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高能玩家[无限流] > 281、城堡的邀请
  此为 fang  dao  zhang  

  旁边的小北:“我会照顾好她的。”

  莫颜:“……”

  ……

  两人出了门, 站在灶房的破门门口,小北看了看左右的环境,把主动权交给了莫颜:“咱们往哪个方向?”

  莫颜看到这院坝的旁边还有一条小路, 像是通向旁边的山上, 想着附近也没有看到有溪流的痕迹,如果这个村庄正常时期是往外担水的话,不知道山上有没有泉水。

  只是山上的话……怕出现什么意外的危险。

  毕竟这是游戏世界。

  小北看到莫颜的视线放到旁边的小路上, 便道:“走那条路吗?”

  莫颜看了对方一眼,做出思考了一下的表情,才又道:“还是先看看周围吧,刚刚我们走这个村子也没走完。”然后又指了一个方向,正是刚刚在上面时被半山遮挡着没有看到的位置。“我们去那边,刚刚在上面时,我们基本上已经把村庄看完了, 就那边被半山挡着没看到,你看行不行……”

  山上……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安, 有种直觉不能往山上走的感觉。

  “也行!”小北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

  于是莫颜和小北朝着半山那边走去,在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的时候, 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屋舍方向走出一个人影, 人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嘴角勾出一道让人极不舒服的弧度, 然后看着两个女孩子的身影,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而这边, 莫颜和小北到达半山那边后,只看到了小小的几家屋舍,眼前的情况, 比刚刚还不如,一眼就能扫完,除了几家落在山脚下的屋子,什么都没有。

  屋子前头除了烂田坎儿还是烂田坎,两人本想就此离去,但还是不甘心又把这几个房屋前前后后都走了一圈,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更别说水源。

  只是正当两人失望准备离去,看看其他地方的时候,在低头踏过那些田坎儿的时,猛然间发现一个事情——田与田之间中间都有沟槽。

  是那种引水的沟槽,虽然沟槽里是干的,但既然有这勾槽,那么说明顺着这沟槽找去,是可以找到这个村庄原本的水源!

  那怕,看着沟槽干枯的状况,这个村中的水源很可能已经消失,但万一没有呢?

  只是两人又顺着这道沟槽望去,发现这道沟槽依旧是通往旁边的山上去。

  发现这一点后,小北便抬起头,可爱的笑了笑,向莫颜有商有量的问道:“要不,还是上山上去看看?”

  莫颜对于这个提议下意识抵触的皱了皱眉,但看了看周边的情况,确定找不出其他有可能有水源的地方,而且她是个新人,虽然对方说话让着她,但其实她说话的权利其实并不大。

  而现在,对方明显是下了决定,向她问,其实也只是客气意思一下而已。

  而且,看来就在村子周围,是找不到任何水源的。

  于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假如他们在这个无人的村庄不止待一个晚上的话,这次水源没找到,下次还是要出来找的。

  两人便又顺着沟槽向山上走去。

  通往山上的小路有点儿窄,差不多只能容一人行走,小道上全部都是细碎的枯叶烂叶,而那条勾槽在道路的边缘位置,旁边长了一大堆的荆棘杂草,几乎把勾槽全部完美盖完。

  大概走了20多分钟的样子,两人在小路的尽头看到了一个岩洞,岩洞前面有一片干草地,而那个沟槽,就是从旁边一直通向那个岩洞下面。

  岩洞下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但站在岩洞边缘,不管是莫颜还是小北,都能闻到里面飘荡着淡淡的水气。

  还真有水?

