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130、第 130 章
  第132章番外之上辈子6

  顾清溪心里一顿:“新进展?这是什么意思?”

  萧胜天却不说了, 反而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顾清溪:“我刚从学校出来。”

  萧胜天:“在学校附近?”

  顾清溪点头:“嗯。过去办了辞职。”

  萧胜天:“好,那你在那里别动。”

  顾清溪有些不明白:“什么?”

  可是萧胜天已经挂了电话。

  顾清溪这下子彻底懵了,望着电话,想着他到底要说什么?

  一时想起那个“新进展”, 想着是查出来彭春燕背后的人吗?其实她倒是能想到, 应该是彭春燕的叔叔吧, 她叔叔在图书馆工作, 颇认识一些人, 后来听说当年和副校长关系也不错。

  看起来是终于查出来了。

  其实这几天, 顾清溪忙着想去首都上大学的事,根本没去操心这个,在她这里,知道真相了,彭春燕即将得到惩罚, 也就过去了。

  当然, 如果能找到背后的主谋, 她会更高兴。

  正胡思乱想着, 就见一辆车往这边开过来, 看样子是要驶进去学校, 顾清溪忙躲开,免得妨碍了人家, 谁知道这辆车却停在了她面前。

  车门开了,走出来一个人,却是萧胜天。

  顾清溪愣了下,她没想到萧胜天突然就这么出现了。

  今天的萧胜天,不同于以往的西装革履,只穿着白衬衫和简洁的长裤, 清爽随和,看着比以往倒是显得年轻,乍一看不过是三十岁罢了。

  这天的阳光特别好,明艳的阳光落在他脸上,刚毅俊美的面庞仿佛镀金一般,望着自己的眸光却是格外沉稳温暖。

  她一时竟然有些脸红。

  他出现的太突然,竟仿佛从天而降。

  再者,当初离开时,她还没定下心思,也就没太多想法,但是如今,经过这些日子的酝酿思索,她想明白了,开始抱着试一试的念头。

  因为这点念头,见到他,便带了不知所措的羞窘。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她望着他,低声问。

  “刚到,怕吓到你,所以先给你打一个电话。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正打算回家做。”

  “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回去,你请我吃,可以吗?”

  男人看着她,这么说,声音清沉。

  顾清溪略犹豫了下,点头:“不过我手艺很一般,我怕你口味高,看不上我做的。”

  萧胜天听这话,笑了。

  那黑色的眸子笑起来发亮:“那我要看看你做得有多一般。”

  **************

  这次是他自己开车,她坐在驾驶座上看他开车,白色衬衫挽起来,露出麦色的前臂,握着方向盘时很有力道。

  或许是阳光太盛,也或许是顾清溪自己心里有鬼,她只觉得男性荷尔蒙扑鼻而来,几乎将她笼罩,这让她脸红心跳,也让她忍不住遐想一些有的没的。

  萧胜天却是一边开车一边和她说话:“家里有什么食材?要不要再买点?”

  顾清溪想了想,家里只有青菜萝卜,她显然不可能只拿这些招待客人,便道:“那还是去买点吧。”

  萧胜天点头:“那我们先去超市。”

  顾清溪:“你知道超市在哪儿吗?”

  萧胜天笑道:“我导航过去就行了。”

  说着间,他熟练地调整前面的导航面板。

  顾清溪:“就去旁边的那个亿客家吧,顺路,前面一拐就是,那边菜也便宜。”

  萧胜天:“行。”

  这么说着话,顾清溪突然觉得这两个人的对话过于家常了,竟然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

  毕竟他往常总是成熟稳重掌控一切的样子,很难想象萧胜天也可以和自己说这些零碎家常,买菜什么的,太接地气了。

  这么想着间,已经到了那家超市,下车的时候,顾清溪推开车门的时候,想了想:“你还是别下车了,我去买就行了。”

  萧胜天:“为什么?”

  顾清溪:“这里的店员认识我,人家看到你,当然得问起来。”

  萧胜天挑眉,凝着她看:“怎么,我见不得光?”

  声音低哑,眸光幽深,就那么看着她。

  她面上微烫,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在咱们这里也是名人,你还上过电视,人家认出来,不是平白给你惹麻烦吗?”

  萧胜天这才道:“好,那你去买吧,我在车里等你。”

  顾清溪点头,匆忙关上车门,跑过去超市了。

  萧胜天坐在车里,透过车玻璃看着她的背影,她今天穿着淡米色船领纯棉上衣,下身是一件及膝裙,剪裁得体,走得急了,便勾勒出动人的曲线,曼妙纤柔,看着比之前年轻有活力。

  她提起自己卖房时的喜悦和兴奋,她是一心想着抛开过去,重新开始新的人生,是铆足了劲要去大学里好好学习的。

  她这样的人,太善良,彭春燕毁了她二十年,她不过是一巴掌过去罢了。

  他微微眯起眸子,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车门,却在想着,如果她知道这件事和当年陈家有关系,她会怎么样?

