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38、第 38 章
  第38章那你高兴了吗

  顾清溪玩了几把牌, 每一次几乎无往不利,牌好牌坏,运气总是不错, 关键时候对方棋差一招自己总是能反败为胜, 开始的时候自然是痛快得很,后来她自己也慢慢意识到了, 这个时候瞥萧胜天一眼, 他却仿佛根本没看她的样子, 好像也很无奈。

  桂花哥哥长长叹气,摇头埋怨:“胜天你这是咋啦, 你战无不胜的名头今天算是毁了,你这打鹰的反而被鹰啄了眼,可真是一物降一物!”

  萧胜天墨黑的眉头耸了下,也很是无辜的样子:“可能手气用光了。”

  秀菊倒是殷勤得很, 赶紧从炕边桌子上端了水递给萧胜天:“胜天哥哥,你喝水换换运气,你打牌厉害, 换换手就好了。”

  萧胜天低头整理牌,说不渴, 眼睛没看秀菊这里。

  顾清溪看过去,秀菊脸上显然有些失望, 不过还是笑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萧胜天。

  这姑娘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 兴许小那么一岁,她望着萧胜天的时候,眼里都是崇拜,毫不掩饰。

  顾清溪突然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正好也打差不多了,便和桂花推说打算回去帮家里贴对联,桂花留了一会,桂花哥哥也说再玩会吧,不过顾清溪还是出来了。

  走出桂花她们村子是一条小路,两不管的地界,荒寂得很,这个时候太阳温煦,晒一晒挺舒服,顾清溪站在那里,就低头看地上的影子。

  空气中弥漫着鞭炮过后淡淡的硫磺味儿,没了枝叶的树枝遒劲,被太阳投射在地上,好像是在这荒芜的地上做出一幅画。

  顾清溪看了好一会,就听到身后声音说:“刚才怎么突然跑出来了?”

  顾清溪也没回头,兀自看地上的投影,只淡声回:“不想打了。”

  萧胜天:“不喜欢吗?”

  顾清溪:“总赢,也没什么意思啊!”

  萧胜天便低声笑了,笑得清朗犹如这冬日的天空。

  顾清溪回过头去,瞥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萧胜天笑着挑眉:“故意什么?”

  顾清溪:“故意让我赢,让着我。”

  萧胜天笑:“没有的事,不是说了吗,这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一物降一物。”

  明明他在说牌,但顾清溪总觉得他意有所指,顾清溪:“你这说得叫什么话!”

  萧胜天:“你来之前,没人能打赢我。”

  顾清溪还是觉得不对,微微昂起头:“第一把的时候,你故意把大毛扔了,留下一个红桃K,就是等着让我赢。”

  萧胜天:“怎么可能,我哪知道你竟然出K,你如果不敢出K,出小一点的,我大过来,绝对打得你落花流水你信不信。”

  顾清溪不信:“你就是在编!骗人!”

  萧胜天:“我怎么编了?”

  顾清溪:“你就是想——”

  话说到一半,顾清溪说不下去了。

  萧胜天眸光灼灼,盯着她:“嗯?”

  顾清溪终究道:“你就是逗我高兴。”

  萧胜天定定地望着她:“那你高兴了吗?”

  低低地那么一句,就这么叩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轻轻震颤了一下。

  她转过脸去,躲开他的眸光。

  打牌的时候高兴自然是高兴,只是心里总有一丝不舒坦,为什么,自己心底明白,却不好说出,说出来就是小心眼了。

  萧胜天低声问:“到底怎么了?”

  顾清溪却是不可能说的,她当然知道他应该没多想,是以自己说出来,只是无理取闹,只是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小心眼罢了。

  所以她顾左右而言他:“真得没什么,对了,你这次化肥的事顺利吧?”

  萧胜天见她这样,也就不追问了:“还好,三车化肥不够用,运过来后,我又去那边厂子里磨,顺便找了几家别的厂子,最后又弄了几车。”

  他话说得轻松,顾清溪却惊喜不已:“又弄了几车?真的?”

  那应该是不少钱吧?

  萧胜天看着她这惊喜的样,笑:“我说假的你信吗?”

  顾清溪软软地瞪他。

  她算是明白了,也怪不得别人说他,其实年轻时候的他确实吊儿郎当的,爱开个玩笑什么的,虽说刚开始时候在自己面前比较拘谨,像个木讷傻子,但慢慢熟了,他本性就露出来了,说话其实挺皮的。

  萧胜天看她这样,赶紧规矩起来:“你今天怎么出来玩,我以为你忙着。”

  顾清溪道:“是,我是忙,可不像你,还有时间去玩扑克。”

  萧胜天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回来三四天了,也没事,过年也不用准备什么,就随便玩玩,玩到现在,已经没人和我玩了。”

  顾清溪:“为什么?”

  萧胜天墨眉无奈地耸了下:“谁愿意一直输。”

  顾清溪怔了下,之后噗嗤笑出声。

  他一直赢,谁整天打牌被打得稀里哗啦也不愿意继续玩啊!

