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145、第 145 章
  第147章番外之上辈子21

  这一切对于顾清溪来说, 几乎像是做梦一样。

  马被停在某处,萧胜天打横抱着她翻身下马。

  顾清溪下意识想推开他自己走,然而两腿根本没半点力气, 就被他抱着,大踏入进入了一处休息室。

  休息室旁两个服务人员, 见状都低着头,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顾清溪羞得只能将脸埋在他怀里, 一声不敢吭。

  休息室里, 并没有床,只有沙发和茶几,顾清溪有些害怕,握着他的胳膊:“别在这里。”

  萧胜天眸中滚烫, 抚着她的脸,哑声道:“我知道,你别怕, 我就是想抱抱你。”

  说着, 他将她放在了沙发上, 却不是放实了, 而是让她半趴着,之后从后面抱住她。

  衣服还在, 隔着布料, 过程却依然激烈羞耻。

  完事后, 她无力地瘫在沙发上,他先用纸巾擦拭干净了, 之后过来抱着她,哄着她道:“别害怕,我没怎么样, 我们先结婚好不好?可以先领证,婚礼后面补办,没领证前,我不会真把你怎么样。”

  顾清溪点头:“嗯。”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她脑子里已经乱成一片,思考无能,他怎么说那就怎么着吧。

  *************

  回到学校后,顾清溪依然像往常一样上课,自习,每周两次去做家教,日子过得倒也规律舒服。

  自从那次跑马场后,她和萧胜天的感情几乎是突飞猛进,之前一层羞涩朦胧的窗户纸捅破后,好像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了。

  他几乎每晚都会给她打电话,给她说自己今天做了什么,某个下属怎么不上进,他打算投资什么,或者今天见了谁谁谁,那些事,在顾清溪来说,就跟看电视一样遥远,不过听萧胜天说多了,她也就习惯了。

  有一次,她终于忍不住问:“你每天都要给我说说这些事吗?”

  难道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点别的动听的吗?

  萧胜天却道:“你之前不是说我们环境差异太大吗,现在我没事和你说说,让你更了解我的生活,这不是挺好的,你看,现在你已经知道我接下来的重点项目了,等回头你学业不忙的时候,周末来我公司给我当助手,帮我干活,这样就能更加融入我的生活了。”

  他说得如此一本正经,以至于顾清溪忍不住笑了。

  不过挂上电话后,发消息说话的时候,他偶尔间发出的话,却是让人脸红心跳,说得直白热烈,甚至于有一次晚上,她下晚自习,一看手机,他给自己发消息,竟然是说“想你想得浑身发硬,你今晚去我那里住吧,我去接你?”

  当时和顾清溪在一起的还有舍友,顾清溪几乎无地自容。

  硬是什么意思,经历过上次的马场事件,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她躲到了没人处,红着脸,到底是回复:“好,那你来接我吧。”

  他说,等结婚领证了再在一起,但其实,她并没有那么保守。

  甚至她羞耻地承认,其实她也渴望。

  谁知道这话发出去后,萧胜天却来电话了。

  “你——”萧胜天咬牙:“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啊,你不是想我,要来接我吗?”顾清溪轻声道。

  “我就说说,你别当真。”萧胜天忙解释:“你就当我嘴炮好了。”

  “可我就是当真了啊。”

  电话那头瞬间沉默了,夜色朦胧,路灯昏暗,顾清溪能听到男人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明天我去找你吧,你下午不是没课吗?自习先别上了。”

  “嗯。”

  **************

  当晚顾清溪辗转难眠,到了第二天,上完课后,随便吃了个饭,顾清溪就回了宿舍,先去简单洗了个澡,之后便开始化妆。

  岁月优待她,她确实看着不像小四十岁的人,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稍微化化妆,原本的相貌更出挑了。

  选了新买的内衣,有些小性感的,外面也打扮一新,之后出去。

  要出去的时候,萧胜天却来了消息:“对了,带上身份证。”

  顾清溪想着他可能等不及回他家,要带着自己开房?当下检查了钱包,身份证确实带着,便出了宿舍。

  走出宿舍没多远,便见西装革履的男人挺拔地站在那里,眉眼冷峻深邃,气势俨然。

  见她过来,硬朗的五官线条软化,他挽起她的手:“走,快点。”

  顾清溪咬着唇心想,虽然是说好了要那个,但是这也太直奔主题了吧。

  出了校门,上了车,很快到了一处,顾清溪微惊,这是民政局?

  她惊讶地看向萧胜天。

  萧胜天:“本来想着等办婚礼的时候再领证,不过现在我真等不及了,今天就把证领了吧,可以吗?”

  顾清溪这下子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结巴地道:“可是,可是,领证好像要户口本?”

