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49、第 49 章
  第49章抢购化肥

  银行工作的闫淑静妈妈烫着卷发, 上身是一件条纹高领毛衣,下面是的确良裤子,一看就和顾清溪娘不一样, 人家是坐办公室的。

  她过来的时候, 宿舍里都好奇地看过来。

  闫淑静妈妈和大家都打了招呼,之后却把顾清溪叫出去, 她笑呵呵地看着顾清溪,一脸欣赏:“你是清溪是吧, 我早就听淑静提起过你。”

  顾清溪忙和闫淑静妈妈问好, 叫阿姨。

  闫淑静妈妈越发喜欢:“你这孩子看着就稳重, 比淑静稳重懂事多了, 我看因为你带着, 淑静也喜欢学英语了, 这可是好事,你劝了她听,以前我们劝,根本不听。”

  闫淑静妈妈说起来孩子学习的事, 也是犯愁, 她挺有想法的,和这个年代很多不关心孩子学习的父母不同, 她花了不少心思在孩子学习上。

  “我家有些资料,我还买了戏匣子给她听广播, 但她哪里听哪个啊!说没用,一直不上心,说英语高考分数也就是占30分,她还是得在数理化上下功夫,我一直也挺愁的, 结果现在突然上心了,说要好好学,我还纳闷怎么了,一问才知道竟然是被你说动的。”

  一时赞叹地看着顾清溪:“说实话,阿姨觉得你实在了不得,农村长大的孩子,父母应该也不懂,结果自己怎么有想法,学习又好,长得也不错。”

  闫淑静妈妈看着顾清溪,多少有种看别人家孩子的感觉,觉得这孩子真好,羡慕人家孩子,便拉着顾清溪的手,好生说了一番,意思是让孩子有个学习的伴,而闫淑静也说了,顾清溪对她学习帮助很大。

  这么一来,,倒是让顾清溪有些不好意思,她可以看出闫淑静妈妈是认真的,也就不好推辞了。

  于是说好了,一周有那么一天,顾清溪跟着闫淑静回家一起住,两个人晚上一起学英语。

  闫淑静家的房子不算太大,不过里面布置雅致,和顾清溪家农村房子自然不同,闫淑静的卧室很温馨,床上还放着一个毛绒小兔子。

  闫淑静爸爸对顾清溪非常客气,还说让她随意一些,闫淑静妈妈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有两个荤菜,其中一个是排骨,这让顾清溪都有些不自在了。

  闫淑静妈妈却道:“头一次来,吃好的,等以后咱就随意,我们吃什么你跟着吃什么。”

  顾清溪这才笑着说:“好。”

  吃过饭后,闫淑静就拉着她进屋开始学习了,两个人一起朗读英语,遇到有些精彩的句子或者生词就停下来,一起讨论语法,有些生词,顾清溪会让闫淑静自己猜,先猜,之后再去查字典,遇到不会的就一起猜,看看谁猜得对。

  一般来说顾清溪猜对得多,闫淑静后来就纳闷了:“为什么?”

  顾清溪:“英语阅读中,猜词也是一种需要锻炼的能力,我读多了,就容易猜对,也有经验。”

  闫淑静若有所思,之后想想敬佩得要命:“你这些法子哪里来的,我都不懂。”

  顾清溪其实都是上辈子听人说起的,自己也是慢慢实践着,只能道:“也是偶尔总结发现的。”

  闫淑静自此对顾清溪敬佩有加,越发用心,用她的法子学英语,开始她还不上道,后来上道了,两个人就开始对着背句子。

  比如有些对话,进行情景表演,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还要争取说得声情并茂。

  这么一来,两个人英语提高都很快,也越来越投入到这种学习中,闫淑静父母在客厅都能听到里面传来的英语声,都不由相视一笑。

  闫淑静妈妈觉得自己女儿上道了,闫淑静爸爸也很赞同:“人家那姑娘学习好,也有想法,淑静和人家多接触挺好的。”

  而顾清溪除了和闫淑静每周一次晚上读英语外,其它时候也没闲着,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都得学起来,闫淑静感觉自己跟着顾清溪学习,提高非常快,接下来在高二下学期的一个测试中,她成绩也提高了不少,当下自然是高兴,对顾清溪简直是敬佩得五体投地。

  冯红英见此,也都想跟着顾清溪学习,顾清溪倒是也不藏私,该怎么学的都和她说了,还把笔记借给她看,彭春燕见了,觉得自己好像也应该跟着进步,想着之前半途而废的事,便和冯红英一起看笔记,可彭春燕学了一番后,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不想学了。