  萧胜天低首看她,冬日的树影落在她净白的脸上,她的笑在这苍茫的冬日里格外柔软明净,一时低声道:“好了,总算高兴了?”

  顾清溪抿唇,收住笑:“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吗?”

  萧胜天:“还好意思说,当时看到我,那脸色可不好看,生我气了是不是?”

  顾清溪倔着道:“怎么可能……”

  萧胜天却突然道:“前几天我回来的时候,去你们学校附近转了一圈,听着那意思,你们要考试了,我就回来了,回来后也闷得慌,昨天去你们村里找别人玩,还听说你哥嫂现在弄编织卖得挺好,又听说你昨天放学,本来想着过去县里看看,谁知道你哥去接你了。”

  他这么一解释,她心里顿时熨帖了。

  一直心心念念记挂着,想知道他的消息却不能,又不能随便找人打听,实在是憋得难受,好不容易出来找他们村里的人,想着打听打听,结果人家在那里玩牌,还有个小姑娘那么崇拜地看着他,在那里端茶递水的,她心里自然不痛快。

  可他说明白了,她也就释然了。

  至少他也确实是记挂着她,并不是在那里和小姑娘开玩笑忘记她这一茬。

  一时低声道:“那你过年呢,都准备了吗?”

  问完这个又有些后悔,他就一个人,估计也没什么意思。

  真到了过年那两天,大家忙着拜年什么的,只怕是连个牌搭子都没了。

  萧胜天:“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不过买了几挂炮仗,到时候放放,讨个吉利,还能跑过去逗小孩玩。”

  顾清溪听着,又想笑,又有些难过,想着过年时候,自己一家热热闹闹的,他一个人孤零零,一时又想着,上一世的他单身一人,那么多年,那些年,他怎么过的?

  纵然有事业,但过年时候,也不可能一直加班啊。

  一时低声道:“那你没事去打打牌也挺好的,或者跟着村里人一起拜年,人多热闹些。”

  萧胜天却突然道:“你喝酒了?”

  顾清溪:“啊?”

  萧胜天:“我怎么闻到一丝酒气。”

  淡淡的女孩儿清香,有那么一丝似有若无的酒气。

  顾清溪愣了下,之后明白了:“我刚吃了两个蹦枣。”

  蹦枣是她们这里习惯做的,是秋天大枣丰收的季节,直接从树上摘了那些丝毫不会有任何伤痕的大枣,挑拣过后,用酒闷在罐子里,闷一段时间就差不多了,到了冬天,嘴馋的时候拿出来一个吃,或者过年上供用。

  萧胜天笑了:“我说呢,还以为你成了小酒鬼。”

  顾清溪也笑,笑着问:“你爱吃蹦枣吗?”

  萧胜天:“还好,不过我奶奶可不会做这个,只在别人家吃过。”

  顾清溪听这个,笑得抿唇:“那你等着,我家里做了,我去取一些来给你吃,好不好?”

  萧胜天:“好。”

  顾清溪当即就要过去,萧胜天却喊住她:“先别急。”

  顾清溪疑惑地看他。

  萧胜天犹豫了下,说:“说会话再去,我怕你回去后就不方便出来了。”

  他声音低低的,听得顾清溪心尖儿震颤,有些羞涩,又许多甜蜜。

  她垂下眼,低声说:“好……那你要说什么?”

  萧胜天却并不说话,只看着她。

  顾清溪脸上燥热,其实她明白他的心思,自己何尝不是,无论说什么,只要是和他说话,自己心里就喜欢。

  萧胜天:“你哥嫂弄了一些编织品,听说不错,我朋友也和我提起过,当时我还有些意外,没想到你还挺能折腾的。”

  他一直觉得她乖乖的,就应该安静地坐在桌子前读书学习,没想到她还有这心思。

  顾清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当他是夸自己吧,可这些主意,可不是自己凭空想出来的,那是他上辈子后来回乡的投资项目,是他为县里谋的福利,自己如今照搬过来,却被他夸,难免有些羞愧。

  至于他说的朋友,应该是霍玉灿吧?

  于是低声道:“那天在县委,有一位姓霍的,他是你朋友?”

  萧胜天:“嗯。”

  他没说的是,霍玉灿后来跑过去,拍着他的肩膀替他叹息,说小姑娘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县高中的学生,而且看样子,骨子里清高得很,对你也没多大兴趣,怕是难,劝他说不要剃头担子一头热。

  他便是心里有底,但听了这个,又见不到人,这些日子多少有些难受,心就那么吊着。

  想过去学校找她,见她一面,确定下她没变心思,又怕影响她学习。

  他试探着道:“他是不是给你瞎说了不少话?”

  顾清溪想起霍云灿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吹嘘,想笑,不过忍下了:“是不少。”

  萧胜天:“他说什么了?”

  顾清溪看他竟然问得有些急,便故意淡声说:“我忘了。”

  萧胜天:“怎么可能忘,他如果多说了什么,那就是瞎说,你别信。”

  顾清溪:“你干嘛这么着急,难道有什么不想让我听的?”

