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125、第 125 章
  第127章番外之上辈子1

  顾清溪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在那梦里,她还年轻,才上高二, 正是最好的年华。

  她梦到在那苍茫萧杀的深冬小路上,她遇到了萧胜天,坐上了萧胜天的自行车。

  那是一条八十年代颠簸着的土路,老旧的自行车骑在上面发出哗啦啦地响。

  自行车上的姑娘穿着蓝色自制粗布裤子,扎着裤腿儿,半旧的碎花棉袄, 乌黑的辫子半搭在肩头。

  在梦里,她想叫住她,但是叫不住,自行车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冬日茫茫的薄烟中。

  她挣扎着醒来, 醒来的时候,华美精致的水晶吸顶灯发出柔和的光, 她想了一会,才记得自己住在萧胜天的家中, 正在收拾行李。

  后来呢, 后来怎么了?

  顾清溪发现自己不记得了,她竟莫名睡着了。

  顾清溪摸了摸额, 恍惚中, 竟然又想起来梦中的情境。

  自行车在坑坑洼洼土路上行驶时发出的叮铃声还在耳边。

  回忆着那梦,多少有些羞惭,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个。

  因为别人对她伸出援手,所以开始梦想着和别人有些牵扯吗?顾清溪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当然很有自知之明, 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云泥之别,只是自己竟然做出这种梦,是不是意味着潜意识里,是有想法的?

  这让顾清溪觉得自己荒谬至极。

  她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不去想那梦,当务之急,还是要知道到底是谁冒名顶替了她,她必须想办法找回这个公道。

  而萧胜天说了会帮自己——

  想到这里,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

  看到这个时间,她肚子咕噜叫了一下,这才记起来,自己好像根本没吃晚饭。

  她饿了。

  顾清溪有些无奈地打开行李,行李里什么吃的都没有,连一瓶矿泉水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

  作为客人,顾清溪是尽可能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她不想因为自己莫名错过饭点而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兴师动众。

  就算劳烦的不是萧胜天,而是厨师或保姆,都觉得不太合适,人家厨师和保姆晚上也要休息。

  顾清溪犹豫了下,她知道餐厅就在大厅后面的房间,而餐厅里,好像一直都会摆着果盘和点心,摆得精致华美。

  或者她自己去餐厅拿点吃的,吃完回来继续睡觉?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冒失,但其实也没什么,被人看到,她就大方地说我饿了,作为客人,饿了去冰箱里找点吃的也正常。

  顾清溪想明白这个,也就换上了衣服,推开门出去。

  可出去后,她就看到了旁边走廊尽头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他单手插在西装兜里,挺拔地立在阳台边,望着窗外的灯火。

  她愣了下。

  他听到了动静,转身看过来。

  顾清溪有片刻的尴尬,不过很快恢复过来,打了声招呼:“你,你还没睡啊?”

  萧胜天:“没睡。”

  太过冷静简洁的言语,让顾清溪不知道怎么应对,这让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做了不合时宜的事情。

  不过顾清溪还是勉强笑了下:“我刚才竟然睡着了,错过了晚饭,现在有些饿了,想下楼找点吃的。”

  萧胜天扬眉,墨黑的眸子盯着她:“饿了是吗?”

  昏暗的廊灯下,他的眸光晦暗不明,微挑起的眉有几分锋利,这让顾清溪陡然想起来他年轻时候,那可是十里八村的混不吝,打架斗狠谁不怕。

  也就是如今发达了,身份不一样了,大家都不再提过去的事了。

  顾清溪低头:“嗯。”

  萧胜天却在这个时候,突地绽唇一笑,哑声道:“那下楼吃晚饭吧。”

  冷漠严肃的人,就那么笑了,一缕春风吹过苍茫萧杀的雪原。

  顾清溪怔怔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萧胜天:“走吧。”

  ***************

  顾清溪跟在萧胜天身后下楼的时候,还在想着他刚才那一笑。

  这唤起了她久远的记忆。

  本来那些事,已经随着年轮的流转而随着北方农村那坑坑洼洼的土路消逝了,但是现在,那些过去却仿佛拨开了岁月的迷雾,在她脑中清晰起来。

  她当然记得自己走过芦苇丛时,洗澡的他,笑喊着自己的名字,肆意无礼。

  可是走下楼梯,步入餐厅的时候,她被自己看到的惊讶到了。

  餐厅里简洁优雅,银质古董烛台正安静地点燃着,餐具在水晶灯照射下反射出柔和的光,餐布柔软洁白,桌上颇为用心地摆放着糕点和水果,而就在餐厅一旁,恭敬地立着几个穿着淡灰色马甲白衬衫的男侍者。

  这看上去并不是深更半夜,而是有一场精心布置的晚餐。

  顾清溪疑惑地看了一眼萧胜天,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自己睡了一觉,是错过了什么吗?

  她犹豫了下,还是道:“你是要在这里招待客人吗?那我还是先回避下,我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

  萧胜天却道:“对,招待客人。”

  顾清溪:“那我——”

  萧胜天:“你就是我的客人。”

  顾清溪要说出口的话停在了嘴边,她沉默了一会,笑了:“谢谢你,但其实你不用这样。”

  至少,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值得他这么招待的客人。

  只是一个求上门的乞怜者而已。

  水晶灯柔和的光线下,萧胜天黑眸幽沉:“可我就喜欢这样。”

  顾清溪:“那……谢谢你。”

  她是发自肺腑地感谢。

  其实就他那个位置而言,他可以不搭理自己,也可以大方地帮自己然后吩咐秘书帮忙查一下,真得不必这样,他为自己大费周章,其实已经很出乎她的意料了。

  萧胜天抿着唇,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当即两个人坐下,坐下的顾清溪便突然想起当年他对自己的唐突,那个时候是真觉得这个人坏,耍流氓,不是什么好东西,从此后怕了远着点,以至于后来人家都夸他的时候,她总觉得不过因为那人发达了,才故意巴结着说话,世间人的评价总是戴着有色眼镜。

