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美人如蜜 > 149、新文已经开了《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
  第151章番外之两辈子的交错

  这一天, 顾清溪突然从梦中惊醒了,睡醒的她,捂着自己偌大的肚子, 倒是愣了好半响。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自己,也有萧胜天,但是那人生故事, 却是另一个版本。

  两个人十八岁就谈恋爱在一起了,一起度过了青涩的年代,之后早早结婚做了夫妻, 一个做生意,一个考上了大学,相濡以沫,就这么走了过来,萧胜天走上了和这辈子相似的人生轨迹, 不过那个顾清溪却和自己不太一样,比起自己,那个顾清溪争气太多了,争气得让人羡慕。

  顾清溪做的那个梦, 太过清晰, 清晰到她记得里面那个顾清溪一些细微的情绪, 她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想象出这么一个光怪陆离却又细腻清楚的梦。

  她茫然地坐在床上, 捧着自己的肚子, 望着窗外的星空。

  她想,梦里,那个孩子叫诺宝,是个爱笑的小机灵鬼男孩, 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是这样?

  闭上眼睛,她还记得那个孩子的模样,清楚得仿佛自己亲生经历过一般。

  正想着,萧胜天醒了,先将她揽在怀里,温声道:“怎么了?”

  看她精神恍惚,不免有些担心:“肚子不舒服吗?”

  顾清溪摇了摇头:“没,没什么,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萧胜天:“做噩梦了?”

  顾清溪摇了摇头:“也不是,就是做梦,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萧胜天只以为她是孕妇的胡思乱想:“什么人生?是不是白天看了什么故事?别瞎想了,好好睡。”

  顾清溪点头,就要躺下继续睡,谁知道这么一躺,便觉得肚子传来一阵剧痛。

  她并没生过孩子,但是梦里的经验却告诉她,这就是了,忙道:“我,我要生了!”

  萧胜天一下子精神起来,当即扶住她,安抚她道:“没事,别怕,我马上叫车。”

  说着他翻身下床,下床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穿鞋子,只好跑回来穿鞋,平日里那么沉稳的一个人,顿时慌了。

