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上赶着不是买卖 > 分节阅读_39
    她拿着照片的手有点发抖,楞楞的看着张宁,半天才反应过来:“当年就是为了他被开除的?”
    张宁坐在沙发下,头向着他三姐的方向,视线落在那张照片上,当年在动物园照快照,他那张被钱多赌气扔垃圾堆了。
    三姐没有了起初的气愤,过了半晌,喃喃自语道:“看来是我想错了,我以为他是想巴上你挣钱呢……可你也不该……”余下的话三姐没说出来。
    这么多年了,他这个弟弟什么都往心里放,每次都是满腹心事的样子。
    可她又不能不说,当初二姐给她说的时候,她就猜到了,二姐他们是既怕丢脸又不想得罪张宁,就故意挑火让她来做这个黑脸。
    她来前也做好了得罪张宁的打算,却没想到这个比她想象的难得多。
    她叹口气说:“你啊,再喜欢,俩男的也不能过一辈子啊,你老了怎么办啊?连个孩子都没有,你怎么也要为自己以后着想吧?”
    张宁从她手里抽出照片,看着上面的人发呆。
    她无奈的说:“你要喜欢他,跟他在一起我也不反对,可你不能总这么着吧,不管喜欢不喜欢,不也得结婚要孩子嘛,有了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咱们也就老了,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啊,你干嘛非要那么明显,你说我说的话对吗?你要想帮他,就给他送套房子买个车,尽量别往自己公司带,那样太招摇了,你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你多少得注意着点。现在男人在外面找小的多的是,姐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
    张宁说:“我知道,我也那么想过,可不是那么回事,姐,如果能为了孩子凑合,你当初又干嘛要离婚,有的事不是我能控制的,我没办法,对不起姐,我得接他回来。”
    张宁说完就站起来,急急的想往外冲。
    他三姐忙拦住他说:“你找是找,可你得想好了以后,这个事是你二姐告诉我的,既然她告诉了我,也不会瞒大姐,要这么的,估计你那俩姐夫也是知道了,你要怎么做,心里要有个谱子,万一爹妈那知道了,你要怎么办。”
    张宁一边点头答应着,一边往外走,看的她三姐连叹了好几声气。
    张宁在路上的时候掏出手机拨号,号拨过去了,钱多那却早早的关了机子。
    张宁也不知道钱多现在是个心情,他深深的呼吸着,上楼的时候脚都在发颤,用力的敲打着钱多的家门。
    门过了许久才打开。
    钱多面色冷淡的依在门边说:“有事嘛?”
    张宁长出口气,解释道:“我不知道她今天会去……她是我三姐,我给你说过的,离婚的那个……”
    钱多无所谓的说:“哦。”
    张宁想上去抱住钱多,可被钱多侧身躲开了。
    张宁急道:“钱多,我已经把话都给她讲开了,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钱多不是很在意的说:“是嘛,可我累了也厌了,我觉着特没劲。”
    张宁拉着钱多:“行了,别生气了,我三姐是不知道才那么说的,真的,你现在跟我一起回去,我三姐人其实挺好的,钱多……钱多……”张宁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钱多冷淡的把手抽回去。
    张宁望着钱多绝情的脸,整个人都傻了。
    钱多刚要关门,张宁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就挤开门,整个人闯了进去。
    钱多有点急眼,骂道:“我操!张宁,你他妈别没完没了了!”
    张宁却一把抱住钱多,说:“我家人现在都知道了,钱多,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离开你,钱多,可他们会怎么看我,我又该怎么做?钱多你得给我力量,你得跟我在一起,你不能留我一个人在那,我会疯的钱多!!这么多年了,我真的从没放开过你,钱多,求求你,不要再赌气离开了,好不好?”
