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83、第 83 章
  第83章时光流转

  顾清溪回到学校后, 抽出时间来开始整理,把一些好看的花样元素单独找出来,用笔画出来, 标注了颜色, 又誊写了各种好看的颜色搭配, 如此整理了一些,给了自己嫂嫂陈云霞。

  陈云霞看到后, 惊艳不已,只说好看, 恰好这个时候白花花的芦苇长好了, 割了来,开始编织,尝试着做了几样, 做出来后,别说是她自己,就是周围村里的邻居,都觉得不错, 白净的芦苇搭配上各种好看的布料颜色, 看着又稀罕又特别,拿在手里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原来你家搞的那个芦苇编织, 咱就不懂了, 城里人咋喜欢这个, 现在弄的这个,各种颜色都有,咱都觉得挺好看的。”

  这下子,陈云霞意识到了,自是狂喜, 当即催着自己丈夫一起搞,多弄出来一些,拿给萧胜天看,尝试着去卖。

  萧胜天却带着顾建国,直接去了首都,参加一个什么会议。

  说是去参加会议,其实他们根本没法进去,就在门口等着,摆摊儿,看到人家来往的,有那金头发绿眼睛蓝眼睛的,就给人家吆喝,看他手里的东西,一连几天,卖不出不少。

  再之后,萧胜天又去找人家工作人员,和人家谈,这其中自然免不了许多曲折,不过最后终于,人家竟然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说是可以向外出口。

  这个消息传来,顾家一下子振奋了,也惶恐了,出口,这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

  但是萧胜天却觉得很理所应当,他在首都建了一个贸易公司,和别人合伙。

  为什么合伙,因为这个年代,是开放式贸易保护政策,一切出口都是由国家贸易部门把控的,一般的进出口公司哪怕是接到了订单,都需要拿到国家部门批下来的“外贸指标”,这对萧胜天来说,很难弄到,所以就得和人家合作,为了这个贸易指标“让利”一部分。

  开始的时候顾建国还很忐忑,他怕事情不成赔大了,到时候家里老本也保不住了。

  因为现在村里人都知道顾家的编织品挣了大钱,都想跟着干,大家偷偷摸摸地学,有不少已经学出好看的花样来了,而这个时候陈云霞肚子更加大了,眼看就要生了,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熬夜干活了。

  萧胜天却淡定得很,他让顾建国去招一些会做的来,给他们开工资,让他们帮自己干。

  顾建国都傻眼,这能行吗?

  萧胜天和他分析了一番,顾建国顿时开窍了,虽然依然忐忑,但有萧胜天从旁打气,确实比以前有底气了,当下招兵买马,在村里搞了一个加工厂,愿意来干活的都可以给工资,这下子村里轰动了,纷纷跑来干,当然顾建国并不是什么人都收,他还得“面试”,只有通过的才能进加工厂干活。

  说是厂子,其实就是在自己屋后面搭建起来简易棚子,所有来干活的,都按照他的要求做,做出来后,运到首都,走贸易公司的指标卖出去国外。

  这个年月,美金值钱,国家也很重视外汇,挣到外汇,那就是为国家做贡献,如此一来二去,做了那么一笔,钱哗啦啦地进袋子,顾建国一下子富起来了,这次富起来和别的不一样,那是普通村里人想象不到的钱。

  贸易公司上了正轨后,萧胜天便抽身了,把这一摊子事全权交给顾建国,让他自己搞,又留了自己信任的两三个属下来辅佐顾建国。

  顾建国开始还有些忐忑,觉得自己离了萧胜天不行,后来自己又出口了一笔,这次赚了更多钱,他信心就上来了,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架势。

  到了这个时候,村里人本来有些想着学习顾建国,抢顾建国生意的,他们确实也抢到了,但是抢到后才发现,自己只不过吃人家顾建国不要的残渣,原来人家搞出口,卖给国外,那才是挣大钱。

  但怎么卖国外呢?大家面面相觑,两眼一抹黑。

  最后想来想去,彻底服气了。

  挣那仨瓜两枣的,还不如去顾建国的厂子里干活,不用起早贪黑,还能顺利每个月拿工钱,不比自己折腾舒服?

