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92、第 92 章
  第92章录取通知书

  伤口崩裂了, 需要重新包扎,护士对着顾清溪说教了一顿。

  萧胜天忙从旁道:“是我自己弄坏的,不是她, 和她没关系。”

  护士一噎,心想别装了, 刚才这姑娘不给你吃饭折磨你,我们都听到了!

  不过护士到底是护士, 她忍下了, 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顾清溪,想着挺好的一小姑娘啊, 多么漂亮, 怎么说话那么狠。

  她叹了口气:“要善待病人, 病人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昨晚上还在发烧,必须好好伺候病人,三餐及时, 少食多餐。”

  萧胜天正色道:“这个没问题,刚才她还喂我吃东西了。”

  护士愣了下,看看顾清溪, 看看萧胜天, 之后脸色就古怪起来。

  她忙点头:“好, 那就好。”

  说完赶紧跑出去了。

  跑出去后,她终于憋不住捂着嘴巴笑出来。

  当她不知道吗,那个女生对他那么狠, 他竟然还能自圆其说装得好像人家对他多好。

  这男人太可怜了!

  而病房中,顾清溪无奈地瞥了萧胜天一眼:“你当人家是傻子吗?”

  萧胜天:“谁让她说你。”

  顾清溪听这话,又觉无奈, 又觉丢人,最后想想自己也笑了。

  *******************

  之后霍云灿探头探脑地过来一次,言谈间颇为试探,看那样子,好像生怕顾清溪把萧胜天害了,如此几次,反倒是被萧胜天赶出去了。

  霍云灿背地里偷听了几次,发现人家两个人浓情蜜意,没事人一样,这才放心,不由感叹:“我才撮合了他们两个,萧胜天就把我赶出去,翻脸不认人!”

  不过他们能好,他也就放心了,不说什么了。

  至于萧胜天这里,由顾清溪照顾着,自然是再没什么不满意的,至于顾清溪那个男同学的,萧胜天在无意中试探了几次,顾清溪全都顾左右而言它,根本不接这个话茬,你多问那就是谁让你当时说要分了呢,萧胜天见此,也就不问了,不过心中自然警铃大作,认为从此后小心提防看着了。

  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各方面都优秀,怎么看怎么招惹人,别的男人不惦记才怪呢,什么谭树礼什么陈昭,打走一个还能再来。

  有些事,不去细想也就罢了,但凡一想她以后和被人好,会嫁给别人,那是在人心窝子戳一刀的感觉,是怎么都没法忍。

  好在这两天烧退了,身体恢复了。

  身体恢复后,萧胜天冷静下来,又开始想这个事:“那个男同学……人家给你写过信?”

  顾清溪:“嗯。”

  萧胜天:“信呢?”

  顾清溪眼神幽怨地瞥他:“当然不能让你看到。”

  萧胜天:“好吧。”

  细想这件事,他起疑了,总觉得顾清溪不是那种人,该不会这件事根本就是来逗他的吧?不过这件事,问多了也白搭,她不说就是不说。

  而这一天,眼看着顾清溪也要开学了,萧胜天也差不多可以出院了。

  出院那天,顾建国回来了,来接他,廖金月也来了。

  廖金月听说自己女儿照顾了萧胜天,多少心里起疑,之后便私底下问顾清溪:“你和他,咋回事?我听说前一段他竟然跑去相亲了?”

  顾清溪蹙眉:“娘,你瞎说啥呢,人家没有要相亲。”

  廖金月:“那他打算怎么着?”

  顾清溪:“……我哪知道啊,他的事,还是得问他自己。”

  廖金月看出来了,叹了口气,拉着女儿的手:“清溪,和娘说实话,你和胜天,是不是有那个意思?”

  顾清溪听了,顿时不说话了。

  这件事,其实她是想在自己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告诉自己娘,光明正大地说,挺直了腰杆说,她不愿意在自己还没有资格的时候提出这件事。

  但是娘既然问起来,到了这节骨眼上,她也就不想瞒着了。

  “娘,他这个人其实确实不错。”顾清溪低声说。

  “是啊,我也觉得不错!”廖金月笑着说,她听到这个就放心了。

  本来她心里也是接受了萧胜天当自己女婿,可是看那天的样子,好像自己女儿和萧胜天没可能了,为了这个,她很是难过了一阵,晚上做梦还梦到萧胜天和别人好了,想着就替自己女儿心酸。

