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46、第 46 章
  第46章就是气你的

  吃完后, 她也没看他,就自己在那里闷头干活。

  南边的地和北边的可不同,北边的肥, 种啥庄稼长啥庄稼, 一年四季也就是锄草浇水,可是南边的却不同, 村里再往南走就是大运河了,大运河旁边还有山, 这边的路就混了那些泥沙石头, 据说这都是往年大运河决堤水冲下来的。

  这种地, 要想收成好, 就得慢慢地淘, 把里面的土块子捏碎了, 再把石头子捡出来,以前这是大队里的事,大家积极性不高,也不愿意花大功夫在地里, 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自己的了,哪怕只有一亩地, 你也得下狠劲来干,一亩地好好伺候, 能种出够大家一年嚼用的花生大豆还有棒子呢。

  一家子埋头苦干,顾清溪也默不作声地忙碌着,这个时候田地都蒙着一层薄霜,薄霜之下便是冻僵的干硬土地,冻得有些地方已经干裂开来,

  顾清溪拿着锄子,先锄去上面脆弱的杂草,再拿过来榔头去刨之前收割的棒子根,棒子的根深深扎在硬实的泥土中,并不好刨下来,需要费力气。

  这个时候太阳暖和起来了,明媚的阳光为这片干冷的土地抹上了一层金辉,也为这片田地了增加了诗情画意,顾清溪偶尔间抬头看过去,只觉得就连这忙碌的家人,仿佛都入了画。

  萧胜天在和廖金月说话,一边说话一边干活,顾清溪没想到他嘴竟然这么甜,一口一个婶地叫着,一会儿功夫就哄得自己娘简直是用看亲儿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萧胜天了。

  她侧耳倾听,却听到萧胜天在说自己包饺子的事。

  他说过年了家里就他一个人,费劲包了饺子自己也吃不完,没什么意思,不过想想过年,还是包吧,包了下锅里,一个人吃,还说给他没了的奶奶供了一碗,就当陪他了。

  又说自己当初根本不会包,还是后来奶奶走了自己慢慢学会的,就这样,包得依然不好看。

  说起自己这块地,他叹了口气,说只盼着这块地好歹出些收成,能够他吃用就行了,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不图啥了。

  她娘廖金月自然听得感慨连连,心疼得要命,觉得这孩子不容易,甚至还叹了一句:“你们村里的人这是欺负你哪,可怜了你!这些年你过得不容易!”

  这是多好的孩子啊,实诚热情,待人好,这样的孩子,他们竟然说他流氓地痞不是正经人,多冤屈人哪!

  廖金月这么说后,萧胜天很是老实地道:“也不是他们欺负我,是我自己觉得这块地挺好的,够我用就行了。”

  这话说得廖金月更为萧胜天鸣不平了,她摇头:“你啊,老实孩子,被人家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顾清溪听到这话的时候,她正在那里埋头凿一根棒子根,这棒子根埋得特别深,土地又僵硬,她使劲地刨下去,却是根本刨不动。

  她一边刨着一边无奈。

  萧胜天这个时候走过来:“冬天冻得这地太僵了,你估计刨不动,我来吧。”

  顾清溪自然是不给,瞥了他一眼:“没事,我慢慢来,再说我给你刨头,我自己用啥啊。”

  廖金月听到这话,却是皱眉:“清溪,你这是怎么和人说话呢?人家胜天帮你,这是人家好心,你不能这样欺负人家。”

  顾清溪嘴角抽动了下,她无奈地瞪了萧胜天一眼。

  这个骗子,大骗子。

  她现在想明白了,那天他过去王支书家,肯定看到他们村的土地分配图了,所以他知道自己家南边的地在地界这里,于是主动要了挨着自己家的土地,不然凭什么分给他这么一块,他这样的人,打牌都是没输过,怎么会凭空受这种气?

  他可能就没抓阄,主动要了这块地,大家自然高兴,毕竟这是谁都不想要的。

  要了后就跑来找自己家当邻居,还花言巧语骗自己娘。

  呸,说得多可怜似的,其实他能得很,哪里不会包饺子了!