    钱多楞在那,手臂垂着,不知道要不要回抱张宁,过了许久,他被张宁抱的很疼,正想要张宁松开的时候,钱多听到了张宁哭的声音。
    钱多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忙捧住张宁的头,他看见了张宁脆弱的脸,钱多眼圈也跟着渐渐红了,他再也忍不下去了,他说:“张宁,你喜欢我没啥丢人的,知道不?我现在就跟你回去,我帮你告诉他们,咱们的事跟他们没关系。”
    第65章
    钱多张宁回去的时候一路都没说话,钱多把他的面包车放家里了,坐张宁的车回去的。
    打开房门,钱多以为那个三姐还在呢,结果进去一看,好家伙,桌子上摆了三盘菜,牛肉丸子已经炸好,用碗扣着保温,还摆上了两付餐具。
    张宁看后,就对钱多说:“这是我三姐做的,咱们吃吧。”
    钱多也不客气,大口吃了起来,张宁又给他三姐去了个电话,她三姐在电话里让他好自为之,张宁心事重重的把电话挂了。
    钱多关心的问他,“没事吧?”
    张宁摇头说:“没事。”
    两个人安静的吃完饭,钱多收拾的时候,张宁给他大姐二姐家各打了一个电话。
    钱多刷碗的时候隐约听见几句,张宁口气特别严肃,隐约是注意点什么的。
    钱多刷了碗,再出去的时候,就看见张宁沉默的坐在沙发上。
    钱多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张宁回头看他一眼,露出个笑来,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钱多这才走过去,张宁一把抱住他,用力的抱在坏里。
    钱多问他怎么了,张宁说他刚给他大姐二姐两家说好了,让他们闭紧嘴巴。
    钱多听了就是一愣。
    张宁亲吻着钱多的脖子,亲够了才抬起头来,习惯的摸着钱多的头发,露出温柔舒缓的笑,“你不知道,我那俩姐一个赛着一个的心眼多,我爹妈岁数大了,能瞒最好还是瞒着他们……”
    钱多听了有点不是滋味,低头看着脚面。
    张宁看出钱多的意思来,无奈的说:“钱多,我今天都要怕死了,一想到你可能又要离开我,我就受不了,什么都乱了……等你答应我回来后,我才开始想以后的事,钱多,我想跟你好一辈子,就咱们两个,可现在还不能急,这个得慢慢来……”
    钱多抬起头来看着张宁的眼睛,点头说:“我明白,你跟我不一样。”
    张宁还要说什么的时候,钱多立刻问张宁要不要去洗澡。
    张宁把话重新咽到肚子里,跟着钱多进到浴室。
    张宁一边帮着钱多搓背一边解释说:“前段时间我是太明显了,而且我三姐说的也对,我喜欢你,直接给你东西就行,没必要把公司都掺合进去,我太不冷静了……”
    钱多没吭声。
    张宁以为他不高兴了,忙说:“我说这个没别的意思,我连人都是你的了,咱们没必要分什么彼此的……可那个快递公司又不是你的公司,我没必要巴巴的给它送钱……”
    钱多无所谓的说:“我知道,我都听你的。”
    张宁笑了下,往钱多头上抹洗发露,洗发露有股子甜腻腻的味,弄的人都是腻着的,张宁轻轻的帮钱多揉着头发,看着泡沫越来越多。
    帮钱多冲头发的时候,有水花溅到张宁的眼睛里,张宁疼的睁不开眼睛,钱多忙从水里站起来,看着张宁。
    躺在床上的时候张宁问钱多:“你幸福吗?”
    钱多肯定的说:“幸福。”
    张宁又问他:“那你怕不怕身边的同事知道咱们的事?”
    钱多一点犹豫都没有的说:“我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没什么好怕的。”皱起眉头,反问张宁:“你怕了?”