  然后,莫颜便见旁边的小北像变魔术似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电筒,打开,往里面照去。

  但只能看到下面的岩石上有一层青苔,还要往里面再看清楚点,可能还要往下面再走点。而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工彻成的小石阶,每一块石阶大概一米长半米宽十公分高,从岩洞边缘,一直往下。

  莫颜将目光从小北握着电筒的手指上移到对方的脸上,看着此刻对方脸上盯着岩洞,眼神之中出现的与之前表现出来的行为性格颇为相驳的兴奋,心里惊了一下。

  果然,她就说,对方之前表现出来的性格也太好相处了,对那个琳娜也就算了,她还是个新人呢,就都似乎样样先以她为主,出门往哪边走也由她来选,这种性格在游戏中分明有点不合理。

  现在看来,这人原来是有一定的隐藏性格。

  看来她便晓得她这里说去不去都没多大作用了,于是又小心的问道:“下去吗?”

  “啊?”小北回过头来,然后反应过来,眉眼一弯,灿烂的笑道,“当然下呀!”

  对方话音一落,两人后方的小路,仿佛传来了稀稀疏疏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踩在地上的枯枝干叶上,在这安静的岩洞边上显得尤为的清晰。

  两人顿时回过头去。

  只见两人身后的路口,直直的站了一个人影,对方的手里把玩着一把飞刀,一双镜片下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站在岩洞边缘的……莫颜。

  莫颜眉头一皱。

  那眼神,仿佛贴在她身上,像是要把她的衣服扒了一般的恶心,是什么意思?已经不用多说了。

  而旁边的小北,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莫颜,又看了一眼眼镜男,随既反应过来,对着莫颜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脚底下默默的挪动了一下,再挪动了一下,最后足足远离了莫颜三四米远。

  余光瞥见这一幕的莫颜:……

  您之前说好的保护呢妹子?

  就算是句客气话,您此刻也不用表现的这么直接干脆,一点儿想管的意思都没有啊……

  眼镜男却并不稀奇的看着这一幕,仿佛这一幕才是常态,他看了小北一眼,对对方的识趣很是满意。

  游戏中的组队结盟结起来容易,散的也非常容易,特别的不牢靠,所以他看到莫颜和这女生出来,即便他知道这个女生是和莫颜已经组了队,也跟了上来,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多管闲事,这才是游戏中的常态。

  如果是那个女人和对方出来,他还会掂量一点,毕竟那个女人对他的厌恶也表现在脸上。

  他看人可准的很,如果是那女人,肯定一不言不合就对他出手了。

  眼睛男想罢,又将目光移回了她的身上,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移动,仿佛要扫描尽每一处地方,随着男人的目光,对方声音黏黏的,腻腻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小美女,你是自己过来,还是哥哥的飞刀请你过来?”

  而莫颜:……果然还是得靠自己。

  她默默的想。

  然后看了一眼眼镜男手上把玩着的飞刀,眼睛微不可察的一眯,又看了看旁边的女生,深呼一口气,开始试着发挥自己并不精湛的老本行……

  然后,整个人的气质便莫名一变

  从男人的视角,只见眼前的新人小美女迎着他的视线,明显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立刻受到屈辱般的睁大了眼睛,又随着他的目光,身子颤了颤,然后立刻瞬间求助的看向旁边的女生。

  结果却见旁边那女生表情微笑目光冷漠,压根没有管的意思,表情一下子便僵住了,震惊之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渐渐绝望了下来,却还是带着一点希翼的良久的盯着对方,最后见对方依旧没有什么动作,才扯了一下嘴角,嘲讽的闭了闭眼……

  最后仿佛做好了心理建设,睁开眼,还是慢慢的朝他走了过来。

  对方魏颤颤的走了过来,抬起头来,顶着那张似泣非泣起柔嫩的小脸,看的人的心都要化了,眼眶红红,想要随时哭了一般却又强制镇定的道:“我听你的话,求你别杀我。”然后嘴唇颤抖的顿了顿,“也……别在这里。”

  男人挑了挑眉,对莫颜的这么识相有些意外,但却更高兴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介意对小美女脸色再好一些,于是,他更加放柔了声音,以最轻最柔的声音道:“当然不会在这里,我也没有愿意被人围观的癖好,走,咱们到那边的草丛那边去!”