  大夫说顾清溪算是大龄孕妇了,有风险,他一直担心着,自然不敢掉以轻心,现在好不容易要生了,心里确实是怕,怕万一有个什么不好。

  一时甚至想着,等平安生下来,他要继续做慈善,加倍做慈善,为自己,为顾清溪,为孩子积阴德!

  ~~~~~

  千辛万苦,孩子总算生下来了,生下来后,顾清溪第一句是问男女,大夫说是男孩,她马上让人抱过来。

  萧胜天:“其实男女不重要——”

  顾清溪却觉得,非常非常重要,她想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像梦里的那样。

  孩子被抱过来,紧密的眼缝里露出几根黑亮纤细的睫毛,小鼻子红红的,小嘴儿微微抿着,脑袋圆滚滚,看这样子,真是和梦里的一样。

  顾清溪凝视着这孩子,眼泪落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了那么一个梦,但是现在她肯定,那个梦里的人生,就是自己的人生,也许是存在于另一个时空的人生,一个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兜兜转转,她迟了十几年,总算走上了上辈子的人生轨迹,把糯宝生下来了。

  萧胜天看她哭了,只以为是哪里不满意,忙将孩子抱在一边,哄她道:“怎么了,清溪,孩子这不是好好的?你不喜欢看孩子,那我们把他抱走好不好?”

  旁边的助产士看到这情景,不免感慨羡慕,这男人真好,有钱有势,对老婆脾气好,哄起来像是哄小孩。

  顾清溪却哭得更厉害了:“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萧胜天吓到了,赶紧让人把孩子抱过来,顾清溪抱住了孩子,情绪才平稳下来。

  她抹了一把眼泪:“我要把这孩子取名字,叫诺宝,你同意吗?”

  萧胜天:“我当然没意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老婆的话当然是最大,他是唯恐她哪里不高兴,别说叫诺宝,就是叫狗蛋,还不是她说了算,怎么都行!

  顾清溪听了,这才破涕为笑,她抱着自己的儿子,仔细地看,看了半响后:“总算把你生出来了。”

  萧胜天不知道,还以为是说刚才生的辛苦:“是不容易,你受苦了。”

  顾清溪抱着孩子,却是道:“等会,我给你说说我的梦。”

  萧胜天没太往心里去,不过还是道:“好。”

  顾清溪低头,望着儿子,抿唇笑了。

  她想,那么长一个梦,那样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萧胜天听了,是什么反应?

  ******************

  回国后,便在b大当了老师,慢慢地评为了教授,又生了儿子诺宝,一家子和和美美。

  顾清溪的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再没什么不满意的。

  萧胜天的事业一日比一日成功,如今的公司已经上市了,所拥有的财富骤增,可以说,今日不同于往日了,萧胜天也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他哪里敢多看一眼,不过是一心一意守着顾清溪罢了。

  今年顾清溪生日,他更是斥资购置了国外的一处小岛送给顾清溪,作为生日礼物。

  学校里老师都说顾清溪命好,丈夫有钱又专一,温柔体贴,对她疼爱备至,儿子也考上了名牌大学,小伙子聪明能干也懂事,站在那里比当妈还高,看着就让人羡慕。

  她自己事业顺利,评了教授,在专业领域也有了一些名气,三十多岁了,依然看着像二十多岁小姑娘,据说她走在校园里,竟然曾经有本科生跑过去问她哪个系的,说是要追求她,一时成了笑话。

  后来那个本科生知道这是顾清溪顾教授,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萧胜天夫人,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眼睛剜了。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被放在学校bbs上,有人还发了顾清溪的照片,于是顾清溪就有了“最美教授”和“最美总裁夫人”的称号,几乎成网红了。

  这件事被萧胜天知道了,自然是不爽,他的妻子,可不想被这么多人yy,于是直接封了那些照片,从此后互联网上没了顾清溪的消息。

  顾清溪想起这件事就想笑,戏言萧胜天“阻挡了她成名的道路”。

  儿子诺宝也表示:“我妈差点成网红大美女!”

  儿子还说:“我如果能找个我妈这样的当女朋友就好了。”

  这话弄得萧胜天颇看了自己儿子几眼,儿子虽然好,但妻子更好,儿子可千万别恋母。

  萧胜天私下和顾清溪说了,惹得顾清溪笑得喘不过气来。

  这个人,就是万年小心眼,连儿子都容不下了。

