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90、第 90 章
  第90章受伤了

  顾清溪跟着年轻媳妇一路赶往医院, 走在医院的路上,脑子里全都是萧胜天,她会想起上辈子的那个他, 上辈子的那个他,对于过去创业的艰辛, 总是一言代之。

  当别人执意问起来的时候,他会笑一下, 笑得云淡风轻, 不过从他的履历来看,过去并不是一帆风顺, 还是遭遇了许多艰辛的。

  顾清溪之前会想着, 他能顺一些, 不要那么多苦楚,哪怕成就不如上辈子好了,衣食无忧就行了,犯不着那么辛苦, 好在这辈子,她眼看着他一路坦途,没遭遇什么大波折大辛苦, 这事业也是顺风顺水的。

  可他没想到, 他还能遭遇车祸。

  那媳妇说得有些含糊, 再问,她也说不清楚了,顾清溪自然是着急, 到了这个时候,什么赌气,什么不甘心, 全都抛到了烟消云散,她心急如焚,只想赶紧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等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匆忙赶过去病房,一眼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萧胜天,几乎不敢相信。

  才两天的功夫,他消瘦了许多,两颊处泛着异样的红晕,明显是在发烧。

  顾清溪走到跟前,蹲在那里仔细看他,看得心痛如绞,这时候霍云灿和护士过来了,她忙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霍云灿把她叫出去,神色凝重:“就是前天的事,下午他突然过去工厂,感觉情绪不太对劲,看到工人在装车,说是也去帮着装,结果就出事了。”

  前天……

  顾清溪多少意识到了,就是那天他从自己学校离开后。

  霍云灿看向顾清溪,一脸沉重地道:“火车碰到了,腿部骨折了,不知道以后什么情况,希望能恢复正常吧,如果因为这个成了瘸子,那是一辈子的事。”

  顾清溪听着这话,心口简直如同被重锤子使劲凿着一样难受。

  霍云灿看了她一眼:“现在关键是他自己意志消沉颓废,本来前些天急着要把那块地买下来,我说再等等价格能便宜,他不听,高价拿下来那块地,拿下来后马上请了设计师要设计房子,谁知道前天突然像死了半截,出了车祸后,更是一副不想活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他叹了口气:“你进去看看他吧,兴许他能听进去。”

  顾清溪抿着唇,点头,又进去了。

  这个时候护士已经给他重新扎针输液了,病房里没什么人,他躺在那里,依然紧闭着双眼,五月的阳光从窗棂投射进来,落在白色的床单上,也洒在他的手上,他那手安静地搭在床边,点滴无声地流动着。

  顾清溪看了好一会,鼻子里发酸,想哭,但到底忍住了。

  她想起冬日大雪中,他一扬眉间的不羁,他陪着自己一起吃东西时,眸间那抹温和的笑,还有往常他握住自己手时的火烫。

  那样的一个人,浑身充满了力量,可是现在他受伤了,病了,躺在那里安静得仿佛岁月都停止了流动。

  顾清溪颤抖着,将自己的手轻轻地覆在他的上面,不知道是不是输液的缘故,手背上竟然泛着奇异的沁凉。

  顾清溪小心地将那手包在自己的手心里。

  ***************

  萧胜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那时候顾清溪正在将一份稀粥放在床头,护士说等下萧胜天醒了正好喝,顾清溪怕他没醒来稀粥就凉了,便要放在热水里好歹温着。

  当她这么回头的时候,便看到床上的萧胜天睁开眼睛,正定定地望着自己。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子,将这一片白色的病房染成了淡薄的粉色,他躺在那里,因为削瘦而越发深邃的墨色眸子安静地望着自己。

  顾清溪被他看得心颤,不过到底是忍下了,抿唇,低声说:“你饿了吗,这里有稀粥,你要喝吗?我喂你喝?”

  他却是根本不说话,就那么定定地望着她。

  顾清溪:“你发烧了,刚才打了点滴,现在烧差不多退下去了,不过你还是应该多吃点东西,不然没营养。”

  萧胜天:“你——”

  发出的声音粗嘎沙哑,那是发烧过后仿佛被撕裂的嗓音。

  他艰难地蠕动了下干涩的唇,继续说:“你为什么过来?”

