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冥王的影后夫人是大佬 > 第九十三章 退出节目
  司千忆凭借自己开的可爱挂,终于是赚的盆满钵满,节目组含泪在后面摸了很贵的屁股。

  就连跟在她身边的摄像师都惊呆了,他惊讶的是眼前这个可爱至极的五岁女童竟然能提的起足足有一个摄像重的东西。

  莫不是她天生大力士?怪哉怪哉。

  其他的几个孩子手中提的东西也不少,但是终究抵不过司千忆这样的社交牛逼症,纷纷对她拜服。

  这就是小孩子的好了,不会像大人一样勾心斗角的算计,更不会做出那些个不道德的事,阮迟迟这么想着。

  没错,她很明显是在内涵卓衡和苏梦。

  这么些天的相处下来,她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俩不仅孩子是假的,就连他们的婚姻关系恐怕也是假的。

  这里的假指的不是她们没有领证,恰恰相反,她们就是为了炒作领证了,还特意收养了一个孩子,来弥补对粉丝撒下的弥天大谎。

  晚上一顿饭过去,无聊的两期又录完了,中间穿插着一个父亲做饭的活动,不过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在她们家都不算是什么稀罕事。

  等回到景苑,两人好好休息了一番,便开始琢磨起了卓衡的那档子事情。

  她掏出手机就打电话给了李鑫,这俩人怎么进来的,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诶,阮小姐?!什么你要退出节目?”那头的李鑫惴惴不安,听到这话人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不是,阮小姐,咱们一切好商量啊……”要是这块活招牌走了,那他们节目可不真的没有什么指望了?

  阮迟迟在电话这边只是轻轻一笑,这个李鑫什么样子她可是十分清楚,且不说卓衡和沈梦是谁送进来的,又是从哪送进来的。

  就单说李鑫这人,当初找她来参加这个节目又何尝不是利用呢,人呢,应该见好就收,而不是耍这份小聪明,得两份好处。

  “你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我的忌讳?”阮迟迟还是想给他一个机会。

  李鑫心中慌乱无比,咽了口口水,开始犹疑起来,难道自己收了钱的事情被发现了?

  不过那位先生他也得罪不起啊,真是两头为难,还是瞒着吧,兴许……还能瞒过去,到时候就把这事推到别人身上。

  “我是真不知道啊,阮小姐您看,您现在退出可是要交违约金的。”好几百万的违约金……

  “怎么,我还交不起这个钱?既然你不不肯说,我们也没办法继续合作了。”

  阮迟迟生气挂掉电话。

  李鑫脸黑的不像样,“呸,不就是有几个钱,没了你节目还没人看了不成?”

  这位李导真是有些自信过头,一怒之下还真的同意解约了,殊不知自己会因此追悔莫及。

  阮迟迟派人查到的消息是,卓衡和沈梦账户里突然多了一笔钱,李鑫在这个关口也恰好得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再联系上卓锦之那娃的赞助的消息,大概就能知道就能知道有人在背后买了她的照片。

  至于这样做的好处,她实在是没想出来,莫非单纯是喜欢她?

  而符合这几点,又能让李鑫心怀畏惧的人,那就只有顾言诚了。

  总不会是司熙吧!?

  马上把这个不怎么切实际的想法从脑子里晃出去,开始打听顾言诚最近的举动。

  后方阮家传来消息说,顾言诚这几日还是经常到阮家来陪阮家父母,甚至还和他们一起守在电视机前看阮迟迟的综艺。

  看来没什么异常,他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阮迟迟松了一口气,看来不应该是他,可能是某个有钱的私生饭。

  *

  “查清楚了吗?”司熙一身笔挺禁欲的西装,坐在sk中国总部的大厦最高层,面向着面前一整块的超大玻璃。

  陈立站在办公桌后,脸色有些为难。

  “怎么,没查出来?”司熙周身氛围有些阴郁。

  陈立有些紧张,但是这次确实是没查出来了。

  “那个给卓衡一家子打钱的账户是海外的一个虚拟账户,藏得十分隐蔽,没法根据这个找到他背后的人……对方是早有准备。”

  陈立硬着眉头汇报完,然后接着说:“至于新源集团的那个左盈,倒是有点眉目,她喜欢的是顾言诚,进新源也算是顾言诚一手造成的。”

  “这么说,仅仅是私人性报复?”

  司熙坐回位置上,手中的钢笔微微捏紧。

  “是。”陈立回道。

  “行了你出去吧,把总部最近的重要文件给我。”司熙虽然憋着口气,但是并没有撒在他身上。

  陈立松一口气,马上就去准备了。

  等到文件交到司熙的手上,他准备关上门离开时,司熙突然又开口。

  “继续往下查,没有巧合那么简单,查出来就给你奖金翻倍。”

  陈立应下,心中又斗志满满,要说这奖金当然指的不只是人界的钞票。

  等到司熙处理完手上的东西,眼神晦暗不明的往窗外望了很久,才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准备回景苑。

  她和孩子都在家呢。

  *

  “迟迟真美,为什么你不爱我呢?”顾言诚手上拿着一沓照片,俨然就是她在节目期间的照片。

  她的笑、怒、行、坐,都有。

  顾言诚盯了许久,然后叫助理进来。

  “你让左盈把好口风,我让她在新源不是让她在那里给我添麻烦的。”

  助理点头,“左小姐最近精神好像有些不正常,一直吵着要见您。”

  顾言诚脸上没有表情,就像是在听一个与自己全然无关的人的故事。

  “你把她带到我面前,就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她做,只要她肯帮我,我就让她成为顾家的夫人。”

  助理听到这话,两颊的肉颤了颤照做了。

  于是很快,左盈就被带到他的面前。

  她一进门,看到顾言诚,眼睛就有些疯狂,直扑到她面前。

  “言诚,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干什么我都答应。”

  顾言诚嘴角勾起的弧度颇为诡异,抬手示意她到自己的耳边来。

  左盈还没有从前几天见鬼的阴影里走出去,见他这个样子,心中有些瑟缩,但还是强忍着恐惧靠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