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 第三百二十三章,三皇子上官珩(一更)
  有沈易佳上山之时大刀阔斧的开路,几人下山倒是方便了许多。

  林中再一次断断续续的响起了沈易佳那不着调的歌声,宋璟辰看着坐在团子背上的人,唇角微勾,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如今已经过去三个多月,崇安帝这边派出去查探少女失踪一事的人也陆续回来了,正如上官翰当初对周大人所说的,这种事不止在浔阳城发生。

  而影卫暗查的结果也是那般,只要是偏远些的城镇,每年都会有不少少女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至今下落不明。

  因为失踪的少女大多是贫苦人家的孩子,不少人觉得一个赔钱货丢了就丢了,根本连官都懒得报。

  就算有些人去报案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更何况自古就有这么一句话,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你莫进来。

  山高皇帝远的,那些窝在偏远地区当官的有几个会去干实事呢。

  崇安帝看着影卫送上来的密信,怒火朝天:“好啊,就因为有县令接手了这案子,结果不出三日就暴毙于家中,若是朕去查,是不是也要暴毙在这龙案之上,这天下到底还是不是朕的天下。”

  各地都有少女失踪这个结果其实早在崇安帝的意料之中,可崇安帝没想到竟然还有官员为此丧命,心中忍不住升起熊熊怒火。

  下面有官员在任上时去世,一般都是由其上级层层通报上来,不知经了多少人的手后再由吏部报给崇安帝,重新安排官员顶上。

  这道折子到崇安帝手中时,这里面事实真相早已面目全非,若不是这次他让影卫去查,恐怕被人篡位了他还蒙在鼓里。

  “陛下,该上朝了。”殿外传来李公公的声音。

  崇安帝压下心中火气,将密信烧毁后才让人进来。

  以往有朝臣上书立太子一事,崇安帝都是置之不理,可这次却一反常态,主动在朝上提起不说,更是让朝臣各抒己见。

  待大臣们在下面争论完,崇安帝撇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几个皇子,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会考虑。

  这简单的一句考虑在大臣看来就是崇安帝松口了,立哪个皇子为太子只是时间问题。

  下朝后,崇安帝更是直接将几个皇子叫到御书房。

  崇安帝这一生膝下子女不算多,尤其近几年他去后妃宫里也少了。

  不提那些根本来不及长大的,如今皇子还剩六位,公主三位。

  六位皇子除去被贬去浔阳的上官翰,在这京城的就有五人。

  其中六皇子年岁尚小还未出宫建府,其余四人皆已经有了自己的府邸,平时多多少少也会参与一些朝政。

  崇安帝一直忌惮着废后,甚至辅国公府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在废后诞下五皇子上官翰后,后宫也陆陆续续有几个皇子出生,可无一例外全都在襁褓中就莫名暴毙了。

  这很难不让他怀疑是废后所为。

  在未有自己的子嗣之前废后不作为可以理解为没有争夺的筹码。

  可有了上官翰后就不一样了,多一个皇子对于上官翰来说就是多一份威胁。

  为了自己的儿子,废后对其他皇子下手也不难理解。

  这些种种怀疑,让崇安帝更加深信,若是让上官翰一直坐在太子之位上,让辅国公府日益壮大,迟早有一日会逼他退位。

  他是绝对不会容许有这种事发生的。

  这种想法在上官翰渐渐长大后越来越强烈,故而当赵太傅告发时,他明知道事情有蹊跷却还是直接下了手。

  事情原本在他的掌控之中,没想到,没想到他一直把所有的怀疑放在废后一脉上的时候,却忽略了其他几个儿子。

  他们也长大了,该有的心思也有了。

  崇安帝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下首跪着的几个儿子,就连年岁最小的六皇子也被崇安帝让人从皇子所带过来了。

  御书房内气氛一时有些压抑,崇安帝不开口,几人也不敢起身,只恭恭敬敬的垂首跪着不敢发出声音。

  “老二呢?”崇安帝突然开口。

  李公公战战兢兢的俯首回话:“二皇子前段日子身患恶疾,陛下您不是允了他去灵隐寺静养了吗?”

  崇安帝蹙眉:“还未好?”

  沉吟片刻又道:“一会你亲自走一趟,带几个太医去替他瞧瞧,若是缺了什么直接从宫里拿。”

  “是。”

  崇安帝这一番关心的话让下首跪着的大皇子眼神闪了一下。

  “都起来吧,跪着作甚。”崇安帝撇了几人一眼后又拿起桌案上的奏折。

  “谢父皇。”几人应声站起来。

  “瞧瞧,瞧瞧。这些人一个个的催着朕立太子。”崇安帝接连翻开几本折子,上面都离不开立太子一事,仿佛他一日不立太子这大夏就要亡国了似的。

  他将折子丢到一边,抬起头看向几人,似有所感道:“一转眼你们一个个大了,朕也老了。说说看吧,对于此事,你们各自都有什么想法?”

  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

  四皇子上官尧刚要开口,大皇子上官浦就抢先道:“父皇明鉴,儿臣等断断不敢有此想法,况且父皇精神矍铄,此事也不急于一时。”

  “哦?”崇安帝挑了挑眉,对于上官浦的话不置可否,看向三皇子上官珩:“老三,你怎么看?”

  “儿臣只想当个闲散王爷,至于其他的,这天下都是父皇的,自然是父皇说了算。”上官珩一脸认真,他长得一张娃娃脸,看着单纯无害,却是几个皇子中最爱遛猫逗狗,不务正业的。

  靠着那张脸不知骗了多少女子倾心相待。

  除开太子,在大夏,皇子一般到了束发之年便可以开始参与朝政,四皇子去岁就已经开始在户部领些差事了,可这三皇子直到年初才被赶鸭子上架。

  除了三皇子,还有一个例外就是二皇子,他一没有生母为其张罗,二也没有外家撑腰,在朝中自然就更加透明。

  崇安帝对他这副样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若不是你母妃求到朕这,你以为朕会管你?下次若是再有御史到朕这弹劾你去那些烟花柳巷之地,朕就直接把你丢到太仆寺养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