  顾清溪听到这话,又是心疼又是难受,却又是无奈。

  他都受伤了,少说一句不行吗?

  顾清溪抿唇,到底是说:“等你病好了再说吧,我先喂你喝粥。”

  萧胜天却扭过脸去:“你不是要把东西都还给我吧,那还管我做什么?”

  顾清溪:“我看着你这样难受行了吧?你都病成这样了,我能一走了之?你认为我就这么狠心?”

  说完这句,病房里陷入了沉寂。

  顾清溪也就不说什么了,人病着的时候,大抵心情不会太好,她犯不着和他计较什么,一切等他病好了再说。

  可是就在顾清溪弯腰去洗那用过的毛巾时,就听到萧胜天突然哑声道:“你是不是同情我?”

  顾清溪怔了下,抬头看过去。

  他依然背对着自己躺着,没看自己。

  她垂下了眼睛,低声说:“你认为是就是吧,不管怎么样,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以前也帮了我不少,哪怕你现在和我没关系了,你病了,我肯定得照顾你。”

  然而这句话一出,萧胜天却瞬间被激怒了。

  他嘲讽地冷笑一声:“那你走吧,给我走,既然你和我已经没关系了,就不要假惺惺地在这里照顾我,传出去,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

  顾清溪听了,气得手几乎发抖。

  不过到底是忍下了,他病着,病成这样了,自己才不要和他计较,一切等他病好了再说。

  是以她没说什么,端起旁边的稀粥来:“你先吃吧。”

  萧胜天却根本不理会:“我说了,如果你是同情我,我不需要同情,我也不敢让你一个未来大学生伺候,你走!再不走我叫护士了!”

  顾清溪这下子是怎么也受不了了。

  她想起来许多事,想起来上辈子,她忍受的那些,被病人呵斥挖苦的日子,就算付出所有,到头来得到的什么?

  而如今这一下午,她问人家医生,问人家护士,问人家他腿伤到底怎么样,问人家他烧什么时候退,她在那里洗手巾帮他擦脸擦脖子擦手,她能干的都干了,她心疼他,难受,想哭,之前所有的赌气都已经不去想了,就算他故意晾着好了,也不去在意了,只要他好了,自己是怎么着都行。

  结果呢,好不容易盼着他醒了,忍气吞声,他却硬生生地来一句这个。

  顾清溪:“你之前对我那么好,现在你病了,就算是一条狗,也有感情吧,我来照顾你,至于让你这么说吗?”

  她说完这话后,他却并没说话,黄昏时候的病房,沉浸在病态的粉光中,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沉寂压抑。

  突然,萧胜天嘶哑而冰冷地道:“我对别人好,那是因为我自己高兴,我对别人不好,也是因为我自己高兴,所以你用不着为了这个愧疚,也不用因为这个感激,我不需要别人同情,也不需要别人因为感激对我好。”

  顾清溪几乎是绝望地看着他:“好,你既然话说到这一步,那我走行了吧,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就当我不认识你!以后见了,就当谁也不认识谁!”

  说完她转身跑出去。

  跑出去的时候,恰好碰到过来的霍云灿,一看顾清溪眼里都是泪,吓一跳,忙问怎么了。

  顾清溪咬牙切齿:“他就是死了,也和我没关系!”

  一时顾清溪跑了,霍云灿急匆匆地赶回病房,一看,果然他已经醒了。

  当下也是恼了:“你到底和人家说了什么?是不是你惹了人家不高兴?今天人家知道你病了,急巴巴地跑过来,一看就担心你担心得要命,一直守在这里照顾你,那分明是对你有意思,怎么你一醒来,就把人家气跑了?”

  萧胜天神色冷硬,静默地看着霍云灿。

  霍云灿愣住了:“这,这是咋啦?”

  怎么一醒来仿佛他和他是八辈子的仇人。

  萧胜天:“她既然走了,那就让她走吧,不要叫她回来。”

  霍云灿:“为什么?我问你,那天到底怎么回事?你本来不是说去拿设计图,之后就要开工吗,怎么突然这样了?刚才又是怎么回事?”