  话虽这么说,但也一直没有放下手里的那把飞刀。

  说着,男人用目光扫描了一下对方的全身。

  对方穿的一件白色短T恤,还有一条略短的牛仔裤,两条大长腿白花花的,像是刚从家里面毫无预兆的出来的一样,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证明着对方,压根不知道进入的是现实向游戏,连衣服都没有换过,完完全全的就是个新人,就这么一身进入了游戏。

  身上什么样子一目了然。

  上下扫描,确定小美女身上不会藏什么武器之后,才彻底的收了手里的飞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转身向旁边的干草从那边走去。“走吧,小美女,陪一陪哥哥,少不了你好处的……”

  莫颜脸上的表情惶恐惊慌,眼角的余光却有些冷漠,听着对方的声音心底更是不起丝毫波澜。

  但脸上在对方转身之际却堆积出更加不堪受辱的表情,逃避般的垂下眼,睫毛不可抑制的颤了颤,然后挪动着脚步,乖乖的跟着男人向着那边的干草丛走去。

  身后的小北站在岩洞边上,依旧微笑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动作。

  ……

  男人带着莫颜走过草丛,大概走了一段距离,才停在一个小空地,觉得这地方不错,四处打量,还转身体贴的问了一句:“这里行吗?”他邪邪的笑道。

  莫颜身子颤了一下,头垂得更低了:“可以再远一些吗,这里,听得到声音……”

  男人笑了笑,十分宽容大度的道:“行……”然后又转过了身。

  却毫不知情,在他转身的瞬间,身后的女生,原本屈辱柔弱的表情像水花一样的消失不见,脸上只剩下一双黑黝黝的眼珠子,极其冷漠的盯着眼前的身影。

  接着面无表情的手一张,手里竟凭空出现了一把长长的,闪烁着寒光极其锋利的唐刀……

  歌词说道,娃娃哭了,爸爸杀人了。

  这个攻击应该就是爸爸要杀人的时候。

  依次攻击,依次杀人,而不是一下子把人全杀了。不然这个游戏就毫无生路了。

  那么那个奖励发挥作用时,也就是也前面的人都死光了的情况下,但到那个时候,这个人不也是待宰的羔羊?

  要通关这个游戏,绝不能等着对方来宰,一天一天的熬过5个日夜。

  毕竟,人数完全不够。

  玩家只有三人,一天一个,都不够对方杀的。

  于是她又道:“我大概猜到,那个酒被藏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告诉你,你直接去拿。”

  “什么地方?”陈刚问。

  这么大个房子,再加上外面的院子,真要藏一样东西的话,还真的不容易被人找到。

  哪怕随便埋在土里,也能让你找段时间。

  所以这酒一定藏在某个能让玩家容易找到,却又因为种种原因想不到的地方,只要稍稍动一下脑袋。

  而她猜的是,“在婴儿车里。”

  “婴儿车里!”陈刚睁大了眼睛,“不是,你确定在婴儿车里吗?”

  陈刚这样问,原本只是指着对方,给一个确定的回答,然后他就大的胆子去对方说的地方拿酒,却没想到,面前的女生完全没有诚意的道:“不确定啊……”

  陈刚立刻惊了,激动的差点儿跳起来:“不是,不确定你跟我说,是指着我去往火坑里跳吗?万一不是怎么办?”歌里都说了,娃娃不能哭,万一这个举动把婴儿车里面东西弄哭了怎么办?

  莫颜微笑,露出了久违的恶劣的表情:“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赌一赌啊,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把我的猜测跟你说了,而且,你也不能期许什么事情都没有危险的,不是吗?”