  这么一来,倒是不少都加入了顾建国的厂子,顾建国的生意更加红火起来。

  因为生意红火,挣了钱,村里还给他评了万元户,给他发奖状对他进行鼓励,一时之间,顾家这日子真是红红火火。

  而顾清溪的嫂子陈云霞,也在这一年的年尾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廖金月高兴得合不拢嘴,顾建国陈云霞也松了口气,老顾家有后了,再也不担心了。

  顾清溪听到这消息,倒是恍惚了好久。

  事到如今,人生和上辈子已经大不同,但是她知道,一切都在两个关键点,一个是哥嫂生个孩子,这家不散,一个是自己考上大学。

  好在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如今学习越发得心应手,高三年级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几乎比第二名遥遥领先六十多分了。

  学校的校长老师都对她寄予厚望,指望着她考一个名校为学校争光。

  因为家里忙开了的缘故,爹娘忙着照料新出生的小侄子,嫂子忙着家里工厂的事,哥哥则在忙着外贸公司的事,顾清溪这里,有时候回家,有时候不回家,反正家里放心得很,并不会觉得有什么。

  而过了年,学校的宿舍重新建好了,大家终于搬进了新宿舍,除了新宿舍,这次还建了食堂,食堂里不光是给大家热热干粮那么简单了,还会卖干粮,卖一些简单的大锅菜。

  这么一来,大家的生活一下子改变了,条件还可以的,就去学校食堂打饭吃,可以吃到热乎新鲜的。

  顾家如今家里境况好,况且萧胜天那里恨不得供着她养着她,不舍得她受半点苦的,顾清溪平时吃饭,自然是在学校食堂吃,要一份干粮,来一个素炒菜或者炒茄子炒土豆什么的,味道好得很,而且新鲜。

  以前一口气带一星期的干粮,冬天干粮干裂得掉皮,夏天干粮放到最后两天几乎发馊,营养肯定好不了,现在有了食堂,营养方面实在是好了太多。

  顾清溪如今日子自由了许多,想吃食堂就吃食堂,想去外面私营饭馆改善生活,那就出去打一个牙祭,实在不行,还有萧胜天那里呢。

  她最近学习太忙,并不频繁去,不过一周会过去一两趟,特别是不回家的周末,白天会过去他那里泡着。

  他买了那么多书,这些却是不好带到学校来的,宿舍里人多口杂,她放那么多书,也怕别人存了心思,便干脆周末抽时间跑过来,在他这里做题学习。

  开始的时候,其实多少有些不自在,毕竟孤男寡女的,又彼此是最热乎的时候,几乎一个眼神交汇间,都是火星子。

  不过好在,萧胜天还是很体贴克制的,特意从厂子里搬来了一个桌子,让她在那个桌子上学习,而她学习的时候,他是绝不打扰的。

  这么一来,也就放松下来了。

  这处小院子是租的人家闲置的,倒是便宜得紧,一个月给十几块钱,一口气租了两年,平时萧胜天过来这里睡觉歇息,偶尔会开火。

  但她来了后,他倒是比以前勤快了,本来应该在工厂随便吃点糊弄的,也会中午赶过来做饭。

  有时候她会和他一起做饭,或者提前给他做好了,他当然不愿意,怕耽误她时间。

  一起快速吃了饭,他在那里看工厂的数据文件,她就坐在桌子前学习。

  他们会做烙酥脆的油饼,会蒸馒头包饺子,会擀面条,还会搭配一两个家常菜。

  顾清溪开始贪恋这种滋味了。

  有时候她搬了小桌子在门前做测试卷子,阳光从树荫缝隙里洒下来,小院子里很安静,只有她纸笔的沙沙声以及他在翻书的声音,顾清溪会抬头,看看天,看看光阴,看看树上的叶子。

  岁月很长,光阴正好,她和他也正是最美的年华。

  *****************

  这年的三月,顾清溪正在教室里看一本英文书,这是萧胜天从首都给她买来的,里面故事很有趣,她每天会抽出时间阅读一会,当做英语学习中的泛读,也算是给自己一些放松时间。

  就在这时,班主任老师却匆忙过来,找到她:“清溪,你出来下,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下。”

  顾清溪当即出来,纳闷:“什么?”