  顾清溪瞪萧胜天,萧胜天却依然笑,迎着阳光笑,笑着说:“给我吧,你平常在学校读书,干农活少,肯定没这力气,别累坏了。”

  这个时候顾建国和顾保运在地那头刨地,正干得专心没听到,而她嫂子正在那边地头收拾荆棘秧子。

  萧胜天:“这面子都不给,那就算了……”

  这话说得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被廖金月听到,廖金月忙说:“清溪,你把刨头给胜天,让他帮着弄,他也是实诚,再说你真没那劲。”

  顾清溪彻底无奈了,只好把刨头递给萧胜天。

  萧胜天接过来,手正好握在了她之前握过的地方,之后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清溪觉得他这一眼意味深长,倒是让顾清溪脸上泛起薄红。

  萧胜天握着刨头,让顾清溪让开一些,顾清溪忙走远了两步,他挥起来,沉稳有力地凿下去,只听铿锵一声,那僵硬的土地被刨开,一根埋得结实且深的棒子根就这么被撅了出来。

  过了年,他只穿了一层薄夹袄,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当他高高举起刨头时,他胳膊上那结实得鼓起,宽阔的肩膀彰显着男性最原始的力道,在这苍茫的田地间,竟让人心跳目眩。

  刨头半埋在被凿开的土壤中,他在弯腰间抬眸,眸光在那墨黑的眉下越发别有意味。

  顾清溪脸上微慌,她觉得自己偷看被人家逮住了,他也许发现自己在看他的胸膛和胳膊。

  他却淡淡地道:“清溪,我来刨棒子根,你跟后头拿锄头松松土。”

  顾清溪只能默不作声地去拿锄头,她知道这个时候和他倔嘴或者怎么着,只会让娘来说落自己。

  这让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并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被数落的时候,哪怕说落自己的是自己亲娘。

  这时候她哥哥过来了,她哥哥看到后,自然是有些不满:“哪能麻烦人家胜天,我来吧。”

  萧胜天笑,笑得一口白牙在阳光下发光:“哥,我来吧,小事一桩,都是邻居,你不让我干就是看不起我了。”

  顾建国很懊恼,本想着先弄那边,没注意这头,谁知道人家竟然帮着干,便说:“总不能让你帮忙。”

  萧胜天不和他争,看向廖金月:“我听婶的。”

  多么结实健壮的少年,多么乖巧恭敬的一句话,廖金月心花怒放,觉得自己儿子这么不近人情:“都是邻居,胜天这是诚心帮忙,你别多话了!你看人家胜天干得多好,比你有劲!”

  遭到鄙视的顾建国无奈地看了顾胜天一眼,回头去拿自己的刨头继续干去了,他得加把劲,赶紧把这地里都弄好了,就犯不着麻烦人家了。

  于是继续干活,顾清溪拿了锄头,跟在后面慢慢地松土,将那被凿开的土地弄平整了,他则在前面刨根。

  萧胜天身子生得健壮,人也是很有力气,一下下地刨,充满力道,毫不懈怠,对她来说颇为艰难的事情,对他仿佛再轻易不过。

  正在那里弯腰锄着的时候,他却一个回身,俯首下来。

  当他俯首下来的时候,脸几乎贴着她的耳朵滑过,这让她猛地一惊,心漏跳一拍。

  他却在她耳边低低地说:“谁让你故意气我。”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他就起身继续干活了。

  她愣愣地握着锄头,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他这是生气那天自己对着一屋子年轻小伙子打招呼笑了,生闷气,便故意跑来这里给她找不自在了。

  这人也真是豁得出去,为了这个,竟然肯要这块全村最差的地!

  ****************

  回到家里,廖金月还是一个劲地夸赞萧胜天,觉得这孩子如何如何实诚:“真是可惜了,家里没人管,混到现在,就这境况,怕是以后连媳妇都难娶上。”

  她感慨:“其实他长得还不错,挺俊俏的,个子又高,多好的小伙子!”

