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练习生 > 第392章 画中人
  叶风流接了任务,然后说了一句:“好的,海格,我会帮你搞到巨龙蛋的。”

  海格闻言挥了挥手示意叶风流可以回去上课了,然后便紧走两步追向马克西姆女士。

  叶风流看着海格毅然离去的背影无语的撇了撇嘴。

  就在这时,他的肚子突然如雷鸣一般响了起来,脑海中还同时升起了强烈的困意,这才惊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睡觉和吃饭了。

  他头重脚轻的跑回了城堡,按照课程表,下午的第一节课应该是占卜课。

  可是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并不清楚占卜课的教室在哪里。

  “也许我可以找个人问问路,”叶风流看着面前墙壁上的油画,

  “当然问学生或者老师都不太好,真正的哈利不可能连占卜课教室在哪里都不知道,但如果问他就没问题了!”

  此时他面前那副画中正有一匹胖胖的小灰斑马慢慢地走到草地上漫不经心地吃着草。

  他已经习惯了霍格沃茨画像里的人物会活动,还会离开他们的相框,互相串门。

  他甚至认真思考过这些画中的生物,算不算生活在二维世界中的奇特生命。

  片刻之后,一位穿盔甲的矮胖骑士追着他的小马,哐啷哐啷地走进了画面。

  从他金属盔甲膝盖处的青草污渍看,他刚才准是从马上摔了下来。

  “啊哈!”他看见叶风流似乎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猛瞧,便喊道,

  “什么坏蛋,竟敢擅自闯入我的私人领地?或许是来笑话我摔倒的吧?拔剑吧,你这无赖,你这土狗!”

  叶风流惊愕地注视着小个子骑士把剑拔出了剑鞘,一边疯狂地挥舞着,一边怒气冲冲地上蹿下跳。

  可是,这把剑对他来说太长了,他一下用力过猛,身体失去平衡,脸朝下摔倒在草地上。

  “你没事吧?”叶风流哭笑不得的凑近图画问道。

  “滚开,你这讨厌的爱吹牛的家伙!滚开,你这恶棍!”

  骑士又抓住他的剑,支撑着站了起来。

  可是剑刃在草地里陷得太深,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拔呀拔呀,还是没能把它拔出来。

  最后他只好扑通倒在草地上,推开面罩,擦擦汗湿的脸。

  “听我说,”叶风流趁骑士累得没劲儿了,赶紧说道:

  “我在找北塔楼占卜课教室。英勇的骑士一定知道路吧?”

  “一次远征!”骑士的怒气似乎顿时烟消云散。

  他哐啷哐啷地站起来,喊道:

  “跟我来,亲爱的朋友,我们一定要找到目标,不然就在冲锋中英勇地死去!”

  他又用力拔了一下那把剑,还是没拔出来,再试着骑上那匹胖胖的小马,也没能成功,于是他叫道:

  “那就步行吧,尊贵的先生,前进!前进!”

  他哐啷哐啷地跑进相框的左边,不见了。

  叶风流连忙循着他盔甲的声音,在走廊上追着他跑。

  时不时地,他看见骑士的身影在前面一幅画里一跑而过。

  “要有一颗顽强的心,最艰难的还在后头呢!”骑士嚷道。

  叶风流看见此刻他正出现在了一群穿着圈环裙的惊慌失措的妇女们前面,她们的那幅画挂在一道狭窄的旋转楼梯的墙上。

  叶风流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爬上一道道急速旋转的楼梯,越来越感到头晕眼花。

  最后,他终于听见头顶上传来模模糊糊的说话声,惊喜的意识到教室到了。

  ??“别了!”骑士喊着一头扎进一幅画着几位阴险僧侣的图画里,

  “别了,我的战友!如果你需要高贵的心灵和强健的体魄,就召唤卡多根爵士吧!”

  ??“是啊,我会召唤你的,”叶风流在骑士消失后低声说道:“如果我下次再需要有人领路。”

  他爬上最后几级楼梯,来到一个小小的平台上,此时已经有很多同学聚集在这里了。

  其中就有尚伊、李辉和马尔福。

  尚伊和李辉看到他出现惊喜的挥了挥手,而头上还打着绷带的马尔福则送给了他一个白眼。

  平台上一扇门也没有。反倒是天花板那里有个圆形的活板门,上面嵌着一个黄铜牌子。

  牌子上写着:“西比尔·特里劳尼,占卜课教师,”

  就在叶风流疑惑这个教室该怎么上去的时候,那个活板门突然开了,一把银色的梯子放下来,正好落在了他的脚边。

  大家都安静下来。

  ??“你先上。”叶风流笑嘻嘻地对马尔福做了个请的手势,于是马尔福一脸困惑的率先登上了梯子。

  看到身边李辉和尚伊也露出困惑的神情,叶风流没好气的瞪了他俩一眼,小声道:

  “快给我拿点好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在上课铃开始之前,已经狼吞虎咽勉强吃了半饱的叶风流这才最后一个进了教室。

  这是他目前为止所见过的最最奇怪的教室。

  实际上,这里看上去根本不像教室,倒更像是阁楼和老式茶馆的混合物。

  教室里面至少挤放着二十张小圆桌,桌子周围放着印花布扶手椅和鼓鼓囊囊的小蒲团。

  房间里的一切都被一种朦朦胧胧的红光照着,窗帘拉得紧紧的,许多盏灯上都蒙着深红色的大围巾。

  这里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在摆放得满满当当的壁炉台下面,火熊熊地烧着,上面放着一把很大的铜茶壶,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让人恶心的香味儿。

  圆形墙壁上一溜摆着许多架子,上面挤满了脏兮兮的羽毛笔、蜡烛头、许多破破烂烂的扑克牌、数不清的银光闪闪的水晶球和一大堆茶杯。

  眼见教室里并没有老师的身影,班上同学们便都围在一起开始窃窃私语。

  李辉也趁机挤到了叶风流身边问道:“老大,最近你都在忙什么?”

  “二货色狼能做什么!?当然是泡妞,这个学校里美女可不少,”尚伊满是醋味的声音突然也在叶风流耳边响起:

  “罗恩的妹妹金妮可是上杆子送上门的,新来的那个有媚娃血统的布斯巴顿学生芙蓉·德拉库尔更是一个极品美女!”

  ??“呃!”就在叶风流努力咽下口中剩下的食物想要解释的时候,阴影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一个软绵绵的、含混不清的声音:

  ??“欢迎,终于在物质世界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这声音响起后,教室里立即安静下来,叶风流也只好住了嘴。

  他第一感觉是见到了一只巨大的、闪闪发亮的昆虫。

  特里劳尼教授走到了火光里,她的体型很瘦,一副大眼镜把她的眼睛放大成了原来的好几倍,她身上披着一条轻薄透明、缀着许多闪光金属片的披肩。

  她又细又长的脖子上挂着数不清的珠子、链子,胳膊和手上也戴着许多镯子和戒指。

  “坐下吧,我的孩子们,坐下吧。”她的声音低沉而神秘,于是同学们都局促不安地爬上了扶手椅或跌坐在蒲团上。

  叶风流、李辉和尚伊围坐在同一张桌子旁。

  “欢迎来上占卜课,”特里劳尼教授坐在炉火前的一把安乐椅上,

  “我是特里劳尼教授。经过漫长的暑假,我想你们中很多人已经忘记我了!”

  叶风流听到这里心中就忍不住吐槽:“忘记你,别开玩笑,你这一副恐怖片主角的样子只要见过一次,别说一个暑假,就是一辈子也别想忘记!”

  特里劳尼教授继续说着:“我发现,经常下到纷乱和嘈杂的校区生活中,会使我的天目变得模糊。”

  “这么说,你们选修了占卜课,这是所有魔法艺术中最高深的一门学问。”

  “我必须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没有洞察力,我是无能为力的。在这个领域,书本能教给你们的也就这么一点点……”

  ??“许多巫师尽管在乒乒乓乓的声响、各种各样的气味和突然消失等领域很有才能,但他们却不能看透未来的神秘面纱。”

  特里劳尼教授说到这里时特意顿了一下,然后用她那双大得吓人、闪闪发亮的眼睛开始从一个紧张的面孔望向另一个紧张的面孔,

  “这是少数人才具有的天赋。你,纳威,”她突然对一个正满脸惊恐表情的小胖子发话了,吓得他差点从蒲团上栽下去,“你奶奶好吗?”

  ??“我想还好吧。”小胖子纳威战战兢兢地回道。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肯定,亲爱的。”特里劳尼教授表情愈发神秘,火光照得她长长的绿宝石耳坠熠熠发光。

  纳威闻言倒抽了一口冷气。

  特里劳尼教授继续平静地说:“以前我们已经学习了占卜的基本方法。包括解读茶叶和看手相…顺便说一句,我亲爱的帕瓦蒂·佩蒂尔,”

  她突然朝一个高个子女生扔过去一句,“要警惕一个红头发男人。”

  帕瓦蒂闻言惊惶地看了看坐在她身后的李辉,赶紧把椅子挪得离他远一点儿。

  ??“在这学期,”特里劳尼教授接着往下说,“我们开始学习水晶球…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学完了火焰预兆的话。”

  “不幸的是,下个月我们会因一场严重流感而停课。我自己会失音。复活节前后,我们中间的一位将会永远离开我们。”