  是的,这只是一个猜测,她也不确定,那酒是不是在婴儿车里。

  也许在另一个让人想不到的地方也说不定。

  但她觉得酒在婴儿车里可能性会很大。

  她说完之后,就把时间留给陈刚自己考虑,自己转而继续在厨房内打量。

  最后目光落在厨台前,刀架上的一把锋利的切肉刀上,三指宽,一尺长。

  望着那把闪烁着寒光的切肉刀,又抬头望了望窗外的一片白光,同时手指摸着怀里熊娃娃背后的拉链,然后,略微顿了顿,她边迈开脚步,向着厨台走了过去。

  陈刚还在天人交割。

  一时之间既相信莫颜的猜测,却又惧怕这样做可能得到的后果。

  而莫颜已经走到了厨台,伸手拿出了刀架上的那把切肉刀,悄悄的塞进了熊娃娃背后她刚刚悄悄拉开的拉链里面。

  此刻,她心中开始具体成型出一个大胆又危险的想法。

  为这个刺激又危险的想法,她扑通扑通快速跳动的心脏此刻完全无法平静下来。

  不动声色的收下一把刀之后,她继续环视着厨房,最后目光定格在一个橱柜里面的一卷钢丝。

  目光在触到那卷钢丝时,脑海中立刻又划过了一个曾经看过的画面,于是,她看着那卷钢丝笑了笑,然后再次伸出手,悄悄的拿下了那卷钢丝。

  而陈刚,也终于抬起头来,像下了某个重要的决定一样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脚步,像赴战场一般的踏出了厨房。

  莫颜转过头去,看着陈刚走到了饭桌前,瑟瑟发抖的对着爸爸道,“我,我找到酒了。”

  爸爸望向陈刚空空如也的双手:“哦?那酒呢?”

  陈刚指向旁边,鲜红如血的婴儿车,“在那里面。”

  爸爸:“哦,是吗?那你去把它拿出来吧!”

  陈刚立刻走向婴儿车,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抱起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团,抱起时一顿,咦,没哭,然后才心里一松,大胆的望向婴儿车里面。

  然后果然看到了放在婴儿车下面的两瓶烈酒,一看到这两瓶酒,他便立刻止不住激动的心情把它拿了出来,看向爸爸,喊道:“我找到了!”

  与此同时,跑到楼上的余静和还在厨房里的莫颜脑海中同时发出一道机器儿童提示音:“叮咚,您的任务——帮爸爸找酒,已失败。”

  而陈刚的脑海:“叮咚,恭喜您,成功完成任务——帮爸爸找酒,获得称呼——‘爸爸最爱的孩子’。”

  楼上的余静在听到这个提示音后呆滞了一瞬,反应过来后,立刻从楼上飞奔了下来,到楼梯口时,刚好看到爸爸从陈刚手里接过了酒。

  听到爸爸夸张叹息的声音:“啊,你真的帮爸爸找到了酒,你是爸爸最爱的孩子!”

  同时一瞬间,妈妈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一沉,望向陈刚的目光,充满了黏腻与阴秽。

  而看到妈妈视线的莫颜:嗯,这个行为果然真的会得罪妈妈。

  就是不知道,得罪了妈妈会有什么后果。

  想着这一点,她也走了出去,抱着那个藏着刀和钢丝的熊娃娃。

  三个玩家重新聚集客厅之后,妈妈抬起头来,露出惨白的脸庞,阴森的目光依次看向莫颜三人,久久的凝视之后,才道:“好了,我亲爱的孩子们,酒也找到了,我们吃饭吧。”我亲爱的那四个字,像牙齿重重咬过一般。

  莫颜默默的回避了女人的视线,然后看向饭桌上红红绿绿颜色鲜艳的饭菜,不由犹豫起来,这个地方的东西饭菜,能吃吗?应该能吃吧,不然5个日夜,不吃东西岂不是要被饿死,想罢又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余静,看对方这个游戏‘老人’接下来的举动。

  只见对方站在楼梯口,恶狠狠的看着站在客厅中央饭桌旁的陈刚,目光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暴躁的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走下楼,没有多少犹豫的重新坐回了饭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