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医妃她带崽杀疯了 > 第九十二章嫁给了一个暴君
  等待她的并不是王爷的出手示威,反倒却是北伟昌直接甩手的一巴掌。

  “啪!”

  巴掌声音清脆,顾倩倩莫名其妙被打了一巴掌,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直接是打得她脸皮红肿,当她再一次看向北伟昌,她这才发现王爷已经变了脸。

  她从未见过王爷如此黑脸。

  “王妃不懂事,还请大人多多包涵。”

  北伟昌挽着手,对着战东耀颔首,又恭恭敬敬地让顾倩倩噗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

  大人?

  北伟昌竟然开口说大人?

  顾西川懵了!

  顾倩倩也懵了!

  战东耀看了一眼北伟昌,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顾倩倩,拉着一脸惊讶的顾西川,温言暖语道:“夫人,还生气吗?如果生气就让她一直跪着!今日之婚不成也罢!”

  “生气。”顾西川噘嘴浅笑安然,装着糊涂却又眦睚必报道,“刚刚她那么凶阿吓死宝宝了,现在就要惩罚,夫君就惩罚吧。”

  “好。”

  战东耀说得淡淡,话语却足矣吓人。

  顾西川高高在上地睥睨着顾倩倩,旁边的男人也不像是那天沉默寡言的样子,周围的人眼光火辣辣,这样的眼光让她浑身发毛。

  顾倩倩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这么输给一个傻子!

  生气……

  难道要一直跪在这个傻子面前吗?

  这个战东耀是什么来头?

  为什么连高高在上的王爷看起来都要肆惮几分!

  “倩倩毕竟是西川的妹妹,还请大人和西川网开一面。得饶人处且饶人。”

  北伟昌看着灰头土脸跪在人群之中的顾倩倩也觉得面子挂不住,便开口求情道。

  战东耀没有吭声,只是伸手搂着顾西川,顾西川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还一脸不知所以然地抿唇笑着,但是在他的映衬之下,顾西川是那么明媚动人。

  若不是西川与人私通生下野种,北伟昌今日迎娶的一定会是她,而不是顾倩倩。

  只可惜,再一次见面。

  她已经成为了他人的妻子。

  “我没有这样的妹妹,她好凶,我好害怕。”

  顾西川猫着身子,躲在战东耀的怀里,傻里傻气地说道。

  战东耀搂着她的身子,明明那么刚烈的男人,在顾西川的面前却是那么柔情蜜意,回眸间又是无所畏惧地向着众人宣誓道。

  “不怕,我在,整个北国都没人欺负你!”

  说完,二人头也不抬地离开,顾西川被再一次轻轻地盖上红盖头,由暴君亲自牵着手抱上了马车上,而暴君更是走得沉稳,似乎还是在愠怒着。

  直到二人离开。

  顾倩倩才缓缓起身,流着泪看着一脸愠怒的北伟昌,撒娇而又委屈:“王爷……”

  “上轿吧,少说话,多做事,下次再惹了暴君,谁能救你!”北伟昌为难地看着顾倩倩,转身又吼出来声音,命令道,“不能抢占了大人的道子,一切礼仪从简,不必按照迎妻之法,将王妃送入宫殿便可。”

  暴君?

  战公子明明说自己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百姓?

  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了人人可怕敬而远之的暴君了?

  “王爷……”顾倩倩简直是难以相信北伟昌的话,只是看着王爷那么绝情的眼眸,又看着聒噪的人群,她也不得不低下头不满却又无奈地点点头。

  王爷没有多看她一眼,骑着马跨步离开。

  顾倩倩失魂落魄地坐上了马车。

  这一路,哭了一路。

  “平时都是我欺负顾西川那个傻子,为什么这一次我却反倒是被欺负了,还什么夫君,她怎么就那么好命,还有这么一个暴君为她出头,为什么啊,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又成为了笑话了,这不公平,王爷这要怎么看我。”

  ……

  倒是顾西川这一路繁花似锦。

  她似乎傍上了大佬了!

  只是这个大佬,几乎跟她没有关系。

  她们只是契约夫妻而已……

  ……

  三跪九拜,众人喝彩。

  顾西川一身红装很是疲惫,因为外界也多多少少知道这个新来的媳妇脑子有些不好使,也没有刻意地去婚闹,看在大佬的面上,也只是淡淡的迎亲喝彩,所以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很简洁。

  晚上。

  烛光悠悠,顾西川坐在新婚的榻上。

  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萦绕上心。

  “就这么嫁人了?”

  顾西川欲哭无泪,这不由得感觉穿越这趟真的是让人无法控制,不单是嫁给了报恩的男人,还有了一个不知爹是谁的儿子,就这么直接当了孩子的娘,暴君的妻?

  轰——

  战东耀有些微醺,他推开了门,看着盖着红盖头的顾西川,缓缓地说道:“你我只是萍水相逢。我不能为你揭开盖头,你的盖头留给真正属于你的男人。还有我睡书房,不会动你的。只是——你的事情我没有跟家里说,我爹我娘我姐姐们以为我是真的迎娶妻子,所以有时候会很激动。麻烦你帮我打下掩饰。多谢。”

  他说得淡淡。

  整个人都散着淡淡的光芒,就像是黑夜之中的莲花,幽暗而又光泽。

  “没事,我知道。”顾西川说道,“你放心,不会给你造成麻烦的,一年之后或者不到一年,风平浪静之后我就会带着儿子离开的。”

  “好。”

  战东耀点点头说道。

  转身,他就迈着步子离开。

  一步两步,在战东耀起身的第三步的时候,顾西川叫住了他,他红唇开口,狐媚情动道:“谢谢你。今日帮我解围。”

  “不必客气,你是我的恩人。”

  战东耀回答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北伟昌那么怕你。”顾西川又一次开口问道,看着看着男人停顿了下来,她又慌张了几分,连连说道,“你要是不想回答的话,那么也可以不用搭理我,我就胡说的。”

  “嗯。”

  战东耀恩了一声,真的什么也没有回答。

  他一步又一步离开了室内。

  最后,顾西川听到了一声轻轻地关门声音,一切似乎都回归平静。

  屋内,烟熏轻盈,顾西川苦笑了几分伸手自己揭开了头顶的红盖头。

  夜,静得吓人。

  顾西川的心凉得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