  萧胜天垂下眼来,缓慢而低哑地道:“房子不盖了,那块地,留着以后盖宿舍吧。”

  霍云灿:“啊?”

  这变得也太快了。

  他无法理解:“那天你是不是去找她了,她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萧胜天:“没说什么。”

  霍云灿瞪眼:“都闹成这样了,还能没说什么?”

  萧胜天别过脸去,哑声说:“我饿了,把稀粥给我。”

  霍云灿愤慨:“没有稀粥!”

  萧胜天不吭声了。

  过了一会,霍云灿到底是把稀粥递给他,萧胜天勉强半靠在床上,自己单只手喝了那稀粥。

  霍云灿从旁看着,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的设计图呢,给我看看。”

  萧胜天:“撕了。”

  霍云灿:“真的假的?那可是花钱请人家设计院画的,你还能撕了?”

  萧胜天颓然地道:“不盖了,没用了。”

  霍云灿见此,彻底无奈了:“你啊你,至于吗?人家姑娘眼巴巴地来照顾你,你顺坡下驴得了,犯得着继续犯倔?别管之前你俩谁的错,差不多就得了,现在人家姑娘照顾你,你都能把人家赶走,那你以后打算怎么着?”

  萧胜天还是不说话。

  霍云灿气得跺脚:“你仔细想想这事,你到底怎么着?觉得人家前途好,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干脆放弃,还是打算争取争取,把她拴住?”

  萧胜天苦笑一声:“放弃吧,她挺好,我犯不着拖累他。”

  霍云灿瞪眼:“拖累?你怎么拖累她了?”

  萧胜天:“你和人说话我听到了,我这条腿是不是要废掉?”

  霍云灿:“啥??”

  敢情自己说话的时候,他根本没睡着?

  霍云灿无语了:“我那是吓唬她的,让她心疼的,至于吗?你就是一点轻伤,根本没事!”

  萧胜天听了,倏然望向他。

  ************

  一直到了晚上,萧胜天睡了,他偷摸地进来,找了一番,终于在床旁边的柜子里找到了,很好地放在一个文件夹中,还是很珍惜的嘛。

  霍云灿拿着那文件夹,直接过去找顾清溪了。

  “这个你好歹看看吧。”学校外面,他把这个给了顾清溪。

  “这是什么?”顾清溪脸上有着不耐。

  本来她从首都高高兴兴地回来,也是很想他,想着私底下说话,渴望着能和他亲近,结果他倒是好,远着他。

  谁都不是傻子,有些事没明白着说出来,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傻子都能看出他在远着自己。

  关键这不是第一次了,是第二次了,好的时候宠上天,不好的时候就突然冷淡下来,这么来几次,她受不了。

  他病了,她跑过去伺候人家,人家还能把她赶回来,这更是让她绝望了,要散,那就真得散好了,谁也别牵挂谁,他走他的阳关道,自己走自己的独木桥。

  “这是他让人家给画的设计图,”霍云灿叹了口气,低声下气地说:“自从那次从首都回来,他就开始琢磨着想买一块地,也是正好赶上这次的机会,他买了挺大一块地,花了一大笔钱,买了后,就专门找人家设计院做了设计图,想盖房子,里面的设计,他都是照着你喜欢的样子提的要求。”

  “那天你要回来,他去接你前一晚,来找我喝酒,他没多说话,可我觉得他心里可能是想多了,还是觉得你太好,怕耽误你,他自己可能也没想明白,便没回去村里,一直在闷头搞设计图的事,他想尽快开工盖好了。”

  顾清溪听着这话,心酸:“那他也没说啊,他那么冷着我,我哪知道!”

  霍云灿:“那天他是不是拿设计图给你看?”

  顾清溪咬唇:“是,不过他也没解释,我不知道。”

  关键是,她当时真得是好气,去了小院,发现他竟然搬家了。

  她心里还牵挂着那里的柳树,那里的落叶,那里的小书架,还有两个人一起做过的饭,结果他就搬家了!

