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28、第 28 章
  第28章打算

  顾清溪提着东西走过去, 一步步地踩着雪,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等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她看着他, 低声问:“等了多久了?”

  萧胜天:“就一会。”

  顾清溪:“我不信。”

  几乎是同时从村里出发的,但哥哥带着自己,萧胜天自己骑车子, 他肯定得比自己快不少。

  萧胜天:“真得就一会, 我刚找朋友谈了件事,然后才过来。”

  顾清溪想起之前他在村口的背影, 也许是冬天的傍晚太冷清, 她觉得他的背影孤零零的。

  萧胜天看她那样:“怎么了, 这么不高兴?”

  顾清溪:“你是不是在村口等着我,想送我到县城来?”

  萧胜天:“是, 不过也没什么, 我看到你哥送你, 就放心了, 自己先骑车子过来了。”

  他看着她:“就因为这个吗?”

  顾清溪没说话, 她想起来哥哥说的关于萧胜天的那些话。

  萧胜天看她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倒是笑了,笑得清朗:“这有什么,你认为我会在意这个吗?”

  顾清溪被他笑得脸红,一时倒是觉得自己多想了:“不在意就不在意吧……”

  萧胜天收住笑,眸光火亮。

  顾清溪被他看得不自在起来, 一直就是这样, 他看人,是那种直白而火热的目光,好像能把人生吞了。

  顾清溪甚至恍惚中记起, 上辈子为什么远着他,一个是芦苇边那个打算调戏自己的少年给人的印象太差了,另一个则是因为这个了。

  她想转身直接离开,不过又忍不住想多和他说说话。

  她并不能轻易出来,下次出来也未必能碰到他。

  到底是低声问道:“你是来县城有事?”

  萧胜天:“嗯,这车子是朋友的,打算还人家,顺便和他谈件事。”

  顾清溪隐约明白他说的那个朋友是谁,那个人现在父亲就在县里任职,以后前途也很好,她只是偶尔间听人说闲话,知道那个人和萧胜天关系不错,没想到原来他们的友情倒是始于微末之时了。

  萧胜天看她不说话,便继续说道:“之前其实一直在谈一件事,今天过来,打算定下来。”

  顾清溪低着头,她知道他想和自己说说,便顺着问道:“嗯,什么事啊?”

  萧胜天:“你知道我们要施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了吧?”

  顾清溪:“听我哥哥说了。”

  萧胜天:“一旦施行分地到户,那到时候大家种地的积极性就会高起来,有一样东西就得缺了。”

  顾清溪听着,陡然明白了,抬头看向他:“你是说化肥吗?”

  她一下子想起来了。

  年代太过久远,以至于许多事都模糊了。

  八十年代初,国家开始改革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开始施行,这个时候大家的热情空前高涨,在这种情况下,化肥就成了紧俏货。

  在这种情况下,县里的生产资料公司拼命地外购,但即使如此,加上国家计划调拨,依然不够用,于是后来就发生了一件事,生产资料公司从外地想办法采购到了一车化肥,化肥刚到县里,就被等着化肥的农民给围住了,之后场面混乱起来,男女老少一起来,开始抢着卸化肥。

  她没想到,自己这活过一辈子的人都没想起来这茬,萧胜天已经想到了,而且打上了化肥的主意。

  萧胜天眸中泛起激赏,笑着说:“是,我打算和朋友想办法去弄化肥,弄到化肥供给县里的生产资料局,肯定能赚一笔。”

  这倒是一个好买卖,不过顾清溪想想:“这化肥好弄吗?”

  八十年代初,别说没钱,就算有钱,各种物资奇缺,他们能轻易弄到吗?

  萧胜天却说:“事在人为,我们早早地跑出去想办法,还能寻不到?距离明年春耕还有两个月呢,两个月时间,能弄多少是多少。”

  顾清溪听了这话,笑了。

  她想起哥哥之前说的那些话,其实听到后,心里自然是不舒服,并不愿意他被人家那样说,哪怕是自己的亲哥哥,她听了也不好受。

  但她的立场,却不能再为他辩解一句。

  言语苍白,能说什么,况且她自己还只是一个女学生,靠着家里供养,又有什么资格去说服哥哥什么?