  现在女儿这么说,她觉得看来是大有指望了:“清溪,娘其实仔细想过,胜天这孩子,也就是学历不行,但人家那不是笨,那是赶上了被耽误了,可人家那见识那谈吐,依我看,不比大学生差,你也别因为人家没上学就瞧不上人家,我现在想着,你以后前途肯定差不了,关键是要找个知疼知热的才行,咱不图别的,就图一个日子顺心。”

  要说起来廖金月之所以能有这个觉悟,一个是多亏了陈云霞劝,另一个却是日子过好了。

  如果是以前穷哈哈的,自然是巴望着女儿上进,怎么也得嫁好的,不能像自己这样吃亏受罪,但是现在日子好过了,她心里就有底气了,觉得女儿不能高攀,高攀的闺女嫁过去被婆家看不起,关键是找对女儿好的。

  这么一来,学历并不太好,但是人品好又知根知底做事靠谱的萧胜天自然成了最佳人选。

  顾清溪听了,倒是有些意外,她本来是想着她娘如果有什么反对的,她想些说辞劝劝娘,实在不行就再等等,等自己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再好好说这件事。

  可谁知道她娘竟然劝她了……

  她想了想,只好道:“他也没那么好吧,反正先观察观察,又不是说一定和他定下来,好的话就继续,不好的话,就算了。”

  廖金月一听,马上瞪眼睛:“那可不行,清溪啊,你虽然以后是要考大学的,但是做人不能忘本,人家胜天对你好,对咱家也好,你不能以后自己翅膀硬了就不搭理人家啊!”

  顾清溪:“……”

  她惊讶地望着她娘:“娘,你想哪儿去了……我也没那意思,就是说说。”

  廖金月:“就这么着吧,这事我思量了挺久了,胜天当咱家女婿,我放心。”

  顾清溪听这个,也就不说了。

  这几天,她在萧胜天身边照料,或许是贴身的缘故,也或许是那天勾起来他心里那股子劲,她可以感觉到,他总是蠢蠢欲动,有时候她在那里低头学习,一抬头,就见他正盯着自己看,像是觊觎兔子的狼。

  如果不是身体还没恢复好,还不知道他怎么样呢,这人发起疯来是都拦不住。

  有时候回去宿舍睡下,她也会忍不住瞎想,想他滚烫的渴望,犹如火山熔岩一般仿佛随时迸发,年轻男女就这么腻在一起,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

  其实她并不是不愿意,他那么惦记着,她也想满足他,但是——

  顾清溪纠结地翻了个身,怎么着也得拿到录取通知书,考上大学,她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来。

  *****************

  那份设计图,萧胜天手把手地给顾清溪讲过,顾清溪心里自然是喜欢,自己看的时候,就知道他的点滴用心,现在又听他讲这里那里,说起来以后如何如何,更是心花怒放,整个人都仿佛吃了夏天地里结出的白糖罐瓜,甜得满心都是蜜。

  萧胜天看顾清溪喜欢,便有些迫不及待,清纯明媚的姑娘就在身边,用心地伺候着他,端茶递水,一双清凌凌的眸子温柔含水,看着就撩火,他兴致来时趁着医护不在便锁着门恣意一番,虽不曾破了最后一道门槛,但已经尝到不少甜头。

  知道她并不愿意现在如何,只能刻意压抑着,这种压抑到了极致,自然难忍。

  他迫不及待,想进一步,却不得其门而入,便越发急迫地想把那房子盖好,那是他打算和她一起住的房子,她家人也都一起过来,她一定喜欢,到了那个时候,许多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是以他还没出院,那里就催着人家开工动土了,甚至从医院跑出去指挥。

  看他这里到底身上有伤,又大病了一场,虚弱得很,回来那烧就起来了。当时顾清溪已经回学校了,是廖金月在这里伺候,看到这个自然是心疼,倒是把萧胜天好一顿教训:“不好好养着身子,跑去那里干嘛?就算有点天大的事,你说你至于这么急吗?”

