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在洪荒做大哥 > 第二百一十三章:侯虎危急
  回了殿中,崇侯虎还是惊魂未定,拉着申公豹不放,其他将士也都面有阴霾,心中惴惴不安。

  “国师,敌将凶猛难挡,可有良策?”

  崇侯虎环顾一圈,诸位将领莫不是低头不语,顿知他们也如自己胆寒,于是将希望放在申公豹身上。

  可是他见申公豹也沉默不语,心下一沉,“难道没法子了吗?”

  申公豹翘腿喝茶,眉宇间思绪繁乱,倒是想着南极仙翁的话,说道:“我军没有可匹敌之人,此事我还得回朝问问,请人助手。”

  崇侯虎一听他要请朝中人,有些抹不开面子,支支吾吾良久后,还是记挂崇城不失,作揖道:“那就劳烦国师了。”

  言罢,命下人准备饭菜,送行前又给了申公豹一箱子珍宝珠玉,以作救命谢礼。

  申公豹也不客气,施法收进乾坤袋,却让崇侯虎看的眼直,“国师,这法术……变到哪里去了?”

  申公豹笑笑不答话,辞别回朝。

  国师走后,崇侯虎心里很不踏实,特命人送信给弟弟崇黑虎,请他前来助威。

  远在曹州的崇黑虎听闻哥哥被打,立刻点齐兵马往崇城开拔。

  却说申公豹回了朝歌并未如他所说搬请救兵,倒是拿着财物整日玩乐。

  另一边,崇侯虎在城中苦等数日,每每清晨醒转双眼布满红丝,盖因敌方夜夜在外恐吓,放火箭、击重鼓、投大石,崇城墙上有死伤,那雷震子每夜一棒,砸的城头石块坠落不成样子。

  这一日,打西城门进来一队官兵,是其弟弟崇黑虎到了。

  兄弟二人相见,崇黑虎惊诧连连,“大哥,你睡不好吗?”

  崇侯虎握着他的手拍了拍,双目眼袋臃肿,布满红丝似要滴血瞪出,勉力睁着双眼与他说话。

  “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弟弟也是位高人,当日就是他放出神鹰将苏家小儿擒回来,此刻见到他心中甚安。

  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句话,崇黑虎当即表示要观察两日,崇侯虎把事情托给他,实在顶不住了,回屋睡觉。

  心里踏实,睡觉也安稳,这一觉竟然睡了两天两夜,起来后精神奕奕,肠胃俱欢吃了满满一桌。

  “黑虎,可有把握?”

  崇黑虎道:“若只是力大势沉,倒也好办,可他棍棒之间施有雷电,却是克制我的神鹰。”

  崇侯虎闻言叹了一声,搁置不提。

  又过了几日,西岐阵营又来叫阵,只因如今粮食不多,再拖下去只有打道回府了。

  崇城自是不理,但这一回西岐可没那么好说话。

  文王在城前喝道:“崇侯虎,休战已有半旬,莫非你要做缩头乌龟,惧不出城。给你一刻钟,再不出城迎战,我便命人攻城。”

  崇侯虎得了急报也无可奈何,黑虎放下茶杯请缨道:“大哥,我去会会他们。”

  “你……”

  崇侯虎沉吟片刻,“我与你一同去。”

  城门缓开,步兵鱼贯而出,兄弟二人齐上阵,但见西岐威风凛凛,反观自家士气低落。

  “反贼姬昌,休得猖狂。今日便将你活刮了。”

  崇黑虎撂下狠话,一夹马腹持斧前往,行至阵中,喝问:“谁来与我一战。”

  黄飞虎骑神牛而出,倒提金攥提龙枪。

  二人见面无有多话,立刻开打。

  但见崇黑虎想振哥哥声威,遂拔开葫芦塞放出神鹰打算快战。

  黄飞虎一拍牛背跳下,五彩神牛自托云飞去与神鹰战成一团,四蹄奔走冲撞,口中哞声震耳。

  一个铁嘴尖喙,一个铜皮铁骨,异兽相斗火星四溅。

  其下,黄飞虎和崇黑虎也战成了一团,只见飞虎辗转腾挪躲避马势,提龙枪一扫截断马腿,叫崇黑虎滚落下来。

  得势不饶人,黄飞虎持枪勇上前,崇黑虎架短斧迎接,顺龙鳞滑至枪尾,黄飞虎手腕一转,运力巧劲一震枪尾将他甩开,抽枪捏中作棍扫出。

  崇黑虎一斧拨挡,一斧切过。

  黄飞虎急急横跳,以枪身抵挡。

  二人久战正酣,姜子牙小声命雷震子出列。

  且看雷震子持乌黑棍棒飞至阵中,崇黑虎眼见不妙,欲招神鹰回来,可为时已晚,但见棍棒缠绕雷电,一击打在神鹰头上,听的惨嚎一声,神鹰跌落云头,在地上扑腾挣扎。

  雷震子瞧了一眼,举棍再敲,直将神鹰敲的四分五裂。

  “好贼子。”

  崇黑虎目眦欲裂,招架得空用葫芦唤回神鹰,却见雷震子朝他奔来,立时吓得寒毛竖立,暗道:无命休矣。

  “好胆!”

  崇侯虎见弟弟危矣,急急忙忙出阵营救,这一动身后将士纷纷而出。

  崇黑虎持短斧与二人对敌,那雷震子力大势沉,一击便叫他手骨发麻,拿捏不稳,再一击叫他短斧掉落,手臂垂下,不能再战。

  至此时,崇侯虎救援而来。

  文王亲率兵迎战,两方打在一处,崇黑虎连滚带逃躲进了阵中。

  那雷震子生的威猛,黄飞虎又是沙场名将,坐下五色神牛也是凶猛异兽,始一接触就让崇城官兵吃了苦头。

  但见神牛叼了两人甩到高出,还未落下便被射成了筛子。

  崇侯虎哪敢再战,急急喝令回城。

  主将奔逃,剩下人也没了心思,仓皇逃窜回了崇城。

  “唉。”

  城门一关,一行人吃了败仗垂头丧气,走至殿中也能提起半点精神。

  “大哥……”

  崇黑虎羞愧难当。

  “不用说了,西岐猛将如云,你我独木难支啊,来人。”

  说罢,崇侯虎命人拿来笔墨纸砚,沉思片刻修书一封写与申公豹,“将此信交予国师。”

  除了信件,还命人备了一箱奇珍异宝。

  “将此物交给国师,好让他打点上下。”

  崇侯虎倒是有心请纣王搬兵,可一想敌将乃是异人,只得把希望寄存与国师身上。

  且说申公豹得了信件,小心收进怀中,那箱珠宝看都未看,起身行至太师府。

  “哦?国师怎得来我这清闲之地。”

  太师闻仲派了管家迎他进来,叫下人看茶。

  申公豹将来信转给他看,说道:“如今北伯侯遇西岐强敌,有破城之险,我思来想去,也唯有太师能当此重任施予援手。”

  闻仲冷哼道:“崇侯虎就是一害虫,被拔了城也好。”

  却是将信扔在了地上,以示不满。

  申公豹摇头道:“太师,若是崇城溃败,北伯侯被杀,朝野上下哪个不胆寒,还有何人肯出头迎敌,此人虽然心狠手辣骂名累累,可也是一员虎将,如今却被逼得向我求救,可见情况危机。”

  太师举茶停顿,想了想也是,便道:“哼,我可是为了成汤基业,非是为了这等脏人。”

  申公豹谄媚道:“太师高风亮节,听闻太师识得一些神仙中人,不妨请来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