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一道 > 第43章 一掌拍死,观主拂袖
  这个世界有冥王吗?

  有,冥王就是昊天。

  昊天就是冥王。

  这个世界自然没有冥界,当昊天让末日来到时,人间便是冥界。

  当叶千秋第一眼看到桑桑的时候,便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一体两面。

  本就是修行之道。

  阴和阳,总归是共存的。

  他和夫子演了一场戏,一场给昊天看的戏。

  叶千秋抬头看去。

  只见无数的光明从桑桑的身体里喷涌而出,平静的泗水水面像镜子一般,把那些光线凝成一道光柱,然后反射到高远的碧蓝天空之上。

  河畔也开始光明大作,无数光丝从夫子的身体里钻出,与桑桑喷涌出的光线系在一起,他的一部分在桑桑的体内,于是他便无法离开。

  夫子望向自已身体里渗出的光丝,觉得很有趣,甚至还伸手去摸了摸,就像弹琴一般轻弹,然后他问道:“到时间了?”

  桑桑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声音也没有任何情绪,分不出来男女,没有任何波动,却并不是机械的,只是透明空无的。

  而且那道从她身体里响起的声音,拥有无数多的音节,复杂的根本无法听懂,更像是大自然的声音。

  夫子听懂了,于是他笑了笑。

  昊天说的话,整个人间都没有几个人能听懂,如风啸,如雷鸣,响彻人间。

  叶千秋听懂了,只觉得昊天的神通,的确有趣。

  他来到此方天地之后,便一直在寻找着一个契机。

  一个在自己体内孕育一个世界的契机。

  当他明白自己识海之中的那永生之叶是何种物件儿之后,叶千秋便有了这个想法。

  叶千秋抬起手掌,看着自己的手心。

  掌中可以乾坤,掌中也可以有世界。

  这一战,他得好好看。

  他等这一战,也等了很久了。

  宁缺不能动,只能站在一旁,看着被无数万道光丝联系在一起的夫子和桑桑,越来越平静。

  宁缺现在明白了一些事情,所以,也知道,现在的一切,并不是他能够阻止的。

  小黑站在叶千秋的身边,和叶千秋说道:“师父,原来桑桑就是昊天。”

  “原来,昊天离我们如此之近。”

  叶千秋笑道:“所以,这是昊天的世界。”

  随着昊天的声音在人间开始回荡。

  整个人间,便开始回荡一句话。

  “恭请夫子显圣!”

  ……

  西陵神国桃山最高处,庄严肃穆的神殿外,石坪上跪着黑压压的人群,往常骄横的红衣神官和神殿执事们,就像最虔诚的信徒,以额触地。

  西陵神殿掌教大人,也跪在白色神殿最深处的纱幔之后,在纱幔外,还跪着天谕大神官和裁决大神官。

  ……

  极西荒原深处,天坑中央的巨峰之巅,悬空寺讲经首座的手中没有握着锡杖,而是诚心诚意地双手合什,无比恭敬地祝祷着。

  巨峰云雾间若隐若现的无数座黄色寺庙里,不停响着颂经的声音,以及那句同样的话,静静地等待着夫子上天。

  在悬空寺外不远处的那棵菩提树下。

  岐山大师再次睁眼。

  夫子要走了。

  他还不能走。

  ……

  “恭请夫子显圣!”

  人间无数道观,无数寺庙,所有皇宫,无数尊贵的大人物,都恭敬无比地跪在地面,不停重复着这句话。

  ……

  遥远的南海某处。

  青衣道人沉默看着陆地的方向,脸上的神情显得异常凝重。

  他没有说出恭请夫子显圣,因为他很紧张。

  他看到一道大幕正在缓缓落下。

  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待了太长时间,不到最后,他无法放心。

  ……

  荒原上。

  宁缺看着夫子,说道:“您上天了,大唐怎么办?书院怎么办?”

  夫子笑道:“这种小事,我不感兴趣。”

  “更何况,我未必回不来。”

  “即便我回不来,还有老叶在,我请他关照关照你们便是。”

  宁缺沉默下来。

  夫子看向叶千秋,道:“终于要上天了,不免还有些激动。”

  叶千秋道:“激动个锤子,打完早点回来,若是回不来,也撑住,我很快上去,再打一遍。”

  夫子笑道:“好。”

  随后。

  笑容渐渐在夫子的脸上消失,他看向浑身大放光明的桑桑,忽然说道:“在荒原马车里,我就知道是你,而在你找到我的同时,我也找到了你,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天我一直在做什么?”