  搬家了也没告诉自己。

  这让她有种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其实自己已经被抛弃的感觉。

  以及在小院前那个骤然的误会,尽管很快知道是误会,可那一瞬间太打击人了,打击得人万念俱灰。

  这种情况下,她突然看到他,真得没办法有什么好心情去体谅他的想法。

  霍云灿:“他肯定有做得不对的,他那性子,看上去沉稳大方做事周到,但其实骨子里也有些偏执,关键时候犯倔,对于你俩的关系,他多少也有些想多了,太在意,所以患得患失。”

  霍云灿没说的是,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觉得萧胜天拴不住顾清溪,别看一时好,两个人早晚还是得崩了。

  不过现在看着好友这样,他还是尽力而为,至少先把眼前的事过去再说。

  霍云灿:“其实我也没谈过对象,也不懂,但我知道他是真心对你,是掏心挖肺,你可能和他说了什么,打击到他了,他回到工厂那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甚至怀疑,他被货车撞到,就是他自己故意的,他这就是故意自己让自己难受。”

  说着,他递给她那设计图:“你看看行吗?就看一眼。你不要光看他说了什么,你好歹看看他做了什么,最近是化肥的季节,工厂里忙得要死,还有外贸公司那里的事也在谈,他真得很忙,可是他还是抽出时间来一直和设计师对这个设计图,光设计院就跑了好几趟。”

  顾清溪拿过来,打开,朦胧夜色中,她看到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规划图。

  霍云灿:“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看,看清楚,想明白,然后再想下一步打算怎么着,我这里也会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顾清溪点头:“谢谢你。”

  霍云灿叹了声:“不用谢,我就盼着你们别闹腾了。”

  不然这工厂的生意都没法做了……

  *************

  顾清溪回到宿舍,点了蜡烛,打开来仔细地看,那设计图非常详细,先是总图,后面有各种细节图。

  她看到,这是一处两层高的楼房,分为花园部分,运动部分,还有水池,花坛,两层房间分为客厅,书房,还有儿童室等,可以说是能想到的,全都设计进去了。

  她翻到了其中一页,那一页是书房的设计,看得出来,那张设计图修改过好几次,里面逐渐增加了阳台读书角和一面墙书架设计,那阳光读书角画得很细致,恰好就是她梦想中的样子。

  顾清溪看着这个,就想起那一次,在小院门前的树荫下,她曾经和萧胜天说过的,她说自己希望有一个大落地窗阳台,有一个大读书区,地上铺好看的地毯,来一个大大的懒人沙发,还要有淡蓝色的窗帘,养两株盆栽,她坐在沙发上沐浴着阳光看书。

  他是记得的,还有一些别的小细节,自己说过的话,他都记得,全都让设计师设计在里面了。

  顾清溪看得鼻子发酸,眼泪就往下落。

  其实如果在自己以为被冷落的那段,他一直在忙这个,他可以告诉自己啊,解释清楚啊,为什么不说。

  他给自己看什么设计图,正好赶上自己刚从小院碰了钉子回来,心里当然不好受,可他也没解释!

  “笨死你了!”顾清溪趴在被子里,哭着低声骂他:“活该,你就是活该!”

  又想起上辈子的那个他,在飞机昏暗的光线中,那个寂寥的中年男人,一时恨得越发咬牙切齿,恨不得揪住他,质问他。

  如此抱着那设计图,一夜竟是不曾好好合眼,到了半夜时候才勉强睡去。

  第二天醒来,头懵懵的难受,不过人倒是冷静了许多。

  不同于之前对他的愤慨不满,也不同于深夜对他的心痛怜惜,顾清溪更多的是冷静,冷静地对比两辈子他的种种行为,思索他性子里的偏执和倔强,去想自己对他的期望,以及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这么分析了一番后,倒是更加冷静下来。

  不疾不徐地吃过了早餐后,她才背着书包过去医院,到了医院,正好工厂里好几个人来看萧胜天,有男有女,其中有个还是之前她见过的银丫。

  银丫一看到她,马上低下头,好像老鼠见了猫一般。

  其它几个也忙说:“顾同学来了,那我们先走了。”