  萧胜天拉着顾清溪的手:“别笑了,今天有正事,那宅子,修整好了,我们今天过去看看吧。”

  顾清溪一听,兴致来了:“好啊!”

  萧胜天说的那宅子,其实是当年他们去看过的,就是他奶奶小时候住过的那宅子。

  当初那宅子属于有关部门的,都是给很高级的干部住,不可能给私人,萧胜天想过办法,但是没成,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世道变了,他轻松地拿到了那块宅子。

  前一段一直在修整,如今终于满意了,才说带她去看。

  两个人驱车过去,过去后,却见四合院清雅幽静,院子里一抹翠竹随风而动,衬着那朱门绮户,倒是别有一番古色古香的气韵。

  萧胜天领着她走近了房中,给她讲这里面的布置,还有所用的家具,自然都是紫檀木的上等好家具,还有那床,是什么什么来历,那帐子用的什么帐子。

  反正都是有讲究的。

  顾清溪听着满意:“等以后晚上时候,我们在这里点上蜡烛,弄个凉亭,看着星星吃烛光晚餐吧?”

  她也就是脱口而出罢了,不过当说出的时候,脑中竟然浮现出那个情景,好像她真得曾经和萧胜天在这里吃过烛光晚餐,浪漫唯美。

  她怔了下。

  萧胜天听了,笑着道:“好主意,就这么干了。”

  于是当即打电话吩咐人去弄,要这样那样的,他都交待得很清楚,交待完后,就领着顾清溪先去旁边的胡同里转悠,这胡同挨着一条河,河水通往以前紫禁城,如今被重新整修,环境清雅唯美,不少人特意过来旅游。

  如今是淡季,人少,萧胜天领着顾清溪散了一圈,看了看风景,等估摸着差不多了,才说:“我们回去烛光晚餐吧。”

  顾清溪笑了:“好。”

  萧胜天:“如今诺宝大了,可以把他赶出家门了,我以后也不会太在事业上用心,就随便干着,没事多陪你,到了咱两享受二人世界的时候了。”

  顾清溪听着:“真的?你舍得放下你那摊子事业?”

  萧胜天:“有什么舍不得的?什么事能比你重要?我现在觉得牵着你的手在河边一走,就好像咱俩才十七八岁,这种感觉真好,以后我就带着你到处旅游,享受那种年轻谈恋爱的感觉。”

  顾清溪噗嗤笑出声:“好。”

  说话间,两个人踏入了四合院,可是一走进去,顾清溪就愣了。

  眼前出现一个画面,是另一个版本的顾清溪,她正和萧胜天在同样这么一个院落享受烛光晚餐,布置,情景,画面,就连那蜡烛那星空,都一模一样。

  顾清溪怔怔地站着,拼命地想从那画面中掏出更多信息,不过却并没有了。

  萧胜天担忧地看着她:“怎么了?”

  顾清溪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事,就是太感动了,我们继续烛光晚餐吧。”

  萧胜天揉了揉她的头发:“好。”

  烛光晚餐的过程自然是美好的,一如她眼前浮现的那个画面,烛光晚餐之后,萧胜天便抱着她上床了。

  抱着上床的时候,顾清溪被这熟悉的动作唤醒,脑子里呼啦一下子,所有的画面都来了。

  她清楚地知道后来的顾清溪去上大学了,嫁给了那个萧胜天,两个人在三十九岁的生下来诺宝,那个人生,虽然迟到了,但终究一切圆满。

  于是,当萧胜天沉进她的身体时,她紧紧地抱住了萧胜天,在他耳边道:“我们的上辈子,虽然迟了二十年,但也相爱了,在一起了,生下了我们诺宝,无论哪一世,我们一家三口,都注定在一起。”

  听到这话的男人,身形微微一顿,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之后捧着她,疯狂地吻了起来。

  上辈子的事,听她说过,心里总觉得欠缺,心疼那个孤零零的顾清溪。

  如今听到这个,真好。

  两辈子的圆满。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八零之换夫》喜欢的话点进专栏收藏一下吧。

  冬麦男人炕上不行,但她不懂,一直以为就这样,日子挺好。

  隔壁那个复员军人沈铭娶媳妇,喜宴还没结束,新媳妇闹着要离婚。

  她去帮着劝,新媳妇说:“他又凶又狠又不爱说话,还穷得要命!”

  冬麦推心置腹:“沈铭部队立过功,见识广,以后改革了,好好经营,日子肯定能过好。”

  谁知道人家一口怼过来:“那你怎么不嫁?要嫁你嫁,别劝我!”

  她哪里知道,人家新媳妇刚从一年后重生过来的,人家知道沈铭马上要栽坑里,人家悔悟了不要爱情要钞票了。

  冬麦劝说无果,邻居离了,冬麦生不出孩子被婆家嫌弃,也离了。

  后来,她嫁给了那个被嫌弃穷的邻居沈铭,曾经的新媳妇嫁给了她那有钱前夫。

  两个女人换了换男人,还是邻居,就那么抬头不见低头见地过日子。

  大家都说冬麦和沈铭绝配,一个生不出娃,一个穷得要命。

  沈铭一路高歌猛进,发了大财,冬麦一口气生俩!

  那个重生的前妻傻眼了,那个依然没孩子的前夫没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