  是以这一路上,心里多少有些低落。

  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那些低落便像几丝云,被风一刮,尽数消散。

  再抬起眼来,眸中是含着笑的:“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萧胜天盯着她:“左右这几日吧。”

  顾清溪:“喔。”

  那就是说,可能有好些天看不到他了。

  萧胜天:“也不至于说两个月不回来,反正看看情况吧,如果有合适的,可能先运回来。”

  顾清溪:“那挺好的。”

  萧胜天还想再说什么,不过看看天实在不早了,便是再不舍,也应该让她进去学校。

  “你进去吧,太晚了,别耽误你学习。”他低声说道。

  “嗯。”顾清溪轻轻嗯了声,却不动。

  静默了一会,她突然掏出来刚才哥哥给的那个纸包,递给了萧胜天。

  “给你这个。”她低着头,不看他,却把手伸到他面前。

  “这是什么?”他盯着那东西。

  “给你拿着吧。”她往前走了一步,胡乱塞给他。

  他收回来,打开。

  打开后,眼中竟然浮起一丝失望。

  “怎么给我这个?”他捏着那钱,是一张五元的,两张两块的,还有一张一元的。

  “你以为是什么?”那些钱有些皱巴,这让顾清溪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我以为——”萧胜天抿唇不说了。

  他以为是她写了什么给他,原来并不是。

  “你不要嫌弃,这是我哥刚塞给我的。”

  这是家里人沉甸甸的希望和爱护,顾清溪低声说:“我在学校里,怎么都行,你既然要出去,出门处处都要钱,我就这么点,你,你不要嫌……”

  说到后来,声音已经低得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了。

  她确实给不了他什么。

  “我不要。”萧胜天将那东西塞还给她:“我和朋友谈好的,只负责找货源,到时候有别人出钱,我们可以抽成,不用自己下本。

  “那你在外面也要吃用,出门万事难。”

  “我说了不用就不用。”萧胜天声音强硬起来,他将那纸包硬塞给他:“我如果拿了这个,花着烫手。”

  顾清溪接过来纸包,攥在手里:“你帮了我好几次,我又没什么能帮你的。”

  萧胜天定定地看着她:“我要你回报了吗?你觉得我图你回报我吗?”

  这语气有些冲,顾清溪别过眼去,不敢看他。

  朦胧夜色,雪光清冷,少年的呼吸有些急,他咬牙:“你就是不懂我的心思。”

  顾清溪抿着唇不说话。

  萧胜天突然道:“你能好好的,我看着就高兴,比我自己多吃一块肉都要高兴,你知道吗?”

  这句话,几乎是一下子击中了顾清溪心里最软的那处,让人痛得心扉震裂,也让人甜得浑身化为乌有。

  一阵风吹来,雪纷纷扬扬而过,月光清润地洒下,月光和雪花融在一起,温柔得让人想流泪。

  顾清溪静默地看着眼前俊朗的少年,少年也正俯首看着她。

  四目相对间,一切静谧无声,这一瞬好像灵魂失重,顾清溪觉得自己也消融在了他的目光中。

  *****************

  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并没有人。

  她没点灯,借着外面的雪光,整理了自己带来的东西,整理好了后,从兜子里掏出一个雪球,外面很冷,这雪球走了一路没有融化。

  这是萧胜天送给自己的。

  她将它小心地安置在窗外,窗外背阴,天那么冷,她想这雪球也许可以好几天不化。

  安置好雪球后,她过去打水,这个时候打水的队伍已经差不多快过去了,顾清溪很顺利打了一壶水,提着水回去的时候,还遇到了班里的王明霞,她也正提着壶去打水。

  王明霞是副班长,为人豪爽热情,看到顾清溪,纳闷了:“咦,你这么努力学习的人,怎么现在没去自习室。”

  顾清溪笑了下:“今天来晚了,天太冷,先打点热水。”

  王明霞:“是挺冷的,冻得人都不想学习了。”

  顾清溪看看她的水壶:“我刚打完了,热水就停了,可能没了,我分你一半吧。”

  王明霞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想没了,也就接受了。

  她提着水笑了:“谢谢你了顾清溪!我以前觉得你又好看学习又好,都不好意思麻烦你呢。”

  顾清溪有些意外,之后想想笑了,也许自己以前确实给人这种印象?

  王明霞学习并不好,后来也没考上什么大学,再之后好像去做生意了,倒是过得不错。

  两个人边往回走边说话,说话间,不知道怎么提到了上次宿舍被搜的事,王明霞哼了声:“这事我知道是谁。”

  顾清溪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问。

  王明霞:“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顾清溪:“我干嘛生气?”

  王明霞:“是孙跃进干的!”

  意料之中的事。

  顾清溪蹙眉:“他去举报什么?”

  王明霞:“谁知道呢!反正等着瞧吧,早晚有他倒霉的时候。”

  回到宿舍后,顾清溪先给自己喝了点热水,又灌了暖袋,之后爬到床上,趴在那里开始看书。

  这次脚依然抵着暖袋,暖洋洋的很舒服。

  学了一会,眼睛累了,她就躺在那里,抱着那暖袋,想着那个月光下的少年,想着他对自己说的话。

  这种隐秘的心事难以诉说,甚至于都不敢诉诸于模糊的日记来倾诉自己的心事,她真恨不得时间飞过去,她考上大学,他也有所成就。

  到了那个时候——

  顾清溪抱着熨在胸口的暖水袋,心都要醉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去发上一章的红包。

  话说我的一个培训班还有1万多费用,好像倒闭跑路了,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