  萧胜天却从旁边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个:“这是你的户口卡,我想办法从你们学校弄到的,还有户口本首页复印件带盖章的,身份证你带了吧?东西齐全了。”

  顾清溪差点腿软,他连自己身份证都带来了。

  萧胜天火热的眸光盯着她看:“领不领,就你一句话。”

  顾清溪心里浮现出千万念头。

  比如你这么有钱不考虑写一个婚前财产协议,比如万一回头你后悔了怎么办,比如这是不是太匆忙了没好好考虑……

  不过最后,她望着萧胜天,点头:“好,那我们去领证。”

  她想,她从来都是循规蹈矩的人,但有时候,也想疯狂一把。

  **********

  大红本的结婚证书,也不过是九块钱,结婚照临时照的,特别贵,四十块,一共花了不到五块,两个人成了合法夫妻。

  走出民政局大门,萧胜天牵着顾清溪的手:“现在我们已经领证了,你是我合法的妻子了。”

  顾清溪点头:“嗯。”

  萧胜天:“走。”

  顾清溪:“去哪儿?”

  萧胜天:“跟我走就是了。”

  这一次,上了车,萧胜天开得很快,几下子就到了一处,是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高门大户,蓝瓦红檐,在这秋日的落叶中,格外鲜明动人。

  萧胜天带着她停在一处院落:“这院子,还是我奶奶小时候住过的,你看这里面五棵柳树,就是我奶奶和她哥哥弟弟一起种的。”

  说着间,他带着她进去,里面却是布置得幽静清雅,墙角一抹翠竹郁郁葱葱,看得出一直被人精心照料着。

  萧胜天:“之前十年那会,这宅子给了人家,后来我跑出来打工,还曾经眼巴巴地看过,当时想着,怎么也得想办法把这房子弄回来,等我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买了这四合院。”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步上台阶。

  屋子里一水儿的紫檀木家具,墙上还挂着字画,一派清雅。

  萧胜天却握着她的手腕,径自过去了旁边的厢房:“这里走。”

  顾清溪以为他要给自己看什么,柔顺地跟着他过去。

  谁知道一进去,却见这里面是卧室,旁边床上挂着帐子,古色古香那种锦帐。

  顾清溪好奇地打量,萧胜天却一把将她抱住,低头捧着脸就亲。

  滚烫的渴望排山倒海一般压来,猝不及防间,顾清溪几乎喘不过气。

  接下来的一切,便是雷霆之势,他抱着她亲,就像贪婪的狼狗一样,亲得她站都站不稳,之后突然一个打横,她被扛起,直接放倒在旁边锦帐里。

  顾清溪酸软无力,几乎瘫成泥儿,已经做好了豁出去疯一次的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看着他那狠劲儿,她还是有些怕,颤着声说:“你,你轻点。”

  萧胜天闷声抱着她,哑声在她耳边道:“不举行婚礼了,咱们就在这里,今天就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

  ************************************************

  锦帐放下,被翻红浪,幽静的四合院里竹声萧萧,雷声轰鸣,雨声阵阵。

  外面的风吹竹林声开始消停了,顾清溪软软地躺在那里,半合着眼,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萧胜天光着臂膀站起来,拿了纸收拾起来,却在收拾的时候,手顿住了。

  他抬眸看了一眼女人布满红晕的娇媚小脸,眸中泛起怜惜,他趴过去,抱着她温柔地亲:“是不是弄疼你了?”

  顾清溪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是有些疼,不过只是一开始,后来得了一些滋味,倒是很好,她心里喜欢。

  萧胜天却道:“你先睡,我等会让人过来检查检查。”

  顾清溪如今正累得迷糊,迷惘地抬起眼睫,看向他:“检查什么?”

  萧胜天看她睫毛上都透着湿润,想着刚才她在下面低低地那么哭,哭得破碎,实在是让人心疼,这都是自己招惹出来的。

  当下怜惜地揉着她的脸颊:“没什么,只是例行检查,你睡吧,等会儿人来了我叫你。”

  顾清溪偎依在他怀里:“好,那你抱着我睡好不好?”

  她喜欢他坚实的胸膛,更喜欢偎依着他的感觉,那是有人依赖的滋味,仿佛自己还是一个孩子,会被他纵情地宠着。

  萧胜天低头看着她,笑了:“那就抱着你。”

  或许是有了进一步关系的缘故,她好像放得开了,和自己说话是软软地撒娇,而他却喜欢得很,恨不得抱着她亲,怎么都不放开。

  看她累了,他甚至抱着她轻轻拍哄着她的后背,就那么一直哄着她睡着了。

  低头凝视着她净白的脸颊,萧胜天却是想起刚才的血迹。

  竟然出血了,是因为自己太粗鲁伤了她吗?

  萧胜天多少有些担心,便电话了私人医生,私人医生自然并不包括妇科,于是又帮他联系了医院另一位妇科专家,专程过来为顾清溪检查身体。

  他望着窗外摇曳的竹影,手指摩挲着她耳朵,心里想着,他是不是应该克制着,稍微温柔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