    张宁说:“我只怕你离开我。”
    钱多眼睛渐渐湿润,他一直知道张宁是什么样的人,张宁再喜欢吃甜食,也不会主动去买。
    钱多说:“你这个人啊,什么都怕都顾虑,都要象你似的活一辈子多冤啊,也就是我还能受的了你。”
    张宁贴着钱多,气氛挺好的,偏偏不是很想做,就想这么静静的靠在一起。
    钱多却不一样,张宁一贴上来就跟过了电似的,抱着张宁开始啃。
    啃了好久也没见张宁有什么反应。
    钱多抬头失望的看了眼张宁,张宁闭着眼陶醉着,感觉到钱多停了下,就慢慢张开眼睛,鼓励似的看向钱多。
    钱多被看的激动起来,摆弄着张宁的胳膊腿,非常顺利的就把张宁给攻陷了。
    往里顶的时候,张宁感觉到不舒服,头重重的埋在枕头里,也不吭声,钱多舔着张宁的背往里菗餸。
    第二天钱多神清气爽的起来,带着点得意的问张宁没事吧。
    张宁没好气的说,我没事,你快去上班吧。
    钱多就乐巅巅的穿戴好出门,结果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的面包车昨晚没开来,钱多只好步行着往前走,希望能遇到出租车。
    可张宁住的这个地方,出租车轻易不过来,钱多都走了快十分钟了也没着一个,正着急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有喇叭响。
    钱多回头一看,张宁开着车慢慢的靠近。
    钱多坐进车里的时候,张宁打了个哈欠,调侃着钱多:“看来要没我,你连个班都上不成。”
    钱多撇嘴说:“得了吧,我那是正要散步呢。”
    张宁没理钱多的油腔滑调:“不过你也够可以的,也不知道给我做个早点什么的,穿上衣服就走啊?”
    钱多忙说:“我又不是占了便宜就跑,晚上你再报仇不就得了。”说完又故意补充道:“不过谁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张宁无所谓的说:“我那是让你。”
    在路上的时候,张宁提议带着钱多去吃早点,可时间实在太紧张了,钱多说到了公司自己再想办法,张宁就把车子又开快了点,一路顺畅的把钱多送到楼下,钱多要开车门下去的时候,张宁忽然说:“钱多,晚上把东西都搬过来吧。”
    钱多有点吃惊的看着张宁。
    张宁继续说着:“东西要太多,我晚上接你。”
    钱多一时反应不过来,下了车。
    张宁打开车窗叮嘱着钱多:“开车注意安全,干活也别太卖力了,反正是给人打工。”
    钱多笑着说:“哪有你这样的资本家啊。”
    钱多到公司的时候,手机上已经有了两条短信,一条是问他到了公司没有,另一条是让他别忘了吃早餐。
    钱多不是太适应的回了个短信给张宁,让他别忘记吃东西。
    晚上下班的时候,张宁又打来了电话,问搬东西需不需要他过去,钱多说用不着,东西不多。
    张宁就又问钱多想吃什么,钱多也不是太清楚,最后随意的说了两个菜。
    等钱多搬着自己的大部队到张宁那的时候,张宁已经把菜都炒出来了,吃过了饭,张宁就帮着钱多收拾东西。
    钱多之前就在张宁那就放了些衣服之类的东西,张宁一直都没太在意,觉着那些都是钱多随意拿的,现在帮钱多收拾东西,张宁才发现钱多的衣服品位真是不高,而且袜子都是乱糟糟团在一起。
    张宁耐下心来,一双双的帮钱多挑好,再一一的放好。
    钱多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地摊货,都没几件拿得出手的。
    张宁一直以为钱多当上那个区域经理后,会生活的好点,此时收拾着那些东西,张宁才发现,他理所当然的把钱多的生活想的太好了,张宁忍不住问钱多每个月收入多少,钱多说出的数字虽然没张宁想的那么高,却也可以了,张宁不可思议的问钱多平时都是怎么花的,怎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钱多就给张宁报着平时的开销,什么饭钱水电费房租,给家里邮寄的钱,手机费偶尔的应酬等杂七杂八的。
    张宁听后就有点发呆,最后张宁愤愤的说:“我白给了你那么多生意,你们那个老板也不知道奖励奖励你!”
    钱多倒很看的开,无所谓的说:“我喜欢现在的工作的,再说我挣得也不算少了,我挺知足的。”
    第66章
    张宁提前给钱多打了招呼,果然没几天,张宁那的快递单字就少了一半多,钱多公司的人都着急了,纷纷找原因,其实原因早就有,钱多装着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