  一时又想起来她家里挂着的陈昭照片,便越发不是滋味了。

  就这么拧眉沉思片刻,便见顾清溪从超市里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沉甸甸的。

  他便下车,从她手里接过来,也没打开后备箱,直接放车后面的座位了。

  上车后,看她额头沁出汗,便随口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要帮她擦汗。

  这动作太过亲密,顾清溪有些不好意思,略躲开了。

  萧胜天倒是没说什么,将纸巾递给她。

  顾清溪赶紧接过来擦了汗。

  “买了什么,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买了一些排骨,虾,还有蘑菇什么的菜,你喝酒吗,我买了啤酒,不对,你要开车,不能喝酒,早知道不买了。”

  她觉得自己穷尽想象,也无法知道怎么招待他最好,只能按照自己力所能及的来。

  萧胜天眸中便带了笑意:“没事,晚上喝吧,现在先吃你做的菜。”

  一时回到家,下车上楼的时候,恰好遇到顾清溪楼上的邻居,那邻居姓陈,也是学校的老师,彼此都认识,多年老同事和邻居了。

  那人看到萧胜天,倒是一番打量:“哟,顾老师,来客人了啊?”

  既然碰到了,顾清溪也就大方承认:“是一位朋友。”

  那人狐疑:“我怎么看着眼熟?”

  顾清溪还没说什么,萧胜天已经朗声笑着道:“估计大众脸吧,好多人说看我眼熟。”

  那人也就赶紧点头哈哈笑着不说什么了,不过临走前,还是频频回头打量。

  顾清溪赶紧拉着萧胜天上楼,开门进去。

  “没想到这个时候还碰到人了。”顾清溪有些无奈地道。

  萧胜天浓眉微耸,却是笑着没说话。

  他没想到她这么紧张,其实于他来说,倒是没什么。

  光明正大,又不怕人看到。

  也只有她,顾忌别人,倒是生怕知道自己和她熟。

  一时进去了,房中依然如上次过来一样,收拾得温馨利索,客厅的沙发不大,上面的沙发垫子应该是手工做的,家常,也不太新了,但看上去就是舒服。

  顾清溪赶紧跑去洗了水果放在桌上,之后招待萧胜天坐下:“你先坐下看一会电视吧,我这就去做饭,很快的。”

  萧胜天不坐:“我帮你打下手吧。”

  顾清溪:“你会做饭?”

  她是有些不相信的。

  萧胜天一本正经地道:“我还给人当过厨子,你信吗?”

  顾清溪忍不住笑了:“我不信,你还是算了,我自己做就行,再说这厨房小,你过来,根本没地儿。”

  萧胜天看了看厨房,果然是小,很窄的一溜儿,安置了流理台后,只容纳一个人转身的空间,两个人进去就局促了。

  他便道:“随便做点吧,下午我陪你出去,有些事需要处理,那些排骨还有虾,等晚上你再做给我吃。”

  他这话说得诚恳,顾清溪也就道:“好,那我弄点简单的,赶紧吃了,不过你不要嫌弃。”

  萧胜天无奈耸眉:“你是不是认为我应该天天山珍海味,不然就难以下咽?”

  顾清溪:“不是吗?”

  萧胜天磨牙:“你是八点档电视剧看多了吗?”

  顾清溪笑:“你先看电视吧。”

  说完赶紧跑去厨房了。

  水果都是当季的,葡萄香蕉还有甜瓜,萧胜天拿起一个甜瓜看了看,这瓜一看就是本地土生土长的,他小时候吃过,当下尝了口,倒是很有以前的味道。

  他环视四周,和之前他来时并没有两样,墙上挂着一些画,是她自己画的。

  之前她把她的画给自己,他当即发给自己认识的一些名家,人家倒是很欣赏,觉得挺有潜力,他就开始想着,让顾清溪跟着人家学画画,拜个师父什么的,不过这些打算暂时没和她说,先把上学的事办妥了,一切稳定适应了,再说别的吧。

  这么看着间,他发现顾清溪亡夫的照片不见了。

  原来就挂在东墙上,现在没了,只留下一块长方形的白色区域,以及边缘浅淡的灰边。

  他略沉默了片刻,便吃了那瓜,擦了擦手,起身,过去了厨房。

  厨房里,顾清溪正忙碌着,就觉门响,回头看,萧胜天已经走到身边了。

  厨房太狭窄,他身形高健,双方也距离近,这么一仰脸,她的头发几乎碰到他的下巴。

  她忙后退了一步:“你怎么进来了?”

  萧胜天笑道:“看看你做得怎么样了。”

  距离太近了,顾清溪莫名脸烫。

  她想起来那个十七岁的萧胜天,那双火烫到仿佛要把人吃了的眼睛。

  她呐呐地说:“我简单炒了一个菜,打了一个鸡蛋汤,蒸米饭,我们就吃这个吧,不是说有事嘛?差不多做好了……”

  萧胜天:“那挺好,我来盛饭吧。”

  顾清溪:“嗯。”

  于是他盛米饭,她则在旁边打磕鸡蛋做鸡蛋汤。

  大夏天,厨房里没空调,她本就热,如今他过来,她更是浑身燥热到喉咙干渴。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在狭窄的空间弥漫开来,顾清溪搅动勺子的手都变得僵硬起来,她甚至觉得自己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会不会听到了?会不会感觉到自己的紧张?

  顾清溪暗恨,又不是没有男人追求过自己,何必这样,倒像是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一样。

  “对了,清溪,问你个事。”就在这时,萧胜天却开口了。

  声音低沉柔和,却仿佛就在她耳边。

  “嗯?”顾清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带着颤:“你说。”

  “这几年,也有别人追求过你,是吧?”他问这话的时候,并没看她,只看着那冒着热气的蛋汤。

  “是有几个。”顾清溪心一下下地跳着,低声回道。

  “一直不考虑,是忘不了他?”

  顾清溪听这话,原本跳着的心却陡然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