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135、第 135 章
  第137章番外之上辈子11

  第二天一早, 顾清溪赶赴首都,前往首都的路上,她没事打开手机看消息,果然几个舍友炸锅了, 纷纷问她怎么回事, 顾秀云私底下找她, 说让她小心着点。

  “那个萧胜天是不是出手帮你了?我听我娘说的。”

  “哎, 这样的人帮了你, 你还不趁机想办法, 看看让他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你先干着, 不是挺好的, 没事上什么学?”

  “你啊, 就是万年的倔性子!”

  “你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你卖房子卖了多钱, 可别被人家骗了。”

  顾清溪看着这些,根本没理会。

  她知道自己如果真得要和萧胜天在一起,注定会面对很多质疑和嘲笑,大家会认为她不自量力,会认为她凭什么去高攀萧胜天,她们会怎么想,随便她们吧, 她不想理会不想影响自己的心情。

  到了这个时候, 她的人生折腾成什么样, 都是赚的,不求以后有多好的结果,只求过程中她无愧于自己。

  除了这些舍友同学,她没想到的是, 谭树礼竟然发消息给自己。

  “清溪,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需要什么帮助的话,记得说一声。”

  顾清溪没想到这个时候谭树礼问起自己这个。

  谭树礼当年曾经给过她一个纸条,是他的通讯地址,在那个保守的年代,这意思太明显不过了。

  不过顾清溪将那纸条扔了,那个时候的她,心里还恋慕着孙跃进,没把别人看在眼里,也就不想给别人任何希望。

  之后谭树礼和胡翠花在一起了,胡翠花对她有些忌惮,她就一直避嫌,哪怕是以前校友聚会,也不会多和谭树礼说一句话。

  但谭树礼到底是校友,之前还是在一个群里,谭树礼主动加的,加了后也没说过什么话,无非就是逢年过节群发一个祝福消息,彼此基本无互动。

  如今他竟然突然这么说。

  顾清溪斟酌了一番,到底是回复:“谢谢,不过不用了。”

  本以为对方发个笑脸祝福下,这对话也就结束了,谁知道谭树礼又回复了:“我听翠花说了一些你的事,心里挺难受的,当初你学习那么好,没想到竟然被人家这么害了,这些年你不容易。”

  顾清溪看着这话,她可以感觉到,谭树礼是真心替她难过。

  毕竟一直没怎么联系的人,突然这么说,怕是有些忍不住想抒发下。

  她发了一个笑脸:“没什么,都过去了,现在真相大白,我打算重新上学了,我觉得还不错,你说一般人,谁能有我这个机会呢?”

  她语气轻松,那边的谭树礼却好像还是有些难过:“你能这么想也不错,只盼着那些人能付出代价,你来首都后,遇到什么,真得别客气,作为校友,这些年多少知道你一些事,但没能帮你什么,想想心里也挺歉疚的,如果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你千万别客气,这样我也好受一些。”

  顾清溪看着这些话,说不感动是假的,不过这到底是胡翠花的丈夫,她和胡翠花是舍友,就算关系一般,她也不可能越过胡翠花和人家丈夫联系,也就是偶尔这么说几句话罢了。

  所以她终究回复道:“谢谢你,你说的,我心领了。”

  谭树礼自然感觉到了她的顾忌,也就不说什么了,礼貌地和她说了回头聊。

  *************

  火车抵达首都后,是萧胜天的秘书来接的,说萧胜天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不能过来,顾清溪知道他忙,自然没在意,况且她觉得她和萧胜天的关系跃进得太快了,最近几天一直手机上聊天,看不见彼此,放得开,偶尔间,他说出的话便透着暧昧。

  如今突然现实中再见,怕会有些不自在,他不过来接,她反而觉得有个缓冲,可以平缓下心情。

  秘书将她送到了萧胜天的别墅,是之前去过的,依然是那个房间。

  不过进去房间,她发现布置不太一样了,窗帘变成了淡米色,花纹也和她家里的一样,这显然是新换的。

  这让顾清溪心里有些感动,想着他倒是细心,竟然连这种细节都注意到了,估计是怕自己恋旧不舍吧。

  安顿下来后,洗了个澡,她先想着出去买点日常用品,大学开学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她事先做了功课,需要买什么,都查得清楚,想提前准备好。

  只是怎么出门,她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别墅周围看上去也没公交车,这么麻烦人家司机她也觉得犯不着。

  她正在手机上查线路,就听到敲门声。

  顾清溪以为是打扫的佣人,头都没抬,便随口说进来,谁知道进来的却是萧胜天。

  猝不及防间,顾清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纯棉的睡衣,很简朴,洗得发白那种。

  她有些呐呐地道:“我,我以为是打扫的女佣。”