  一时大家都散了,病房里只有萧胜天和顾清溪。

  萧胜天躺在那里,抿着唇,望着天花板。

  顾清溪沉默了一会,也没说话,径自关上门,之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从书包里掏出来书,开始看书,并认真查英语词典做笔记。

  萧胜天微侧首,看向她的背影,挺直纤细的背脊有着优美的弧度,过肩的墨发编成两条柔顺的辫子轻轻搭在肩头,墨色头发和白色衬衫衣领中隐隐露出一截后颈,细腻雪白。

  晨间的光让屋子里变得明媚和煦,他看着她,却像隔了一层雾气,并不那么真切。

  甚至恍惚中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是不是一场梦。

  也许伸出手去抓,根本就会消失了,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萧胜天傻傻地看着她的背影,倒是半响没动,也不敢出声,生怕她真就这么不见了。

  这个时候护士进来了,说是给萧胜天换药。

  顾清溪便起来帮忙,因为有一处是他的胳膊,需要人帮着扶好,她便在旁帮忙扶着,护士那里拆开绷带换药。

  她这么扶着自己的时候,萧胜天便扭过去看。

  距离太近,他能清楚地看到她弧度优美的下巴以及微微抿起的唇儿,这让他恍惚中觉得,这不是幻觉,她确实安静地守在自己身边,不声不响,不生气,但也不和他说话。

  护士走了,萧胜天半坐在那里,仰脸看着顾清溪。

  顾清溪没理会,继续坐在旁边看书,做笔记。

  萧胜天终于忍不住了:“你在做什么?”

  顾清溪:“我在学习啊。”

  萧胜天听到这话,沉默了好一会,也就没说什么。

  在学习,这是一个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但偏偏顾清溪理直气壮。

  顾清溪没理他,继续做自己的笔记。

  中间萧胜天厂子里的叫小黄的过来,看那意思是要照顾萧胜天的,不过见顾清溪在,有些尴尬,看看萧胜天,看看顾清溪。

  萧胜天:“你先坐这里吧。”

  顾清溪:“你先走吧。”

  那小黄看看萧胜天,看看顾清溪,不知道怎么办了。

  顾清溪看都不看萧胜天,直接说:“我先照顾着,有什么事叫你。”

  萧胜天还待说什么,小黄已经跑了,甚至连门都帮忙关上了。

  萧胜天:“你这是做什么?”

  顾清溪:“你没看人家很想走吗?人家根本不想照顾你,你以为人家想照顾你?脸不要这么大。”

  萧胜天:“你——”

  顾清溪:“没什么事我就继续学习了。”

  萧胜天终于磨着牙道:“你扶我起来吧。”

  顾清溪:“起来做什么?”

  萧胜天脸色铁青地看着她,不说话。

  顾清溪懵了一会,之后恍悟:“你早说嘛!”

  说完扶着他起来,之后过去了旁边的洗手间。

  他受伤的是胳膊,腿上也有些伤,不过没大影响,现在主要是发烧后身体虚弱,需要人扶着。

  顾清溪扶他到门口,他自己进去了。

  等下萧胜天出来,顾清溪继续扶着他上了床,又细心地帮他盖上被子。

  萧胜天躺在那里,看着帮自己掖被角的顾清溪,终于低声问:“为什么?”

  顾清溪:“什么为什么?”

  萧胜天:“你不是——”

  他犹豫了下,到底是艰涩地道:“你不是说散了吗?我之前也让你不用同情我了,你又跑回来做什么?”

  顾清溪诧异,疑惑地看着他:“我现在也没说不散啊,我说多余的话了吗?还是说我现在照顾你,你就想多了?”

  萧胜天差点一口血:“是,你就是同情我。”

  顾清溪:“能同情你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萧胜天那口气在心里,不上不下,憋了半响,最后终于抿着唇不吭声了。

  顾清溪却不理他,继续做自己的笔记。

  过了一会,萧胜天:“你还是回去学习吧。”

  顾清溪头也不抬:“为什么?”