  班主任老师:“你对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感兴趣吗?”

  顾清溪一听这话,当即明白了。

  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就是IMO,本国大概是八十年代初开始参加的,当时派出选手去国际参赛后,成绩一般,大概在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组建自己的国家奥林匹克集训队,征战国际奥林匹克,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作为后世的一位学校老师,对这个当然耳熟能详,后来不知道多少小孩都在拼命学这个呢。

  不过在这个时候,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还是一个新鲜名词。

  于是顾清溪便道:“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那是什么啊?考数学的吗?”

  班主任老师有些为难:“其实具体我也不懂,听说考数学的,题目特别难,现在区里要求每个学校派出来几个学生参加,要进行选拔,问题是高二也就算了,高三,我真得挑不出来人,所以想着,你能不能参加下?”

  顾清溪听班主任老师这么说,自然明白她的难处,要知道现在大家再过两三个月就要进行筛选考试了,都在紧锣密鼓地备考,估计不懂这个的,不会去参加这个,会觉得浪费时间。

  班主任老师看顾清溪蹙眉沉思,好像有些犹豫,便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顾清溪却点头:“老师,那你把我报上去吧,我参加这个比赛。”

  她想着,重活一辈子,她是为了家人,也是为了自己,如今家人一切顺遂,自己的高考马上就在眼前,按说她应该全力以赴才对。

  但是高考如果不出意外,她考上大学应该没问题,在这种心理觉得比较稳妥的情况下,一个机会出现在她面前,她也想挑战下自己,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班主任听了,自然是高兴,也松了口气:“现在大家都忙着准备高考,我哪好意思让同学去参加这个,可是这个是上面指派下来的,说每个学校出五个名额参加考试,要一层层选拔,你能参加,真是帮了老师大忙。”

  顾清溪听了,随口问道:“那另外四个呢?”

  班主任:“我也在愁着,再问问别的同学吧。”

  班主任没说的是,顾清溪去了,至少任务完成了一半,她能撑场面,剩下的四个随便找几个凑数,也就说得过去了。

  一时回到班级里,正好下课了,大家都好奇地围着顾清溪问起来怎么回事,顾清溪就把自己打算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事说了。

  周围同学一听,自然是议论起来。

  “啊?考这个有啥用?”

  “清溪,你别傻了,赶紧和老师说,你别去考,考这个没用,听说题挺难的,特别古怪,高考根本不考那个,关键是咱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不能耽误了。”

  也有的觉得:“不过清溪学习好,应该不会受影响吧?”

  当然了,更多的是私底下讨论起来,说是还有名额,可能老师还得让别人去参加。

  大家自然不愿意去,这事一直持续到傍晚吃饭时候,,果然大家都陆续提起来,老师请他们去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选拔的事,大部分都拒绝了,觉得“太耽误事了”。

  顾秀云因为是复读生,到底多学一年,现在数学成绩也不错,老师竟然也找她了,她很有些得意地说:“这个东西犯不着参加,我又不傻!”

  顾清溪参加了,这不是活该给自己找麻烦吗?顾秀云觉得好笑,她看着顾清溪,只觉得顾清溪这下子活该,最好是高考受影响,没发挥好,那才叫有意思呢。

  闫淑静听了,也有些替顾清溪担心,怕她影响自己高考。

  顾清溪便将奥林匹克的起源以及来龙去脉说了,最后说了重要性,闫淑静一听,豁然开朗,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后来她回去家里,和父母商量了下,决定也参加这个比赛。

  周六的时候,她过去找萧胜天,便把这事说给萧胜天听了。

  萧胜天对这个也不懂,便随口道:“那我去帮你打听打听?”

