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处救赎 > 第135章形势严峻
  刘芸第一眼接触到这个现实世界,思维出现了短路,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即便是她在单位的小姐妹,也形如陌生人,仿佛就像一个新生儿刚刚降临一样.

  陪护她的女同事则发出惊喜的声音,”芸姐你终于醒过来了!”

  她的意识并没有被女同事唤醒,正逐渐感知这个世界.

  女同事一看她迷茫的眼神对自己如此陌生,不禁傻眼了,难道她失忆了吗?她眼看自己无法唤起她的共鸣,只好转身离开病房去求助医护人员,“大夫!大夫!”

  她目睹女同事离开的背影,稍稍产生一点怅然若失,满满的记忆却逐渐占据脑海里.

  剑春呢?她渴望第一眼见到的人并不在眼前,令她有些失望,随即往事一幕幕涌现眼前.

  “剑春···”她慢慢想起了一切,不禁百感交集。

  在黄冶市公安局的局长办公室里,陈耀先就像一尊雕像矗立在一扇窗户前,在窗外不禁是绵绵不断的雨滴敲打玻璃,光线也逐渐暗了下来。他的心情异常沉重,虽然之前证实了失联的旅行团的成员还有可能生还,但搜救工作却因为天气原因,一点进展都没有。如今,又一个漫漫长夜即将到来,那些疲惫不堪的游客们还能挺过这一夜吗?

  笃笃笃!

  敲门声虽然很轻,但他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不由精神一振,立即回转身,朗声道一声,“请进!”

  一位中年警察推门而入——

  “宋刚!”陈耀先深邃的眼眸透露几分期许,“情况怎么样?”

  宋刚一脸轻松,“陈局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

  陈耀先眉毛一扬,“此话怎讲?”

  “他们全撂了!”

  “你是说那些嫌疑人?”

  “是的。这个案子彻底弄清楚了。”

  陈耀先的表情并没有多么放开,经过短暂的沉寂,才招呼手下坐下,并示意对方继续讲下去。

  宋刚也显得迫不及待,”那个心理医生,王新以及失足女阿芳已经把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还有那个获救者林雨.她也是勾结了心理医生,才把她的养父诓骗到那辆旅行车上的.至于那对要轻生的老夫妻,则完全属于巧合.”

  陈耀先的心里一紧,目光异常凝重,”小宋,你认为尹剑春真的会为一己之私不惜谋害一车的游客?”

  宋刚缓缓摇头,”根据翟队反馈的消息,他并不想置一车人于死地.但是,他利用环灵山脉的特殊地形,欲制造一起意外事故,那是毋庸置疑的.换一句话说,他是抱定一颗赴死之心.”

  陈耀先沉思片刻,才质疑道:”那个心理医生已经知晓他的计划,甚至就是幕后的主谋,所以才指使那个失足女唆使王新强迫陈萌萌加入那支旅行团的?”

  “是的.那三个嫌疑犯的供词已经统一了.”

  陈耀先有点不解,“那个林雨是怎么回事?她既然想谋害她的养父,为什么也会加入那支旅行团?”

  宋刚低头思忖道:“其实,林雨是受心理医生的蛊惑,才认定郑伟民是当年拿走母亲救命钱的人。但她却不清楚,郑伟民就是她的生父,并与她的母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她答应会给心理医生一笔报酬,但她其实也抱定必死之心了。”

  陈耀先心里豁然开朗,“是呀,对于一个要复仇的女孩,通过陪她的‘仇人’一起遇难还逃脱法律的制裁。”

  宋刚附和道:“对她的心理也是一种解脱。毕竟,她之前对郑伟民有很深的感情。

  “当她了解真相后,她现在是不是特别懊悔了?”

  “是呀,她特别渴望她的父亲早一点获救!”

  不料,陈耀先却重重叹息道:“唉!她恐怕要千古遗恨了!”

  宋刚脸色微变,“难道郑伟民已经···”

  陈耀先双眉紧蹙,“根据事发地传来的消息,林雨获救的地点已经彻底被泥石流填平了。这对于已经骨折的郑伟民来说,很难幸免的。”

  宋刚心里一沉,“其他游客有消息吗?”

  陈耀先摇摇头,“没有。由于那里的地形和恶劣的天气都不适合空中搜救,我们无法获悉他们的确切消息。”

  “难道我们就束手无策了吗?”

  “目前移动运营商正积极抢修设在灵妙峰的5G基站。如果能顺利修复,也许会与失联的旅行团成员取得联系。搜救队就可做到精准救援了。”

  宋刚一耸肩膀,“现在天色又快黑了呀。”

  陈耀先的表情异常沉重,“是呀,这意味着那些游客即便还幸存,却不得不再经历一宿的煎熬之苦了。”

  宋刚的满脸黯然,“咱们的同志也在其中。让他受苦了。”

  “是呀,一想到他们的处境,我是睡不踏实的。”

  宋刚一副关切,“可您昨晚已经陪刘芸一宿了,况且年纪以大,要当心自己的身子骨呀。”

  陈耀先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站起身来。

  宋刚一怔,“您要去哪?”

  “去医院!”

  “去探望刘芸?”

  “嗯,我接到小魏的汇报,她已经苏醒了。我必须去安抚她的情绪。”

  宋刚心里一动,“我可以陪您一起去吗?”

  陈耀先轻轻摇头,“咱们不要兴师动众的,以免引起那个丫头的紧张情绪。”

  “那我该做些什么?”

  陈耀先一边往外走一边回答道:“你们专案组已经完成了侦破任务,可以休息一下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安抚一下那个女孩。”

  “您说的是林雨?”

  “嗯,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她现在被收押在局里。情绪很糟糕。”

  陈耀先突然停住了脚步,冲属下投去一幕不满,“胡闹!她其实也是受害者。你们怎能这样对待她?”

  宋刚显得很无辜,“我们这样做,也是保护她呀。”

  “你认为她会轻生?”

  “她以为偏听偏信,害了自己的父亲,啥事做不出来呢?”

  陈耀先思忖道:“还是让她回家吧?”

  宋刚一副愕然,“陈局您这是?”

  “你放心,在她的父亲没有确切消息时,她不会做什么傻事的。她如果身在小号,精神上的打击肯定很沉重,只有家才能让她感到一丝温暖。当然,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咱们可以派人去守护她。”

  宋刚欣然道:“好的,我听您的。其实,她家保姆正赖在局里央求着要接她回家呢。”

  “那正好,送她俩一起回家!”

  宋刚送走了局长,准备去小号见林雨,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掏出来一看,居然是小赵的来电。他猛然响起这个女下属还在那对老夫妻的家里呢,赶紧接听,“喂,丫头在哪呢?”

  手机里传来小赵银铃般的声音,“我在小陈哥哥家呀。”

  小陈哥哥?宋刚一皱眉头,感觉这个女下属对人家家属太黏糊了,不由嗔怪道:“你这个丫头是咋回事?我派你去查案的,而不是跟人家谈感情的。老冯早就回来了。你咋还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