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时总宠妻超无敌 > 第1168章:番外绾铮篇:出事故了!大型事故!
  可能因为一个上班,一个上学,又是一起长大的兄妹,原铮觉得他和绾绾的事长辈们根本不知道,甚至都不会往那方面想。

  看看他妈就知道了,他说心上人她和爸爸认识,她就以为是时、官两家某个合作商的千金小姐。

  查了两年,都问遍了,硬是一点心思不让慕绾身上想。

  可能……爸妈也觉得他这个脾性,配不上绾绾。

  但实际上……时崇在看女孩子的照片。

  官洛洛有点诧异,过去帮他按摩肩膀:“儿子都丢了,你也不管,在这看小姑娘的照片?”

  她觉得好笑,时崇却以为她吃醋了,把人抱到腿上,笑着说。

  “不吃醋,这些小姑娘都有用处。”

  “什么用处?”

  时崇随便挑了一个,“你觉得这个跟铮铮配不配?”

  官洛洛单看模样和气质,觉得不错:“挺好的,不知道铮铮喜不喜欢。”

  她还感叹:“对哈,铮铮都二十二了,也该谈恋爱了。”

  时崇说:“不喜欢也没关系,不喜欢就再换一个,咱们家的孩子,谈恋爱要好好找。”

  咱们家孩子。

  官洛洛觉得这个说法很暖,捏捏老公的脸,表扬:“这么疼铮铮呀。”

  时崇把她抱怀里,边看照片边笑的很诡异:“当然,我最疼他了。”

  大年初三,原铮突然被安排相亲。

  是时崇带他去的。

  “时总,是临时改行程了吗?”

  “嗯,见个人。”

  时崇亲自给原铮倒茶水,“不用叫时总了,叫时伯伯。”

  “好。”

  原铮理了理领带,觉得肯定是要见一个重要客户。

  结果重要客户来了,后头还跟着个漂亮女孩。

  原铮是傻了点,但不是弱智,立马看时崇,时崇显然心情很好,起身跟来人握手。

  “靳总。”

  “时总。”

  来人姓靳,是最近十年j市排得上的豪门,书香门第,搞医药的,背景很华丽。

  “时伯伯。”

  靳文强身后的女孩走上来,穿一身素色的裙子,波浪长发,耳边别一只珍珠发夹。

  模样温柔,淡淡妆容显得很知性。

  靳心恬,靳家小女儿,十九岁,博士。

  “恬恬,你好。”

  时崇不是个会寒暄的,态度不冷也不热,但靳文强打从心底里佩服他,于是很热情的带着女儿入座,之后才看见原铮。

  “这就是原淳的儿子吧!”

  靳总一脸赞许:“果然一表人才!”

  他看女儿,靳心恬也在看原铮,高大帅气,很有男子气概,靳心恬很满意,脸不觉红了。

  看来有戏!当爹的多疼女儿,立马介绍起来:“恬恬,你和小原助理年纪差不多,以后可以经常聚聚,联络一下感情。”

  靳心恬红着脸,“嗯,铮铮哥哥这周末有空吗?

  我有两张油画展的票……”铮铮哥哥……这称呼听的原铮浑身不舒服。

  他长这么大,就两个人叫他铮铮哥哥,云棠和绾绾。

  云棠那是真妹妹,叫哥哥理所应当,绾绾是心上人,叫哥哥更应该。

  冷不丁冒出来个女孩叫他铮铮哥哥。

  原铮恭敬回:“靳小姐叫我原铮就好。”

  靳心恬脸更红了,直白又大胆:“叫哥哥显得亲近些。”

  原铮心里厌恶了一下,偏偏面上还不敢表现,只能低眉顺眼的。

  “时伯伯,我去叫茶。”

  他想跑,时崇哪儿让,“你坐下,上茶有服务员。”

  原铮逃跑失败,只好坐下,掏手机给官锦阳发信息:“救我!千郡茶社!”

  为什么不给时泽希,因为时泽希被从土里捞出来,正在家卧床休息,根本顾不上他。

  至于官锦阳那边,出奇的很忙,等看见短信的时候,原铮已经跟靳心恬单独相处了。

  茶社后院有一片人工湖,风景如画,就是有点冷。

  靳心恬已经表现出好几次手冷身上冷了,原铮就是不脱衣服。

  女孩有点委屈:“铮铮哥哥,我冷。”

  原铮:“哦,那我们回去吧。”

  靳心恬:“……”“我突然不冷了。”

  大小姐也挺有勇气追爱的,立刻转了话锋问:“铮铮哥哥,你谈过恋爱吗?”

  原铮好像找到一个突破口:“我谈过,还谈了很多个。”

  “我是海王,又渣又浪,你别喜欢我!”

  靳心恬一怔,又白又嫩的脸颊透出更多欢喜。

  “你好有趣呀,这么坦白。”

  原铮额角抽了抽,海王有趣?

  这女孩脑子有泡吧!“既然谈过这么多个,想必该做的都会做吧。”

  “嗯?”

  原铮眼前一晃,紧接着嘴上一热,他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后退,并一掌推开靳心恬。

  完蛋了!!原铮蹭着嘴唇,恼羞成怒:“你干什么!”

  靳心恬肩膀被推的生疼,她羞羞答答的,有点着急:“我喜欢你呀,你不是谈过很多个嘛,难道不会接吻?”

  原铮脸一阵红一阵白,真恼了人了。

  “我会不会接吻干你屁事!你亲我干什么!”

  靳心恬一怔,也恼了:“我们本来就是相亲,你都同意跟我出来了,不就是让我亲的嘛!”

  原铮眼珠子要瞪出来了。

  “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

  靳心恬狠狠踩着高跟鞋,冲着原铮破口大骂,还要上来打他。

  “臭流氓!王八蛋!”

  她刚刚做了美甲,乱七八糟的钻,尖的像刀,原铮嫌弃的抓住她的手腕。

  “你丫亲我还说我是流氓?

  果然有病!”

  他轻轻一推靳心恬就摔倒了,原铮玩命蹭嘴唇。

  “你他妈也就是个女的,但凡要是个男的,非弄死你不行!”

  说完他烦躁的把领带扯开,转身要走,蓦地看见官锦阳。

  “你还知道来啊!妈的,黄花菜都凉了!”

  官锦阳刚下车,见原铮嘴唇都要蹭破了,明白过来,温声道:“抱歉,一直在开会。”

  原铮丧气的切一声,快步过去上了车。

  官锦阳看了眼靳心恬,回到车里。

  靳家的保镖很快来找靳心恬,靳心恬哭着回家,一通乱告,靳文强就给时崇打了个电话,他不敢得罪时家,但话里话外也把原铮骂了一顿。

  时崇又给原铮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官锦阳。

  “舅舅,铮铮在我这里,给我半个小时,我一会儿带他去找您。”

  挂了电话,官锦阳抱着胳膊。

  “行了,你别擦了,嘴唇都要擦破了。”

  原铮拿着毛巾一顿搓,有喝了一大口漱口水,拿牙刷里里外外玩命的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