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温柔贼 > 36、36
  井艺忍下被艳压不爽想掰回一局的冲动。

  冷静, 没必要跟个小屁孩比较。

  “你好早。”封佳恣礼貌地颔首,象征性挽着男人的手臂。

  她准备坐下,安亦诺绕到她身后, 绅士地替她拉开椅子。

  井艺瞧着,一股子酸味, “亦诺,以前怎么不见你对我这般体贴入微?”

  一上来便开演。

  封佳恣心中些许无奈,不禁想起影评家对井艺的评价:毫无层次, 尽管爆发的情绪掌控得不错, 但生活类的电影就显得这位演员用力过度。

  眼下, 井艺便是这般。

  她虽跟她谈好,但讲究的是循序渐进。

  男人精致的眉眼从帽下漏出,仔细观察着井艺的一举一动。

  他没说话, 就静静地盯着。

  井艺忍着鸡皮疙瘩继续演吃醋。

  天杀的,安亦诺居然真的对她有想法, 她长得很像gay吗??

  封佳恣将两人看在眼内。

  于是他们这顿饭,具体表现为井艺的单人艺赏, 封佳恣偶尔和她二人转, 安亦诺做一个安静的瞎子。

  “亦诺,人家也要吃那个, 鹅肝肝, 你喂我嘛。”

  井艺还要脸, 戴着墨镜才勉强说出的台词。

  封佳恣忍着笑。

  安亦诺用刀叉的手微僵,在演假情侣与动真情之间迟疑。

  ......他似乎总在假情侣之前徘徊。

  安亦诺抬手,让服务生又加了一份鹅肝,说:“不够还有。”

  这直男。

  井艺险些控制不住面部的抽搐。

  封佳恣一边如沐春风地观望,一边切下口感绵厚的牛扒。

  井艺不依不饶道:“人家只想要, 你盘里的那块嘛。”

  安亦诺垂眸,明明已经如愿得到了他想要的局面,却觉得很不真实。

  还是说,他心中未必这么爱。

  安亦诺一言不发地挪动圆盘,推到美艳动人的井艺面前。

  井艺挑了挑细眉,重复道:“喂我?”

  安亦诺:“别得寸进尺。”

  井艺:“......讨厌。”

  这时安亦诺似乎记起了他跟封佳恣的身份,冷淡道:“我鞍前马后的时候,你不珍惜,现在我已经是别人的男朋友了,请你自重。”

  哇咧,要不是老娘受人拜托,谁稀罕在这儿跟你演弱智爱情戏。

  井艺深呼吸,强压喉咙的问候祖宗十八代,情绪不稳地微笑:“没关系,我不介意做您的备胎。”

  安亦诺:“......”

  封佳恣无奈,不得不开口:“过了,井小姐。”

  井艺从善如流:“抱歉,我今天有些失态,向你们道歉。”

  封佳恣看向安亦诺,捕捉他的反应。

  “......是我的错。”安亦诺按捏眉骨,显出疲态。

  井艺很上道,“等会儿我开车送你?喝了红酒就别开车了。”

  安亦诺想拒绝,但忽然间,又没了拒绝的力气。

  封佳恣假意推掉:“这不好吧,还是我陪着他回去。”

  井艺瞥了她一眼,明面上是嫉妒,实则眼神交流,心有灵犀道:“有什么问题?你们认识才不到几个月,我跟他认识五年了。”

  封佳恣微微笑,藏着窃喜而表现无奈,“好吧。”

  她的计划,初步完成第一步。

  *

  医院病房。

  周启越扔掉病例单,直接拔掉手背的吊针。

  看守他的护工大惊,连忙劝:“周少爷,您的伤还未完全康复......”

  与此同时,察觉到房内动静的保镖冲进来。

  “周少......”他们刚说两个字,就被早有准备的周启越捅.进镇定剂,从肩膀直插注入。

  总共四个保镖,兴许是考虑到他受伤的情况才配少了。

  周启越淡漠地扫视一圈,迅速解决完剩余三个。

  病房里顿时只剩缩在角落的男护工,瑟瑟发抖:“您、请您不要杀我......”

  周启越微微勾唇。

  护工浑身颤动,无法形容他右眼看到的光景,被打伤的左眼剧烈地疼。

  男生英气逼人,往常冷着一张脸像写着生人勿近,现在露出阴冷不屑的笑,仿佛那才是他的真面目。

  “我怎么会杀人,别人眼里的我品学兼优,父亲面前的我,乖巧挨打。你们还不值得我手上染血。”

  护工:“谢谢谢周少饶我的狗命呜呜。”

  周启越:“......”

  失去兴致往往是一瞬间的事。

  他还是想要她。总是坚韧又温柔,撩得恰恰好在他的点上。  

  ......

  午间,封佳恣莫名打了个冷颤,在初夏六月天。

  梦娴扒拉着制服盯她,“你最近是不是心不在焉?”

  封佳恣好整以暇,说:“我不是一直都心不在焉么。”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段梦娴委屈巴巴,宛如猛虎嗅蔷薇,“可是你以前是假装心不在焉,现在是真正心不在焉,魂儿像被勾走了。”

  “没有的事。”封佳恣无奈地敲她脑袋,“不要老是想些奇怪的形容。”

  小蔡闻风凑过脑袋,跃跃欲试道:“在玩敲头游戏吗,敲我敲我。”

  刚酝酿好的撒娇氛围被打断,段梦娴甩来一记可怖的眼刀,“想死吗?”

  小蔡速退,坐直道:“好的女王。”

  段梦娴恶狠狠:“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小蔡:“......?”注意形象啊殿下。

  他们吵闹的间隙,封佳恣回过身继续看自己的书,确实如梦娴所说,她一边做着自己的事,一边又分心思考涉及三人的计划。

  死党又从她的臂弯钻进个脑袋,半蹲着身体,凝神好奇地瞧桌上的书什么内容。

  一下子便注意到被封佳恣用铅笔做了记号的那段文字:

  一位游客路过一个小镇,她走进一家旅馆给了店主1000现金,挑了一个房间,她上楼以后,店主拿这笔钱给了对门的屠夫支付了本月的肉钱;

  屠夫去养猪的农夫家里将欠的买猪款付清了,农夫还了饲料钱,饲料商贩还清赌债,赌徒赶紧去旅馆还掉房钱,这1000元又回到旅馆店主手里,可就在此时,游客下楼说房间不合适拿钱离开,但全镇的债务都还清了。

  段梦娴:“???”

  她怎么没看懂。

  封佳恣合上书,揪着她耳朵让她起来,说:“午休我有事,你好好休息,不用陪我。”

  周启越发来消息,她得去一趟。

  她这么一说,段梦娴想起来她们好久没在午后游荡了。

  “......好。”不情不愿地答应,也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封佳恣笑笑,又哄道:“你不是想考Q大么,我陪你上同一间大学。”

  段梦娴眼眸一亮。尽管知道佳恣不可能真的为人牺牲选自己不愿去的大学,但她还是被“陪你”两字感动到。

  小蔡不合时宜地冒出来,“呃,可是Q大分很高,明华前十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