  顾清溪:“这个不用了,反正就那么一个比赛,也不影响什么事,就当参与一把。”

  萧胜天见此,自然赞同:“多参与参与,总比不参与好。不过这个到底是什么考试,需要怎么准备,我们还是要了解下,毕竟既然参与,就想做得好一些。”

  顾清溪心里一动:“你之前给我买的那本书不错,好像对这个有用,就是那个《八省市数学竞赛资料汇编》,华罗庚编著的。”

  萧胜天听了,顿时懂了,当下没说什么,不过过了几天,他就拿给她一套书,竟然是奥数相关的习题集以及难点讲解,有中文的,有英文的。

  顾清溪惊异不已:“你咋弄的?”

  萧胜天:“你看看这些哪些对你有用?”

  一时又补充说:“不过也别想着都看了,你马上筛选考试,这些捡重点的看看得了。”

  顾清溪连连点头,挑选了一番,最后选定了一本,打算集中研究上面的难题。

  顾清溪这里颇付出一些心血研究奥林匹克竞赛的题型,研究出来,她会和闫淑静分享下,闫淑静自然也跟着受益匪浅,不过到底是轻易带来的经验,不会有顾清溪那样的体会。

  顾清溪在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上这样付出,旁边人的人看了自然是不值当,觉得顾清溪太傻了,但是大家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害怕这种事落到自己头上,那岂不是老师也会要求自己像顾清溪那样努力?他们可没那时间!

  这其中自然也有人劝闫淑静:“你和人家顾清溪可不一样,她学习多好啊,就算随便考,也能考上大学,你如果受影响,那就亏大了!”

  闫淑静听了,有些动摇,便和自己父母商量了下,结果父母的意思是,参加,说这个挺好的,他们已经打听过了,闫淑静见此,自然也就坚定了,父母的见识肯定比学校的学生强。

  再后来,胡翠花又来说话,私底下和闫淑静说:“你参加这个干吗?我觉得你参加,就是陪着太子读书,顾清溪觉得自己学习好,才敢去,她让你也去,你这不是傻吗?”

  她说完这个,闫淑静看了她一眼:“我就傻,关你什么事?”

  胡翠花一噎,她有些无法相信地看着闫淑静。

  印象中闫淑静这个人有些高傲,但总体性子平和,她以前不是这么说话的吧?

  这种说话风格确实不是闫淑静的风格,她是学顾清溪。

  顾清溪平时温温软软的人,但是呛起人来嘴皮子可是利索得很,她最近也在学习这项技术。

  而胡翠花这种挑拨离间自己不想参加非跑过来撺掇别人的,闫淑静明白,不用对她客气。

  这件事,看在彭春燕眼里,自然是觉得好玩,她拉着闫淑静的胳膊:“淑静,其实你们参加下那个比赛,挺好的,这是好事,我也就是自己水平不行,不然我也参加了,你们好好参加吧,等着你们为祖国争光!”

  当她这么说着的时候,眼睛里依然在笑,不过闫淑静总感觉,那是一种“盼着你往歪路上越走越深”的笑。

  她看着这个,多少明白,上次因为彭春燕要行侠仗义带顾清溪出去的事,她对顾清溪很不满,也是因为这个,现在看顾清溪参加什么比赛,她怕是恨不得顾清溪学习受连累高考发挥失常吧?

  闫淑静后来就对顾清溪说:“气死我了,咱一定得好好学习,高考考好了,到时候让她们大吃一惊!”

  顾清溪自然也是这么想的,当下越发和闫淑静铆足劲学习。

  谁知道过了两天,班主任老师兴奋地找来了,却是传来一个消息:“参加那个奥林匹克竞赛,如果成绩特别好,会有加分!如果考得再好,可能会保送进入名牌大学就读!”

  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激动了,兴奋了。

  参加一个比赛,就有可能直接进入大学吗?

  马上就有人问:“老师,如果考得不好,那有机会进一般的大学吗?”

  不求名牌,就上最一般的大学,就知足了。

  于是别人赶紧也跟着问:“去参加,考得很不好,上中专行吗?”

  班主任老师笑了,示意大家安静。

  她这次也了解了这个“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到底怎么回事,便开始给大家讲,讲了起源和历史,讲了现在国家对这个竞赛的重视程度。

  “别的我不知道,反正考好了,给国家争光,好大学争着要,去年的两个,听说一个去了清华,一个去了中科大。”

  大家听得精神振奋,赶紧问班主任老师还有名额吗,他们也要参加!