  桑桑面无表情,像是没有听到这个问题,身上的光丝越来越繁密,渐要成流。

  “我带你吃人间最好吃的烤羊腿,带你吃宋国最考究精致的十八碟,我带你吃草原最鲜美的涮羊肉,我带你吃了牡丹鱼,生蚝汤,我带你去看了雪峰,泛舟海上,苔原镜湖,还让你和宁缺成亲洞房。”

  “我带你吃遍人间美食,带你赏遍人间美景,我让你体会到做为人最大的快乐,我甚至还顺手让你体会了一下更深的情感。”

  夫子看着桑桑说道:“在你眼里,人类都是蝼蚁,如今你却与蝼蚁成了亲,并且感受到了其中的美好,你感受到了充分的人间的美好,那么你会不会有那么一丝想要留在人间的念头?”

  “这些年来,你想尽一切办法要找到我,邀我上天一战,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也很想邀你来人间做客?”

  无限光明里,隐约可以看到神情若冰的桑桑,细而精致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似乎夫子的这番话,对她确实构成了某种威胁。

  夫子微微一笑。

  一道光柱落在碧空的位置,渐渐出现一道光门。

  那扇门正在开启,门后隐隐可见光明的神国。

  这时,叶千秋突然朝着桑桑说道:“桑桑,你还记得我教你写过的字吗?”

  “你的名字,该怎么写,还记得吗?”

  桑桑的眉头再次蹙起。

  她此刻不应该是桑桑。

  她是昊天。

  可是,那抹微弱而又可怜的意志似乎又有些顽强。

  顽强到昊天也无法抹除。

  下一刻。

  夫子道:“走了!”

  随即,夫子飘身而起,飞向碧空里那道光门。

  桑桑随之而去,无数朵光明之花,从她的身体里溢出,洒向人间。

  天空上的流云泛着异彩。

  夫子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光明之中。

  ……

  人间某座小镇,某处集市,热闹嘈乱,空气里弥漫着烂菜叶和鸡屎的味道。

  一个男人提着一壶酒,走进一间肉铺。

  屠夫关上铺门,带着那人登上二楼天台,对桌坐下,开始喝酒吃肉。

  酒徒望向天空某处,嘲讽说道:“他总说昊天飞的再高又有什么用,如今看来他再强又如何?”

  “终是要离开人间,向天空飞去。”

  屠夫说道:“为了那些莫名的念头,便要放弃永生,去对抗永远不可能战胜的上苍,在有些人看来这或者很潇洒,实际上不过是愚蠢罢了。”

  ……

  在夫子彻底消失在人间的那一刻。

  南海深处。

  青衣道人,陈某终于踏足陆地。

  多年前,书院轲浩然遭天诛而死,夫子登桃山,入西陵神殿,知守观被迫全力出击,此一役,道门无数强者殒命或重残。

  哪怕陈某请动悬空寺讲经首座联手,依然无法在夫子手那根棍子下支撑片刻。

  那之后,他被迫飘零于南海之上,终生不敢踏足陆地一步。

  现在,夫子终于离开了人间。

  夫子归天。

  他归大地。

  ……

  天空之上,光明之中。

  夫子向桑桑问道:“想回去?你回不去了。”

  桑桑完美的脸上本来没有任何情绪,此时却忽然流露出极大恐惧。

  光明大作,然后散开。

  昊天神国的大门,就此崩塌。

  天穹开始震动,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极细的裂痕。

  无数非金非玉的白石,自天而降,呼啸而落,与空气急剧摩擦,变成数万颗流火的陨石,落在宽阔无比的海洋上。

  海上生起无数巨大的浪花。

  生出无数炽热的水雾。

  水雾里有无数死去的鱼与鸟。

  ……

  良久之后。

  荒原之上。

  叶千秋看着已经渐渐平静的天穹,淡淡一笑。

  一切看似都回到了原点。

  但终归是有些不一样了。

  夫子登天之后,没有回来。

  天还是那个天。

  没有任何变化。

  宁缺和小黑在一旁木愣愣的看着上方的天穹。

  良久之后。

  宁缺才说道:“叶夫子,老师,死了吗?”

