到家,钱多无论如何睡不安稳,饭也吃不下,正在犯愁,就听见敲门声,钱多问了下谁啊。
    门外的有个声音回到说:“是我。”
    钱多一下就认出那个声音来,除了张宁还能是谁?
    钱多半天也不敢去开门。
    最后还是张宁说:“我怕你身体还不舒服,给你买了点药跟吃的,交给你我就走。”
    钱多犹豫了下,总算勉强的打开了门。
    张宁果然把东西递给钱多,转身就下楼。
    钱多呆愣了几秒,想起拿人手短,可再追出去张宁人已经走远了。
    桩子第二天打来电话,感谢钱多事办的好,说张宁婚离的爽快,说什么都要请钱多吃顿饭,钱多忙说自己的感冒了改天吧改天吧,其实钱多是心虚,他怕自己见了桩子会说走了嘴。
    不过从那后,张宁倒真想个影子似的跟上了钱多。
    钱多是想甩甩不了,张宁进钱多他们公司就跟进自己家似的,开始还摆了个客户的架子,后来直接跟钱多勾肩搭背的,见人就说钱多是他铁子。
    以前钱多到张宁公司那取货结帐都是上赶着的,见了那些部门经理也是谁都不敢得罪紧巴结,自从张宁跟跟屁虫一样跟着钱多后,钱多再去张宁公司,可就舒服多了。
    可钱多自己给自己立了规矩,张宁跟着是跟着,可千万不能再出啥故事,钱多打起精神来应付张宁,想着张宁总有厌烦的一天。
    却没想到张宁要对一个人好起来,也是可以好的没边没际的,比如时不时的送个东西,拉着吃顿饭,每天不落的电话短信招呼。
    有次钱多从张宁公司那收了件出去,在楼梯口碰巧遇见张宁也要下楼,也不知道怎么的张宁就忽然走过来,钱多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张宁已经蹲下去帮钱多把鞋带系上了。
    当时可把钱多吓坏了,眼瞅着有那么几个下楼的人都看见了,躲都来不及。
    钱多就呲牙咧嘴的说:“张总,张总,你饶了我,你饶了我……咱别闹了行嘛?”
    张宁反道笑呵呵的问钱多:“系个鞋带怎么了?”说完还要带钱多出去吃饭。
    钱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宁吃饭的时候,跟钱多汇报了汇报最近的工作情况,钱多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张宁会主动给钱多夹菜,会看着钱多发呆。
    钱多不傻不呆的,只能硬扛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张宁渐渐脸上有肉了,人也精神了不少,有时候会坐着忍不住的发笑,钱多渐渐就有点乱,张宁再邀请钱多去他家吃饭的时候,钱多就狠不下心来拒绝了,吃完东西张宁还会拉着钱多聊会天。
    张宁也有过那个意思,钱多每次都跟逃命似的。
    张宁就一次次的压抑着,告诉自己慢慢来慢慢来。
    终于等的不耐烦了,张宁使了个心眼,再请钱多来家吃饭的前,提前准备了瓶酒,那酒是度数大后劲足,张宁为了让钱多多喝点,特意把那换了个小度数不容易上头的酒瓶子,就等着钱多来上套了。
    一杯杯的给钱多斟上,钱多不是没脑子,一直警告着自己别喝多了,哪知道张宁早做了手脚,给钱多喝的晃晃悠悠的,步子都迈不好,洗澡的时候钱多还纳闷呢,谁给他搓起背来了,还怪舒服的。
    第二天钱多神清气爽的起来,转身就看见张宁光着膀子睡在一旁。
    张宁睡眼惺忪的冲钱多笑,说自己昨天被钱多都要榨干了。
    钱多是躲也躲不开,逃也逃不了。
    竟也渐渐形成了惯例,不是张宁去钱多家,就是提前找了钱多去他那,渐渐的,因为张宁那住着比较舒服,周围邻居又少,钱多就去张宁那住下了。
    也不是水到渠成,两个人两三年没住在一起了,张宁还得慢慢适应钱多的汗脚,钱多也忍耐着张宁的有些怪癖,比如牙膏必须从尾部挤,什么洗脸的毛巾必须在最上面的架子上。
    可奇怪的是,那些事情却一点不觉着难受,反而更多的是新奇,张宁会看着躲在厕所洗脏袜子的钱多,忍不住的上去抱住钱多,亲着钱多脖子。
    张宁手脚都是暖暖的,整个人都是愉悦的,张宁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些精力,总想抱着钱多,总想更靠近钱多,可他始终不知道钱多是怎么想的,张宁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位他们现在的关系,夫妻情侣还是朋友?