  顾秀云皱眉,脸色难看起来,胡翠花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彭春燕则是马上扑过去找顾清溪和闫淑静:“你们之前学啥来着,带带我呗!”

  闫淑静顿时无语了,这也行?

  *************

  顾清溪详细了解了政策,考得好可以高考加分,如果再突出,还可能会直接被好大学录取,这让顾清溪心花怒放,隐隐激动起来,骨子里一股子冲劲。

  她想试试。

  虽然通过高考,她觉得自己绝对可以考上大学,但到底心里也是担心,如果能考一个奥数的加分或者提前录取,那一切就不一样了。

  哪怕没办法得到提前录取或者加分,只要她能在这次奥数中省份级别竞赛有个名声,那一切都会不一样,至少没人敢随便替换她的成绩了!

  而这个时候,顾秀云胡翠花还有其它一些班级的同学,都紧张起来,大家全都跑过去找班主任报名,想要参加这个竞赛。

  班主任也是无奈了,之前她到处问,大家纷纷摇头不愿意参加,她也不好意思强制大家,结果现在,大家竟然抢着要。

  最后一群人争来争去,班主任打算对他们进行考试。

  顾秀云:“那顾清溪考不考试啊?”

  班主任老师:“顾清溪和闫淑静,人家那是早就预定好的名额,名字已经报上去了,就不用考试了,你们的名额还没定下来,所有得考试,竞争这三个名额。”

  其实当然不是,要报一起报,不存在先固定下一部分名额的说法,不过班主任也是想矬子里拔将军,好歹挑一个好的,同时也免得为了争夺名额搞出什么事来,用考试选拔的方式,最好不过了。

  顾秀云几个一听,苦不堪言。

  早知道早报名了,现在晚了,竟然还要竞赛名额?

  这个时候,大家再看顾清溪和闫淑静,羡慕得不行了,但又有啥办法,当初自己还笑话人家,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捡人家剩下的,通过努力考试去拿到人家轻松有了的名额。

  不过考试却是并不好考,这什么奥林匹克竞赛,到底考啥,谁知道呢?

  有一些同学就打听到,顾清溪这里有相关的参考书,于是就有人来借阅,顾清溪倒是大方的,有些书她已经看过了,对别人有帮助,对自己又是无关紧要的,也就借给别人。

  借到书的,自然是感激涕零,恨不得把顾清溪当菩萨供着。

  可书就那么一两本,哪能谁都借到啊,大家眼巴巴地排着队等着,看看能不能轮到自己看一眼。

  于是一时之间,顾清溪简直成了班里的香饽饽,大家都恨不得使劲讨好巴结顾清溪。

  闫淑静看着这情景,都乐了:“现在大家都后悔死了,全都想着找你借书。”

  顾清溪笑,和她说:“书可以借,笔记咱俩自己私底下学。”

  闫淑静:“嗯嗯嗯,那肯定!我还指望着靠着你好歹拿个什么名次,加一个十分呢!”

  正说着,彭春燕从外面过来了,她笑哈哈地说:“对了,清溪,你那个笔记,借给我看看吧?”

  顾清溪:“啥笔记?”

  彭春燕拉着她的胳膊:“清溪,就那个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笔记啊,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借给我们看看吧!我现在得赶紧进步进步。”

  顾清溪:“这个我自己还得看,毕竟是紧要时候。”

  彭春燕笑着,一脸爽朗随意的样子:“哎呀,你不是学习特别好了吗?怎么还要学习?我看你黑天白夜都在学了!”

  顾清溪:“黑天白夜都在学,所以笔记更紧要,一直在用呢。”

  彭春燕叹气,有些不敢相信:“怎么这么用功,你这是想去保送名牌大学吗?”

  顾清溪:“对,有这个打算。”

  彭春燕就不说什么了,笑容慢慢收敛,她转身走了。

  顾清溪自然知道,她怕是背后会说什么,但随便让她说去吧。

  有实力,还怕别人背后嘀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