  叶千秋道:“没有。”

  宁缺闻言,心中大定。

  既然叶夫子说老师没有死,那老师就一定没有死。

  可是天还是那个天。

  “那老师还会回来吗?”

  宁缺又问道。

  叶千秋笑了笑,抬眼朝着天穹看去,道:“我和你的老师说过,我这人一向不喜欢悲剧。”

  宁缺品味着这句话的含义。

  叶千秋吩咐小黑去准备火锅。

  黑色马车上,有着准备好的食材。

  小黑去砍柴,生火,切肉。

  当火光从荒原上升起之时。

  夜幕降临。

  夜依旧还是从前那样。

  只有繁星,没有明月。

  叶千秋将羊肉放进锅里。

  涮了涮,然后放在料碗里吃着。

  美味无比。

  天书,明字卷上写着这么一段话。

  “日月轮回,光暗交融,生生不息,自然之理。自然之理谓之道。道以衍法。法入末时,夜临,月现。”

  佛陀观明字卷后,曾在笔记里写道:“日月轮回,光明交融,月便应在夜里。然无数劫来,万古长夜不见月。”

  现在,夜已至,月未来。

  只能说明,叶千秋的感觉没错。

  夫子还在。

  只不过,暂时还回不到人间。

  叶千秋举起一杯酒,朝着天穹送了送,然后一饮而尽。

  ……

  夫子的离去。

  对于天下来说,自然是影响深远。

  但是,对于大唐的大部分人而言。

  他们并不知道夫子已经登天而去。

  千年古城,长安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白色,无数的幡带在街上飘扬,站在檐下躲雨的百姓面带戚容,甚至有很多人披麻戴孝。

  长安百姓哀悼怀念的是大唐的守护者,他们仁慈而英明的皇帝陛下。

  在夫子登天之后不久。

  大唐皇帝李仲易就驾崩了。

  深得民心的陛下辞世而去,换来无数民宅里的哭声,也算是值得。

  老皇帝死去,自然会有新皇帝继位。

  大唐的新皇帝李珲圆在一众大唐重臣的目睹之下,坐在了皇帝的宝座之上。

  大唐,开始进入新的一页。

  ……

  长安城,临四十八巷。

  叶千秋和小黑、宁缺回到了小院。

  桑桑没了,夫子没了。

  宁缺的心情显得很不好。

  自己一个人跑到了老笔斋,把自己关了起来。

  好多天都不曾外出。

  小黑每天都会去给宁缺送饭。

  看到宁缺每天都还在,小黑便会安心离去。

  这一日。

  国师李青山步履蹒跚的来到了小院。

  叩门之后。

  终于开门。

  李青山很高兴。

  坐在屋檐底下,李青山和叶千秋说道:“我还以为您不回来了。”

  叶千秋笑道:“别的地方也住不惯,还是回来的好。”

  李青山很高兴的咳嗽起来。

  李青山气虚无比的说道:“我的大限可能就在这一两天之内了。”

  “自从夫子辞世之后,我每天听到的都是坏消息。”

  “每天,我都会到您的这里来敲门,看您回来了没有。”

  “好在,终于看到您回来了。”

  “我可以放心的走了。”

  叶千秋道:“其实,你要是多活几天,我可以给你续几天命。”

  李青山笑了笑,一脸苍白的说道:“我这一辈子,窃取天机太多,早该死了。”

  “何必再劳烦您给我续命。”

  “生老病死,本就是自然之道。”

  “我早就看开了。”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那来下最后一盘棋吧。”

  李青山脸上涌现出了一抹潮红,好似是回光返照。

  “好。”

  这一局棋没有进行太长时间。

  因为,李青山的精神真的不太能支持得住了。

  叶千秋让小黑将他送回了南门观。

  第二天,李青山便病逝了。

  叶千秋坐在小院里。

  看着棋盘上未尽的棋局,轻轻感叹道:“又送走一个。”

  小黑坐在一旁,朝着叶千秋问道:“师父,我今天早上出去买早饭的时候,好像听人说,大唐东北边境的玄甲军好像被人给灭了。”