    张宁面对工作的时候,总是意气风发的,好像没什么可以难住他,可一切到了钱多身上就变了个样,张宁努力让自己享受着这段重生一样的日子,他什么都不想去想,他只要现在,别的都不再重要。
    那天张宁有个重要的会要开,就打电话告诉钱多说自己没法提前回去做饭,让钱多看着顺道买点吃的,等他回去一起吃。
    钱多一时心血来潮,想要试试自己的手艺,虽然张宁总说他做饭不行,钱多琢磨着,做饭能有什么难的多试几次不就成了,钱多想着就在回去的路上七七八八的买了不少材料,因为张宁前天说想吃牛肉丸子,钱多还特意买了点牛肉馅。
    到了家钱多一刻没闲的就开始鼓捣,还特意穿上了张宁的御用围裙。
    钱多正忙着,就听见大门口那传来声响,钱多以为是张宁回来了,就从厨房出来。
    结果站在大门口的并不是张宁,是个三十多岁的女的,穿着挺富贵的,站在那一看见钱多,脸上表情就是一变。
    钱多也吓了一跳,幸好钱多反应还算快,忙说:“那个张总让我过来帮收拾下厨房……”
    钱多也不敢问这人是干嘛的,就跟做了什么亏心似的想找个借口快溜。
    可还没想好借口呢,那人已经开口说话了。
    “你叫钱多是吧,做快递的?”
    钱多被人直接点出身份,有点尴尬,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就点头说:“是。”
    那人继续说:“最近跟我弟弟住在一起了?”
    钱多额头有汗冒出来,脑子里乱糟糟的,干巴巴的说:“恩,最近他不是离婚了嘛,心情不好,我陪陪他,朋友关系……”
    话一出口,钱多就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那女人哼了声,看都不看钱多了,转身说:“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钱多听了那话,脑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光惦记厨房的东西了,忍不住就想刚买的牛肉馅怎么办?
    张宁三姐见钱多还没动,有点不耐烦,正要开口教训钱多。
    钱多却先开了口说:“我刚把米饭蒸上了,丸子还没炸呢,你一会儿别忘了拔电……那肉馅是牛肉的,你要不用就先放冰箱里吧。”
    张宁的三姐已经没了耐心,嚷道:“快走吧,这没你什么事了,你还想赖这一辈子啊?”
    钱多忙摘下围裙,从沙发那拿了外套穿上,准备穿鞋的时候。
    张宁三姐忽然想到什么,跟到门口说:“等下,你别把这的钥匙带走。”
    钱多有点发傻,忙掏口袋,结果掏遍了也没找到,钱多这才想起来,他平时都习惯把钥匙放在客厅的,就说:“我放茶几上了。”
    张宁三姐一找到钥匙,就打法钱多道:“行了,没你事了,滚吧。”
    第64章
    张宁回家的时候,习惯性的打开门,嘴里叫着:“钱多,我回来了。”鞋子脱下,就往里走。
    一看见里面的人,张宁就是一呆。
    他三姐正面带怒容的坐在沙发上,见他进来就一指自己身边的位置,意思是让张宁过来坐下。
    张宁心里当下就咯噔了声,四处找寻着钱多的身影。
    他三姐见张宁并不过来坐,反而找刚才那人,就非常不高兴的说:“那人我已经轰走了,要不是你二姐告诉我,我还被你蒙在鼓里,怪不得你跟刘丽离婚离的那么痛快,原来你后边还藏了个男的呢?”
    张宁知道瞒不住了,索性对他三姐说:“你不该轰他走的。”
    他三姐一下就怒了,瞪大眼说:“你脑子怎么想的,你玩小姐都没关系,干嘛跟个男的搅在一起,你知道现在多少人在背后议论你嘛?再说就算你喜欢玩,玩玩也就罢了,你干嘛还要在自己的公司里给他系鞋带?”
    张宁静静的也不辩驳,他三姐彻底被激怒了,“你二姐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张宁,咱们家就你有出息,就你是干大事的,当初你二姐夫想在你公司找个活干,你是怎么做的,这么多年了,你生意做的再大,咱们家的人哪个敢掺合你的生意,为了这事爹妈又跟你生过多少次气,哪次不是我占在你那边帮你,因为我知道,你是真正做大事的,你脑子比谁都要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可……可那个人你怎么能往自己公司里领呢,那么多家快递公司,哪个规模小了,你偏偏选这个最破的,你这不毁自己嘛,你公司好几个主管都给我抱怨过,说那个破快递耽误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当时还纳闷他们怎么不直接给你说,我今天才明白过来……”
    张宁迅速打断他三姐:“是,我是不该公私不分,可我没办法,我就只能这样……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可姐……我就鬼迷心窍,我就是疯了傻了,我就毁他手里了,你让我怎么办……”
    急促的说完那些话后,张宁的心都跟着缩了下,眼泪忍了又忍,这些年来他不曾对任何说过,那是一个不能挖开的洞,现在张宁要挖给他三姐看,可还没说呢,他整个人就疼的无法呼吸。
    过了好一会儿,张宁才说:“就算是错,也错了这些年,你叫我怎么改?我要改早从被开除的时候就改好了,你不知道我从家出来的时候,就是他一路跟着我走过来的……这么多年了,我什么都没给过他,我还跟别人结了婚,结婚前他什么都不提,就那么走了,姐,现在想起来,我还会难受的一晚上一晚上的睡不着觉……”
    张宁渐渐控制不住自己,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压在心里的东西都要倒出来,他藏在最深的东西,他要拿出来给他的三姐看,他跑到卧室里,把藏在床垫下的照片拿出来,递给他三姐看。
    他三姐迟疑的接过去,照片里有个清秀的孩子,正是不久前被她撵走的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