  萧胜天:“我怕这里环境不好,影响你。”

  顾清溪:“我觉得挺好的,在这里学习我心情好。”

  萧胜天:“这里有药水味。”

  顾清溪:“是啊,看着身边一个受伤的病人,想到他不能下床到处走动,而我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努力学习,我会更有心气学习。”

  萧胜天顿时一句话都不想说了,他定定地看着她的背影,确认了一件事,她就是来让自己不痛快的。

  一直到中午时候,顾清溪还在,这个时候霍云灿来了,送饭来的。

  他以为小黄在照顾萧胜天,结果一看是顾清溪,倒是意外,意外之下也是笑了:“那,那我走了啊,胜天,你看顾同学来照顾你,你说话注意点,不要惹人家生气。”

  萧胜天扫了他一眼,没理他。

  霍云灿见此,赶紧走了。

  顾清溪:“你刚才怎么不留下霍同志照顾你吃饭?”

  萧胜天抬眸看向她。

  顾清溪:“你是不是想让我伺候你吃饭?”

  萧胜天:“我——”

  顾清溪:“你想让我照顾你吃饭,那好歹说点好听的,毕竟我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要不这样吧,我赶紧帮你把霍云灿叫回来。”

  说着顾清溪就往外走。

  萧胜天马上叫住她:“别。”

  顾清溪停下脚步:“那你就是想让我照顾你吃饭了?”

  萧胜天不吭声。

  顾清溪:“那你得说好听的,求求我,不然我就不管了,反正现在霍云灿走了,小黄也走了,没人管你了,你落我手里,我想饿着你就饿着你。”

  说得好狠……

  萧胜天沉默地看着她半响,终于道:“你想听什么?”

  顾清溪:“那得你自己想,想好了就说,想不好别说,不说就一直饿着。”

  这时候,正好一个护士经过,听到这个,吓了一跳,不过没敢吭声,心说那个小姑娘看着文静秀气,但是说话好狠,这简直是虐待病人哪。

  萧胜天定定地凝着她。

  顾清溪见他不说,就自己取了餐盒来吃,不得不说,这饭菜不错,比她自己在学校吃得要好,还挺香的。

  萧胜天舔了下唇:“对不起。”

  顾清溪:“什么?你和谁说对不起?”

  萧胜天:“是我没顾虑到你的想法,你刚回来,我确实有些犹豫,也有些担心,我便想着赶紧把那边的房子设计好,拿着给你看,想着你看了一定喜欢。”

  那几天确实是在考虑,考虑自己是否真得合适她,但是理智是一回事,能不能割舍又是一回事,最后发现还是不能,就当是他自私好了,他就想拴住她一辈子。

  所以紧赶慢赶,一直赶着做好设计图,想着给她看。

  谁知道再次见到她,她却恼了,说了那些话,还把瑞士手表和钱还给他。

  昨天她过来,霍云灿和她说话,反而让自己误会了……当然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顾清溪:“你没考虑到也没关系,反正我现在和你没关系。”

  萧胜天:“清溪——”

  顾清溪没搭理。

  萧胜天:“是我错了。”

  顾清溪还是没搭理.

  萧胜天:“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顾清溪从盒饭中抬头,疑惑地看他:“什么?你错了,你做错什么了?”

  萧胜天一脸无奈的狼狈:“我哪儿都不对。”

  顾清溪:“那你就仔细想想,数一数,都列出来。”

  萧胜天:“挺多的。”

  顾清溪便直接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又递给他一支笔:“那你慢慢写吧。”

  萧胜天捏着那张纸,犹豫了下,到底是下笔写起来。

  顾清溪吃完饭,自己做自己的笔记,连看都没看萧胜天。

  她想得很明白了,对待他,无非两种,一种是放弃,彻底不再想了,一种是捡起来好好收拾一顿。

  哪怕他再让人恼,她也不舍得放弃,那是白白让自己难受,所以就干脆捡起来,狠狠收拾一顿,心平气和地收拾,让他改改这性子,以后自己也就好受了。

  萧胜天写了好久,才终于写完。

  写完后,他看看顾清溪:“我可以交作业了吗?”

  顾清溪这个时候饭盒已经吃完了,她收拾了,这才拿过来那张纸看。

  一看,不免蹙眉,这……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发100红包,么么啾,天气太冷了,大家注意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