  顾清溪听着这话,默默地吃饭,并不敢吭声。

  她知道自己大逆不道了,娘现在对萧胜天赞不绝口的,但如果娘知道自己的心事,只怕是要备受打击,之后闹起来。

  并不想让爹娘为了这个对自己失望,只能先忍着,等到自己考上大学,能够自食其力回馈这个家的时候,她也就能自己做主了。

  被家人供养着的自己没有任性的资格。

  顾建国听到他娘这话,却是嘲讽地笑了声:“娘,你怕是不知道他那名声,别的不说,你知道前年,他还和人家打架过吗?他这人狠着呢,当时差点把人家打没命,后来不知道怎么着,竟然也没事,如果搁现在,肯定抓起来坐牢了。”

  顾清溪听了,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桩子事。

  上辈子的自己听到并没感觉,只想着这个人颇能逞凶斗狠,可要远着一些。

  廖金月想起这事,也是愣了下,她想起来大家说过的,关于萧胜天一脚把人家踢飞的事,觉得有些可怕,不过想想小伙子那爽朗的笑,最后还是喃喃说:“我看他这人不错,一定是别人欺负他了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顾建国还要说什么,陈云霞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顾建国只好不说了。

  算了,她娘被人家灌了迷魂汤,不提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要紧的事。

  第二天是元宵节,按照他们的习俗,这天要吃元宵,元宵里放些花生枣泥碎豆子黑芝麻啥的,材料越齐全这一年的福气越大,往年家里光景不好,今年却是颇为舍得,廖金月在元宵里放了不少花生黑芝麻,这都是好东西。

  到了元宵节晚上,村子里热闹得紧,各家都提前准备了花炮,什么钻地鼠,二踢脚,麻雷子,还有满地红什么的,无论穷富,几乎每个小孩子手里都拿着几样东西放。

  除了各家的,村里也早就在几个地方挖坑埋了烟火,就等这一晚放出来,那烟火能喷老高老高的,一簇簇的彩花像点燃的流星一般四溅开来,飘出金色粉末,把半个村子都照亮了的样子。

  看完了村里埋的几个大烟火,廖金月满足地回来,下了元宵,一家人各盛了一碗。

  廖金月另外又多盛了一碗:“建国,这碗你给胜天送过去吧,人家昨天帮咱们干活,出了不少力气。”

  顾建国一听就不高兴了:“娘,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廖金月只好喊顾保运,可顾保运已经拎着小马扎去街上了,她又看陈云霞,陈云霞是看顾建国脸色的,男人不同意,她当然不可能去给一个年轻小伙子送吃的。

  转眼屋里就剩下顾清溪了。

  廖金月:“你给人家送过去吧。”

  顾清溪一愣:“啊?我?”

  廖金月:“对。”

  顾清溪小声嘟哝说:“我还得看烟火去呢……等会村里还有一拨。”

  廖金月:“送了你再去看啊!”

  顾清溪:“好吧。”

  ****************

  元宵节的晚上,村子里热闹得紧,从家里走出来,一路都是小孩子在笑跳玩闹,成群结队的比赛放烟火。

  顾清溪捧着那碗元宵,挑小道走,走得快,没多久就到了萧胜天家门口。

  萧胜天家以前是大户,家里宅院一排一排的,占了老大一片地,后来家里不行了,许多宅院都被人家拆了扒了或者占了,如今只留下孤零零的这么一处了,并不算太大,不过可以看得出,那围墙,那屋檐,还有那门墩子,无一处不精致,雕花带纹的,那是过去能工巧匠精心雕刻打磨的。

  顾清溪之前也曾从村口经过,也曾远远地看过,总是会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那精雕细琢的门楼红砖绿瓦都透着一种让人心颤的神秘,那是他所住的地方,于是她不好靠近的地方。

  如今却光明正大地过来了。

  她犹豫了下,才抬起手来,轻轻敲门。

  一下,两下,三四下,里面并没有人回应。

  顾清溪有些失望,难免胡乱想着,该不会根本不在家吧?他人缘好像挺好的,也许在外面和人玩烟火。

  他们村里肯定自己也埋了烟花,这时候难免需要几个年轻小伙子跑前跑后,少不了他。

  正想着,却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远处的烟花绽放,这里的夜色却格外寂静,她听着那脚步声走近了,只觉得那声音踏在自己心上。

  “谁?”少年的声音隔着门板在夜色中传来,听上去懒洋洋的。

  “我……”顾清溪并不好高声说,怕引人注意,只能低低地这么答。

  门里面安静了一会,之后脚步声近了。

  门闩被拉开的声音响起,木头和木头的摩擦如此清晰,之后门“吱——”的一声被打开。

  圆月犹如水银般的光华洒在这古老的门楼前,他一双晶亮的黑眸含笑望着她,因为太过惊讶,剑眉微微耸起。

  她微低下头,将手里那盖了笼布的元宵碗递过去,也不看他,只是说:“给你,元宵。”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发1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