  萧胜天:“怎么可能,没有。”

  顾清溪反而是想多了,她想起来那个叫秀菊的姑娘,小姑娘和萧胜天是一个村,算是青梅竹马吧,看着长得也算秀气好看……

  便是知道应该没什么,心里还是冒出了酸泡泡,难受。

  顾清溪:“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萧胜天却盯着顾清溪,突然道:“你该不会想多了吧?难道是因为秀菊给我递水?”

  顾清溪陡然间被说破心事,脸上轰一下子红了,她赶紧否认:“才没有,这算什么,不就是递水吗?”

  原来他知道!

  她还以为他根本没想到这一层,也就不打算说。

  萧胜天:“是吗?我看你当时那不高兴的样子,明显是不喜欢。”

  顾清溪硬着头皮否认:“我没有……”

  萧胜天:“那好吧,下次人家递给我水,我就接了。”

  顾清溪顿时瞪大眼睛看着他。

  萧胜天看着她,笑了,之后才道:“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就是一个村里的,没别的,这次回来,她还给我送过吃的,我也没要,我——”

  他略沉吟了下,才低声道:“我心里装不下别的。”

  这话说得含蓄,但是她明白他的意思。

  远处传来鞭炮声,还有小孩子的笑闹声,他温热的气息将她包容,有那么一瞬她甚至想着,就这样下去,也不需要说什么话,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站到天长地久,她也心满意足。

  不过终究不可能。

  她抬头看向他:“我去给你拿蹦枣,我家院子东边外面有篱笆,你在篱笆下头等着我。”

  说完这个她补充一句:“我爹娘轻易不去那边,不过我会过去借口找找有没有鸡蛋,去捡鸡蛋。”

  萧胜天点头。

  于是顾清溪匆忙回了家,回到家的时候,也是巧了,爹娘都不在,估计出去找邻居玩去了,哥嫂也在他们自己屋里忙活,她赶紧拿了一些蹦枣,又取了一大把爆米花,用干净的手帕装着,之后匆忙跑出去。

  跑出去的时候,他果然在篱笆下面等着自己。

  她一股脑塞给他:“给,你尝尝,这爆米花新爆的。”

  萧胜天接过来在手里:“那次你给我的小狗,是你自己编的?”

  提起那个小狗,顾清溪有些羞愧:“是,编得不太好,第一次编。”

  萧胜天:“挺好看的,我很喜欢。”

  顾清溪:“是吗,那我再给你编一个?你喜欢什么?”

  萧胜天:“不要了,你学习忙,别耽误那个时间。”

  顾清溪:“那我回去了?”

  这就在她家门外,到底这事父母不知道,她心虚,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做贼。

  萧胜天却递给她一个东西:“这个给你。”

  顾清溪看过去,却是一个小小的小圆铁盒,上面印着花好月圆的图案,写着三个黑色的小字“雪花膏”。

  这个很好看,和时下大家用的不太一样,农村一般用凡士林就行了,县城里讲究的用贝壳的雪花膏,就是普通贝壳里面装了雪花膏封上,上面贴一个小标签,倒是少用这种铁盒装的。

  顾清溪抬头看他,萧胜天却没看她,眸光看向旁边的篱笆。

  顾清溪:“干嘛给我买这个?”

  她其实并不需要这个,年轻是最好的护肤品,并不需要涂抹什么,况且还要花钱,她并不想让萧胜天花钱,想让他省着。

  萧胜天:“你……不喜欢啊?”

  顾清溪:“觉得用不上,没必要。”

  萧胜天握着那雪花膏,看向她:“你——”

  霍云灿说,姑娘家都喜欢这个,如果她收了,这才算是定下来,如果不收,以后一定有变故。

  “毕竟人家长得好看,还是高中生,不说以后万一考上了,鲤鱼跳龙门,那身份不一样了,就是没考上,你觉得这样的姑娘,谁家不想娶?”

  不过现在他想着,她现在一心学习,对这个普通姑娘喜欢的未必就喜欢,她不是秀菊桂花那种盼着相亲谈对象找个好亲事的姑娘。

  沉吟了下,有些艰难地说:“不想要那就算了。”

  顾清溪看着他,接过来了雪花膏。

  铁盒子在冬天里沁凉,不过上面有他手上余温,她握着只觉得烫手心。

  她垂下眼,低声说:“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觉得太浪费,有些东西没必要,何必花那个钱。”

  萧胜天听了,忙道:“我这次找来了化肥,能赚一些钱,所以应该一时不缺钱,不过你说得对,以后我听你的,不乱买这些了。”

  顾清溪听着这话太亲近了:“你也不用都听我的啊,你自己看着办,不过不用给我买。”

  萧胜天:“好。”

  这个时候,顾清溪家院子里已经传来动静,估计是她爹娘回来了。

  “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自己给自己做点好吃的。”

  “嗯,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去发上一章的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