  萧胜天发着烧,浑身无力,心里苦。

  他当然不敢对廖金月说,他搀着她家女儿的身子,想着早点光明正大了,只能是闭着眼睛装傻。

  一时又炖了小米粥来,精心伺候着照料着。

  不少护士大夫还以为廖金月是萧胜天的妈,小护士们间流传着顾清溪是怎么虐待病人的传说,见到这情景,都暗暗地说:“当妈的就是比当媳妇的靠谱。”

  甚至有人打抱不平,想着萧胜天那么好的人怎么摊上这么一个蛇蝎媳妇,应该和人家妈说说,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

  萧胜天这两天也是难熬,身体发着烧,心里却依然惦记着,想着那天强抱着她时那吃嫩豆腐一般的滋味,真是欲罢不能,怎么都忍不住,奈何这么一憋,血气上涌,烧的更厉害了。

  偏偏这几天顾清溪学精了,根本不往他跟前凑,来的时候大多廖金月也在,竟然让他摸下手解馋的机会都没有,一时真是有心无力渴得发燥。

  好不容易煎熬着烧退了,差不多能出院了,他便计划着去工地监工,谁知道就被廖金月押着回去,让他好好养身子去了。

  萧胜天自然是不舍,本来还想见见顾清溪,哪怕不能单独相处,看一眼也好,却也没见到,只能回去养身子了。

  *****************

  开学后,同学们陆续都回来了,回来后大家自然是有些忐忑,这个时候筛选考试的试卷大家回忆起来不少,学校里流传着各路答案版本,大家对了对答案,自是有人发愁有人喜,顾秀云欢天喜地的,她考得相当不错,自己算了算分数,按说应该是能过,又问起孙跃进来,孙跃进考得也还行,当下心里高兴,难免有些意气风发,甚至商量着考上大学后,再去找顾秀云的大姨帮忙做手术,把这腿最好。

  一切都按照顾秀云的打算进展着,两个人都考得好,如果孙跃进的腿能治好,那岂不是一切都顺遂了,两个大学生,天之骄子,又是自己心仪的如意郎君,再没有不满意的,一时免不了就有些得意,再想起顾清溪来,私底下打听,问顾清溪考得怎么样,顾清溪却根本没搭理,至于那筛选考试的答案,侧面打听了一番,结果人家说“她好像根本没看那个答案,说不知道考得怎么样”。

  其实筛选考试那些题目,顾清溪凭着记忆,在医院那几天已经验算分析过了,心里有底,根本不用对答案。

  可谁知道,关心她是否考好的倒是不少,顾秀云算一个,胡翠花算一个,彭春燕竟然也算一个,大家都私底下暗自较劲,想打听顾清溪考得到底怎么样。

  当听说顾清溪“根本没看试卷答案”,那神情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很快学校里就传闻着“顾清溪因为去首都出国,耽误了学业,这次筛选考试没考好的”的故事,有鼻子有眼,甚至还有人提到“那道题她就做错了”,以至于连班主任都特意找顾清溪,问起顾清溪到底什么情况来。

  闫淑静看到这个,气得不轻:“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好的,就那几个,关键是顾秀云,在中间兴风作浪的,到处显摆,那样子好像你没考好她能沾多大便宜一样!”

  闫淑静这次其实考得不错,她已经找顾清溪讨论过了,应该也能通过,自己倒是没什么担心的,也知道顾清溪如今应该能保送大学,就是看到这情景,忍不住生气。

  顾清溪:“就一个筛选考试,至于嘛,眼皮浅罢了,咱还是有时间好好复习是正经。通过了筛选考试,最后还不是得参加高考。”

  闫淑静自然是明白,少不得跟着顾清溪静下心来复习。

  到了这个时候,知识点什么的都复习过了,主要是查漏补缺,顺便放松身心,准备应战了。

  这一天,学校里让大家过去重新进行高考的拍照,原来按理说高考用的照片和筛选考试一样照片,不用重新拍了,可谁知道筛选考试的照片备份竟然出了意外,没有了,所以大家都要重新过去拍一份加上去。

  这天课也没上,大家都过去排队,顾清溪当然也过去了。

  排队的时候,天正下着细雨,大家打着伞,叽叽喳喳地讨论。

  顾清溪带了伞,因前面一个女生没带伞,对方就和她站一伞底下,说着闲话。

  说话间,那女生随口来了一句:“两次照片不一样,会不会对不上啊?”

  顾清溪听到这个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下子,陡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这里头会不会有问题?一切问题是不是在这里埋下伏笔了?

  望着远处那千丝万缕的细雨,顾清溪轻轻攥紧了手中的伞,这辈子,她早早地上岸了,拿到了名校的录取通告知书,这些勾当是别想害到她了,但是她可以冷眼旁观,看着在这场决定别人命运的高考中,同样的罪恶是不是依然会发生。

  而此时,周围那么多人,议论纷纷,各自有所想,有人嫉妒,有人期盼,有人感激,也有人努力奋进,这些人中,是谁在后来的高考中经受不住诱惑,铤而走险,又是谁有这个能量?