  在他这里住过,知道这个时间点,大概是女佣打扫的时间,一般人家进来打扫,她就随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犯不着特意如何。

  自从王支书的事后,萧胜天回来首都,就没见过她,如今再见,没想到她竟穿成这样。

  一件家常的睡衣,松散地露出纤细白净的锁骨以及修长的脖子,再往下,睡衣覆盖处,则是女人的桃形,因睡衣布料绵软,且比较旧了,便松散地挂在上面,凸显出那桃形优美的弧度。

  “你,你——”

  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番情景,身姿挺拔的男人握着门把手的手用了几分力气,喉结滚动间,有滚烫炽烈的情绪在眸中狠狠地搅拌,他定定地盯着她,低哑的声音竟说不出话来。

  顾清溪越发不知道怎么办了,男人的眸光毫无阻碍地落在自己身上,炽热得如同夏天太阳底下暴晒豆荚,仿佛轻轻地一碰,就能炸起来,这让顾清溪又想起年轻时候的萧胜天。

  为什么那么怕他,躲着他远着他,还不是因为他那眼神,看着你,就像要吃了你一样。

  她脸红耳赤,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我——”萧胜天艰难地收回了视线:“那我先出去。”

  说完这句,也不等顾清溪说话,他忙转身,紧迈几步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门被关上,关上时,声音有些大,显然这人动作仓促。

  顾清溪是在他离开后,才低头看向自己,看了片刻后,最后红着脸趴在了床上,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中。

  那个王秘书不是说,他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今天很忙,可能要到晚上才回来吗?

  这别墅里,轻易不见人影,也就是女佣和女管家会走动,她在卧室里,刚洗完澡,头发也没全干,想着穿睡衣放松下,等会再换,没想到还能这样。

  有那么一瞬,顾清溪恨不得提着行李离开得了,她觉得太丢人了,她不想看到萧胜天了,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手机响了,是萧胜天。

  顾清溪下意识挂断了。

  再打,还是挂断了。

  于是很快,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顾清溪想当鸵鸟,想直接消失。

  不过到底是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也年纪不小了,结婚又丧夫,也算是有点经历的,这点事算什么呢?你看人家直接穿比基尼在沙滩上的,还有大街上外国女人不穿内衣直接一个吊带晃荡的,多得是!

  一件尴尬的事,只有当事人觉得尴尬,它才真正尴尬。

  不把这个当回事,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于是顾清溪赶紧换了衣服,深吸口气做足心理准备,之后一脸坦然地去开门,看到门后的萧胜天时,若无其事地说:“王秘书说你今天很忙,要开会,得晚些回来,怎么回来这么早?”

  此时的萧胜天,却是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仓促,一脸的肃穆郑重,克己复礼的模样。

  他望着她,面无表情地说:“是有一个会,不过推迟了,我就提前回来了。”

  没说的是,把重要的会议后挪了,又把一些计划全都推掉,就是想回来,想看看她。

  这些天经常会打电话,也发消息聊天,聊着聊着,两个人关系仿佛进一步,有时候一些亲昵的话也能说出口了,所以这次她过来首都,他迫不及待地想见见她。

  也怪他,回来没打招呼,敲门前也没出声,她以为是佣人打扫,自然没太在意,结果倒是被他撞到,多少有些尴尬。

  其实要说起来也没什么,但她显然性子羞涩,只怕是心里多想了。

  如今重新收拾了情绪回来,却见她净白的脸颊分明泛着桃花一般的红晕,便别过目光,轻咳了声,随意扯着话题:“对了,刚才你在忙什么?”

  他不说也就罢了,他一说,顾清溪便想起刚才自己的不端庄,唯恐他多想,忙道:“刚才洗了个澡,想着查查怎么出去,我想买点生活日用品,到时候去了学校要用。”

  萧胜天:“那我陪你去买吧?”

  顾清溪忙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我正在找附近的公交车,看看怎么过去。”

  萧胜天:“这附近没公交车,出租车也很少过来,我开车带你过去吧。”

  顾清溪:“可是你在家不工作吗?”

  萧胜天挑眉:“你是巴望着我996一直工作吗?”

  他这一说,她有些无奈,想想便笑了:“你是老板,我看你总是很忙的样子。”

  偶尔他给自己打电话,有时候说了没两句,就被人打扰了。

  她也习惯了,他这样的人,不可能经常闲着没事。

  萧胜天浓眉耸着,好生无辜:“可我有时候就是想放自己假。”

  顾清溪越发笑了:“那就麻烦你带我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是俗气的秀甜蜜和炫富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