  但是现在,顾清溪的那些想法变得狭隘可笑,对于自己这样一个人,人家走在大街上肯打声招呼都算是地道了,更不要说如今对自己的招待。

  “尝一下,看看喜欢吗?”萧胜天用公筷,取了一块糕点,放在了她面前。

  顾清溪看过去,光洁如雪的白色瓷质餐具,里面放了英文报纸样式的纸,纸里半包着新鲜的糕点,看样子是松饼。

  顾清溪尝了一口,外壳酥脆,里面却是松软,应该是刚出烤箱,浓郁的芝士香在熨帖的烫意中散发在舌尖。

  “嗯,味道很好。”顾清溪吃了一口后,低声说道。

  心里却是更加疑惑,现在不是凌晨快一点了吗,为什么还有刚出烤箱的鲜美松饼?

  “我还没吃晚饭。”萧胜天看出来她的疑惑,淡声说:“今天晚上开了一个会,耽误了吃饭,所以厨师和侍者也都没睡,在等着。”

  萧胜天的一句话,解释了顾清溪的疑惑,可是既然这么忙,为什么恰好站在走廊旁的阳台上看星星?

  不过这个疑惑,淡如烟云,她很快便不再去想了。

  晚餐很丰盛,丰盛到让顾清溪暗惊,对面的男人神色清冷,并没什么表情,不过却颇为殷勤周到,会帮她把龙虾小心地处理好,放在她的餐盘中。

  “你……经常晚上开会吗?”顾清溪终于忍不住问了。

  “还好。”萧胜天不置可否,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经常晚上用餐,对身体也不好吧。”依顾清溪的意思,如果真得忙到错过了饭点,那就随便吃一些就好了,哪可能这么隆重。

  “那你少吃点?”萧胜天蹙眉,他看着她:“或者吃完后,散步消化一下?”

  顾清溪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已经马上凌晨一点了?

  不过她到底是没说什么,这都是小事,成功人士的生活规律可能和普通人也不太一样,她只好道:“还是算了,天晚了。”

  萧胜天:“困了是吗?”

  顾清溪摇头:“那倒是没有,我刚才睡了一觉。”

  萧胜天:“嗯,我听佣人说你睡着了,便没让人打扰你。”

  他当然不会说,其实是忐忑紧张地上楼,敲门,却不见回应,等了半响,心生疑虑,让佣人进去,说是她在睡觉,他便等在外面,一直等到现在。

  顾清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有点累了,就睡着了。”

  萧胜天:“没什么,今晚好好休息。”

  顾清溪:“嗯。”

  晚餐适可而止了,顾清溪认为自己应该上楼准备洗漱了,毕竟天晚了。

  不过看起来,萧胜天好像没那意思,她直觉认为,也许他有话要和自己说?

  是冒名顶替的事吗?他打算现在告诉自己了?

  顾清溪正想着,就见萧胜天起身,走到了餐厅旁边的窗户处。

  他不知道动了一下哪里的按钮,餐厅的水晶灯便灭了,之后米白色落地窗帘被缓缓地拉开,露出了外面的夜空。

  夜空幽蓝,犹如镶嵌了零星宝石的上等天鹅绒。

  “今晚的夜空很美。”萧胜天修长挺拔的身型立在窗前,突然这么道。

  “是很美。”

  顾清溪只好也起身,走到了窗边,轻微的夜风吹来,舒爽清凉,带来轻淡的青草香。

  “你喜欢吗?”萧胜天转首,这么问道。

  “我……当然喜欢。”这一切很美,不过其实顾清溪并没有太多心思欣赏,她还是记挂着那件事,他到底要说什么?

  这件事很为难是吗?不然为什么不马上告诉自己?

  “不过我更喜欢我们小时候,你还记得吗?”萧胜天幽深的眸子锁着她,声音清沉柔和:“小时候,我们的芦苇,月亮,河水,是不是更美?”

  顾清溪想起过去,垂下了眼睛。

  过去美得像一首诗,但那一切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这几年河道被挖了,芦苇没了,河水也干了,月亮也不再像小时候那么亮了。

  “那都过去了,有时候我会觉得,过去根本没存在过,”顾清溪的声音带了几分苦涩:“远得像是上辈子。”

  “可是我会一直记得。”萧胜天声音掺入了几分哑意:“哪怕已经不在了,我还记得。”

  记得攥着碎瓷片的小姑娘被风吹红的脸颊,记得那年覆盖了整个村子的雪,也记得白花花的芦苇丛里,她咬唇瞪过来的那一眼。

  时间最是无情,它让生动的画面黯淡,让青春的面庞不再鲜活,让所有的美好蒙上了厚重的灰尘,可是人有记忆,那记忆因为一股执念,便抵住了岁月的消磨,一直清晰的刻在心里。

  顾清溪眼睛便有些湿润了,她望着那蓝幽幽的夜幕,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情绪有些异常,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沉稳镇定了,在这凌晨一点半的夜空下,他的声音嘶哑压抑。

  “我……我先回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想逃,她想说自己要回去睡觉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陡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

  顾清溪下意识躲,没躲过,就那么被他握住了。

  他的手指骨强大有力,她被他握得有些疼。

  顾清溪惊讶地侧首看过去,他却并没看她,他正望着远处的夜空。

  侧影线条勾勒出深邃立体的面容,他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正紧握着自己的手,她会觉得这个人只是一尊冰冷的石像。

  也不敢挣扎了,就那么傻傻地看着他,完全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却在这时,她听到那仿佛来自遥远星空的声音。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