  叶千秋点了点头,道:“灭就灭了吧。”

  “夫子一登天,牛鬼蛇神都是要出来的。”

  “我们就坐在这长安城等着风云变幻便是。”

  小黑道:“师父,街坊四邻最近好像不再像以前那样躲着我们了。”

  “隔壁街的二婶子,今天早上还给了我一篮子鸡蛋呢。”

  叶千秋笑道:“谣言总归会过去,只要你活的足够久,你就会发现,世上的很多事,其实根本不叫事。”

  小黑道:“师父,宁缺还没有出门,要不要我叫他出去散散心。”

  叶千秋道:“用不着,他想出去的时候,自然就会出去了。”

  这时,小院的门被扣响了。

  小黑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小黑道:“你找谁?”

  男人道:“我找叶先生。”

  小黑道:“你是?”

  男人道:“我叫柳白。”

  ……

  柳白,南晋剑阁之主。

  人称剑圣,人间第一强者,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剑意。

  但当他进入小院之后。

  身上的剑意尽数消散。

  柳白从南晋而来。

  为叶千秋而来。

  叶千秋请柳白坐在了小院里。

  柳白看到叶千秋之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惊讶。

  他说道:“我平生从不敬人,更不畏人,唯俯首拜夫子。”

  “但夫子已经登天。”

  叶千秋道:“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

  “会下棋吗?”

  柳白看着棋盘上未尽的棋局,道:“会一点。”

  叶千秋道:“那你可以留下了。”

  柳白眼中闪过一道神光,道:“真的可以?”

  叶千秋道:“李青山死了,夫子登天了,能和我下两盘的人,没了。”

  “你就算是补个缺吧。”

  柳白闻言,笑道:“好。”

  叶千秋道:“我知道,你想在这里找到更强的一剑。”

  “但是,我不能保证你一定能悟到。”

  柳白微微颔首,道:“我明白。”

  ……

  天启十八年秋,大唐东北边军覆没。

  长安城里的人,意欲调镇北军一部,前往土阳城抵抗燕军入侵。

  便在此时,安静了数十年的金帐王庭,调集所有力量,以雪崩之势南掠,入侵唐境。

  唐军奋勇抵抗,奈何敌人势盛,接连被破。

  草原骑兵继续南下,兵锋直指长安。

  金帐王庭南侵的消息,就像是一场山火般,迅烧遍整个世界,震撼了整个中原。

  与此同时,西陵神殿的诰书,连同掌教大人的一封亲笔信,送到了长安城。

  在诰书中,西陵神殿揭穿了已经过世的大唐皇帝李仲易皇后的身份来历,指出唐帝李仲易庇护魔宗余孽长达数十年时间,乃亵渎污秽之国。

  书院前后两代遇天诛,全是因为不敬昊天,故神殿号召举世伐唐。

  又言金帐王庭南下,亦是奉昊天之令,劝谕唐国信徒不得抵挡,务以推翻黑暗皇室为要务。

  刚刚继位不久的大唐皇帝全仰仗姐姐李渔指点江山。

  看到这一封举世伐唐的信件之后,人都傻了。

  很快。

  西陵神殿号召天下伐唐的诰书传遍世间。

  人间哗然。

  有人恐慌。

  有人欢喜。

  ……

  小院里,依旧平静。

  只是,每天叶千秋外出遛弯的时候,会听李三儿念叨一些国事。

  没有了夫子的大唐似乎已经处在了风雨飘摇之中。

  叶千秋安慰李三儿稍安勿躁。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

  总归是不会让他们这些小老百姓遭殃。

  直到又过了一些日子。

  长安城里发生了一些动乱。

  虽然动乱很快平息。

  但依旧让长安城的百姓,变得有些惶惶不安起来。

  羽林军骑着战马,警惕地注视着街头的动静,长安府衙役四处奔跑忙碌,都在表明,长安远远没有像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

  这一日。

  叶千秋和柳白坐在小院中打坐。

  叶千秋突然睁开了眼。

  朝着长安城南看去。

  那里,一座巨辇出现。

  是西陵掌教到了。

  叶千秋翻起手掌,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有些可惜的说道:“可惜,掌中乾坤,尚未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