  顾清溪一时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她要安静地等着,等着那件事重来一次。

  这么想着的时候,恰好听到旁边的顾秀云在说话。

  “我这次筛选考试,已经研究过了,我估摸着各科成绩都能上七十多分,有几个可能可以上八十分。”

  她这话一出,周围有几个认识不认识的,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她。

  这个分数,确实不低了,如果高考能这样,那大学应该是没问题了。

  顾秀云一时面上风光,不由看向顾清溪。

  她一直学习不如顾清溪,被顾清溪压一头,之前奥数竞赛的时候更是被比到土里去,这次筛选考试,顾清溪因为奥数竞赛的事耽误了,她觉得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自然是有心显摆下,便道:“对了,数学最后有一道题,我还想问问清溪呢,我们好几个得出答案来是118,怎么你算出来是27啊?你学习好,还是去过国外的,赶紧给我们讲讲吧?”

  她当然是故意的。

  就是要在这风光八面的时候,让大家注意到顾清溪。

  她这一说,好几个都听到了,纷纷看向顾清溪。

  “那个答案是27吗?不是说118吗?”

  “是啊,我算出来也是118?”

  “啊?你们都是118我怎么是200多呢?”

  一时七嘴八舌的,说啥的都有。

  顾清溪:“那道题的答案确实是27,如果是118,那应该是做错了吧。”

  她这一句话,好几个脸上浮现出失望,当然也有的,多少有些不服气,毕竟大家好多都是结果118,为什么就是错的呢?凭啥大家都错成一样了。

  是以大家心里多少想着,也许是顾清溪做错了吧?也许人家顾秀云说得没错,顾清溪去参加奥数竞赛,耽误了高考复习,反而退步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就听到顾清溪说道:“不过就算得数是错的,那道题是分步骤的,前面步骤对了,最后得数错了也能有步骤分,一般得数如果是118的话,应该是第五步那里错了,20分的大题,应该能得十几分吧。”

  她说得如此笃定,大家原本质疑的目光马上变成了信服,大家眼睛放光,燃起希望,纷纷围着顾清溪问起来,还有的干脆拿出纸笔,回忆自己怎么做的,让顾清溪帮忙看看,至于那些算出来200多的,也围着问自己那个解题步骤大概能得多少分。

  顾秀云受不了了,她不明白顾清溪怎么这么自信,明明做错了题还能这么说歪理,竟然一瞬间将她的风头的都抢走了。

  便大声说:“得了吧,她自己都做错了,心里没点逼数吗?某个人明明是耽误了学习,回来发挥不好,别在这里逞能了?如果我没记错,那天我和人对题,某个人都不敢凑边,不是吗?现在看着人多,又来在这里大放厥词了,这就是吹吧,你们也真是傻,还竟然信她?!凭啥大家都错到一处了就她能耐,当大家是傻子吗?”

  顾秀云这一说,周围的同学也是有些疑惑了,说白了,大家心里多少抱着一线希望,顾清溪虽然是学霸,但没准也会弄错,没准自己不是得十几分而是满分二十分钟呢?谁心里不希望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

  她这一说,旁边好几个女生看不下去了:“得了吧,人家清溪就算耽误一个月怎么了,一个月叫耽误吗,人家照样上大学好不好?”

  闫淑静:“有时候人和人没法比,有人复读一年,也就那样,有人耽误一个月,也不叫事,不服气不行。”

  顾秀云就是复读的……

  人群中发出小小的“噗”声,顾秀云脸红了,她更加不服气了:“那咱们就等着瞧,看看到时候谁能考上大学——”

  谁知道这话刚说完,就听到那边门卫瘸腿老爷子往这边跑:“顾清溪,顾清溪你的信!谁是顾清溪!”

  大家都看过去,一时也是纳闷,平时有啥信,都是直接放门卫那里,大家定时去看看去取就行了,这次怎么老大爷直接送过来?

  顾清溪也是疑惑,便忙过去接了,谢过了那老大爷。

  老大爷指着那信:“好像是大学寄过来的,我感觉挺重要,就先给你送来了。”

  顾清溪低头一看,心顿时狂跳起来。

  竟然是B大学,她心仪的大学!

  那信封上还印着校徽呢。

  她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录取通知书到了吗?

  她终于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