  顾清溪劝了一番,但彭春燕那性子,不想学就是不想学,反倒是冯红英,按照顾清溪的笔记,倒是背了一些句子,进步了不少。

  这段日子,萧胜天过来城里一次,顾清溪见过,不过他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只说化肥还是不够,他和霍云灿再想办法找化肥去,之后就一直没见过了。

  顾清溪自然是想他,但在学校里也还好,上课学习做作业做卷子,那么多事情要做,也不至于想得多难受,只是总担心他,怕他吃苦头。

  从他那里拿过来的那本《国富论》她现在也抽时间抄写,有些字不认识的便请教写下来请教老师,老师懂繁体,她写字快,又肯下功夫,已经把那本书差不多抄写下来了,不过还没来得及和英文对照。

  她知道萧胜天后来做出那些事业,付出了很多,其实挺不容易,总是想着自己能不能帮他,可自己虽然知道后面的发展,却并不懂这些,便想着给他抄了这本书,回头让他看,也许多少有些帮助吧。

  而时间转眼到了这年春耕的时候,农家都开始忙起来农耕,化肥果然成了抢手货,甚至于课间的时候,大家都讨论起来了,说起来化肥的事,要知道这化肥也是凭票供应的,但是现在根本供应不上,化肥票难弄,不少就开始想办法自己买化肥,可自己买化肥,也得有门路。

  闫淑静叹了口气:“哪那么容易呢,我听我爸说,我家农村的姑姑来找我爸,说看看让他想办法弄化肥,可去哪里弄呢,人家现在生产资料局的人根本不见人,张嘴就是没有,说别让他们为难。”

  彭春燕也说:“是啊,我爹也愁着,村里的都说让我爹想办法。”

  她爹是村里的支书,大小是官,身上的担子也重。

  旁边孙跃进恰好经过,看了一眼顾清溪:“东风村不是挨着你们村吗?”

  顾清溪有些意外,不过还是道:“是。”

  自从上次她狠狠地嘲讽过孙跃进后,孙跃进就不怎么在她面前露头了,遇到她也躲着,他好像一直在努力地跑步跳绳,如今确实看着比原来长高了一些。

  其实孙跃进本身不算矮,目测也有一米七多一点吧,怎么都不至于像她说得那样,只不过比起萧胜天来矮半个头。

  她说那话就是故意的,故意打击孙跃进而已。

  现在他突然和自己说话,顾清溪意外之余,也没多说什么,毕竟都是同学,她犯不着彻底不搭理,看在别人眼里还以为怎么了,就平常对待。

  孙跃进听了,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东风村好像弄了一些化肥,听说有多余的,可以想办法去他们村弄化肥。”

  他这一说,周围几个农村同学眼睛都亮了。

  现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家包干到户,那地除了每年50斤的公粮,其它就相当于自己的了,所以家里父母都使劲地伺候地,恨不得从地里种出金子来,而化肥这个东西可是好东西,用了后听说能多产不少粮食。

  孙跃进注意到大家的目光,有些得意起来了:“我家有个亲戚就在东风村,已经和人家说好了,让人家和支书说说,给留两袋子化肥,月不用票,这周末就过去搬。”

  大家听到这个,一个个都羡慕起来,有的开始向孙跃进打听东风村的化肥到底怎么情况,好好的怎么村里竟然有多余的化肥呢。

  一时说啥都有,所有的人都围拢在孙跃进身边,就连彭春燕也凑过去问。

  顾清溪听着却是疑惑,她琢磨着东风村的化肥,应该是和萧胜天有关吧,不然怎么可能村里竟然有不少化肥呢?

  那就是说孙跃进家人想去东风村买萧胜天弄来的化肥?

  顾清溪心里有些怪怪的,她不喜欢孙跃进,而孙跃进曾经贬低过萧胜天,她就更讨厌孙跃进了。

  可惜已经两三周没见到萧胜天了,不然她真想告诉他,干脆不要卖给孙跃进家化肥好了,毕竟这东西大家都抢着,给谁不是给,干嘛给孙跃进家。

  晚上大家躺在床上的时候,宿舍里几个难免讨论起来,彭春燕挺高兴地说已经和孙跃进说好了,到时候和他一起去东风村,还告诉顾清溪:“到时候我也正好去你家玩啊!”

  顾清溪答应着,谁知道彭春燕又道:“人家孙跃进人挺不错的,有这种消息,还无私地告诉我们,以前错看了他。”

  顾清溪听了这话却是疑惑得很。

  她想着,萧胜天能弄多少化肥呢,喂饱了东风村,还能结余出来让孙跃进在这里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